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枝

2022092622293127

金雀枝

尤 今

说来没人相信,当年偕同年过七旬的婆母到新西兰去旅行,给她印象最深刻的,居然不是明媚的湖光山色、更不是亮丽的冰川河谷,而是那处处普植的金雀枝。

初见金雀枝,真有“惊艳”的感觉。

那天下午,先生日胜驾了租来的车子,在北岛赶路。

车子在飞驰,蔚蓝色的天,无云,光秃秃的;灰黑色的地,无车,直坦坦的

;周围的景致单调得令人昏昏欲睡。正当我眼皮子好似加入了铅块,沉沉下坠时,突然听到婆母惊喜的喊声:

“哇,看!”

睁眼一看,公路两旁,已经起了奇迹般的变化,有两排密密的树,踌躇满志地竖立着,飞扬跋扈地向前延伸,一直蔓延到了天际。树上,艳丽已极的黄花,一簇一簇、一蓬一蓬,心无旁骛地、我行我素地盛开着,狂烈而又壮烈。层层叠叠的花瓣聚拢在树梢,丰盈、繁硕、兴旺。那种瑰丽,是惊心动魄的。

车子继续向前驶,每隔一段短距离,这种当时唤不出名字的植物,便一排一排气势凌人地冒现,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那嫩黄色的花朵,像是大自然以细腻的手法绘成的立体画。

傍晚,来到了我们下榻的大牧场。

牧场主人格尔汉威德,用卡车载着我们全家老幼,在颠颠簸簸的山路上上下下、忙忙碌碌地参观他占地八百亩的大牧场。

卡车来到山顶时,停下。

一跳下车,跃入眼帘的,居然又是一片连一片璀璨的黄色。

婆母扯了扯我的手肘,说:

“问问他,那是什么植物?”

IMG_0686

“不就是金雀枝啰!”格尔汉威德双眉紧蹙地说:“最初买下这块地时,山

前山后,一片黄澄澄的,全都是金雀枝、金雀枝。它全然没有经济价值,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砍除了一部分,可是,这金雀枝,生命力惊人地旺盛,不一会儿,又蓬蓬勃勃地长得满天满地,真烦人呢!”

啊,我心中的绝色,竟是他眼中的尖刺。

谈着时,天色渐沉。其他植物,在幽黑的暮色里,全都恹恹地变得黯淡又暗沉,唯有这金雀枝,反而精神抖擞地黄得清晰而又洁亮,好像是大地有意和夕阳抗衡而点燃起一盏盏黄色的小灯。等暮色凝结成块而重重地坠落下来时,在树梢兀自挣扎地泌出丝丝黄色的金雀枝,便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绝望的美丽。

婆媳俩,同时看呆了。

在牧场住了两天,我们又继续到其他城市旅游了。

目不识丁的婆母,要求我们带她到大学去参观。她七个孩子当中,有五个是

在新西兰完成大学教育的,对于这个国家,她怀着一份特殊的好感。在奥克兰、威灵顿和基督城这几个地方的大学里,她虔诚地站在她儿子曾经挑灯夜读的宿舍前,露着欣慰而又宽慰的笑容,拍照留念。

游山玩水,不觉时光飞逝。

一日,当车子经过一个长满金雀枝的地方时,婆母突然要求停车。一丛一丛密密地叠生着的黄花,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婆母蹲在几棵嫩嫩地冒出地面的金雀枝旁边,手脚麻利地把它们一棵棵连根带叶地拔起。我狐疑地看着那些根部还颤巍巍地沾着泥土的金雀枝,正想开口,婆母便已笑眯眯地说道:

“我要带回怡保种植。”

千里迢迢地把金雀枝带回去马来西亚?气候与土壤适合栽种吗?

此刻,小心翼翼地捧着金雀枝的婆母,好似捧着一个璀璨的梦。尽管我觉得这梦像个五彩泡沫,可是,看到她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不忍以任何理智的语言去戳破那个薄薄的、脆弱的梦。

接下来的几天,婆母很细心、很尽责地照顾着这几株小小的金雀枝。用湿布包裹带泥的根,每天几次更换湿布。有一回,上了渡轮,把金雀枝抱在怀里,把皮包搁在座位上;下船时,记得金雀枝而忘了拿皮包,幸好其他游客高声提醒,才免除了遗失护照的狼狈与麻烦!

