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破成分惊煞人

2022092809263689

1962年我在师专附中初中部毕业,毕业生都要填写登记表,包括姓名、年龄、籍贯、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个人履历等等。操行评语栏则由班主任会同班干部共同填写,学校审查盖章。装入毕业生档案,以备中考时录取单位参考。

这一天晚自习时间,同学们都在紧张地复习功课,备战中考。突然,班主任侯老师铁青着脸,神情庄重地站在了讲台上。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气氛凝固。同学们面面相觑,似乎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陈连平,你站起来”!全班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陈连平同学的身上。陈连平惊弓之鸟般地站了起来,脸色蜡黄蜡黄的。

“你是什么成份”?“职员”。陈连平回答。“什么职员!你是地主”!侯老师一声咆哮,震得教室的玻璃窗都在颤响。

陈连平无须申辩,侯老师无须证明,这就意味着陈连平今年的中考录取被判了死刑。

班主任侯老师也是我们的体育老师,长得人高马大,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型。那一年蒋介石叫嚣窜犯大陆,报纸上不断有美蒋特务在福建沿海被解放军和地方民兵生擒活捉的消息和新闻报道。侯老师对陈连平隐瞒家庭成份虽然表面上气愤,大发雷霆之怒,而实际内心里却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刺激感满足感,就好像亲手抓住了一个窜犯大陆的美蒋特务一样幸福满满。

后来知道,陈连平不是地主,其实是个无辜的学生。他的爷爷在土改时被划为地主成份。当时他的父亲在某野战军医院是名军医,看在这个份上,他的爷爷只是划了成份,均出了土地,免于被批斗。

解放后,他的父亲转业到卫校,也就是后来的医专当了一名医学老师。陈连平的父亲从部队到地方屡次三番填表格,经领导批准家庭成份都是填写的职员。子承父业,陈连平家庭成份填写职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陈连平是“地主”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天之内传遍了学校的角角落落,成了一条爆炸性新闻。他仿佛一夜间矮了半截,失去了往日的欢快活泼,看人低眉低眼,说话小声小气。

但是后来陈连平毕竟还是以优秀的学习成绩考进了专业的体育院校,侯老师也没有因为查出陈连平是“地主”而立功受奖。

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转眼六十年过去了,前几天在牡丹公园碰到了当年班里的学习委员李翠贞,她告诉我,侯老师退休后在老城西门里飞机楼开了一家体育用品商店。陈连平体育院校毕业后在区体委当了一名教练,后来又提升为体委主任。侯老师以老师的面子找过陈连平,求他帮忙推销体育用品和健身器材。有人对陈连平不记前嫌给揪他“地主”的侯老师办事表示钦佩,陈连平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历史原因造成的。他能屈尊来求我,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给他计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他不怕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9493

(5)
上一篇 2022年9月28日 下午4:13
下一篇 2022年9月28日 下午7:50

相关推荐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九)

      九、 中考成绩出来了,三霸和三丫考上了黄冈中学高中部。卫东没有考上,卫东爸爸把他安排到鄂州一中读书。这年暑假,三霸和三丫参加了黄冈中学高中部搞的初高衔接班补习。三家搬家,在鄂州那边安了家。周日,三霸和三丫回鄂州,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在南门塔四大家家属院里,问:请问我家在哪里?院子里的人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三霸说:我是组织部宋部长家的孩子。结…

    2022年6月22日
    6.6K3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八)

    八、 春节期间,三霸和卫东相约去鄂州玩,约了三丫。三丫自从来了“好事”后,知道了男女有别,和三霸、卫东玩得也少多了。而且,到了初三,年级男生女生突然不讲话了,男生女生讲话就是“耍流氓”。这是他们的父亲们调到鄂州去工作,他们第一次去鄂州玩,事实上,鄂州才是他们的正宗的故乡啦。 坐轮渡过江,冬季枯水季节,船到岸后,还要爬长长的台阶。破旧的古武昌城门下,有一个蔡婆…

    2022年6月22日
    3.1K10
  • 黎燕散文:长翅膀的花朵

    我对植物格外亲近。 每当我与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相遇,亲切、温暖、祥和与熨帖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与它们根性的隐秘汇合,岁月也无法改变。 被我如同亲人供奉的,除了书,就是花草了。屋里,案头,枕边,都是这些呼吸与共的至爱。有它们相伴,欣然今生有了依傍与寄托,无论顺逆,悲欢,都有足够的力量,坦然面对。 多年前,游历深山古刹时,偶遇一位老僧。 不可思议的是,面对…

    2022年6月22日
    3.0K310
  • 东瑞小小说:臭豆之恋

    一股浓烈的尿味弥漫杜家屋内。芳洁带着十五岁小儿子小均来小岛做客,第一家探访的就是大粉丝兼老友老杜、岚沁夫妇家。一进屋子,嗅觉特别敏锐的小均就叫起来,哇,谁撒尿!这么臭!芳杰暗中用力捏了小儿子的手,让他住口;幸亏主人岚沁没有听到,而老杜又有点耳背,他们夫妇俩迎进他们时,小均已经乖乖地闭口。 从南洋来的芳洁将一个沉甸甸、饱实实的大环保袋,递给朗沁。她带来了怡保白…

    2022年6月23日
    2.9K450
  • 人艺院长任鸣去世:一生只做戏剧的仆人

    他离世的时间是19点29分,1分钟后 正是首都剧场话剧开场的时刻 有人说这是冥冥之中的意念 场铃

    2022年6月21日
    782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8日 下午6:46

    陈连平心胸广阔!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8日 下午7:32

    旧事重温有意义,那年代——六十年代,发生很多类似的错划的事件,害了不少人,寻短见的,毁了前途的,都有,还好陈连平挺了过来,更难得的是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化解了恩怨,毕竟它不是个人恩怨。

    • 雷泽风
      雷泽风 2022年9月28日 下午9:02

      @黃東濤(東瑞)谢谢东瑞老师深刻评论!您说得对,那不是个人恩怨,是历史的误区。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什么样的荒唐事怪癖事都有发生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9月28日 下午8:13

    有句俗话;宰相肚里能撑船。心胸大的人,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前三十年,地主资本家抬不起头来,后三十年地主资本家都成了香饽饽。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28日 下午8:17

    好喜欢同学们的比赛,欢快的体育运动。好像是开运动会。
    震撼了我的心灵,仿佛我又回到了我的学校![花][花][花][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28日 下午9:53

    那时候唯成分论害了许多人,因为成分不好上不了学,不能提干,甚至不能当兵。陈连平不简单,不计前嫌还帮助当年羞辱他的老师,为他点赞![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9日 上午6:35

    跟我家咋那么像呢?我的爷爷大地主,我的父亲志愿军老兵,我以前的成分是“地主”,后来才填写“国家干部”。现在再也没有成分一说了,再也不用夹着尾巴做人了。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9月29日 上午8:47

      @难诉相思有故事看点。可以写。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9日 上午8:57

      @晓舟同志我写了,不太敢发。

    • 雷泽风
      雷泽风 2022年9月29日 上午10:11

      @难诉相思谢谢相思老师欣赏关注!你说你的爷爷是大地主,大地主的帽子也不是可以随便乱带的。以前挂了“千顷牌”的地主才能够称为大地主。填“国家干部”和填“职员”都是一回事,都是为了避开地主的名声。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9日 上午10:20

      @雷泽风按泽风老师的说法,我爷爷离大地主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那时候就是按大地主来处置的。一段特殊的历史。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