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的故事

01

缝纫的故事

尤今

外祖父的生意失败以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外祖母以缝纫为生。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她不知柴米油盐忧,然而,知书识礼的傲气,又使她在碰上生命的逆流时,不肯向人低头告贷。毅然买入一台缝纫机,性格倔强的她,开始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很喜欢看她缝纫,她的手,白白、细细、长长。布匹一落到她手上,便好似有了生命。度度量量、剪剪裁裁,缝缝缀缀、接接合合,好像没费什么劲儿,一袭合体的衣服,便完美地展现了。她眼光独到,从不让顾客牵着鼻子走。她会对顾客直言不讳:“您看,您颈项长,挑这款式,是长上加长,好像在头部下面装了一把云梯,不好看呐!”或者,她会说:“这图案,打直缝,显得很秀丽,穿上身,人看起来也很苗条。如果照您的意思让它横里去,明明白白地糟蹋了大好布料哪!”平时广泛涉猎文艺书籍的她,纵是出言批评他人,那话,听起来却也是有滋有味的。对于这种“直言进谏”的作风,有些顾客从善如流,照单全收;有些却觉得忠言逆耳,拂袖而去。对于这些“抗拒忠言”的顾客,外祖母并不在意,她说:“缝纫是艺术,这艺术,不是人人能懂的。事前既然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瑕疵,不坦白指出,任由它去,就算衣服缝好了,也只不过是白费功夫而已!”

每回倚在外祖母身旁,看她缝衣,都觉得缝纫宛若不可思议的魔术。明明是毫无韵味的一块布呀,怎么不旋踵就变得曲线玲珑花样百出呢?

03

外祖母缝衣有个老习惯,她总是把裙脚反摺的这项工作留到最后才做。用针和线把裙脚密密地缝合以后,她便把缝就的衣服凑到嘴边,用牙齿把线头咬断,然后,把整件衣服举起来,仔细端详。我仰头看她、她仰头看衣服,在那一刻,她那疲惫的眼神,总显得特别的柔和,而那张薄敷水粉的脸,也总会绽放出一种快乐而满足的亮光。看着看着,我便在心里生出一个愿望:希望自己长大以后也能像她一样,当个出神入化的“魔术师”。

那一年,我八岁。

不久,举家南迁,由山城怡保来到了新加坡。

初来时,在火城租了一个房间,一家六口挤逼不堪地住在里边,家具当然是能省则省,不过呢,带着四个年幼孩子的母亲,在经济万分拮据的情况下,还是坚持买了一台缝纫机。窗帘、床单、还有,我们姐弟四人的衣服,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地缝出来的。然而,有好几年的时间,母亲花在改衣和补衣的时间远远的比裁剪新衣的时间来得多━━把她自个儿的衣服改了给姐姐穿、把姐姐的衣服改了给我穿。三弟和幺弟年龄相差了七岁,不能如法泡制,便只好把破了的衣服补了又补,补丁多得变成了衣服一个独特的设计。那些年,听到母亲双足扳动缝衣机的声音,涌上心头的,不是感激、更不是感动,而是厌烦、而是厌弃。年幼无知的心啊,竟是如此残酷而愚蠢地排斥母亲改缝旧衣的做法。

04

自己第一次接触缝纫机,年已十八。

那时,高中会考刚过,等着上大学,有个长假,在母亲的鼓励下,我到缝纫学院去报了名。

仅仅上了几次课,便颓然放弃。

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容易的一码事,落在我手上,偏偏难若登天。剪刀、针线、缝衣机,全然不听使唤。画了纸样,钉在布上,一剪,居然走样,弄得师傅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你照着纸样顺着线条剪,不就得了吗?为什么会剪过界的?这凹下的一大块,你叫我怎么替你补?”几番折腾,终于把纸样剪好了,开始缝接。把脚放在缝衣机的踏板上,那双脚,好像变成蜡塑的,木木然,全无感觉;用力一踏,哎呀,踏板居然不听话地转到另一个方向去,搞得满头大汗,心跳声连墙上的壁虎都听到了;好不容易让它顺着方向转了,可是,只转了一会儿,那根该死的缝衣针竟然莫名其妙地咬住了布,一动也不动了。师傅三番几次地过来帮忙,最后,忍无可忍地对我这块难雕的朽木下“逐客令”了:“你回去学用缝衣机,学会以后,才来学缝纫吧!”

