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的故事

01

缝纫的故事

尤今

外祖父的生意失败以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外祖母以缝纫为生。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她不知柴米油盐忧,然而,知书识礼的傲气,又使她在碰上生命的逆流时,不肯向人低头告贷。毅然买入一台缝纫机,性格倔强的她,开始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很喜欢看她缝纫,她的手,白白、细细、长长。布匹一落到她手上,便好似有了生命。度度量量、剪剪裁裁,缝缝缀缀、接接合合,好像没费什么劲儿,一袭合体的衣服,便完美地展现了。她眼光独到,从不让顾客牵着鼻子走。她会对顾客直言不讳:“您看,您颈项长,挑这款式,是长上加长,好像在头部下面装了一把云梯,不好看呐!”或者,她会说:“这图案,打直缝,显得很秀丽,穿上身,人看起来也很苗条。如果照您的意思让它横里去,明明白白地糟蹋了大好布料哪!”平时广泛涉猎文艺书籍的她,纵是出言批评他人,那话,听起来却也是有滋有味的。对于这种“直言进谏”的作风,有些顾客从善如流,照单全收;有些却觉得忠言逆耳,拂袖而去。对于这些“抗拒忠言”的顾客,外祖母并不在意,她说:“缝纫是艺术,这艺术,不是人人能懂的。事前既然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瑕疵,不坦白指出,任由它去,就算衣服缝好了,也只不过是白费功夫而已!”

每回倚在外祖母身旁,看她缝衣,都觉得缝纫宛若不可思议的魔术。明明是毫无韵味的一块布呀,怎么不旋踵就变得曲线玲珑花样百出呢?

03

外祖母缝衣有个老习惯,她总是把裙脚反摺的这项工作留到最后才做。用针和线把裙脚密密地缝合以后,她便把缝就的衣服凑到嘴边,用牙齿把线头咬断,然后,把整件衣服举起来,仔细端详。我仰头看她、她仰头看衣服,在那一刻,她那疲惫的眼神,总显得特别的柔和,而那张薄敷水粉的脸,也总会绽放出一种快乐而满足的亮光。看着看着,我便在心里生出一个愿望:希望自己长大以后也能像她一样,当个出神入化的“魔术师”。

那一年,我八岁。

不久,举家南迁,由山城怡保来到了新加坡。

初来时,在火城租了一个房间,一家六口挤逼不堪地住在里边,家具当然是能省则省,不过呢,带着四个年幼孩子的母亲,在经济万分拮据的情况下,还是坚持买了一台缝纫机。窗帘、床单、还有,我们姐弟四人的衣服,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地缝出来的。然而,有好几年的时间,母亲花在改衣和补衣的时间远远的比裁剪新衣的时间来得多━━把她自个儿的衣服改了给姐姐穿、把姐姐的衣服改了给我穿。三弟和幺弟年龄相差了七岁,不能如法泡制,便只好把破了的衣服补了又补,补丁多得变成了衣服一个独特的设计。那些年,听到母亲双足扳动缝衣机的声音,涌上心头的,不是感激、更不是感动,而是厌烦、而是厌弃。年幼无知的心啊,竟是如此残酷而愚蠢地排斥母亲改缝旧衣的做法。

04

自己第一次接触缝纫机,年已十八。

那时,高中会考刚过,等着上大学,有个长假,在母亲的鼓励下,我到缝纫学院去报了名。

仅仅上了几次课,便颓然放弃。

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容易的一码事,落在我手上,偏偏难若登天。剪刀、针线、缝衣机,全然不听使唤。画了纸样,钉在布上,一剪,居然走样,弄得师傅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你照着纸样顺着线条剪,不就得了吗?为什么会剪过界的?这凹下的一大块,你叫我怎么替你补?”几番折腾,终于把纸样剪好了,开始缝接。把脚放在缝衣机的踏板上,那双脚,好像变成蜡塑的,木木然,全无感觉;用力一踏,哎呀,踏板居然不听话地转到另一个方向去,搞得满头大汗,心跳声连墙上的壁虎都听到了;好不容易让它顺着方向转了,可是,只转了一会儿,那根该死的缝衣针竟然莫名其妙地咬住了布,一动也不动了。师傅三番几次地过来帮忙,最后,忍无可忍地对我这块难雕的朽木下“逐客令”了:“你回去学用缝衣机,学会以后,才来学缝纫吧!”

灰头土脸地逃回家去,兴味索然。

从此,我与缝纫,便缘分断绝了。

第一个孩子出世不久,先生下班时,忽然着人抬了一个大纸箱进屋来,神秘兮兮地笑着说:

“猜猜看,这是什么?”

箱子很沉,猜了十次,错了十次。

打开来一看,嘿嘿,有惊无喜━━箱子里,竟然“不识时务”地躺着一台最新款式的电动缝纫机!

我不动声色地问:

“这东西,买来干什么?”

他振振有词地应:

“家里有了孩子,没有一台缝衣机,多不方便呀!”

我又问道:

“你,以前,学过缝纫吗?”

“什么!”

如梦初醒的先生,直到此时此刻,才知道他“遇人不淑”,娶了个手拙手笨脚、一对着缝纫机偏头痛便汹汹地发作的妻子。

那台缝纫机,一直、一直完好如新地搁在橱子里。

家里有个针线盒子,然而,除非碰上紧急事故,否则,轻易不动它。偶尔孩子裤子裂了,花上一段长时间补好后,总清清楚楚地看到一条丑恶的“蜈蚣”蜿蜒蠕行于裂口上。孩子穿上后,我还得慎重其事地嘱咐他:

“喂,你可得小心穿啊,千万、千万不要蹲。”

我心知肚明,手工拙劣,一蹲就裂!

