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上苍的关照

00330iyazy7HLJS2TPy48

从向昌伟家里回来,陆云山老师觉得下腹部有些疼,他还以为是中午喝的冷开水有问题,是放的时间过长,有了细菌,喝坏了肚子。不一会儿,他就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了,下腹右侧疼得像刀绞一样。他感觉到这是急性阑尾炎发作,须进医院做手术。他打了电话,叫了一辆电动麻木车,直接地去了医院急诊室,急诊室的医生又亲自陪着他去了住院部外科手术室。

陆云山老师不是第一次住医院。他患肾结石的时候,每过一至两年,都要在医院住几天。肾结石发作时的疼痛,也是剧烈的。什么叫坐立不安?什么叫寝食难安?肾结石发作,这种感受就体会到了,不仅如此,肾结石发作,有时是疼到在地上打滚的程度。然而,疼的时候,只要进行大量的液体输入,液体里加点扩管的药,住上三五天,小颗粒结石就能排出来,每次住院都这样,超声波检查,他的肾里,有好几颗小石头,不发作时,跟没事一样。

直接进手术室,这是第一次。主刀的冯医生是前一届毕业的一个学生的家长,手术刚结束,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冯医生用钳子夹着那个小阑尾对陆云山说:“阑尾已经化浓,再迟一会,就会穿孔,那样的话,粪便就会流到腹腔,形成腹腔感染,轻者,要进行腹腔大清洗,灭菌,还可能留下腹膜炎的后遗症,重者,性命难保。好在你来得及时。”

担架车被推到病房,有几个老师已经守候在病房里了。八班数学老师李雨轩对陆老师说:“八班的学生听说陆老师做了手术,都要来看望,我把他们按在教室里了,没有让他们动身。病房是一个需要安静的地方,何况陆老师刚下手术台,很虚弱,要的是好好地睡一觉。班上的课,陆老师不要操心,一是有我守着,二是学生还算自觉,你就安心休养。”

小孙老师说:“语文上的事,我可以拿一只眼瞄着,有问题,我可以帮着解答,陆老师就放心休息好了。”

英语老师苏曼君是一个大学毕业才带第一届学生的女老师,她说话比较风趣:“老天是有眼的,他们对世上的人与事的安排,比凡间的人们更具有人性化一些,你们看,陆老师终日的劳碌,为学生的事四处奔波,有谁安排他休息?老天看在眼里,心里过不去,这不就安排陆老师休息了么!”

老师们说话正在兴致上,一钵开得红彤彤的君子兰出现病房门口,老师们一怔,发现门口有两个学生。数学老师李雨轩说:“来都来了,还不好意思进来?进来吧!陆老师见着你们来了,伤口都不会疼了呢!”

来的是班长聂晓彦和学习委员尚渔平。班长聂晓彦说:“我们班的同学都说要来看陆老师的,李老师说派两个代表去就行了,病房小了,容不下五十几人。我们就代表全班同学来了,我们没有什么像样的礼物,这君子兰,是老师在我们心中的形像。它可以代表我们全班同学表达对老师的敬意。我们希望陆老师早日恢复健康。”

老师们鼓掌叫好,病房里的其他病人也受了“感染”,鼓起掌来。

“病房需要安静,请老师们小声点,不要弄得像开联欢会似的,弄得周围几个病房的病人要下床来看热闹。”主管护士走进来,微笑着说。这个护士也曾经是陆老师这个中学的学生,她见到这个场面,其实也被“感染”了。

陆云山老师本想坐起来跟老师和同学说说话,但是,肚子上毕竟被刀划了一个口子,肠子上的那点多余的组织被割了,扔了,口子上又用线缝了几针,谁能说不疼?因此,也就平躺在病床上,说了些表示感谢的话。离中考不到一个月了,复习备考到了关键时刻,他陆云山却躺在病床上,这正如本地俗话所说:“正是赶仗的好时候,狗子却又拉稀了。”

手术后第二天,陆云山已经能下地站立,去卫生间解小溲,在病房走动了。第三天,他已经能走出病房,到其他病房串门子,在院子里转动,自己打水,自己买饭了。第四天,他打完点滴,叫了一辆麻木车,回到学校,搬了一把靠背椅,守在教室里去了。对于学生来说,复习本应该是一种自觉的行为,但有老师守着和没有老师守着是不一样的。他在还没有拆线的情况下,偷着回学校,医生和护士都很生气,冯医生说:“你不要命了?把刀口撑挓了,化浓感染了怎么办?”护士生气地说:“你这样没有纪律,不说一声,想走就走,出事了由谁负责?”

“对不起,我没有请假,我请假,你们也不会准假,我真放不下那班学生啊!他们马上就要参加中考了,现在是复习的关键时刻,我是班主任,又负责一门主课,我不在,他们还要牵挂着我,这怎么能行!”陆云山嘴里是这么说,第二天,又没有请假,偷着回学校去了。

冯医生拿他没办法,只能任其所为。好在手术后一个星期了,刀口愈合正常,就拆了线,陆云山办了出院手续,又回到了教室。

      小说连载《阳谋》之六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9015

(3)
上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上午8:33
下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上午9:41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八)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八)        上次没写完,接着上次写。        说起我的初恋,还真有点奇葩。你肯定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自从和她初吻之后,不知为什么,她很久没有和我相见。我去她家找她数次,敲她家门她不开,通常情况下她应该是在家里的。        一直到暑假结束之后,开学了,她才告诉我原因。她是通过写信告诉我的。她写道:      …

    2022年7月14日
    507180
  •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

    2022年5月25日
    544210
  • 想法没有罪

             世间万事万物各不相同,这世界才丰富多彩。         人只要早上一睁眼,脑子里面就会冒出各种不同的想法,也许其中有的想法是非常离经叛道的,但是,只要你没有把这些想法付诸实施,就应该没有罪。想法是没有罪的。         你可以这样想,我可以那样想,人如果不想问题,脑子用来做啥?想法永远是没有罪的。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

    2022年6月17日
    4.6K100
  • 小说—-黄梅花儿开(四)

    四、 收到老包发来的截图微信,黄梅知道是上次五一节请老包出马应付老妈临检的后果。也弄清楚了“黄刚”是“黄钢”,“钢铁的钢”。黄梅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妈和老包妈是怎么“勾搭”上的?为什么突然催两人办证? 可是仔细一想,老包何尝不是一个最理想的结婚对象?两人家在同一个城市,将来春节回家就不会闹矛盾;两人是同学,知根知底;两人成长的经历相当,学历相当,有共…

    2022年9月19日
    18630
  • 白音查干(1)

      白音查干(1) 内蒙古大草原有好多浩特嘎查(自然村)的名字叫白音查干,汉语翻译过来好像是富饶的草原的意思。 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克什克腾草原就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十个白音查干,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白音查干是在内蒙古和辽宁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嘎查,我们去的时候还叫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 那是1982年,为了参加全国画展并取得好成绩,盟文化局专门从…

    2022年5月31日
    2.9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25日 上午9:53

    沙发,分享精彩。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5日 上午11:33

    陆老师这是累出来的。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5日 下午12:18

    刚动手术未拆线就赶回教室,陆老师真负责任啊!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9月25日 下午6:31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陆老师就是这样的人,把自己的整个身心都奉献给了学生。[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