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先生说

2022100502341144

 

施先生说,我生于一九零五年,松江府人,我的学名是德普,名舍,字蛰存,号北山,别署舍之,斋名有无相庵、北山楼。另外用过几个笔名:施青萍、安华、曾敏达、陈蔚、薛蕙、柳安、陈玫、李万鹤。其中“施青萍”是最初向鸳鸯蝴蝶派刊物投稿用的笔名。我生肖属蛇,“蛰存”取《易经》中“龙蛇之蛰,以存身也”之意。“无相庵”取佛经中“无人相亦无我相”,是我在抗战以前用的书斋名。“北山”见《文选·北山移文》,我不参加一切政治活动,故另署北山。

施先生说,人生谈不上什么意义,不过是顺天命、活下去、完成一个角色,角色的“阶段”性很强,都是一段一个时期,“角色”随之转换。

传闻戴望舒和其妹施绛年有过感情纠葛,施先生说,几十年前的旧事,不值得一提。一个是我的大妹,一个是我的亲密朋友,闹得不可开交,亦纯属他们自己私人之事,我说什么好呢?当年此事发生时,我就不管此事,一切采取中立态度,不参与也不发表态度,更不从中劝说或劝阻。绛年和望舒分手后,和一位常熟人叫周知礼结婚了,生活的很好,绛年于一九六零年十月病逝在台湾。

施先生说,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七年我做了二十年的“元祐党人”,文章无处发表,书也无法出版,就沉下心来又回到古典文学的阅读和研究,同时开始了金石碑版学的研究和收藏,当然这亦是我逃避现实之一法也。我从不把人与人之间的是非当成一回事,白天被斗,晚上就爬上阁楼看书、写文章,久而久之,我就把这种例行公事看成一种惯常的上班与下班的程序。

施先生说,我一般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集中从事一方面的工作,在二十年代我基本上在学校求学,三十年代的主要精力都在新文学创作与编辑,四十年代从事古典文学的研究和教学,五十年代大部分时间在翻译外国作品,六十年代的兴趣治金石、藏碑拓,七十年代在研究唐诗和词学,八十年代主要是编书、写散文,九十年代做总结工作。这样我想到把自己所做的工作概括为是开了“四扇窗”的工作,所谓“四窗”的“东窗”是古典文学的研究和教学,“南窗”是现代文学的创作和编辑,“西窗”是外国文学的翻译和研究,“北窗”则是金石碑版的考索。然而前些年陆谷苇说我似乎忘记了“一扇窗”,应该在东南西北“四窗”之外,还要加上一扇“气窗”。所谓“气窗”是指我在几十年中写了许多杂文、随感、小品文字。

上面的文字我抄自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书《世纪老人的话·施蛰存卷》,我作了一回文抄公,前些年我看这本书的时候,上面的文字用红笔划下来了,今天再读,仍觉新鲜,就抄了一回。

还有,施先生一九二八年和陈慧华女士结婚,她比他大一岁,是他妹妹的同班同学,她在年轻时“是很赶时髦的”,很清秀,他们不离不弃,香草相依,牵手走过了七八十年的沧桑岁月。先生长寿的秘诀是,每天八颗红枣,一个鸡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20312

(2)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上午8:01
下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上午11:26

相关推荐

  • 蘇州古巷情悠長(散文)

           情迷苏州小巷,不是来自古籍,毕竟我少涉猎典籍;也非百度后的诱惑,说来可能你不信:有一次澳门笔会请我担任他们“李鹏翥纪念文学奖”的散文、小说的评审,我在散文组内读到一篇描述苏州小巷的文章,爱不释手,读了多次,就把我迷住了。当时我的推论是这样的:能够选择苏州小巷为书写对象、又被澳门笔会选为参选的散文,怎么说都有可观和游览之处。 从此苏州小巷烙印在我…

    文化 2022年5月14日
    1.3K113
  • 乡村杂咏四章

    – 乡村杂咏四章 1.《山村晨景》 村早频听莺闹啾,芳香晓闻欲何求。 凝霜草地珠含露,丽水霓霞映入眸。 燕唱数声啼空砌,鹊歌几度缭晨楼。 鸣鸦比翼音并语,初旭山深翔黑鸠。 2.《踏青有吟》 碧水烟村今日闲,春风扬柳过溪山。 东郊旖旎花千朵,南陌葱笼景万般。 漫写绿茵词客句,绘罢玉叶画家欢。 踏青也有真情愫,唱晚江流耽往还。 3.《秋光凤韵》 兰蕙…

    2024年4月8日
    19740
  • 活动策划方案怎么写?

    赏戏听歌学作文(四) 活动策划方案怎么写?——京剧《花田错》唱段《非是我嘱咐叮咛把话讲》给我们的启迪   【剧情背景】宋时,桃花村富户刘德明,有女玉燕,及笄未嫁。时值花田盛会,刘德明命丫鬟春兰陪同刘玉燕前往游赏,暗中访求佳婿。襄阳举人卞玑,上京赶考,途中因资斧拮据,乃于花田会上设摊卖画。春兰见卞玑才貌不凡,回家禀知刘德明,刘德明因命家人往请,不想误…

    2022年9月24日
    1.2K141
  • 记费秉勋先生

    二零零年左右费秉勋先生在书院门给市文史馆员们有过一次讲座,翟荣强先生带我去了,我是旁听,是慕名而至的。那时费先生也许退休不久,骑着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模样的自行车,车的两个手把很夸张地勾出个马面形,很个性,车头挂一硬纸质的袋子,装了讲义。感觉他不爱说话,但讲座却讲了约有两个钟头。语气很舒缓,声音也不高,他只是讲他的,完全不管听众席的秩序。讲座的内容和舞蹈有关,…

    2023年2月27日
    3.8K30
  • 诗歌:送别

    – 诗歌:送别 按语:老伴走了一个多月了,大家昨晚来看我。 – 融入夜的朦胧 落下一地忧伤 窗外的月光很好 儿子却不让我出去 ——怕冷  怕“羊” 就这样把朋友们送走了 – 朋友们说:“人谁是幸运的 都是不幸的  在不幸中让自己强大” 我站在窗前  没有犬吠  没有鸡鸣  天上掛着一轮孤寂的月  夜好静  好静呀…… &#…

    2022年12月27日
    3.3K1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2年10月5日 上午11:14

    排版: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070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10月6日 下午6:05

    施蛰存先生的文章,我非常喜欢读,家里有他的著作,没读一次,都有收获!!谢谢你的介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