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

2022092001313630

【小说】

牵  手

东瑞

老阮从没想到那张轮椅也会有空荡荡的一天。秋夜天气好凉。窗外的月正圆,月华像水银在那轮椅上洒下一大片。恍惚间老伴还坐在上面,一动不动地。那胖胖的身躯,挡住了月光,在地板上勾勒出她的黑影。痴想中,听得从窗外的草丛中传来甚么鸟儿凄惨的叫声,方惊觉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从前狭窄的书房,这些日子以来变得成倍的宽大了。夜阑人静时,只听到摇躺椅发出咿呀咿呀的寂寞的声音。细听,是自己所坐的躺椅因摇动而发出来的。

(从前只嫌她啰唆个没完,扰乱我内心的平宁,埋怨她破坏我的创作。如今她不在了,没有人给我刺激,没有人跟我对话,甚么都写不出来了。我才知她在我生命中是这般重要!为甚么她在时不好好珍惜?现在后悔已没有用了…….)

2022092001330594

老阮眼眶湿湿的,万事已提不起劲似的,长叹了一口气,将头靠在椅背上。心好痛,一颗心好像直沉下去沉下去。不知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唉,只要一睁眼,眼前满是阮嫂的脸庞和身影,充塞了整个空间。是不是因为还留着她那架轮椅的缘故呢?

(原来她也是我写作的重要动力。从前为她推轮椅、尽心地服侍她时,我过得辛苦而快乐;也许正证明着我的存在,我的价值。如今我能用甚么证明自己?作品?思想已像水管被甚么西堵塞住,再也写不出来…….)

曾轻下过许诺,老阮想,他愿意为她推一辈子的轮椅。他是完全做到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对得起她的,他没有对不起她啊。这样好的老伴去哪儿找?相信十分罕有了。

真的,他希望她不要遗弃他。也相信她只是一时赌气,暂时出走。她始终还要再回来的!她不可能丢下他一个人不管。他比她年纪还大七八岁,也正是需要她照顾的时候啊。

听,午夜这急促的敲门声。是她吧!老阮颤巍巍地匆忙立起,走向家门。他看到老伴披着一身月光,静静地站立着不语。月华如水背着她,夜风悄悄地抚弄着她银白的鬓发,看不清她的五官和整个面目。

又听到她的哀怨的恳求了。她不要他出门,也不允他下楼买张报纸,生怕他撇下她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的一串日子里,她知道整个世界被她遗忘在他身后了。刚刚发生的事她会马上忘记,连些来走动、探望她的亲戚,她也已不大记得她们是谁,姓啥名甚。她的痴呆并不算太严重,但失忆症却被医生判断无误。她生起巨大的恐惧症,她不怕将世界的一切遗忘,却担心世界将她遗弃,包括最爱她的老伴──老阮。她像在大海中抓到一块浮木那般抓住他,如依靠一棵大树似的依靠他。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顾妳呢。他总是说。

2022092001341481

(我知道你不会。你那么老了,你会跑到哪里去?你决不会有另外的女人。天下女人不会看上那么衰老的老人。如果你离家出走,必定是因为服侍我太久而厌烦了,你为我推了那么多年的轮椅,你已累了…….我知道你不会。我只是担忧我自己太不争气:生怕你只是离开我二三分钟,再见面时已当你是陌生客,不知你是谁!那时,世界离我远去,也等于我被所有的人遗弃了!这会比死还痛苦啊。)

那一次──多少年了?忘记。往事像是星罗棋布的夜空,记得起来的,就如最亮的一颗明星,突然闪亮了一下,又黯淡了下去。岁月也许又似一列向前疾驰的列车,记得最深的车厢,窗口总有他衰老而可亲的笑颜。那时她自己意识到失忆的症状日益明显。他要到出版社取他刚出的一本新书,他说他自己去就行了,大不了雇辆的士,载上两三包书。别去了吧。女人家去这种场合,不合适的。

她苦笑了一下,不依。我身体好强壮,权当你的女工也好啊。从出版社到的士站,总会有一段路,三包书谁来搬?谅你那么清瘦,会一包也拉不动。看我的吧,那时你必觉得我这老婆一点儿也不多余!老阮见她坚持,无法再说甚么了!他们一起截一部的士过海。

