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时是毒药

2022110513373831

爱,有时是毒药

尤今

开学第二周,我便接到了她的电话。

她以又急又快的语调,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是健晖的母亲,听说今年你是他的级任老师,不知道你可以每天给我拨一通电话,报告他在学校的情况吗?“

我一听,头颅立马膨胀了五寸。

我教五班,每班40人,如果每个家长都提出同样的要求,一天即使有一百个小时,也不够用啊!

我委婉地告诉她,有事情,我自然会联络她,在风平浪静的太平日子,就不必日日互通信息了。

她显然很不满意,嘟嘟囔囔地说:

“健晖这孩子啊,在家里静得像哑巴,我什么事也问不出来,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学校有没有胡搞。以前,他喜欢邻座组屋的一个女孩子,还约她看戏呢,幸亏被我发现了,赶到戏院,把他们拆散。为了这事,他一整个月不跟我说话,你看看,这样的孩子,如果不严加看管,怎么了得!老师,我需要你的合作……“

我心里暗暗叹息,需要和她合作的,其实是侦探社啊!孩子在母亲铺下的天罗地网里生活,恐怕连呼吸都有困难呵!

健晖皮肤黧黑,个子高大,不是顶天立地的那种魁梧,但是,很壮实。外表充满了阳光的气息,神情却像座老庙,肃穆而又安静。他坐在课室的一个角落,长时间维持着同一个坐姿,好像一个入定的老僧。然而,我发现,他除了金口难开之外,功课全都做得一丝不苟,准时呈交,是个一点儿都不让老师操心的好孩子。

让我操心的,反倒是她母亲,三天两头给我拨电话,巨细靡遗地探听健晖在学校的一举一动,有一次,我忍无可忍地说:

“健晖已经16岁了,是个做事有分寸的成熟学生,你应该对他有多一点的信任,给他多一点的自由……”

“自由!”她像是脊梁骨被人戳了一下地尖叫起来:“给他自由,出了事,你能担当、你能负责吗?你别忘记,我就只有健晖这样一个儿子啊!”

她是离婚妇,离婚原因不详,然而,显而易见的,她在失去丈夫的同时,也失去了安全感,误以为只要把任何属于她的东西(包括人)紧紧地攥在手里,便万一无失了。“欲擒故纵”的道理,她一点儿也不懂,成天就只患得患失地在小枝小节上兜兜转转,疑心生暗鬼,就算是风吹草不动,她也以为鬼来了。

健晖被他母亲这道无形的锁链紧紧地锁着,活得像个萎萎蔫蔫的傀儡。他在课外活动上,一点也不积极;班上的活动,一点也不愿意参与。放学钟声一响,便脚底着火一样飞回家去。

有一回,他来见我,言简意赅地说:

“老师,我想退出篮球比赛。”

我大吃一惊,因为据我观察,篮球是他最爱的一项活动,每回灌篮时,总看到笑容像绽放于沙漠的花一样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追问退出原因,他只说:“对不起!”一张脸,像一扇紧闭着的门,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我知道,事情的症结一定是出在他母亲身上。尝试与他母亲沟通,她的声音像玻璃碎,尖尖细细的,割着我薄薄的耳膜:

“孩子到学校去,为的不就是读书吗?干吗要参加这样那样的比赛?浪费时间而已!如果他因为参加了这些没有用的比赛而影响了考试成绩,你能承担后果吗?”

听到这样的话,想要尖叫的,是我了。我勉强按捺住行将爆发的脾气,请她次日一早到学校来,和负责课外活动的李老师面谈。

次日一早,她便风风火火地来了。长得高头大马,走路的速度很快,像蒙古一匹剽悍的战马;方形的脸上,有着那种 “说一就一、说二就二”不屈不挠地顽抗到底的固执。

虽然已经离婚了,她还是自称“张太太”。我和李老师把母子俩引进会议室里。“张太太”不等李老师开口,便开宗明义地说:

“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健晖参加篮球比赛的。”

我注意到,健晖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有一丝痛苦从他眸子里流了出来。

那天早上,我和李老师就好像是两个遇到兵的秀才,有天大的理由都说不清,她将在电话里对我说的那一番话像隔夜的炒饭一样,不惮其烦地、翻来覆去地炒、炒炒炒,说得大家双耳都生茧了。健晖索性闭上了眼睛,可是,我清楚地知道,在他紧闭着的眸子里,有痛楚、有厌恶、有不耐、也有歉意。

会议徒劳无功地结束,健晖拉开门,像一阵风,头也不回地飞卷出去。她的母亲朝他背影大声喊道:“早点回家啊!”

