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老搭档

2022110206144178

那天去老科协医卫组开会,学习某会精神。结束后老胡送我回来,聊了一路。

老胡,过去的同学,曾经的同事,如今我俩相继退休了,又在市老科协时不时碰面。

想当年在大学里,我们不同系。我一系,他二系。进校不久,一天我和英子、周姐从地道口穿过,有说有笑地向十一宿舍走去。这时,从后面传来一个男声:“是金华老乡吧”? 我们回头一看,看到了这个短小精悍、戴着眼睛的挺活络的小男生。他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二系的,叫胡某某。我听了以后觉得他的名字和胡耀邦倒有点相似。

让我感到纳闷的是,他虽然自称是我的老乡,可他却不能说家乡方言。他解释说,兰溪是他外婆家,但他父母都在永康,他从小是在永康长大的。怪不得,一口地道的永康方言!如此说来他只能算是我的半个老乡。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在校园邂逅,也就点个头打个招呼而已。偶尔有事会彼此相帮,虽然相熟却没有过从甚密。

五年的大学生活一晃而过,转眼毕业了。我和老胡都分配到兰溪。那时候永康的条件不如兰溪,所以他的毕业分配意向填写的就是兰溪。临走的最后几天,我们一同去火车站托运行李,一同买车票,然后在八月底的某一天一同乘上回家的火车。当然对于我来说是回家,对于他来说未必如此,因为他的外婆家游埠,是在距县城好几十里的乡下。

在火车上,我们几乎没怎么说话,各怀心事。我们的分配单位还没有落实。我的问题倒不大,因为我母亲在县医院工作,不管怎样卫生局会首先考虑照顾本系统职工家属,应该不会把我分到乡下。老胡就难说了。据说那一年留城的名额只有一个,而我们一个年级同时分回去的有五个。

我不为自己担心,倒担心起老胡来了。次日一早,我们都要去卫生局报到,然后等待卫生局的分配。期间还要办理许多复杂的手续,可能要耽搁好几天。我知道,下了火车,我将会有爸爸妈妈在站台迎接,可是老胡却没有这般幸运,他孤身一人。那么下了车他去哪里安身呢?他脸皮薄,自尊心强,肯定不好意思主动提出住我家。

1983年的兰城,除了县政府的招待所,好像很少有旅馆之类,即使有,刚刚毕业的人也住不起。我想,我得主动开口求爸妈,让他住我们家。可是,爸妈会怎么想呢?

火车晚点了,到站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爸爸妈妈果然已经在站台翘首等待。

当他们接过行李时,我向他们介绍身边的老胡,并且央求说,他外婆家在游埠,回不去,让他在我们家住几天吧!说这话时我的底气明显不足,因为老爸一向很严肃,又多疑。没曾想老爸一口答应,说:好的,就让他跟我睡吧!

就这样,一个让我十分为难的问题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我的分配没有任何悬念,留在县医院搞儿科,老胡则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分到了偏远的乡下。两个月后,听说老胡和同医院的小护士搞上了对象。几年以后,他们夫妇相继调上来,和我成了同事,老胡搞泌尿外科。又过了些年,我们都担任了副院长,老胡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按说工作中难免会产生摩擦,可往往都是老胡高姿态。一次最麻烦的分工调整,老胡本来不愿从我这里接过烫手山芋——分管医患纠纷,局长大人的一句话让他硬生生的把回绝的意思给咽回肚子里。局长是这样说的:“老胡呀,你当年都在蒋副家里住了一个星期了,怎么连这么点小事情还推三阻四的?”

我们两个的这点陈年旧事早已在全院乃至整个卫生系统传为佳话,因为老胡每每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总是津津乐道,更有好事者把它发扬光大并广为流传。局长大人到任没几天就明察秋毫。

事后老胡颇为委屈地对别人说:“天晓得,那一个礼拜天天被她老爸管得严严的,手都没有碰到过。我即便对她有意思也不敢想呀!”我听到此话铁面无私地回敬他:“是你对不起我,不是我对不起你,因为是你先找的对象!现在倒装出很委屈的样子啦?”于是老胡更加哑巴吃黄连,百口难辩。和老胡斗智斗勇是件很开心的事。