(少有到外面走动的机会。香港城市天翻地覆,变了大样。不要说像我这样失忆的人会感到陌生,恐怕正常的人也会迷失。看,岸离马路这么远了。过去车驶过海傍大道时,听得见维多利亚海浪沙沙絮语,看得到碧波翻白花。如今一大片都是黄土黑土,起重机张臂抓石,好不忙碌。横跨马路的大桥,像飞天而来的宇宙航道,只剩两端衔接的工夫。中环的密集大厦都是新的,过去没见过…….老阮,让你独自上路,我真担心你迷路,再也回不到家。我不愿失去你?……喏,只有这大会堂依旧,里面有设备很好的剧院。过去,那是老阮常去的地方……如今他老了,也快被人遗忘了,不大有人来找他了。)

2022092001350325

老阮坐回躺椅,失望地想,她肯定是赌气不会回来了。门前空荡荡的,只有风掠过叶子时发出沙沙的凄凉的声音。她这一次是真生气了,因为他背着她,下楼去买报纸时没带她。她心情紧张,他上来时她哭了。不久她走了。消消气,至快也要三两天才回来吧?他的老泪不断流下来流下来,湿了他的衣领。唉,这刻只听到靠墙的、那古老犹如一具小木棺材的钟所发出的声响,越来越大,倍加清晰。在时光的消耗和流逝中,他还不相信,她的走,已成为一种铁的事实。至于她还会不会回来,他不敢肯定。他相信冥冥中的神不会这么绝情──他和她是两位一体,怎么可以分割开?

唉,想一想她的病情,也是好可怜的。一切完好,她只是腿儿欠力,需靠轮椅。在厨房里,她像熟练的技师,坐在轮椅上,将轮椅控制得很自如。锅子、煤气炉,全是特别的设计,正好到她坐轮椅的高度,她忙上一两个小时,两菜一汤就炮制出来了。小菜色香味俱全,一点都不含糊,也不马虎。几十年来,他活得这么好,如此长命,全赖她的这门手艺。她只是严重的失忆。到了最严重的这一年,伴随失忆而来的恐惧症成了她的致命伤。她像真的成了他的另一半,他一出门,不管远近她都要跟着。每天,一听到他要下楼买报纸,她就紧张起来。他少不免啼笑皆非。心想老夫老妻了,我怎么可能遗弃你离家出走。但她总是有理由将他说服。

阮哥。带我,我跟你一道下去。她说。

我只是去买报纸,最久十分钟就上来。妳怕甚么呀?老阮道。

我知道你不可能抛弃我。但我害怕,我这毛病使我恐惧。好多人我都认不得了。你离开我太久,我怕总有一天,也认不出你。她说。

不会的。纵然妳认不出我,可是我还是我,妳脸上涂满黑炭,我还是会认出妳,我化成灰依然把妳当老婆。你不要担心。

他于是看到她流泪。

2022092001353351

(阮哥,我真的很怕。自从失忆越来越重,过去熟悉过的都变得陌生。如果我说,我像一个初生的婴儿,被掷置在一个新的、陌生的世界,谁也不相信。但我确实变得如此,真可怕。最近,连你的姓名三个字,我也要想好久才想得起来。万一你不在我身边十五分钟半小时的,甚么事都可能发生。你知道么,只有你记得我没用;如果我当你是陌生人,世界上最后一个爱我关心我的人也等于给我否定了,多么可怕,又多么可悲。阮哥,你谅解我的恐惧么?带我下楼带我下楼带我下楼,我怕一个人独处啊。)  

他摇头叹息,不忍看到她无助地哭,也担心留下她会出甚么意外,于是慢慢地推着她的轮椅,慢慢下了楼,走到卖报纸的报摊。

阮伯,早。小贩萍姐接过辅币,递给他一份报纸。然后望望老阮,又望望轮椅上的老伴。大嫂,你几世修来的福气?我那死鬼我服侍了他半辈子,他不感激你,还在外养二奶。像阮伯这么好的男人,世界上快绝种啰。

