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乡愁

2022100121481356

 

母亲,在我眼里是一个柔弱的、少有主见的、不善持家的女人。从年轻时候起,她一直活在父亲的庇护或者说控制之下,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她逆来顺受,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用自己的默默隐忍来维持家庭的稳定。渐渐地,母亲老了,最近这十多年间因患癌症接受了三个大手术,她也以自己一贯的人生态度坦然接受现实。多年来,我很少走进母亲的内心世界,了解她在想什么。

七年前,为了还父母一个心愿,我和哥哥姐姐回了一趟重庆梁平老家。回来后母亲看着我们洗出来的照片,一副怅然的样子。我只当是她因为思念家乡而伤心了。直到有一天,母亲突然说出一番话,才让我知道了藏在母亲心里的真实想法。

那天,我去父母家,闲聊中老妈说,好想再回一趟老家,可是,再也回不去了!老爸说,不管怎样我们也算是回去两趟了,没啥好遗憾的了。老妈突然爆发式的说:那两回只不过是去了你的老家,又没去我的老家!老妈说的那两回,一回是94年,一回是04年,都是去的叔叔家,上坟是给我的外婆和爷爷奶奶上的。然而,从没有人想到要去母亲的娘家去走访一下。老爸楞了一下说,那你当时又没说!再说,你老家还有什么人啊?老妈说: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知道自己父亲长什么样子,坟地在哪里,都没给他上过坟。老妈说到这里,流下了眼泪。

老妈的话对我触动很大。的确,人到了一定岁数,就想寻根。我当即手机百度了一下,梁平县明达镇,该镇下辖十个行政村,分别是:明达村、福来村、坪山村、红八村、字库村、朝阳村、长久村、新益村、天台村、龙马村。我给老妈一一报出这十个村,老妈听了很失望地说,都不是她老家的村名。然后她叹了口气说,算了,不要去费心了,那么多年过去了,哪里还能找得到!

从那以后,我才更加关注起母亲,在老人家点点滴滴的叙述中慢慢拼凑起她艰难坎坷的一生,深切感受到她这辈子的不容易。

父母的出生地尽管都在明达镇,却相距甚远。老妈的生父(我外公)早早地过世了,外婆带着她回娘家。母亲的童年是在她外公(我的外太公)家度过的。外太公家境殷实,做着买卖,家里还有酿酒作坊。舅舅舅母对母亲都很疼爱。母亲小时候时常跟着她外公去茶馆,看他和朋友聊天,做生意。母亲说,她外公和别人谈生意从不在桌面上谈,而是两个人的手在彼此宽大的袖子里不知如何的来回折腾,之后就谈成了。那时她太小,想问又不敢问,觉得好神奇。每每说到这些,母亲就会掩嘴而乐,那一刻,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虽然从小生活在外太公家,但一年当中外婆也会带母亲回自己夫家几次,有时候是收租,有时候是什么节日去蒋家祠堂祭祀。那里还有属于她们孤儿寡母的产业。可是母亲说,每次去祠堂外婆从来没带她去过,估计是女孩子不能进祠堂吧。记忆当中,母亲似乎从来没有给自己父亲上过坟,更不知道他的坟地在哪里。她对那个村子的具体方位也不再有印象,只知道那里非常偏远,在当时是个土匪出没的地方。

由于母亲的几个舅舅不太争气,抽大烟,赌博,外太公家的年景渐渐不如从前,这倒是因祸得福,解放后评成份时他们家只评为破落小地主。外婆的夫家也评为小地主,产业被瓜分。不久外婆改嫁给礼让镇一个农民,母亲不愿意跟过去拖油瓶,依旧留在外太公家。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回去自己的出生地了。

母亲从小是个体弱多病身,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休学。有一回她的舅母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得念书,考出去,才有前途。母亲听了舅母的话,发奋用功,考取了万县卫校。那时候,只要考取中专,就意味着有了铁饭碗。

母亲和父亲从小定的娃娃亲,但彼此只知道有这回事,却从未接触过。后来父亲参军抗美援朝,回国后成了军官。56年父亲回老家找到母亲,那时母亲已在卫校念书,两人很快坠入爱河,1年后成婚。那时候我爷爷奶奶已相继过世,叔叔尚未成年,被我父亲过继给他岳母也就是我外婆,由我外婆抚养他长大,帮他成家,带大了他的四个孩子。后来是叔叔给我外婆养老送终的,这是后话。

母亲卫校毕业后正值北京中医学院成立附属医院,从她们学校招了一批护士,母亲也是其中之一。不久父亲部队转业分到浙西的小县城,母亲在北京工作了一年后费尽周折调来浙江和父亲团聚,我们兄妹仨都生于浙江。小时候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母亲宁愿放弃首都,要来到这个小地方,和父亲一起受苦。现在想想,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又或许,这就是他们那一辈人的爱情吧。