有一次老胡不知哪根筋搭错冲我发火了,他也许根本没意识到他的话对我的伤害,说完以后就扬长而去。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气得要命却没处发泄。我突然想到了救星——他老婆。对,打她电话!于是几分钟后王护士长匆匆赶过来。我一五一十数落老胡的种种劣迹,数落他对我的“攻击”,王护士长听了和我一样义愤填膺,说:“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他忘本了!我回去狠狠地教训他,帮你出这口恶气!”她的话让我破涕为笑。看我气顺了,她又帮着他说话,说:“他这人就这个脾气,我在家还经常受他的气呢。可他心里对你是好的。当年你那么帮他,他怎么敢得罪你呢!”

事后老胡向我陪了不是。我知道一定是他老婆管教过了。老胡是个有福之人,他娶了个大度的、善解人意的老婆。

我和老胡在一个班子里共事了七八年。总的来说,我们的搭档符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规律。

老胡比我大三岁,退休两年多了,没有留在医院发挥余热,而是去了卫校教书,专教解剖学。他理论基础扎实,口才好,做这个比较擅长,看病倒在其次。而且和看病比起来,教那帮卫校学生压力轻很多。

一路上老胡主要跟我聊了教学这些事,看得出他很充实,很有成就感,我也为他高兴。毕竟退而不休、老有所为还是大多数刚退休的专业技术人员内心的真实想法吧。说话间就到小区了。我下了车,谢过他,目送车子离去。希望老同学老搭档在新的岗位干得舒心顺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4602

(11)
上一篇 2022年11月2日 下午1:2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日 下午2:32

相关推荐

  • 我曾是腰缠万贯的穷小子

    一九七二年来到香港不久,经熟人介绍进入一家国产百货公司工作,那是当年香港规模数一数二的国货公司。 在那里我被分配到总店的出纳室。出纳室的主要工作是把收银员交来的现金点算清楚,然後交给邻街的南洋商业银行。负责运送这些现钞到银行的,就是我们出纳员。我们把点算好的现金装进特制的腰封里,我把腰封绑在腰上,再穿上当时国货公司的制服,也就是那个时代国内差不多全民穿的,蓝…

    2022年8月23日
    764400
  • 豪雨如注

    窗外,风在怒吼,阵雨如注。 天气预报每天都说明天有雨,近两个星期以来终于兑现。 久旱的庄稼想必定是满心的喜欢。 然而,我的内心却一点儿高兴不起来。 又一波家事,毫无厘头的发生,使得内心压力陡增。 * 九十一岁的老妈前天下午被送进了医院,病情是因脑梗及大脑萎缩诱发的阵发性癫痫,头及上半身抖动得无法说话。 中午刚吃完午饭准备午休,接到护工阿姨电话,赶紧赶往十公里…

    2022年7月9日
    2.2K90
  • 大厨成笑谈

    蛋炒饭 调侃

    生活 2022年5月24日
    8.7K01
  • 补材料

    – 这事儿发生在90年代中期。 年关腊月的肯节儿,工薪族的大脑生物钟都在过年上。 从领导到职工,谁也别说谁,脑子里都塞满了孩子老婆的吃喝穿用,和那盼过年的小孩崽子心情没啥两样,每天悠悠沫沫地掰着指头翻日历,心思都没放在工作上。 这时候团市委书记抓我一个“官差”。办公室主任出差不在家,临时把我从少年宫调出来,派我参加市政府办公室召开的年终工作会议。…

    2022年11月8日
    619190
  • 不光兜白相

    走到头,这条路叫啥个名字啊?看看牌子上写的啥?噢!元和路。 元和路 位于公园路北段东侧,东起甫桥下塘,西至公园路,余长335米,宽5米,因清代元和县县署设在此而得名,原名十郎巷。 1953年原元和县署全部房屋划归江苏省苏州第一中学,元和县署旧址仍保留着基本格局,庭院呈现出江南古建筑中独特的官衙后院风貌,院内有一株紫藤,系宋代古木,距今已有八百余年,为目前苏州…

    2022年10月20日
    4711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6条)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1月2日 下午2:52

