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青工补习班

a4611ac87261fdb052a2e53c2b6767d

八十年代初国家发文,要求对前十四年毕业的青年工人集中补习文化课。

政府部门的所属各个大局都闻风而动成立了青工文化补习学校,只是多年没有大学毕业生分配了,没有那么多合适讲高中课初中课的教师任课。我读中学时的老教导主任赵吉惠先生,当时在市教师进修学校当校长,老领导专门找到我,想把我派到轻工业局青工文化补习学校,说已经两个老师在那里任课干不下去了,他心急火燎地求我去轻工局救场,说万事俱备,就缺我去上课了,并许诺工业局将给我最高的讲课报酬。上级规定每节课八角钱,他说可以调高到一元钱。我一听,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啊,立马千恩万谢滴答应下来。

那时,我从中学调到少年宫不长时间,国家为百分之四十的职工调整工资就开始了。按政策,我得回学校参加评工资。到原单位学校找到校长,他一脸坏笑地瞅着我说:“少年宫归团委管,你能调过去,就说明你小子有能力,你再到上级为自己要个调资指标吧,就别和基层老师抢指标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把我打发出来了。那时候一级工资也就六七块钱,已经十几年没有调整工资了,大家都红着眼珠,瞪着这级工资给谁涨,有个别人因为名额有限评不上,想不开都气出病来。我是由市团委书记硬调到少年宫的,我不想给他添麻烦,也不想为了这几块钱的一级工资,刚刚到新单位就在窝里掐。求人不如求己,我决定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给自己涨工资。

嗨,想啥来啥,轻工补习班就能自己给自己“涨工资”了。

到了轻工局,才知道这所学校为什么请不到教师。学生的文化程度太低了。我负责的初中语文课堂上,大部分青工在学校只上过一年课就下乡了,抽回城市分到工厂,连工具说明书都看不懂。学校要求六个月讲一学年的课,一年半参加初中毕业考试,要求合格率百分之百。教育局派来的几个老师来这里讲课都讲不下去知难而退了,我能行吗?

上了第一节课,我心里就有把握了。教室里38个青年工人,年龄和我相仿,座位中竟有我几个小学同学,也来这里参加文化补习。这些都已经当了爹妈的青工,能脱产来这里学习,机会非常难得,青工们对学习文化课都有浓厚的兴趣。看着他们对知识渴望的眼神,我充满了信心。

我决定从最基本的语文知识讲起,一开始进度很慢,几个月下了,青工们发现语文并不难学。作文课就让他们写自己下乡的经历、写工厂车间里的师傅,写自己的孩子老婆。这些学员的学习积极性被逐渐调动起来,他们的作文越写越好。有时让他们读自己的作文,他们都激动得两眼放光,读完后我带头给他鼓掌,接着全班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一年半后的结业考试,这些青工都以优异的成绩领到了毕业证,他们动情地请我和他们合影留念。后来我又应邀接着讲了两年高中语文课,交了不少青工朋友。
这样没黑没白地讲课,我明白我是为了让我的孩子老婆日子过得好一些,我用业余时间劳动虽然累,可有报酬,再苦再累也心甘。那时候我两个孩子,讲课时我得带着八周岁的大女儿上课,小丫头很懂事,就在教室后面静静地等着我下课。课程我一般都安排在单位下班之后或是周日,绝不占用自己单位的上班时间。
在那几年,每周为青工补习学校讲三次课,每月讲课费30元左右,国家发给我工资51元,加上这30元,我当年和高干局长工资差不多了。见到我挣到外快了,有人嫉妒并向上级打了小报告,为此单位党支部还派人到轻工业局调查我。没想到轻工业局领导把我好一顿表扬,说我为他们局做出了杰出贡献,应该给我记功奖励。

事后老局长和我聊起此事还感叹不已,说这年头儿,干点好事得了点报酬还有人眼红,都是吃大锅饭吃惯了,这分配政策真得改一改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4683

(14)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李宗宾19481957
上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3: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9:49

相关推荐

  • 风和日丽去探花

    气温持续升高,家长指示可以关地暖了。刚吃完早餐准备送大宝上学的儿子,立马奉命行事。我蹲下看了眼煤气表,在记事本上写着:开地暖3个月零4天,耗气1900方。 孩子们陆续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家中只剩老俩口。周二是我可以自由支配早送晚接之间时间的日子,风和日丽,提议去白塘生态植物园赏花。“好啊!”听到家长愉快的应答声,窃喜正中下怀。 车距仅6分钟。停车,挽手入…

    2024年3月22日
    1.3K320
  • 聪明的“佘叔叔”

            佘哥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聪明人。那还是十多年前,佘哥在财务科当会计。自己在业余时间学了编程,能够自己编写一些小程序。后来,爱上了下围棋,几年时间就下到了业余四段,在公司里是没有对手了。再后来,又自学法律,考到了律师资格证,把证件挂靠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利用节假日时间去做点律师的活儿。就这样,居然还有时间打麻将,而且打到后来没人和他打了,因…

    2022年8月25日
    2.9K140
  • 力量

    依我看 只有农民 才知道土地在心中的分量 才知道每一棵禾苗 是弱小还是强壮 我相信 只有农民 才知道日子的寒来暑往 才知道诚实的汗水 就是获得丰收的希望 我看到 农民 被土地教会了纯正和善良 也被土地锻打了一副强壮的身躯 因而“顶天立地”