自从嫁给父亲,数十年来父母磕磕碰碰,刚愎自用性格古怪的父亲一直是家中的主宰,稍不如意就摆脸色,冷暴力。母亲所受的委屈可想而知。如今我们做子女的都已到花甲岁数,他们也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磨合中一起走到了耄耋之年,变得谁也离不开谁。而且,父亲对母亲的在意与呵护似乎超出常人所能够想象和做到的。

只是,父亲也有疏忽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母亲对于当年没有回去自己的家乡会一直耿耿于怀。

94年,是父亲退休后的次年,他俩一起回了一趟老家;04年,他俩带着我哥嫂、姐姐,还有三个孙辈一起回去。每次他们都是去的礼让镇我叔叔家(其实也就是外婆改嫁后的家)做客,并且去了我爷爷的故居(父亲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寻祖和上坟。母亲内心其实是很想去她自己父亲和外公家看看的,可是没人提出来,当时交通不便,天又热,母亲怕给叔叔一家增添太多的麻烦。本来,04年后他们还有打算,过几年再回去一次。老妈以为将来机会多多。然而,06年,老妈得了膀胱癌;09年,得了结肠癌;17年,得了胃癌。老妈一而再的经受病痛和手术的折磨,她的身体犹如将要燃尽的蜡烛,回老家的梦想渐渐变得遥不可及。正因为这样,绝望中的她才会在那天突如其来的生出抱怨,让老爸无所适从。

三年前的一天,母亲又聊起她老家的往事,这回她终于说出了她家乡所在地的确切村名:茅坪村——那是我外公家;而我的外太公家在新开河村。这两个地方是她的出生地和成长地。我上网查了明达镇的地图,果然找到了这两个村子,原来都是自然村,怪不得百度查不到,那里只能查到行政村。

母亲说,我要是能再看一眼家乡的山水就好了!

可是,以母亲的年纪和身体状况,怎能经历这样的长途跋涉?是时候要为她老人家、也为我自己做些什么了,毕竟我传承了老妈和外公的姓氏。我和哥哥姐姐商量后决定在适当的时候代替老妈回一趟老家,看看她的出生地和成长地,多拍些照片和视频,多打听一些事情,回来后向她老人家汇报,以慰藉她的思乡之情,让她少一些遗憾和挂牵。

然而,正当我们紧锣密鼓地筹备回老家事宜时,疫情爆发了。我们都是体制内的人,不敢出远门制造麻烦,于是就一直拖延至今。我们能为母亲做的,实在太有限了。

有一天我意外地在孔夫子二手书店淘到了一本“蒋氏谱书”,居然是梁平人编写的。那天傍晚,我兴冲冲地揣着书去看老妈,她捧着这本半新的谱书如获至宝,翻了又翻。书中有关于明达镇红岩坝的蒋姓族谱摘录,还有这一支的迁徙脉络。她说这是我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老妈记忆力还行,她居然还能背出“朝学世立基,文明开甲第”的上下十代字辈。这在谱书中找到了依据。在我们这一支,外公是立字辈的,老妈是基字辈的,而我,应该是文字辈的。据说我们的祖先是在康熙年间从湖南永州府移民至此。我还从网上下载了明达镇红岩坝风光的图片给老妈看,老妈戴着老花眼镜仔仔细细看了好多遍,感叹地说,老家就是这样美的,现在还是这样美!

那天老妈很开心,就像真的回了一趟老家。看到她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的笑容,我很有成就感。为了犒劳我,老爸破例陪我喝起了茅台。

2022100121490550

2022100121494852

2022100121503210

2022100121511610

2022100121520780

hdrpl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9902

(9)
难诉相思的头像难诉相思
上一篇 2022年10月2日 上午12:1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日 上午6:27

相关推荐

  • 儿时伙伴小四

    小四和我同龄,是我表舅家的弟弟。家里哥四个,他是最小的。我们俩一起长大,是光屁股娃娃。在我上学之前可以说我们是最好的伙伴,记得我无论是玩什么都要叫着小四。我们一起装鬼子,一起玩抓特务,一起够榆钱,每天吃完饭后就是我们的娱乐时间。 我心粗,小四心细,每次玩时小四都要提醒我,要有方法,不要出事。那时我们最开心的事,就是夏天到庄稼地边的池塘中放鹅,鹅在地边吃草,我…

    2022年7月3日
    4.3K40
  •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13——16)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13——16)   13 是情 是缘 是爱 是恋   是情 是缘 是爱 是恋 为什么你就像一位不速之客 占据了我的心田   是情 是缘 是爱 是恋 为什么我毫无来由兴奋 让你像一条激流  奔腾着 并撞击于我心的河岸   希望总是那么容易点燃 想收束住总是那么难 是因为你的春天该开花了 还是我的秋…

