邬峭峰 《他让我再等等》

2022110809112531

两年前,阿张在海军医院走的时候,是个秋日晴天。午后的阳光,落在刚刚离世的阿张脸上。没有人忍心将他鼻端的氧气管除去,我们围床注视着他。

护工说,请上来两位男人。同学海波托住阿张头部,我俯身抱住阿张穿着新皮鞋的双腿,有42码字样的鞋底,抵住我的胸口。两名护工分立两侧。

整个上午,阿张肺功能迅速坏死,呼吸难上加难。而此刻,阿张已经永远不需要令他无比痛苦的呼吸了。刚过六十的他,身体沉沉,听凭摆布。四个男人托起他,轻轻移入一只浅色的无纺布袋中。尼龙拉链缓缓拉上,吱吱叫着,声音似曾相识,阿张的一生就此关闭。心痛,让我意识错乱,瞬间幻觉,躺在那只布袋中的人,像是我;又通灵般清澈,记起拉链的吱吱响,正是老鼠行动时的叫声。待回过神,我已跟着队伍在走。前导,是四轮担架上那只沉默的浅色布袋。

1975年,阿张在向明中学附近几乎家喻户晓。斗殴校园,他追敌几十米的脚步声,吓白了女同学的脸。当年,说他是问题少年,他确实从工读学校出来,中学两年级时成为我的同学;说他是懵懂之人,当时他不过就十四五岁。

几年前,分别四十余年后,中学同学鬼使神差地开始聚会。记得1978年毕业庆典时,各班考入大学的形成一堆,其余的又是一帮。包括去拍照留念,也是这样自动分档。很奇怪,一俟走入花甲,却又像什锦糖一样类聚。看得上的、谈得来的,就成一伙,完全忽略社会角色。从一级教授、留洋科学家、当年的红团团长、演员、精神疾病专家,到拉面馆业主、物业保安、殡葬小店老板、当年的工读学生、差头司机,齐聚一处。

我们和阿张等十人,在朋友开的小酒馆,喝过一次酒,特别愉快。出席者的经历,都色彩缤纷,个性化强烈。隔行聊天,都觉得长知识。

这些十四岁就相熟的同学,有些人早已出人头地。好玩的是,大家一点都没有忽视十四岁时,男同学间自然形成的尊卑排序。少年时的座次,以最不容他人欺负者为最大;不计背景、不计贫富、不计功课优劣。阿张这样的,当年真的拥有最大的话语权,这是那个年代的实情。

今日的老同学,极给阿张面子,对其恭敬有加。所有人,都不在乎他是社保低保者,反而从他身上读到了走过山山水水后的持重。而阿张也明白放在时下的秤上,自己的斤两。只是,休眠了几十年的心理优势,条件反射般地苏醒了。阿张感受奇妙,又克制着旧日的嚣张。这种收敛,并没给他带来压抑,反倒像看见舞台上的走位标记,沿着指引,阿张在老同学面前,又成了一个格局大而调子低的厚重人物。大家都在说,阿张在三教九流层面的阅历,不是读了几本书的人,就可同日而语。

阿张确实遭遇了种种历练,底色上,多了明智、通达和乐于成全。这些色彩,在扶摇直上的同学身上,不一定就能见到。不同的江湖,催生不同的羽毛,只有差异,莫辨高低。

宴席在深夜散了,阿张想尽快重复当日的快乐,在近期原人原地,再聚一次,由他做东。我觉得时间接得近了,尽管阿张做得隐蔽,但还是能看出他的拮据。平常,你会碰到有人突然从口袋摸出很厚一沓现金,抢着买单。如果每回如此,或是偏好;而七八里有一,常是进项不太稳定,又想得到些体面,阿张即是后者。此外,他有时带着两包不同的烟,好一点的用以待客。这些也是我建议押后的第二原因。阿张想请客的小小愿望,因我的好意而落空。此刻想来,不无伤感,所有好事,应趁早才是。

这些年,阿张在市面上的角色,比平常还要平常。有过起伏的落寞者,在家庭中常是阴郁而敏感之人。或许,有的丈夫,可以在重大关头为夫人降伏一头猛虎,但平日里,自己又是老婆身上的五只蚂蚁,不见得致命,却令家人烦透。阿张已经没了打虎的本事,但他绝不是敏于计较的蚂蚁。他平时对亲人的周到和豁达,应是优于同辈的。虽没有直接依据,但从两个细节中可以推想。