婆母历尽艰幸,终于把心爱的金雀枝千里迢迢地带返怡保。

次日一早,她意兴勃勃地取了锄子,铲泥掘洞,慎重地在院子里种下了三棵

金雀枝。阳光灿烂,婆母皱纹满布的额头上有成排晶莹的汗珠。她坚毅地抿着的嘴唇,浮着淡淡的、满足的笑意。

我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婆母种的,其实不是金雀枝。

她在种一份感激。

当有一天黄灿灿的金雀花缀满枝头时,她便会想起,在地球上有一个美丽的

国家,在她家境拮据的时候,提供了丰厚的奖学金和完善的教育制度,帮她把五个孩子培育成才。

0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9226

(5)
上一篇 2022年9月27日 上午6:20
下一篇 2022年9月27日 上午10:19

相关推荐

  • 小说:玉玲珑(节选)

    进程府庄园往内,车道宛转,绿树临风,景色有序铺设,开满紫荆花的半山坡下,竟有一条河道从庄园内自然穿过。 ——这不期然,让章珉犹自暗叹:与程哲相遇、相知到相爱,眼下这情景,并未被当作得天独厚之条件,相反,一直被程哲隐瞒得结结实实,并无半点透露。直到向章珉求婚之前,程哲方才讲了家世的渊源,也如实地告诉章珉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其实很低微。至于更详细的情况,显然没有兜…

    2022年8月22日
    631150
  • 同题诗意吟美拍 七绝八首(平水韵)

    七绝 · 似曾相见摄影风光展上墙,斑斓沃野染秋黄。似曾相见彰图景,壮丽田园我故乡。 七绝 · 秋湖泛舟水碧天蓝霞满天,波光倒影互缠绵。秋湖泛漾儿时梦,荡起轻舟返少年。 七绝 · 草木吟秋安贫守困绽奇葩,独立苍茫映碧霞。雨打霜欺无所谓,盎然向上指天涯。 七绝 · 与你同行云淡风轻好个秋,繁荣万物美难休。同行与你观枫醉,浅墨红笺入画柔。 七绝 · 梦回潇湘透过明…

    16小时前
    11980
  • 飞花如雪:我是浪里捞出来的一个兵

    浪里邂逅似寻常,日久方知舟之量              ——我所认识的晓舟同志         我是被晓舟同志从浪里捞出来的兵,如今满血复活在新园子里玩得挺舒心,应该记录一下这段颇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四年前的新浪,还是汹涌澎湃的。那时我在浪里与晓舟相遇过,也曾有过互动,但终归不是很熟,他粉丝多,挺忙,而我近几年因工作繁忙很少上博,懒散到与博友…

    2022年7月18日
    1.0K340
  • 七律 · 秋风落叶咏叹

    七律 · 秋风落叶咏叹 月照曹州雷泽乡,万家灯火映秋凉。 寒星闪烁风露冷,野鹤归巢洙水长。 感慨岁时催落叶,惊看野草被寒霜。 梧桐飘叶随风去,明岁还能咏蝶扬?

    2022年10月29日
    276140
  • 对联故事 之名人寿联(1)

    纪晓岚为友续寿联 清代乾隆皇帝每年阴历八月“秋狝”热河,一定在中秋节后一天进哨(清朝皇帝狩猎的圈场),直到九月重阳节后出哨。途中要经过万松岭,这里满山苍松,皇帝每年重阳节都要在这里登高。1790年,80岁高龄的乾隆皇帝进哨时在此歇息,他环视了行宫的陈设,回头对随行的大臣彭元瑞讲,把原来悬挂的楹联全部换成新选写的,打算出哨登高时亲自过目评论。 彭元瑞接受这个任…

    文化 2022年6月2日
    305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7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9月27日 上午9:08

    读此文让我醉了,尤其读到最后,让我感到这简直是一首诗,不仅激情满满,而且很值得回味。[花][花][花][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7日 下午12:29

    婆婆种金雀枝,种的是一份感恩的情怀。

    • 尤今
      尤今 2022年10月4日 上午11:01

      @难诉相思一点儿也没错,奖学金,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7日 下午3:03

    是啊,她感恩,感激之情总在心头……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27日 下午7:59

    婆婆真是喜欢这个金雀枝,以至于把贵重的皮包遗忘,却把金雀枝抱在怀里,这是一份情感,感恩的情感,为您点赞![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8日 上午6:14

    真是把我们罕见的金雀枝写绝了,也写活了,闭眼仿佛看满山遍野一片金黄景象,婆母将它捧回栽种的举动也写得很形象,最后揭开她处于感恩的动机,更是神来之笔。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28日 上午9:40

    黄的绚烂啊。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9月30日 下午8:24

    欣赏老师新作![赞][赞][赞]
    老师笔下金雀枝,诱人喜悦金色奇。
    感恩情怀几十载,家园栽种痴爱怡。

  • 风雨
    风雨 2022年10月1日 下午10:01

    ”初见金雀枝,真有“惊艳”的感觉。”
    分享精彩,国庆快乐,问候![花][花][花][花][花]

    • 尤今
      尤今 2022年10月4日 上午11:04

      @风雨寓着感激情怀的金雀花,倍加美丽。

  • 诚厚
    诚厚 2022年10月5日 下午3:59

    让人心醉的美文。老人家喜爱金雀花,因为是她第一眼看到的美丽的植物,她会看作是这个国家最美的植物。文章最后点出老人家对这个国家感激的动机,升华了老人家喜爱金雀花的情怀。太妙了!赞!赞!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