老天是很公平的,给了你一块种稻子的洼地,便不会再给你一块适合种高梁的高地。既然先天不足而种不了高梁,就算我哭肿双眸,也无济于事啊!倒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稻米的种植上,期盼年年得个好收成,来得更实在、也更实惠呀!

所以嘛,做不成裁缝,我做了别的。

值得同情的,倒是我可怜的先生。有时,拖着疲累的身子回来,还要替粗心大意把裤子撑破了的孩子缀补裂缝。我毛遂自荐也没有用,因为孩子会说:

“我要穿那种补了可以蹲的裤子!”

0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806

(7)
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上午7:13
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上午8:18

相关推荐

  • 墨镜

    梅雨季节 太阳光刺眼的感觉 睁不开眼多难受 现成的太阳镜 很少利用价值 躺在床上玩手机 身子坐直玩电脑 眼睛备受摧残而不自觉 遵守用眼卫生 年轻时 280度近视眼 眼镜框子架鼻梁骨机会不多 除非听课记笔记万不得已 拿手机拍下来省力几多 夏天吃的少 睡眠不好 眼有气无力张的老大表面化 眼大无光 去枫桥夜泊游荡 墨镜难得发挥优势 遮挡皱纹算了 跟拉上窗帘室内阴凉…

    2022年7月17日
    73380
  • 意想不到的人品潜力

    十多年前,我和弟弟及一位朋友到上海一带自驾游。那天早上从深圳出发,在去梅州半路的河源市,拐向北进入江西,一路急驰到达南昌。在南昌游玩了两天,便驱车驶往南京, 在南京住了两晚,本来想直接去上海,但我弟弟忽然口頌李白的诗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说扬州古时很有名,是个繁华都市,当时的苏杭皆望尘莫及,不如去看看。于是驾车向扬州进发。在扬州市区转了一转,…

    2022年8月14日
    508310
  • 你最重要

           他们很爱说假话,十句里面有九句是假话,他们说的话你一定不要相信,最好听也不要听。        但是,他们很顽强,虽然你不听,他们还是要不断地重复,就是想要让你听。        比如,他们说你不重要,这点你一定不要相信。你就…

    2022年6月25日
    3.6K110
  • 采桑子 · 无悔流年点墨篇

    采桑子 · 无悔流年点墨篇 (新韵)    时光荏苒青春远,梦系昨天。  竹韵梅园,励志人生冀望连。  扁舟飞浪松江处,飘逸歌甜。  霞蔚安然,无悔流年点墨篇。

    2022年8月10日
    588110
  • 睡莲,你静悄悄的开

    漂亮

    2022年6月16日
    339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9条)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9月23日 上午8:52

    最简单的缝纫,却写得如此生动、津津有味。人不会十全十美,也无需十全十美,正如文中说的,不了缝纫,可以别的。

  • 霁月
    霁月 2022年9月23日 上午11:29

    平时广泛涉猎文艺书籍的她,纵是出言批评他人,那话,听起来却也是有滋有味的。这就是读书与没读书的区别。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9月23日 上午11:35

    生动的文字,把真实的生活展现在我们面前。春有春雨,夏有百花,您看您的文章写得何等好呵!还能做一个怎样有成绩的人呵?您足以令自己陶醉,令自己欣慰了![花][花][花][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3日 下午1:24

    看到最后我会心一笑。因为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我也是那个不会使用缝纫机的女人啊![大笑][大笑][大笑]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23日 下午1:55

    我仰头看她、她仰头看衣服……
    ——拜读![花][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23日 下午5:17

    “我要穿那种补了可以蹲的裤子!”哈哈,童言无忌,可以想象小朋友当时的表情。[偷笑]我喜欢做针线活,我们姊妹六个有七个孩子,小时候他们的衣服都是我做的。那时候不像现在买衣服这么方便,即便有也是价格很高,工薪阶层的家庭只能自己做衣服给孩子们穿,我常常做衣服到半夜,因为白天要上班。到现在我家的缝纫机还在工作,偶尔做些旧物改造很有成就感。[微笑]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24日 上午10:22

      @蓓蕾含香非常佩服、也非常羡慕精于女红的人。有一双善于缝纫的手,就时时可以为平淡的生活增添异彩。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3日 下午6:25

    文章写得非常精彩,从外祖母写到母亲,再写到我,三代女性有的与缝纫结缘,有的无法结缘,可见时代不同,性情不同,也得顺其自然,无法强求;看过先生将孩子吃不完的饭吃完,今天又读到他女红比您厉害,您補的裤子孩子蹲下会爆裂,他的不会,哈哈,文章到了最后,在一片幽默的笑声中嘎然而止,真不愧是散文的惊喜结局啊。全文文字可圈可点:————
    【心跳声连墙上的壁虎都听到了】壁虎一定吱吱吱发出笑声?
    【一条丑恶的“蜈蚣”蜿蜒蠕行于裂口上】————将死的補丁写得如此令人害怕,可将手艺的恶劣。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24日 上午10:20

      @黃東濤(東瑞)衷心感谢东瑞的精彩的暖心评论!待人以诚的东瑞,也以至大的诚心来对待文友的文字,常常让人从中得到无比的鼓舞。谢谢谢谢!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25日 上午10:11

    缝纫持家,精彩拜读。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25日 下午8:15

    心灵手巧,聪明智慧,敢于创新[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9月27日 下午4:17

    故事很精彩,那个年代不会点针线活,还真不行。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