阮伯苦苦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瓜。意思是老婆记性不好,不方便留下她一个人。

这更难得了。小贩萍姐又道,有情有义,患难才见真情……

但次数多了,老阮少不免会生起麻烦感。像身旁多了一个甚么,不好再随意动弹。每日囚在斗室里,创作情绪也大受影响。老伴一听到他要出门就神经紧张,一听到木门儿响就会以第一速度、不知从哪儿钻出,将轮椅驶到客厅看个究竟。

(老婆,你太伤我的心啦。我知道你深爱我,但不要这样囚我;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一世夫妻,再世我们还是夫妻──)

 2022092001363166

 我有病,你就这样不谅解我?她说。

半个世纪的夫妻,我就不相信你的失忆会这么严重,连我也会忘记。老阮道。

他看到她急得掉泪,忙递上两纸纸巾,让她拭抹。又笑着说,夫唱妇随是中年夫妇的事,我们这么老了,加起来快一百七十岁了。不了解我们的人会笑话的。以为我们返老还童,再度恋爱。老了!这样吧,拿张纸,不断写我的名字,十分钟内你可写好多好多,一边写一边念,你一定不会忘记,到我买报纸回来,妳不依然记得我么?老阮道。

他为她取了纸和笔。他知道她虽只读过小学六年,中文字写来并不困难。尤其是他和她两人的名字。她思忖了一会,觉得有道理。就接过了笔和纸。

这方法好。你走吧,快一点回来。她说。

(阮忠实是我老公。阮忠实。阮忠实。阮忠实是我老公,我老公。阮忠实。阮忠实……)

阮大嫂一边写,一边念念有词,一直写念到丈夫回来。老阮看到她恐惧得已是满眼的泪,以极快的速度将轮椅驶到他身旁。

她的手心好冷。他用双手握紧她的手,然后像哄小孩一般地说,妳看,不是一切都没事吗?我说十分钟,还不到,我就回来了,惦挂着妳呢。

2022092001372933

(纵然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妳的手!)

  ······   ······

为甚么,她如今遗弃了我,连告别也不说一声?是甚么触她生气一去不回?老阮望着那留下无数次他和她足印的木门口,一种自责和内疚感强烈地袭击着他。岁月如果能倒流该多么好啊。那时他必不会再顾忌甚么,只要一踏出门坎就陪她,让她随他走。

夜风中彷佛有一个声音传来,细碎得好似老伴在发着对他的幽怨。

他记起了!有一天他起得早,见她还在沉睡,他就不想吵醒她,蹑手蹑脚地下楼,回来就看到她坐在轮椅上在近门的厅等着他,一脸悲哀和恐惧。手上抓着一张纸,纸上写满他的名。

   (是不是因为这件事,使她生气。)

2022092001394124

 他还记起了让他揪心、难受的一次。那时她心部感到疼,发烧了一天,服了药,在家躺卧休息,而他非出外一次不可。他的第二本书的菲林出来了,出版社的人要他马上看最后一次,就要交厂印刷。他好言相劝,会尽快回来陪她。

他上出版社,岂有心思看?只是随便翻了翻,便对出版社的小姐说,一切拜托,由你们代检查就可以了。出一两个错字难免的。他向小姐坦言牵挂家中老伴,得马上赶回去!他看看表,仅是来回车程,加上走路时间,就花去了近两小时。从来没离开过她那么久啊。中途打过电话没人接听。急得他出一身冷汗。他想加快脚步,可是老了,双腿发软,快不了……

回到家,一个景象摄入眼帘,真把他吓呆了!但见墙上贴着、桌上摆着几十张的纸,有的还飘落在地上,写着的满是歪歪斜斜的「阮忠实」「我的老公阮忠实」的字句。一眼望去,像是一间专写小字报的工作室。他的心在颤抖和抽搐,心激动得几乎跳出来。他看到她,此刻坐在轮椅上,却是背着他!他再也控制不住,趋前,将她紧紧搂抱。她哇一声如婴孩骇哭,我好怕,好怕,怕你一去不回来了……

纵然世界终灭,我不会遗弃妳,我依然会牵着妳的手一起走,保护妳!他动情地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次,他会让她一起去,不再使她那样胆战心惊……

夜风,能传去我的心声么?

