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总是这样

                  酒后,总是这样!

大多时候,鸟都是个挺无聊的人!

鸟的博大多时节挺清静,不想它太热闹,但也不想让它太枯燥,枯燥的百年不变,所以鸟总是会在该露脸时露下脸。

今天中餐有饭局,因为鸟一贯来“酒量不好,酒风尚好”的突出秉性,所以肯定总是拒绝不了几杯小酒下肚,于是果然如预料的一样,鸟就又磨磨蹭蹭扶着墙回来了。

此刻,办公室就鸟一个人,阳光明媚,盆栽静黙,窗帘在鸟面前孤独的飘扬,哦,起风了!

鸟每天总觉得有做不完的乱七八糟的事,不过现在有点晕忽忽的,所以就先给自己放个假呗,鸟也不确定喝过酒的鸟会打多少错别字,也不知道说的话是不是还流畅。

人心都是包容的,应该没人会骂鸟吧,鸟给自己松松绑,今天说的话可以没有中心,没有条理,纯粹的纯粹,零碎的零碎,这种晕忽忽的时候鸟喜欢听音乐,一首一首重复地听爱听的曲子,偶尔情不自禁的傻笑一下,鸟想让思念信马由缰,自由的去它想去的任意个时间任意个地点;鸟突然发现晕忽忽的状态真的很好,居然会让一个人变的有勇有谋,有胆有识,觉得自已无所不能,无孔不入,无限臭美!

不说音乐了,说说心情吧,现在很少会与人说有关儿女情长、有关缠绵绯恻的内容了,恍惚中好象鸟似乎还在思念着一个人。那是哪年生日的事情?鸟好象都忘记了?是因为鸟现在还在恍恍惚惚吗?是在哪个酒店门口?还是因为谁刚好在那里不小心笑了,现在想来,曾经的鸟有多少莫名其妙有多少多愁善感!

鸟看过曾经爱过的人会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其实,鸟有时觉得,只要有过值得玩味的往事,就是幸福的!你现在整个人都已经这样酒后,总是这样!,那么这些偶尔闪点光的日子这辈子又会有多少呢?你们以为你们会永远记得青春岁月里那些曾郁郁葱葱却又秘而不宣的往事吗?

其实人确实会有很多不同的生命状态,爱的改变,人的改变,性情的改变,都是自然的事,甚至可以矛盾统一的存在。
混乱中想起席慕容的那首诗歌:

我喜欢出发 喜欢离开
喜欢一生中都能有新的梦想
千山万水 随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么方向
我喜欢停留 喜欢长久
喜欢在园里种下千棵果树
静待冬雷夏雨 春华秋实
喜欢生命里只有单纯的盼望
只有一种安定和缓慢的成长
我喜欢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那没有唱出来的歌
我喜欢在夜里写一首长诗
然后再来在这清凉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检视
慢慢删去
每一个与你有着关联的字

酒后,总是这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2461

(1)
上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下午2:58
下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下午3:26

相关推荐

  • 我爱大蒜亦爱咖啡

    一位南方笑星自诩是“喝咖啡的”,同时笑话某北方笑星是“吃大蒜的”。言外之意喝咖啡代表高雅洋气,而吃大蒜则意味低俗土气。喝咖啡是把“苦”自己咽下“把芳香撒向人间”,而吃大蒜是“自己吃着香,别人闻着臭”。 我无意参与这早已过气的话题的讨论,更不想探究争议本身更深层次的内涵,只想就事论事以实物为依托说点实在话。我要说的是,虽然我很“土”,土得掉渣,但大蒜、咖啡我都…

    2022年11月13日
    338300
  • 在济南体验足疗

    三年前,女儿家楼前不远处开了一家“陕南足匠”足疗馆。这家足疗店紧挨着外孙女的英语学校,在等孩子学英语的空亲,正好做一个足疗放松放松。店里所有沙发经常都是客满,有的顾客在泡脚,有的在按摩 ,有的躺在沙发上修脚,还可以治疗灰指甲。都说健康始于足下,人老先从脚上老,我相信“足”够健康,身体才会好。趁着搞活动,我当即办了会员卡。先生老尹每个月来暂住几天时,我便拉着他…

    5天前
    29360
  •   行香子 · 思念我双亲

                                   行香子 · 思念我双亲 (新韵)   思我双亲,一去难还。梦常相见泪湿衫。 流年如剑,往事情牵。念家中爱,难中育,苦中甜。   甘心奉献,无私无畏,藐功名肝胆非凡。 儿孙榜样,果敢登攀。忆愿同心,患同赴,志同坚。       五律 · 忘我笑春秋 —缅怀革命一生的父母 (新韵)   翠…

    2022年7月21日
    514210
  • 板胡挂墙,我成俗女

      爸老了 不再拉板胡 不弹四弦琴了 四弦琴连影子都没见着 苍老的板胡挂在墙上 不出声不动弹沉默慈和 我每次去家里一趟 字面上是看望爸妈 实际上也是看看这个家 与这把板胡叙叙旧 年少时 爸端坐着 一本正经拉着胡琴 我声情并茂演绎《知音》插曲 李谷一  当年的崇拜偶像 张瑜王心刚小凤仙蔡锷高山流水 现在的小仙女小鲜肉新叫法 一岁年纪 一岁人 唐突似弄…

    2022年7月6日
    2.2K160
  • 每一次换房,都带走一段难忘的记忆

    关于住房这个话题,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承载着不同的际遇和感受,那些散落在流年记忆里的片段又一一浮现在眼前。 儿时的家在一所小学校的门前。窄窄的路,矮矮的房,常年都难得见到阳光。每当下雨,小院里就积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坑。那个年代,每家都会有一个地窑,晴天时母亲就会把窑盖打开透风。一天趁父母都上班了,我就模仿着大人想一步从上面跨过去。可是无奈小…

    2022年6月16日
    7571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