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走向何方》(上)

《你是一瓶酒  我也是一瓶酒》(诗一首)

 

小说:《走向何方》(上)

我不知我这个故事该从何处讲起,但我的确很想讲。

我还记得我这个故事对一个人讲过,那个人就是我的妻子。

我妻子本来不爱听故事,但这次她听了,而且流了泪。

所以这个故事还得从我妻子讲起。

那么,我妻子爱我吗,当然爱我,而且很爱我。

可是她爱我总让我觉得她让人有些不舒服,我就从一件小事说起吧。

譬如说洗脸。每天清早起床后,人人都要洗脸。可我妻子总嫌我洗脸太随便,太简单。我是怎么洗的呢?总是只用水管里的水朝脸上撩三下五下,再用毛巾一擦就算完事。她于是说我太不讲卫生,没有用香皂搓啦,没有洗脖子啦,也没有洗指甲啦,等等,事情多了去了。

然我就是这种洗法,几十年如一日,惯了,总不愿听她的。她就对我很生气。当然还有很多事情,也像洗脸一样,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讲句粗话,“无论如何就是尿不到一个夜壶里”,虽是一句粗话,但用在此处很是贴切。

这就让很多人不理解了,我们怎么就成了夫妻?

我本来是个当兵的,从部队回来后当了工人。可是我从小就爱写文章,什么散文啦,小说啦,诗歌啦,我都敢去碰碰,时间一长,居然也能在报纸上发表出来。我进厂当工人第二年,社会面上兴引起了报告文学热,只要效益好的企业,都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代为执笔,有记者,有作家,搞得很有那么些热度。但这些代笔者也不是个个都是能手,有的写了一遍又一遍,写了一篇又一篇,却始终见不了报,这就让企业里的领导有了意见,酒也请了,饭也吃了,有的甚至红包也拿了,却无任何指望。于是,有些企业就想培养自已的笔杆子,既可以少去请客送红包,又能实实在在办成个事,何乐而不为?

我也算是吉星高照,命里有鸿运。那天我到邮局取稿费,一位大嫂正在取款,另有一个姑娘在填汇款单,我把稿费汇款单扔在姑娘旁边,意思是说她办完了就是我了。

汇款单是绿格子,绿格上边打个红戳,‘高额汇票’四个字很是显眼,我当然顺便想让她看到,她果然看了一眼,紧跟着是回头看我,莞尔一笑,“您是作家”。

“不!工人,一个会写稿子的工人。”我说。

“是么,都写什么稿子。”

“小说、诗歌、散文,都写。”

“会写报告文学吗?”

在漂亮姑娘面前我不想矮一头,我说:“那也没什么难写的。”

她拿起稿费单又看了看,递给我说:“你先取吧。还不少呢!”

我说:“不忙。”但在她的执意坚持和歉让下,我取了稿费,厚厚的一大迭。

她又说:“我能读到您的作品吗?”

我恰好新出了一本短篇小说集随身带着,就送给了她。她非常高兴。不住气地对我笑。

谁知三天后她给我打来了电话:“是章老师吗?”

“不是老师,章力方。”

“我是梅,在邮局我们……”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还想要书?送你一汽车。”我开起了玩笑。

“我有正经事,你不要开玩笑了。你想调到我们厂吗?”她说出了一家大型企业的厂名,不少人都很眼热着哩。

我有些不大相信:“你是厂长吗?你当得了家?”

“厂长是我姑夫。”

“那么我到你们厂干什么?能胜任吗?”

“让你写厂史,行吗?”

我当然很高兴。我就这样一下子从一个中小企业,进入了国有大型企业,而且从工人转成了干部,你说不是走鸿运了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1496

(8)
2272 张英辅的头像2272 张英辅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上午4:18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上午7:07

相关推荐

  • 诗歌:藏人

    藏人 – 梦一样,在我的心中游牧 我现在的村庄 曾是他肥美的牧场 一群群羊,一匹匹马 一顶顶黑牛毛帐篷 一首首拉伊,炊烟一样 缭绕牧草青青的河谷山岗 这些河湟的土著 这些吐蕃的后裔 烙在故乡骨头上的前世 念叨这两个汉字 犹如在诵读,佛经的吉祥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2024年3月14日
    1.3K200
  • 老父亲的故事之九——缅怀陈毅

           今天是陈毅元帅逝世五十一周年。陈毅元帅是我父亲保卫过的首长,也是我父亲最敬重的领导人之一。我父亲在陈毅元帅身边工作的时间并不多,但陈毅元帅高尚的品格,雷厉风行的作风,坦荡的心胸给我父亲留下深刻的记忆。        我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台湾早点插上五星红旗,他要为陈毅元帅烧柱香,告诉陈毅元帅台湾终于解放了,祖国终于统一了,三野的任务终于完成…

    2023年1月6日
    2.6K140
  • 读书:张岱及其《夜航船》

    壬午岁阑,通过《旧书信息报》购得明张岱所著《夜航船》,四川文艺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四月第一版,冉云飞校点,并附张著《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夜航船》一文说:“这是一部许多学人查访终身而不得的书,新近根据宁波天一阁所藏抄本印出。”余秋雨看到的版本,应该是一九八七年前后浙江古籍出版社根据天一阁特藏的抄稿本校注出版的。而所谓“这是一部许多学人…

    2023年10月1日
    1.3K60
  • 新雨堂书事(三三〇)

    这篇书事本应是在春节前写的,但疏懒了一下,就放到节后了。坚持实际上是一件很为困难的事情。春节看胡洪侠公号,他提出了一个“每日一更”的概念,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当然,这也缘于他从领导岗位退下来,有了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另一方面,是他拥有大量的素材,想完成一部《私人阅读史》,“将我四十多年的所见所闻所读所藏,以一种非虚构的方式讲出来。”明天和意外都有不确定性,…

    2024年2月20日
    1.2K5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原创小说连载

    2022年6月1日
    7.8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