2022092001401431

 老阮突然醒起,她并不是离家出走。她哪里舍得离开他呢?她在一周前,心脏病突发撒手而去。是她先遗弃了他。他突然记得好清楚,在地弥留期间,他一直在她身旁。她像是回光返照, 直抓住他的手,记忆变得好强好清楚。

对不起,阮哥。这一次是我独自先走,让你一个人。我让你这么劳累服侍,心中真过意不去。她说。

天气好冷,你出门时要加衣。她又说。

他老泪纵横,已不能说甚么,抓她的手一直不放。

(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

(很快,我们又可结伴了。你如今已不需要写上我名的笔和纸了。你会记住我。)

(在另一个世界,我依然愿意为你推轮椅。)

老阮在老伴去世后,为免睹物思人,将轮椅转让他人了。两年后他不良于行,托人去买二手轮椅,鬼使神差地又将那老伴坐过的轮椅买回来。在残破的扶手皮套内掉出一张「我的丈夫阮忠实」的小纸片来。

2022092001404714

2022919日于香港不写最累书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543

(17)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上午9:32
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上午10:39

相关推荐

  • 宅生活

    闲宅中,博客乐
    (感谢博友豫莲芳草、2272 张英辅赠玉)

    2022年6月8日
    2.5K120
  • 证人(小小说)

    证  人   (小小说) 小任工作15年,也结婚10年了,可他还没有房子。没房子只好租房子,他今年搬到这儿,明年搬到那儿,这不,这次他搬到了一座单元楼里。这是一座老式楼房,每层三户,小任就搬到了中间那户。收拾好房子,两口子商量着让左右邻居来家里坐坐,说初来乍到的,应主动与邻居搞好关系。这天,小任两口子早早下班…

    2022年7月23日
    4.0K350
  • 保鮮婚姻特约专门店(小小说)

    保鮮婚姻特约专门店(小小说) 东瑞  好,等着你的好消息。 母亲望着小丁走向大门的背影,又大声地将他喊住。 我再说一遍,什么都不重要,就是保鲜期第一,要选最久的! 知道了,妈,你连这一次都啰啰嗦嗦讲了八九遍,我两耳都起茧了。 你看这些,就是保鲜期太短,吃了怕出什么事,丢弃又太浪费! 母亲将儿子拉回厨房,打开雪柜最下冰格和其他各层给他看,指着那些冻虾…

    2022年7月27日
    965360
  • 小说《轻舟》连载之七:水落 · 石出

                                              第七章    水落  •&…

    2022年7月29日
    753330
  • 歌曲《书窗月明赞》

    歌曲《书窗月明赞》雷泽风词 立立曲前言:有河南文友“踏歌而行”车书明老师出版了一部博客文集《书窗月明》寄送给我。本书由香港知名作家黄东涛(东瑞)老师作序《美哉阿明》。以前的每期文字舞会都是由车书明老师写感言。读了他的大作,每篇都令我感受到熟悉、亲切而动情。于是写了一首歌词予以赞美,并由博友陈玉纯(清新)老师的女儿立立谱曲。现发送到卯酉河博客园,希望得到诸位博…

    2022年6月17日
    34322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2条)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20日 上午11:29

    满溢情感的小小说动人心弦,然而,读至最后一段,却至感震撼:”老阮在老伴去世后,为免睹物思人,将轮椅转让他人了。两年后他不良于行,托人去买二手轮椅,鬼使神差地又将那老伴坐过的轮椅买回来。在残破的扶手皮套内掉出一张「我的丈夫阮忠实」的小纸片来”,完完全全意想不到的结局,余音绕梁,历久不去……

  • 雷泽风
    雷泽风 2022年9月20日 上午11:30

    情深红磡——读东瑞小说《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
    地老天荒八百岁,信誓你我手相牵。
    曾经沧海难为水,唯有彩云是巫山。
    风雨同舟形不离,患难与共梦也甜。
    感天动地鬼神泣,情深万丈染红磡。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9月20日 下午1:58

    东瑞老师挥笔关注百姓的生活。记录了一对老年夫妇晚年的生活,提示我们珍惜时光、彼此相爱,在一起无感觉,故去一个只有无尽的悔恨了伴随了……情感细腻、真实、贴切、寓意深刻,引人落泪!读来受益匪浅。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3日 上午6:06

