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走向何方》(上)

《你是一瓶酒  我也是一瓶酒》(诗一首)

 

小说:《走向何方》(上)

我不知我这个故事该从何处讲起,但我的确很想讲。

我还记得我这个故事对一个人讲过,那个人就是我的妻子。

我妻子本来不爱听故事,但这次她听了,而且流了泪。

所以这个故事还得从我妻子讲起。

那么,我妻子爱我吗,当然爱我,而且很爱我。

可是她爱我总让我觉得她让人有些不舒服,我就从一件小事说起吧。

譬如说洗脸。每天清早起床后,人人都要洗脸。可我妻子总嫌我洗脸太随便,太简单。我是怎么洗的呢?总是只用水管里的水朝脸上撩三下五下,再用毛巾一擦就算完事。她于是说我太不讲卫生,没有用香皂搓啦,没有洗脖子啦,也没有洗指甲啦,等等,事情多了去了。

然我就是这种洗法,几十年如一日,惯了,总不愿听她的。她就对我很生气。当然还有很多事情,也像洗脸一样,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讲句粗话,“无论如何就是尿不到一个夜壶里”,虽是一句粗话,但用在此处很是贴切。

这就让很多人不理解了,我们怎么就成了夫妻?

我本来是个当兵的,从部队回来后当了工人。可是我从小就爱写文章,什么散文啦,小说啦,诗歌啦,我都敢去碰碰,时间一长,居然也能在报纸上发表出来。我进厂当工人第二年,社会面上兴引起了报告文学热,只要效益好的企业,都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代为执笔,有记者,有作家,搞得很有那么些热度。但这些代笔者也不是个个都是能手,有的写了一遍又一遍,写了一篇又一篇,却始终见不了报,这就让企业里的领导有了意见,酒也请了,饭也吃了,有的甚至红包也拿了,却无任何指望。于是,有些企业就想培养自已的笔杆子,既可以少去请客送红包,又能实实在在办成个事,何乐而不为?

我也算是吉星高照,命里有鸿运。那天我到邮局取稿费,一位大嫂正在取款,另有一个姑娘在填汇款单,我把稿费汇款单扔在姑娘旁边,意思是说她办完了就是我了。

汇款单是绿格子,绿格上边打个红戳,‘高额汇票’四个字很是显眼,我当然顺便想让她看到,她果然看了一眼,紧跟着是回头看我,莞尔一笑,“您是作家”。

“不!工人,一个会写稿子的工人。”我说。

“是么,都写什么稿子。”

“小说、诗歌、散文,都写。”

“会写报告文学吗?”

在漂亮姑娘面前我不想矮一头,我说:“那也没什么难写的。”

她拿起稿费单又看了看,递给我说:“你先取吧。还不少呢!”

我说:“不忙。”但在她的执意坚持和歉让下,我取了稿费,厚厚的一大迭。

她又说:“我能读到您的作品吗?”

我恰好新出了一本短篇小说集随身带着,就送给了她。她非常高兴。不住气地对我笑。

谁知三天后她给我打来了电话:“是章老师吗?”

“不是老师,章力方。”

“我是梅,在邮局我们……”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还想要书?送你一汽车。”我开起了玩笑。

“我有正经事,你不要开玩笑了。你想调到我们厂吗?”她说出了一家大型企业的厂名,不少人都很眼热着哩。

我有些不大相信:“你是厂长吗?你当得了家?”

“厂长是我姑夫。”

“那么我到你们厂干什么?能胜任吗?”

“让你写厂史,行吗?”

我当然很高兴。我就这样一下子从一个中小企业,进入了国有大型企业,而且从工人转成了干部,你说不是走鸿运了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1496

(8)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上午4:18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上午7:07

相关推荐

  • 刘三姐故事见报

    – 一直感觉欠博客文友小刘的人情,前不久抽空写了写她的故事,在卯酉河博客上发了一下。后来又觉得博客文章的影响力不算大,还是不太够意思,恰巧这时姑苏晚报跟我约稿,便把这篇短文给了他们。本来说是中秋节见报的,我倒挺高兴,送给她算一份过节礼物,不料后来不知怎么变卦了,一直拖到今天才见报。也罢,好歹算一份心意,假如哪天去她那里旅游,换一碗麻辣烫吃,应该不…

    2022年9月27日
    1.9K200
  • 说破成分惊煞人

    1962年我在师专附中初中部毕业,毕业生都要填写登记表,包括姓名、年龄、籍贯、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个人履历等等。操行评语栏则由班主任会同班干部共同填写,学校审查盖章。装入毕业生档案,以备中考时录取单位参考。 这一天晚自习时间,同学们都在紧张地复习功课,备战中考。突然,班主任侯老师铁青着脸,神情庄重地站在了讲台上。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气氛凝固。同学们面面相觑,…

    2022年9月28日
    2.9K150
  • 小说《轻舟》连载之四:雨水 • 泪水

                                              第四章:雨水  •  泪水  “蓓蓓…

    2022年7月21日
    672260
  • 《诗咏庄子》录我诗词二首

    《诗咏庄子》是一个选用中国历代咏庄诗词的刊物。近期,《诗咏庄子》选录了我的两首诗词: 一、登庄子阁庄生蝶梦彩云天,高厦凌空锁济烟。翼阔鲲鹏八万里,寿长彭祖四千年。逍遥一去人无影,垂钓独台意有鲢。秋水文章传久远,层楼凭吊道家仙。 二、水调歌头.神游逍遥阁辞别终南岭,濮岸遇庄周。眼前高阁雄峙,携手共登楼。驾驭鲲鹏游历,纵目秋河水汨,垂钓锦鳞钩。蝶梦舞清影,物我忘…

    2022年6月11日
    35460
  • 套在塑料袋里的鲜花

    昨天520,许多人都在以各种方式向自己的心上人表达爱意。 我发现,这个原本不是节日的节日,正在向两个方向蔓延,一个是中老年人,一个是城郊和农村。 在刚开始接受这个节日的人群中,肯定会有一些人显得拘束羞涩放不开,这应该是正常的。 也许有人会问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一是来自生活,二是来自判断。 说到这里,与您分享一件趣事:昨天,在邯郸城郊的一个花店里,一位三…

    文化 2022年5月21日
    394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