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园诗侣 ( 小说 )

心歌——情寄卯酉河(之一)
      这是个别致而美丽的小花园,以金色的菊花闻名遐迩。
      小花园的主人是一个百岁老人,因为爱菊花,连他孙女的名字都起名叫金菊。
      小园对外开放,附近的人家闲睱的时候,可以信步到园里转一转。尤其菊花开放的时候,对人是很有吸引力的。
      小花园里有数处洁净的石凳,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总爱坐在石凳上读书,她就是主人的孙女金菊。
       金菊是多情善感的,往往会毫无缘由的洒泪、叹息。尤其读到美丽的诗句,她会闭起眼睛,入静,尽品味诗中味道。
       这天,她读到这样几行诗,醉了——
          去年此时,在小园里,
          我绽开的那一朵美丽,
          不知被谁给摘去了……
          今年此时,我金瓣又开,
          他还会再来吗?特别是在月光下无人的时候,唉,
          可是我并不认识他,我是不是一个傻姑娘?
       是的,她醉了。她想到去年这个时候,小园里来了一位陌生青年,看来和她年岁差不多大,搀着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她认识,是对门院里的奶奶。陌生青年是什么人,她想问却没有问,只见陌生青年和老太太在相邻的石凳上坐下来。
       陌生青年手里拿着一本书,和她拿的一模一样。这让她产生了好奇。
       更让她好奇的,是陌生青年坐下来后,轻轻诵读起一首诗,居然与她喜欢的那首诗是同一首。她禁不住向陌生青年打量起来。
       打量着,她不知不觉痴了:你看小伙那鼻子,那眼睛,那带着棱角的嘴唇,还有那劍眉,那英俊的脸庞……一下子全进入了她的心。
      一个小时以后,陌生青年和老奶奶走了,她的心也被带走了。
      一年来,她不断做梦,无缘无故地总梦到那个陌生小伙。
      是呵,哪个少女不怀春?正当富于梦幻的年纪,怎能不多梦?
      可那首诗,也会入到她梦中来——不是吗?诗人怎么就提前把她的生活写到了诗中来,无论与她的思想还是其感情,一模一样。固然,“我绽开的那一朵美丽/不知被谁给摘去了……”这只是一个意象,一句美丽的诗,她并没有被摘走什儿,但她的心没了,完全归属了那个小伙呵……
       还有,“ 今年此时,我金瓣又开/他还会再来吗?特别是在月光下无人的时候唉,/ 可是我并不认识他,/我是不是一个傻姑娘?//”这对她而言,是感情的花朵再次开放了,真是更加痴情了呵!特别是那宝贵的“金瓣又开”四个字,不仅写出了她对小伙的无限思念,也写出了她对小伙的深挚渴望。
       于秋风中,她无限感慨,于是挥笔又续上了这样几行诗:
             “快下霜了吧,风凉嗖嗖地
              吹在我身上,我好冷,也很孤单,
             是谁在远方唱着歌,逼着我洒下了相思泪……”
       可是,人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禁得住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还别说,老天不负有情人,事情发展没有让金菊失望,在霜天行将到来的时候,小伙子来了。
       小伙子今年研究生毕业,毕业论文一鸣惊人,用人单位已和他正式联系过,前途无量呵!但他母亲要求他,无论如何要在到所选单位报到之前,专程看望一下她的外祖母——就是金菊家对门的那位老奶奶。
       这位老奶奶虽然老了,但并不糊涂,她早就看上了金菊姑娘,想选来作自家的外孙媳妇。可是她深深知道年轻人对这一套并不满意,因而她提前在金菊姑娘身上做足了功课,恰好金菊姑娘心仪她的外孙,真是天作地合呵。
       不过老太太并不放心,千交待万交待,对金菊说,不要寄希望于别人,要寄希望于自己,特别是鼓励金菊要大胆主动,永不言败,应该能夠成功。
       那天,小伙子又到小园来了,搀着他的外祖母,又坐在头年曾经坐过的石凳上。
       金菊先来到小园,坐在石凳上佯装看书,见他们来了,对着他们笑了笑。
       她拿着书朗诵起来,好像是在为自己朗诵,但清亮的嗓音立即传进了小伙的耳鼓:
          “去年此时,在小园里,
          我绽开的那一朵美丽,
          不知被谁给摘去了……
          今年此时,我金瓣又开,
          他还会再来吗?特别是在月光下无人的时候,唉,
          可是我并不认识他,我是不是一个傻姑娘?
          快下霜了吧,风凉嗖嗖地
          吹在我身上,我好冷,也很孤单,
          是谁在远方唱着歌,逼着我洒下了相思泪……”
       这首诗小伙太熟悉了,那是他的最爱呵!可是怎么多出了一段来,他望了望金菊,两双眼睛对视了,金菊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不打紧,立即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小伙说:
       “姑娘,你这诗怎么给多出了一段?”
       “哟,看来你熟悉这首诗。末段是我自己加上的。”
       “加得还不错,看来你会写诗。”
       “爱写,写不好。”
       两个人话越来越多,很投机,一聊就聊了一个多小时。
      天有不测之风云,当金菊向小伙示爱时,被小伙拒绝了。
      两个人已接触过多次,每次谈得都很深入,从名字谈到年龄,从诗歌谈到人生,从爱好谈到职业,从人性谈到爱情,甚至公正、法律、廉洁、亲戚、朋友、血统、基因、性……无所不谈,全都谈到了。可谓了解了吧?可谓志同道合了吧?
       可是即便这样,她被小伙拒绝了。
       她病了,病得很重,病得一蹶不振……一天,爷爷发觉她昏迷过去了,把爷爷急得直跺脚。
       昏迷中,她还喊着小伙的名字,但越来越微弱,似要奄奄一息。无奈中,爷爷决定去求靠对门的奶奶。家里没有旁人,金菊的父母亲一直在外地,爷爷只有亲自去了。
       说明了原委,对门奶奶立即给外孙发了电报。救命如救火,奶奶的外孙立即赶来了。
       他伏在金菊耳畔呼喚她的名字,她苏醒了。
       她洒下了热泪,把枕头都打湿了。
       但他们两个并没有结成连理。
       小伙伺候金菊康复后,又和金菊告别了。但他们两个结成了干兄妹,分别的时候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金菊又把前边的诗续了一段,浑然一体,是这样写的:
            “还好  还好  真的还好
             碧云天  黄花地  晓来谁染霜林醉
             他终于来了  虽未赶上皎皎月色  但迎来了彩霞滿天”
        两个人把所续的诗都记在了心中。
       十年之后,小伙成了著名诗人、著名评论家。金菊成了市作协会员,出了一本诗集。
        小花园成了他们重逢的地方,在石凳上又写下许多诗篇……
        呵,好一对诗侣!
                                            2022-09-28 写于新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9575