这一天,我在上课,校工通知我,办公室有紧急电话找我。

“我是张太太。”

啊,是那把我常在噩梦里听见的声音。

“请问有什么事?”

“哦,健晖昨天生日,我给他买了一双锐步(Reebok)的名牌鞋子,可是,今天早上,他死活不肯穿去上课,说什么校方不允许。我说,这可怪啦,你们学校,怎么该管的事不去管,不该管的,偏偏管得这么紧!我告诉你啊,这双鞋子,是我让他穿去学校的,你们可别干涉呀!”

从四楼课室急巴巴地赶下来接电话的我,在这一刻,真希望手里有一盆冰冷的水,不是用来浇熄我心中怒火的,而是用来淋她,借以唤醒她的理智的。

由于校方不鼓励奢华的风气,曾经再三告诫学生不要穿名牌鞋子到学校来,健晖把这话记在心上,偏偏他无法无天的母亲却怂恿他去“触犯校规”。

我回返课室后,惊异地发现,健晖穿的,就是往昔那双朴实的鞋子啊!我问:“为什么你母亲说你穿了一双锐步名牌鞋来上学?”他指了指地上那个塑料袋。嗳,我明白了。懂事的健晖,拗不过他的母亲,便以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的心弦,温柔地被牵动了。冷不防他问道:“刚才,是我母亲打电话来吗?”我点头。这时,我又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丝痛苦从他眸子了流了出来,然后,他忽然说道:“老师,对不起。”说这话时,他嗓子喑哑,好似喉咙受伤了。

学校接近年中大考之前的一个月,班上成立了学习小组,学生在食堂用过了午餐后,留下来温习一个小时。五人一组,强者与弱者互相配搭,强者在帮助弱者解疑释惑的同时,也可以温故知新,并从中发掘出自己也不甚了了的一些问题,请教老师,借以强化自己。弱者得到强者的帮助,当然也日有所进。由于这个互惠计划对学业有所辅助,“张太太”并没有反对健晖留校学习。

平素独来独往的健晖在参加了学习小组之后,性格也有了转变。他能以简单扼要而又清楚利落的语言为组员解答疑问,因此,获得了同学的好感与尊重。他变得比较开朗,隐匿的笑意也开始在他脸上蜻蜓点水似展现了。

张太太似乎也注意到她儿子的转变了,有一天,拨电给我,旁敲侧击:

“健晖是不是在学校结交了女朋友?”

“没有啊!”我愕然应道。

“我怎么就觉得他神情怪怪的,有时,我跟他讲话,他爱应不应的;有时,我看到他呆呆地出神,我想,他八成是在恋爱了。”

“他在学校一切如常啊!”我没好气地应道。然而,说这话时,我并不知道,一场无可挽回的大悲剧,已经悄悄在酝酿了。

当天晚上,女组长秀丽拨电给组员,提醒他们次日带某一份讲义来学校以进行复习。当她拨电给健晖时,是张太太接电话的。她像当场逮着了“犯人”般,反反复复地诘问秀丽和健晖是什么关系,秀丽受不了,断然挂了电话。这样一来,她的疑心病更像是火遇到了油一样,轰轰烈烈地烧了起来。她“审问”健晖,再三再四地问、翻来覆去地问,然而,要在一个清澈的池塘里捞出一尾实际不存在的鱼,当然是一无所得啦!那一湖平静的池水,平白无故地被她搅得皱纹乍生。

第二天,课室里,健晖的位子是空着的,而且,永永远远地空着。

健晖当着他母亲面前,从 17 楼跳了下去。

事缘次日当健晖正要上学时,他母亲还是不依不饶地追问他“女友”的事情,已经在精神上被她折磨得千疮百孔的他,闷声不响。“理不直气极壮”的她大声说道:“好,你不承认,没有关系,我去学校问你的老师。”正在穿鞋子的健晖猛然抬起头来,悲声叫道:”不要,你不要去!”她说:“哼,我就知道你心虚了!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健晖飞快说道:“你真的去,我就马上跳楼,死在你面前!”她恶声恶气地说:“你以为这样威胁我,我便怕你吗?我去,我现在就去!”说着,转身开鞋柜。健晖就在他母亲把鞋子套在脚上的电光石火之际,飞跃栏杆,奔赴黄泉。

丧事过后,张太太到学校来,坐在健晖课室外,撕心裂肺地哭,边哭边说:

“我那么爱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她歇斯底里的哭声是如此的悲惨,整个肺几乎都被她拽出来了!

她不知道,不得其法的爱,其实是一帖足以致人于死地的“毒药”啊!