    2023年2月25日
    1.3K60
  • 飘浮在风中的记忆

    电车:行街的工具和轨迹 每次搭上那有百年历史的古老电车,坐在上层的窗口边,享受着前方扑来的凉凉的风,总会想起了七十年代末那漂泊的日子。有好几年,我手拎着一个扁扁的公文箱,出入于港九大街小巷,推销出版社出版的新书或再版书。当时乘搭的交通工具就多半是残破的电车。 秋冬的日子,电车窗口的小缝会灌进凉凉或冷冷的风。 多数是午后,我就出动了。上午我为公司整理昨天推销的…

    2022年10月24日
    4.6K400
  • 《学习强国》:木鱼里飞出希望之路

    眼前这条不宽的水泥路面,沿着山坡,分开一顷碧油油的绿茶,向青山深处蜿蜒。 举目四望,山还是那样的深邃伟岸,松杉树林还是那样的翠绿挺拔,只是原先熟悉的林间小道已然不见了。 这条2021年11月份完成硬化、宽3.5米的水泥路,放在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集镇,都算不上宽阔大道。这段极其普通的水泥路面,仅刚好能通车,甚至两两会车都要找地方。 但是,对于湖北省蕲春县国…

    2022年7月8日
    1.6K2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01

    您还有这样的经历,说来人一生真不容易。[花][花][花]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51

    八十年代我们单位只是对文哥的中学生补考,发考试证书。就是说原来的毕业证不认可。
    我们参加补课学习,我孩子跟她奶奶去青岛姑姑家。在快要考试时,偏偏孩子病了,一个电报我赶到青岛,孩子就是感冒,已经痊愈了。我又急急忙忙赶回来参加考试。
    这段已经尘封的记忆被你引出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读书时停课,生了孩子又补课。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1:26

    欣赏佳作,问候学习,周六愉快![花][花][花][花][花]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11月6日 上午9:04

    现在大锅饭打破了,工资分配原则改变了,你的老局长还真有先见之明。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6日 上午9:26

    在吃大锅饭的年代,你挣的外快的确会让一大群人眼红呢!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11月6日 上午10:27

    难忘的经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分配到贵州松桃师范任教,校长觉得我年轻,不放心让我教语文,让我教《教育学》《心理学》,一年以后,松桃党校办了一期农村基层干部培训班,来师范请老师去授课。一人上《语文基础知识》,一人上《文选》,剩下一门《干部实用文体写作》没有人肯上,一是枯燥,二是难得改作文。教务主任找到我,说给我一个发财的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见钱眼开,先表态愿意去。然后才问去哪里发财?回答去党校兼课。我们三人,副校长上《语基》,每节课一元;教务主任上《文选》,每节课8毛;我上《写作》,每节课7毛。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半年课上完,结业典礼时,党校除了把我们上课的三位请去外,还把校长也请去了。座谈会上,学员们客气礼貌地向《语基》《文选》两位任课老师表示感谢外,把最热烈的赞美全都送给了我。回校后校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想不到你小子语文课还教得不错哈。我谦虚地回答一般一般。校长说下学期你不要再上《教育学》《心理学》了,改教语文!我当时教《教育学》《心理学》已经入迷了,一听就急了:我《教育学》《心理学》教得好好的,干嘛不让我教了?校长问我:你学什么专业的?我回答学中文的。校长一拍桌子:你学中文的不教《语文》,教什么《教育学》《心理学》?我被吓了一跳才反应过来,不是您让我教的吗?校长语气立刻缓和了,说当初是我不了解你嘛,现在了解了还不把你用好,那就是我错上加错嘛。于是我只好务正业教语文了,一年以后,老教研组长退休,校长直接提拔我当了语文教研组长。
    读了李老师的文章,立刻想起在松桃党校兼课的幸福时光,每周过去上两次课,每次两节连堂,共四节,课酬2.8元,每月多收入11.2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哦!可以买11斤猪肉或者220个鸡蛋哦。[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大笑][大笑][大笑]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11月6日 上午11:49

      @情满乌江谢谢老师的精彩回复,我年轻时候,日子过得一直寡淡,兜里有钱也花不出去。后来俩孩子先后出生,这钱也不够花了。多亏有了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我的日子才渐渐有了奔头!当年在轻工局讲课,每周结一次工资,骑车子,带着孩子,还没到家,这讲课[大笑][大笑][大笑]钱就消费的差不多啦![大笑][大笑][大笑]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11月6日 上午10:56

    到让我了解当年社会情况,多谢好文分享![赞][赞][赞][赞][赞]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11月6日 下午7:13

    李老师的文章也让我想起了当年往事,我们没有参加补习,但参加过考试,只是走形式。再有涨工资那事,我们一级工资是7块钱,除了有硬杠规定不长之外,因为有名额限制,剩下来就需要职工面对面背靠背地评议,为了涨工资,最后形成了群众斗群众。为了多长点人数,领导也绝,把原本给一个人的长得7元,分成两半每人3·5元。。。往事真是一言难尽。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11月8日 下午1:10

      @悠扬琴声68从那个年月走来,都有一肚子故事,酸甜苦辣咸……谢谢您的来信评论,问候您冬安!!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11月7日 上午10:05

    难忘的岁月,想起了我当年参加的青工补习班。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