阿张去世前的那天上午,人已无法躺平,呼吸极困难,唾液垂落不断。除他太太以外,我瞥见他太太的两个妹妹,一直在为姐夫擦净嘴角。平时让人不屑者,怕是很难领取到这种关爱的吧。在阿张大殓时,他太太和前夫所生之女,代表家人致答谢词。在很多处,她含泪称阿张为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听得我心颤。可以想象这个继父的日常行为,是得到这个女儿敬重的。不曾想到,少时无比凶狠的阿张,后来做儿子、丈夫、女婿和继父这几个角色时,能优良到这等级别。

当然,阿张也有几十年来未变的地方。

想从他的脸上读到温和,还是件难事。秽语的频繁和炸耳,依然不失过去的水准。有一次,在露天喝咖啡。我说,我们都六十岁的人了,骂爹骂娘的话,起码要少一点吧。阿张凶恶地朝我翻了一下眼珠,说,啥意思,教训我啰。

我以为,这个阿张,还是碰不得。没想到他接着说,兄弟,对不起。到这把年纪,好坏,还是懂的。过去,我一直一勺一勺喝咖啡。突然,有个女人对我说,朋友,只有脑子被枪打过的人,才这样喝咖啡的。这种话,听起来比骂娘还难听,我真想把桌子给掀了。但就凭这句话,我娶她做了老婆。兄弟,我答应你,试试看好吗?

不常见面,少了提醒,阿张的修正尚无起色。他只有一套表达情绪的语词,也清楚极不上台面。长年以来,一瞪眼,嘴里早已自动弹出污言。几次见到阿张,他总是说,兄弟,这件事我是上心的,我会多多少少弄得清爽一些的。

现在真的是清爽了,连他的人,都弄得不见了。

77届大多肖鼠,我总觉得,那个尸袋拉链,发出老鼠般的吱吱叫声,是阿张在临行前对我说,他答应的事,没来得及完成,让我再等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5496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8日 下午5: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8日 下午6:54

相关推荐

  • 体育情缘

        从小就喜欢运动,初中时打篮球、踢足球,上高中后迷上了篮球,1991年在中国男足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遭遇黑色三分钟时还给当时的主教练徐根宝写过信,虽然这封信没有最后寄出,却代表了一个高中学生的情怀。 在学校练习球技,暑假时回家代表村里与别的村进行比赛,甚至在高考前一个月还在球场上玩到天黑。高一时代表班级参加1500米比赛,虽然排在最后几…

    2022年7月23日
    4.1K80
  • 漫谈: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上次讲到青春韶华虚度虽是事实,可是说句老实话,几年中我虽然没有动笔,但我动心了。闲暇无事的时候,我往往会在心中构思小说中的情节,有时会去回味丢失了的素材。在必要的时候,我还会把一些生动的情节简要记下来。尽管这与正式创作相去甚远,但我觉得只有这样做才算个没有倒下去的人。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连…

    2022年7月18日
    685210
  • 活动策划方案怎么写?

    赏戏听歌学作文(四) 活动策划方案怎么写?——京剧《花田错》唱段《非是我嘱咐叮咛把话讲》给我们的启迪   【剧情背景】宋时,桃花村富户刘德明,有女玉燕,及笄未嫁。时值花田盛会,刘德明命丫鬟春兰陪同刘玉燕前往游赏,暗中访求佳婿。襄阳举人卞玑,上京赶考,途中因资斧拮据,乃于花田会上设摊卖画。春兰见卞玑才貌不凡,回家禀知刘德明,刘德明因命家人往请,不想误…

    2022年9月24日
    600141
  • 五律 ·丁香美

    五律 ·丁香美 (新韵) 簇簇丁香美,珍珍赏袅娜。 清白晨玉露,姹紫暮甜歌。 雅韵频频照,含情婉婉和。 游人迎此季,尽赏百花多。 –

    2022年11月6日
    367170
  •  五花八门的粽子和端午节其他美食

    粽子名目繁多,制法花样百出。兹择若干种介绍于下。 俗以菰叶裹黍米,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一名粽,一名角黍。因为粽子大多有角,所以,“角黍”也就成了粽子的别称。这样的煮粽子的方法,宋代许多地方仍盛行,还有人用艾草灰汁煮粽子。 用菰叶或芦叶包米成粽子,可包成各种形状。南宋京师杭州制作粽子的店家,往往把粽子做成楼阁、亭子、车辆等等的精美造型。美其名曰“巧粽”,多…

    2022年6月1日
    5922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