灰头土脸地逃回家去,兴味索然。

从此,我与缝纫,便缘分断绝了。

第一个孩子出世不久,先生下班时,忽然着人抬了一个大纸箱进屋来,神秘兮兮地笑着说:

“猜猜看,这是什么?”

箱子很沉,猜了十次,错了十次。

打开来一看,嘿嘿,有惊无喜━━箱子里,竟然“不识时务”地躺着一台最新款式的电动缝纫机!

我不动声色地问:

“这东西,买来干什么?”

他振振有词地应:

“家里有了孩子,没有一台缝衣机,多不方便呀!”

我又问道:

“你,以前,学过缝纫吗?”

“什么!”

如梦初醒的先生,直到此时此刻,才知道他“遇人不淑”,娶了个手拙手笨脚、一对着缝纫机偏头痛便汹汹地发作的妻子。

那台缝纫机,一直、一直完好如新地搁在橱子里。

家里有个针线盒子,然而,除非碰上紧急事故,否则,轻易不动它。偶尔孩子裤子裂了,花上一段长时间补好后,总清清楚楚地看到一条丑恶的“蜈蚣”蜿蜒蠕行于裂口上。孩子穿上后,我还得慎重其事地嘱咐他:

“喂,你可得小心穿啊,千万、千万不要蹲。”

我心知肚明,手工拙劣,一蹲就裂!

老天是很公平的,给了你一块种稻子的洼地,便不会再给你一块适合种高梁的高地。既然先天不足而种不了高梁,就算我哭肿双眸,也无济于事啊!倒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稻米的种植上,期盼年年得个好收成,来得更实在、也更实惠呀!

所以嘛,做不成裁缝,我做了别的。

值得同情的,倒是我可怜的先生。有时,拖着疲累的身子回来,还要替粗心大意把裤子撑破了的孩子缀补裂缝。我毛遂自荐也没有用,因为孩子会说:

“我要穿那种补了可以蹲的裤子!”

0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806

(8)
尤今的头像尤今
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上午7:13
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上午8:18

相关推荐

  • 那些年,我这样点缀冬菜的色彩

    – 因为静默了一个月,家里存的菜吃完了,楼下邻居给我送来几瓶西红柿酱,雪中送炭,温暖了我们的心,也勾起了我对往事的一段回忆。 多年前,北方的冬天除了土豆,萝卜和大白菜,物资贫乏,交通不便,我们很少能够吃到其他蔬菜,一日三餐菜肴的颜色很单调。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人想到一个办法,让我们的餐桌有了不同的颜色,大家纷纷效仿,我们冬天的伙食不再是只有黄色…

    2022年11月21日
    1.1K550
  • 青葱忆,寒冷的夜晚

    我很早就喜欢上了文学。大家都知道,喜欢文学首要的功课就是读和写的练习。 那时候,我们家住在邯郸市郊区的马头镇,家里所住的房子和大家一样,都是老式民房。老式民房门窗封闭不严,夏天还好说,到了冬天那可真是冷啊。 由于每天都要读一些书,还要练笔,所以我常常熬夜。冬天的夜晚,北风呼啸,门窗经常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那响声,不仅加剧了寒冷,有时还让人有些恐惧。 但不管多…

    2023年4月11日
    1.8K200
  • 不懂外文的翻译家林纾

    作者黑婴(张又君)照 有这么一位翻译家,不懂外文。听别人口授,用文言文翻译了一百七十九种外国小说,包括英、美、法、俄、挪威、西班牙、希腊、比利时等,第一部《巴黎茶花女遗事》,据当时记载:“书出而从哗悦,林亦欢欢……事在光绪丙申、丁酉间。”光绪丙申、丁酉是1896——1897年;《巴黎茶花女遗事》译本出版于1899年。值得注意的是,半个世纪以后,直到八十年代,…