IMG_155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5115

(7)
上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9: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上午8:39

相关推荐

  • 萌娃:妈妈,跟你老丈人说声再见呀

               虽是同城,因相距稍远,又因疫情、上学等等原因,去年从幼儿园入学一年级的小男生星星,好长时间未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家了。          疫情缓解,端午小长假,周末,爸爸妈…

    2022年6月10日
    741120
  • 格局决定孩子成长的高度

         正在紧张的期末复习中,同学们都在做试卷,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抬头一看,原来是小林和小孙两个人在争吵。大家都在安静复习,两个人却争吵得格外激烈。 连忙把俩人叫过来询问缘由,小林满脸泪水说小孙打自己;小孙则义愤填膺地控诉小L在自己的书本上乱画。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受了欺负,声泪俱下地一个比一个委屈。 详细询问完,事情…

    2022年8月20日
    1.1K90
  • 我做班主任的那几年

    我因为评职称的需要,做过几年班主任,有些事和有些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记得高一刚开学不久,有一天的大课间,学生闲谈打闹,教室里乱哄哄的。在教室的行间,一个男生正对着另一个男生练拳击。“拳击手”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以上,身体健壮,肌肉结实;“靶子”身材矮一截,身体瘦弱。我看到的时候,“拳击手”上下几拳,拳拳都不轻,雨点般打在“靶子”的前胸、手臂,“靶子”只是…

    2022年6月26日
    627400
  • 来龙去脉说校车

    对于校车,我一直没有这方面的认知。尤其,接送学生上学,其概念比较淡薄。          自从前两天有幸接触到一个朋友正好在开校车。交谈中,才进一步了解到一些情况。出于对校车司乘人员辛劳付出的尊敬,杂乱无章与朋友们分享我的所见所闻。 湖州久顺校车管理有限公司,承担着湖州市吴兴区乡镇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上下学的接送任务。“同学们,请排好队。慢点,一个一个上车。”…

    2022年10月29日
    56430
  • 六一节·童年的啷个哩个啷

    童年时的嬉戏打闹难忘咯,祝大家六一节快乐~

    2022年6月1日
    5321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9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18

    您把这个事情写透了,但也真揪人的心。不会是小说吧?如果是真人真事,这个女人就是罪犯!

    • 尤今
      尤今 2022年11月9日 下午10:54

      @2272 张英辅是真人实事,发生于我所执教的学校,学生就在我班上。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37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我觉得这个妈妈精神有问题。她太强势,控制欲太强。她离婚估计也与这个有关系。
    我就想不明白,现在有一些家长,自己不能成名成家,偏偏逼着自己的孩子成名成家。难道他们不明白人是有遗传基因的吗?

  • 风雨
    风雨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1:23

    分享精彩,严重的点赞楼上观点!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6日 上午9:18

    我也碰到过这样的家长,孩子不被逼疯才怪。那些自杀的孩子,那些杀母的孩子,那些有反社会人格的孩子,从深层次分析,无不跟畸形的亲子关系有关。父母没得选,生在这样的家庭,就注定了孩子的悲剧。

    • 尤今
      尤今 2022年11月9日 下午10:56

      @难诉相思那些自杀的孩子,那些杀母的孩子,那些有反社会人格的孩子,从深层次分析,无不跟畸形的亲子关系有关。
      掷地有声的语言啊!谢谢留言。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11月6日 上午11:46

    这个家长占有欲控制欲太强,在她看来这是爱,而客观上确实是一剂毒药。孩子尤其是男孩在成长中需要父爱,父亲缺席本来就已经可怜了,又遇上这个不可理喻的妈。悲剧呀!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11月6日 下午1:05

    退休前我也是教师,所以看到这个悲剧,非常心痛,健晖的母亲太强势,恐怕离婚也是丈夫忍受不了她的坏脾气,遇到这样的母亲也是孩子的不幸。她对孩子的爱的确是毒药,活生生害了儿子自己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如果有这样的学校,管吃住,学生食宿在校,只周末回家一次,那么就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1月6日 下午7:58

    一个失去丈夫的人,然后把所有情感和爱寄托在儿子身上。她的心中不懂得爱!不得法、自私、愚昧导致最终逼死了儿子。她是一个心灵扭曲的女人,失掉儿子是他的人生悲剧,也是人间如何爱孩子悲剧见证![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尤今
      尤今 2022年11月9日 下午10:59

      @碧宇流云的确是人间悲剧!任何时候回想,都叫人心痛难抑。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11月6日 下午9:00

    自私愚昧的家长,害了这个好孩子,真的让人心疼。[大哭]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11月7日 上午10:06

    揪心,生活里的百态故事。

  • 霁月
    霁月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8:24

    不可思议的母亲,可惜了少年。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