(7)
2272 张英辅的头像2272 张英辅
上一篇 2022年9月28日 下午11:28
下一篇 2022年9月29日 上午8:02

相关推荐

  • 故乡的小河

    在我老家的门前,有一条窄窄的小河蜿蜒流过。 河的名字叫小白河。 从我记事起,小白河里就常年淌着水。河水时少时多,时缓时急。冬春时节,水量不大,水流不急,甚至有时河床上只剩下一道细细的似流非流的水线,但从来没有干涸过;到了雨季,接连几天的连阴雨或是一场骤降的暴雨过后,河水陡涨,河面变宽了,水流也比以往湍急了许多。但过不了两三天,河水下泻,河面又变窄了,水流也恢…

    2023年11月16日
    563380
  • 它没有想到……(诗一首)

      它没有想到……(诗一首)   它竟然落下来了  它一点没有想到 就在昨天晚上它还在树枝上好好地得意地长着呢 特别是自它出生以来  一直寄身辉煌 太阳让它作粉丝  雨露和它为好友  春风无数次亲吻它   可怎么说落就落了呢  不仅没有感觉  没有任何征兆是不 世事就这么难料吗  就像地震一样  就像失恋的梦一样……   这时从地缝里钻出一个声音  很深沉—…

    2022年9月22日
    997270
  • 从《落叶的爱》,看张爱玲的爱

    在植物园捡落叶时,想到了张爱玲的诗《落叶的爱》,回家翻读那首诗,又想到了张爱玲的爱。 全诗如下: 这首小诗,还有一段说明文字,可以当小序看,大意是: 去年秋冬之交的一天,张爱玲去买菜。看见路上梧桐的落叶,极慢极慢的飘下来,那姿势从容得奇怪。她立定了看它,然而等不及它到地就又往前走了,免得老站在那里像是发呆,走走又回头去看了个究竟,以后就写了这个“落叶的爱”。…

    2023年11月20日
    1.7K260
  • 不懂外文的翻译家林纾

    作者黑婴(张又君)照 有这么一位翻译家,不懂外文。听别人口授,用文言文翻译了一百七十九种外国小说,包括英、美、法、俄、挪威、西班牙、希腊、比利时等,第一部《巴黎茶花女遗事》,据当时记载:“书出而从哗悦,林亦欢欢……事在光绪丙申、丁酉间。”光绪丙申、丁酉是1896——1897年;《巴黎茶花女遗事》译本出版于1899年。值得注意的是,半个世纪以后,直到八十年代,…

    2023年6月21日
    873100
  • 以闲为自在

    东坡居士《记承天寺夜游》才八十四字,但却把文章做尽了: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月夜中与友在寺庙里闲步,闲人对闲景,没有半丝的人间烦恼,清幽空明,当是人生的无上乐事,吕叔湘说,“其意…

    2023年4月28日
    1.3K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2年9月29日 上午8:35

    类似现代版的人面不知何处去。首席欣赏,顶赞!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9日 上午10:11

    义结金兰也很美。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9月29日 下午3:30

    拜读老师佳作,男孩为什么不喜欢金菊没有交代清楚,害的痴情小女子差点命归西天。[喝彩][喝彩][喝彩]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9月29日 下午4:41

      @悠扬琴声68我认为,没有交代清楚更留下想象空间,写明被拒绝了就交待夠了, 至于用什么理由拒绝的,还是不讲的好,
      您说对吗?一百个人会有一百种想象,多有趣呵!
      或许正如一首诗,可以这样读,也可以那样读。想象的空间是丰富多彩的。构通万岁!共鸣万岁!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9日 下午4:06

    虽不能成终身伴侣,结成诗侣亦有缘,感动人的美丽的故事!??????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9月29日 下午8:06

    欣赏佳作,欣赏好小说,好故事![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29日 下午8:42

    看完有点遗憾,有时候有情人不一定成眷属,不过结为兄妹也不错。[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祝福张老师国庆节快乐!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9月30日 上午10:00

    欣赏、学习老师新作![赞][赞][赞]

    老师泼墨一小说,立意清新飞天河。
    跌荡起伏青春泪,志趣相投兄妹歌。
    —–流云赏文随笔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2年9月30日 下午1:08

    诗侣,蛮灵个。

  • 沉默者FAN的头像
    名山有径 2022年9月30日 下午10:41

    小伙为何会拒绝她?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10月1日 上午7:19

      @名山有径我这里是故意留白,不写出来,任凭读者推想,或许更好。二是若写出来,可能节外生枝,就要把小说拖长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