    2023年6月21日
    874100
  • 随笔:第一次打吊针

           不久前,我突然懒懒的,连着好几天,浑身酸痛,有沟回的脑袋,好似瓶子里摇动的水,不断在颅壁上撞击、晃荡……        年初,我还曾这样地得意过:“长这么大了,我还没有生过住院的病!”“过头饭吃得,过头话说不得!说鬼,鬼来了吧?!”妻子边抱怨边硬拖我到单位医务室,医生询问、察看……一番后,从我掖窝…

    2023年2月17日
    1.0K250
  • 亭亭玉立芬芳艳

        亭亭玉立芬芳艳,     身处污泥而不染。     中通外直香益清,     不蔓不枝朝上行。     藕茎荷花皆益人,     莲子清火且安神。     浑身上下都是宝,     全心全意为世人!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芙蓉池里叶田田,一本双花出碧泉。 荷叶擎雨盖。        

    2022年7月2日
    5.2K1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1条)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9月23日 上午8:52

    最简单的缝纫,却写得如此生动、津津有味。人不会十全十美,也无需十全十美,正如文中说的,不了缝纫,可以别的。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2年9月23日 上午11:29

    平时广泛涉猎文艺书籍的她,纵是出言批评他人,那话,听起来却也是有滋有味的。这就是读书与没读书的区别。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9月23日 上午11:35

    生动的文字,把真实的生活展现在我们面前。春有春雨,夏有百花,您看您的文章写得何等好呵!还能做一个怎样有成绩的人呵?您足以令自己陶醉,令自己欣慰了![花][花][花][花][花][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3日 下午1:24

    看到最后我会心一笑。因为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我也是那个不会使用缝纫机的女人啊![大笑][大笑][大笑]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23日 下午1:55

    我仰头看她、她仰头看衣服……
    ——拜读![花][花][花]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23日 下午5:17

    “我要穿那种补了可以蹲的裤子!”哈哈,童言无忌,可以想象小朋友当时的表情。[偷笑]我喜欢做针线活,我们姊妹六个有七个孩子,小时候他们的衣服都是我做的。那时候不像现在买衣服这么方便,即便有也是价格很高,工薪阶层的家庭只能自己做衣服给孩子们穿,我常常做衣服到半夜,因为白天要上班。到现在我家的缝纫机还在工作,偶尔做些旧物改造很有成就感。[微笑]

    • 尤今的头像
      尤今 2022年9月24日 上午10:22

      @蓓蕾含香非常佩服、也非常羡慕精于女红的人。有一双善于缝纫的手,就时时可以为平淡的生活增添异彩。

  • 黃東濤(東瑞)的头像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3日 下午6:25

    文章写得非常精彩,从外祖母写到母亲,再写到我,三代女性有的与缝纫结缘,有的无法结缘,可见时代不同,性情不同,也得顺其自然,无法强求;看过先生将孩子吃不完的饭吃完,今天又读到他女红比您厉害,您補的裤子孩子蹲下会爆裂,他的不会,哈哈,文章到了最后,在一片幽默的笑声中嘎然而止,真不愧是散文的惊喜结局啊。全文文字可圈可点:————
    【心跳声连墙上的壁虎都听到了】壁虎一定吱吱吱发出笑声?
    【一条丑恶的“蜈蚣”蜿蜒蠕行于裂口上】————将死的補丁写得如此令人害怕,可将手艺的恶劣。

    • 尤今的头像
      尤今 2022年9月24日 上午10:20

      @黃東濤(東瑞)衷心感谢东瑞的精彩的暖心评论!待人以诚的东瑞,也以至大的诚心来对待文友的文字,常常让人从中得到无比的鼓舞。谢谢谢谢!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25日 上午10:11

    缝纫持家,精彩拜读。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9月25日 下午8:15

    心灵手巧,聪明智慧,敢于创新[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东北老太太的头像
    漫言华语 2022年9月27日 下午4:17

    故事很精彩,那个年代不会点针线活,还真不行。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4:51

    我们年轻时的衣服自己做,衣服做得一般般,但用缝纫机绣的花自以为挺不错的,给亲朋好友、邻居免费绣枕头、小孩子围兜、童装等,而且是自学的,因为自己喜欢。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