    欣赏、学习欣赏老师美文!丰富的阅历、精湛的文笔,成就了老师美文篇篇,各有风采![赞][赞][赞][喝彩][喝彩]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2日 下午6:12

      @碧宇流云谢谢刘云老师美誉,夸得俺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这篇比较敷衍。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11月2日 下午6:33

      @难诉相思这一篇比较平淡些,没有景物描写、没有了色彩,自然成了平铺直叙!小说还有跌宕起伏啊!题材不同、效果就不同!!!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2日 下午6:36

      @碧宇流云您所言极是,写日常生活比较难出彩。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11月2日 下午3:54

    行文风格,知识分子味道浓浓,字里行间,不乏深厚人情交往,蒋院文笔精湛,赞![花][花][花]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11月2日 下午5:14

    老胡描写的蛮有意思的呀!没跟蒋院谈成男女朋友哈!作为同学同事同职更有趣。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11月2日 下午6:21

    大半辈子的同学同事,也算是缘分了。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11月2日 下午7:37

    老有所为最充实。

  • 风雨
    风雨 2022年11月2日 下午7:38

    老同学老搭档
    得心应手。同学情最真 [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11月2日 下午8:34

    老同学,老搭档,多年相处如此和谐真是难得!祝福您们![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11月2日 下午9:21

    游记虽然写得好,风景美丽,妙笔生花,但我还是喜欢看这些生活中的故事,老同学老搭档的情谊。你父亲挺开明,现在想想能在谁家里住一个星期,那是相当不一般的关系。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1:24

      @豫莲芳草谢谢芳草老师!的确在这件事上父亲很开明,给了我充分的尊重和信任。

  • 诚厚
    诚厚 2022年11月2日 下午10:56

    蒋院眼界高,瞧不上老胡,所以只能是老同事、老搭档。欣赏!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11月3日 上午9:29

    羡慕这样的同学友谊,坦坦荡荡,真真诚诚,老胡这个人物呼之欲出,精彩!!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11月3日 上午10:06

    好流畅的回忆,读起来轻松,开心。你说胡同学名字与胡耀邦相似,个子也相似吧,胡耀邦也是小个子。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1:27

      @四格格的确有几分相似,名字叫起来也只相差一个字。谢谢格格阅读美评![咧嘴笑]

  • 拾麦穗的醉鸟
    拾麦穗的醉鸟 2022年11月3日 上午10:30

    当年有一招,二招,85年元旦回来就住在郭宅巷的一招好几个月,对面是一家海军刚转业的,一招的最里面长满青苔的青石天井里是李渔研究会,到延安路小学读书很方便,转过短短的打铁巷就到了,现在想想当年一招那老房子真是太漂亮了,拆了真太不应该,文物保护意识太薄弱了,之后住到二招旁,早餐就经常吃二招的包子馒头了!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1:30

      @拾麦穗的醉鸟以前的小县城,有招待所已经很不错了。能够住招待所,而且一住几个月,那是不得了了。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11月3日 上午11:33

    老同学、老搭档、故知,无论在哪里遇上,都是令人欣慰的事。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情怀,当痛饮千杯![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1:32

      @情满乌江的确我们一年当中会有几次一起切磋酒艺呢!不过痛饮可不敢。这个年纪的得悠着点。[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0:29

    蒋老师的笔触总离不开写人,无论是写亲人、同事、朋友,都能达到情景交融,丝丝入扣,有情有义,不褒不贬,写得踏踏实实,很是让人佩服。今天的老同学老同事老胡如果个子再高点,可能又是另一个版本了。[调皮][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1月4日 上午11:35

      @悠扬琴声68谢谢琴声老师美评!写身边的人和事,因为熟悉,才会有血有肉。有些故事,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发生。缘,是妙不可言的东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不过,最好的相处模式莫过于此了。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11月4日 下午5:39

    既是好同学又是好搭档,这样的相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这说明你们都是志同道合,同情达理的好人,祝福你们!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11月4日 下午9:42

    一晃几十年,从同学到如今退休还是朋友,难得![赞][赞][赞][花][花][花]

  • 梨子🍐
    梨子🍐 2022年11月5日 下午4:02

    想当年朋友亲戚都是会被请到家里住宿的。那个时候家里住的狭窄,却很温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