    2022年8月25日
    3.7K270
  • 妈妈的手擀面

    童年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做的手擀面,里面有妈妈的味道。那个年代,没有现在这么多样的面粉,粮店里供应的只有普通面粉,妈妈用普通面擀成的面条可好吃了,那种面条滑过喉咙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 每当妈妈擀面条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观看,妈妈边干边唠叨,软面饺子硬面汤,和面的时候水里要少放点盐,水要适量,因为水多了,面条会软,不劲道,要把面和的少硬些,反复地糅和,…

    2022年7月17日
    7.7K160
  • 日“博”西山时,倍思报刊情

    –        十多年前被浪博吸引,我就未再给报刊写稿投稿了,如今“日博西山”时,不知咋的,我突然想起当年与报刊编辑之情——          照实说,就像现今影视明星,人们曾经知晓很多的作家,却说不出几个为作者作嫁衣的报刊编辑(大概,当年贺岁片电影《编辑…

    2022年9月4日
    1.1K130
  • 冬天里面想春天

        冬天里面想春天,爱恨情仇一手牵。 北风悠悠吹原野,落叶片片枯黄添。 思绪缕缕漫肺腑,冷香悄悄漾心田。 席席温柔知甜蜜,行行诗文情缠绵。 拥抱冬天盼春天,热情万分爱无边。 美好记忆多片段,红尘挚爱常擦肩。 除却冷艳显娇颜,张开双臂更眷恋。 春暖花开双飞燕,比翼齐飞永向前。    

    2024年1月2日
    4232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10月2日 上午9:06

    您写的文章总是对我那么有吸引力,读了两遍,谢谢!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10月2日 下午1:02

    我们都有根,您母亲想看他的家乡也是常情。有幸您给他找到族谱,还下载了照片,让她了解![赞][赞][赞][花][花][花]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10月2日 下午4:52

    你妈妈有你心思这么慎密的女儿,真是幸运。都说知女莫过母,其实也有知母莫过女呀。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2年10月2日 下午5:12

    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蒋老师的文笔好??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10月2日 下午6:38

    欣赏佳作,欣赏美图,层层梯田。云雾缭绕。绿树成荫,仿佛进入仙境[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10月2日 下午8:25

    追根溯源,您的老家还不是重庆,应该是湖南永州了。老年人讲究叶落归根,思乡情节可以理解。老妈妈有您这么孝顺的女儿真幸福!老妈妈收到的这份《蒋氏谱书》是最贵重的礼物,是女儿的深情厚谊。珍贵的老照片,漂亮的小姑娘![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0月3日 上午6:12

      @蓓蕾含香是呀!追根溯源,康熙年间从湖南永州入川。能够为老妈做点事慰藉她的思乡之情,我很欣慰。文末照片,我才五岁,一个胖乎乎婴儿肥的小丫头。[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

  • 沉默者FAN的头像
    名山有径 2022年10月2日 下午9:44

    如果现在回去还能找到母亲家的亲人吗?

  • 拾麦穗的醉鸟的头像
    拾麦穗的醉鸟 2022年10月3日 上午9:40

    你的父辈有着有浓厚时代特征的迁徙史,之中居然有那么多的故事,我是LX土著,对上一代的了解就相对简单多了,从家谱中看,祖籍所在村是300多年前从义乌迁入滴!现阶段,与父母谈起去30多年前呆过20几年的地方故地重游一下,他们兴趣也不大,我倒是在五年前良心发现去转了两天,小时所住的部队大院已荒废,主体建筑都还在,但野草长得比人还高了!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0月4日 下午4:28

      @拾麦穗的醉鸟如果从小对祖辈都很熟悉,就没有寻根问祖的强烈愿望了。我们的祖辈,只见过外婆,而且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和外公,老早就没了,家族史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迷。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2年10月4日 下午4:24

    原来你是随母姓啊!其实那个时间你爸爸如果调去北京还是不难的,那样你们姐弟三个人的命运就又不同了。等疫情情结束,你们三个还是可以完成母亲心愿的,全当去旅游一趟。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0月4日 下午4:31

      @豫莲芳草是的呢,我们家,我跟我姐随母姓,我哥随父姓。那时如果我父亲调去北京还是很费周折的,远不如母亲调来浙江容易。这个疫情似乎没完没了,今天又有阳性了。[难过]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2年10月4日 下午11:29

    走进父母的内心,才能真正的孝顺。蒋医生做了件让母亲最开心的事,这是大孝,难怪父亲会用茅台犒赏!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10月5日 下午3:17

      @诚厚谢谢诚厚老师美评!这瓶茅台老爷子藏了好多年了。[咧嘴笑]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