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游记(3):鸭绿江边

 

2022101501512912

离开长白山南坡山门,我们从鸭绿江的源头,沿着盘山公路前往长白县。公路建在山间,一面是大江奔流,一面是险峰叠嶂,一面是异国风情,面是长白秀色。

鸭绿江的源头叫二十三道沟,从此而下,按次序直到一道沟,跨越长白山自然保护区,长白县,临江市,白山市,全是鸭绿江的支流。著名的景点十五道沟就是其一。

2022101501522381

我们在车中不禁对对面的朝鲜风光产生的非常大的好奇心。朝鲜显然现在的经济还不发达,仅一江之隔,就宛如两个世界。房屋破旧不堪,陈设非常原始,就像我们上世纪的七十年代。

2022101501543075

车行驶到中途,江面很窄,大约只有十几米宽,对面有一个朝鲜小村庄,有几个朝鲜孩子在江边玩。女儿想下车看看,她不知深浅,向他们招手致意,表示友好。不想这一下可惹了马蜂窝,这两个孩子忽然从江边往回跑,不大一会,从村子里跑了一群朝鲜小孩子,他们说什么,我们根本听不懂,不过却看到了他们在捡江边的石头,雨点般的向女儿和我们的车砸过来。

在孩子跑来时我已经觉得不是什么好事,让女儿回到车边,见到他们扔石头,我赶紧把女儿送到车里,迅速启动汽车,快速离开。即便如此,我的爱车也挨砸了几下,砸得挡风玻璃咣咣响,索性没有什么大事,车没有损坏,人也安然无恙。

女儿不禁害怕,问这是为什么。我说主要是语言不通,他们以为我们在嘲笑他们,或者以前也有人在此停车,对他们有些不友好的行为,所以他们误以为我们也是。

现在朝鲜政府对中国的感情很复杂,也包括普通国民。朝鲜现在实行的主体思想,先军政治,在亚洲也是绝无仅有,这种年代在我们三十多年前也有过。他们虽然贫困,但是并不缺少信仰,这也是他们始终能在高压中生存和发展的原因。对于他们,我们仍然要给予尊重。

2022101501530278

历尽波折,在蒙蒙的细雨中,我们终于接近了神秘的长白山天池,在一个岔路口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天池方向,这里已经是南坡,我们已经越过了北坡近三百公里。

不管怎样,只要能看到天池,就算不虚此行。可是当我们把车开到山门时,景区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说,现在天池正在下雪,车上不去,如果去景区只能看别的景点。这样的结局难免让我们大失所望,可长白山就是这样,山下晴空万里,山上风雪交加。看天池需要在天气情况允许才行,同时也需要一点点运气。据讲一位前国家领导人三次来长白山,可是因为天气原因,一次也没有看到天池的芳容。我们这次没看到也是正常。因为毕竟已经进入深秋了,看天池最好的季节是每年的七月份,而不是现在。

2022101501534298

看天池还需要等待,但在景区山门处是一定要照相的,这里的景区与朝鲜接壤,山门和旅游服务区的另一侧就是朝鲜境内,而且山门下的小溪就是鸭绿江的源头。鸭绿江由天池发源,沿山而下,一泻千里,滔滔不绝。为了能去天池看看,我们和很多慕名而来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又在景区等了一个多钟头,后来景区的工作人员说,山上的雪越下越大,今天肯定是上不去了,你们可以先到附近的宾馆休息,看看明天能否成行。

我们已经很累了,但是在今天也只能和天池说再见了,至于明天能否上山看天池,就需要天公作美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1677

(2)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上午4:57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上午10:02

相关推荐

  • 海南之行与生命重建

      海南之行与生命重建 黎燕   每一次与远方的风土人情交集,都是弥足珍贵的美遇。 那年,到海南,乘坐大巴,用心用情地品鉴海口至三亚的风景名胜。 陌生的海岛,与我所在的北方黑土地,也与数次去过的江南水乡,没有一点相像之处。椰岛原生态的异彩纷呈,如诗如画。东坡井的美丽传说,将大爱无垠深情传递。亚龙湾的海天一色,将晶莹的初心具象呈现。万泉河红…

    2022年8月27日
    712360
  • 万里寻白夜:去北冰洋看不落的太阳

    – 万里奔波寻白夜 黃梅麟 在欧洲北端,挪威马格尔岛北角,北冰洋边,我们以地球模型作背景留影 时间是2015年7月20日盛夏的午夜十二时,天空是亮的,风是寒冷的 小时候听大人说,世界上有个地方,在那里大阳是不落山的,我听了感到很奇怪,并且想那就可以一直玩耍不必睡觉,多好啊。後来在学校里知道了在南丶北极地,夏天有一段时间太阳是不落山的,冬天有一段时…

    2022年8月10日
    830280
  • 沉静的海

         说起海,或许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波涛澎湃的大海,但我想说的海,却是九寨沟那一洼洼清亮、沉静的海子。         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这水说的就是沟里的海子。九寨沟四周数十座银峰终年积雪皑皑,山间散布着如蓝宝石般清澈的湖泊,被人们称作海子。     &nb…

    2022年6月3日
    3.7K210
  • 偷得浮生一日闲,初访江南第一家

    作为江南人,没去过“江南第一家”总不免有些缺憾。今天,这个缺憾终于被填补了。感谢徐总夫妇的美意,成全了我的郑宅镇之行。 据说,郑氏家族郑淮与其两兄弟在北宋年间迁居浙江浦江境内,迄今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郑淮的孙子郑绮是“同居第一世祖”,由他倡导,历经宋、元、明三代十五世家族成员同居、同财与共食。鼎盛时期,三千余人同吃一锅饭,其孝义家风多次受到朝廷旌表。洪武十八…

    2022年9月30日
    428270
  • 浅游巴尔干半岛(一):阿尔巴尼亚

    地拉那的斯坎德培广场   二0一九年七月中,一班老同学,总共十三人,一起参加旅行团到东南欧的巴尔干半岛(Balkan Peninsula)作十天游。从南部的阿尔巴尼亚,向北走到斯洛文尼亚,走马看花游览巴尔干半岛西部的五个国家,看了当年曾经饱受内战战火蹂躏的萨拉热窝等地。    *** 阿尔巴尼亚:地拉那 *** 航机飞了近十二个…

    2022年10月16日
    3213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10月16日 下午5:02

    随着您的美文和美图,游历了美丽的长白山。谢谢!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