      @碧宇流云谢谢流云老师,写了那麽细致,精准的评语。是的,我写的大部分都是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悲喜剧,本文的人物原型是二十余年前所遇到的一对老夫妇,在给姜华老师的回覆里详细谈及了。

  • 霁月
    霁月 2022年9月20日 下午2:02

    流畅的文笔,细腻而又真切的感情,读来让人无限感动!相爱一生而又最后不得不分手的人儿,这么痴情的人儿,真应了那句话:问世界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20日 下午2:29

    情感细腻,先生好文笔。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9月20日 下午2:53

    爱心善良写人生,夫妻专一风雨情。
    细腻生动憾天地,红尘生死赏霞红。
    —-流云赏文拙笔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20日 下午4:50

    对于日薄西山的晚景、对于日益加深的失忆、对于日渐逼近的死亡的恐怖,以及对生的眷恋、对另一半的眷恋,写得那么深刻,让人感伤。此文十分煽情,催人泪下。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3日 上午6:14

      @难诉相思谢谢蒋医生的精准评语,犹如对病人对症下药,评论中肯,直捣小说核心,连效果也告诉我,要不然信心不足的我还不知道小说写得怎样呢。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0日 下午5:54

    真正的老来相依的故事,看了虽然有许多悲苦,但也感觉他们的爱情到老……,为了怕忘记丈夫,在他出门时不断地写着:阮忠实是我老公。阮忠实。阮忠实。——看了既叫人无奈,也令人感动!真正的老伴了。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20日 下午7:05

    纵然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小说】
    欣赏好小说,好故事,感人感动,爱在心里,爱在骨头里
    真应了那句话:问世界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喝彩][花]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9月21日 上午12:05

    一对老夫妻,令人动容的故事。小说结构好,语言美,欣赏,学习!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9月21日 上午9:18

    您用细腻的文笔描述了一对老夫妻深深相爱令人感动的点点滴滴生活情景,也记述了老年人失忆后的种种不可思议行为,触动人心,让人不由自主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有点悲凉,真到了那时候,其实先离开的人是福气。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9月21日 下午3:09

    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晚年少了伴的生活孤单寂寞,催人泪下。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1日 下午5:48

    【香港姜华老师评语】(东瑞代贴)

    东瑞老师,读完小说已然泪崩。您的文字,字字珠玑,深刻细腻,对小说人物内心世界真情实感的描述,动我(人)心弦!您不但文笔太好了,而且构思也极富心机、出人不意却自然美好。这篇不似小说的小说,构思精巧,人物形象鲜明又真实,故事情节简单却动人心魄,应该可以编入大学中文系的教材。写平凡的生活和人物却彰显不朽的爱情和人性美好,实在需要深厚的文学功底和悲天悯人的胸怀⋯⋯卯酉河的留言评论不虚,深深同感。谢谢您🙏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1日 下午5:52

      @黃東濤(東瑞)【东瑞回覆姜华老师】

      姜老师,迟复了抱歉。今天上半天都在协助陪孙女孙子玩。之后又购物。中午读了您的评语万分惊喜。一直觉得说您是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也完全令人相信。不是说您夸奖我我才这么说!实际上感觉您浑身都是浓浓的文学细胞,胜过文科生呀。因为从文字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文学涵养的高低,因此非常佩服您的文字表达。说到小说的人物内心真实,确有异于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白描,像白先勇、刘以鬯这些学贯中西的文学大师,他们的小说人物都是中国人,小说却运用不少西方的意识流手法或者大量心理刻绘,追求的就是你说的内心世界真情实感的描述。我受刘影响比较深。黑体字部分就是人物的内心独白。至于人物原型,那是二十几年前一位在我们出版社出书的剧作家及其夫人,他来我们写字楼,每次都带着太太。他告诉我们他太太有些痴呆和失忆,怕一个人在家,怕自己忘记老公也担心老公遗弃她。我觉得很有意思夜被感动了,就写成这样一个故事。您的评语太鼓励人了。
      我复制到博客留言栏好吗?

  • 阿凯
    阿凯 2022年9月21日 下午7:19

    拜读老师这篇扣人心弦的小说,尤其每一节加黑的片段,感觉老师用第三者的化身,对失去的老人的思念。道出:“从前只嫌她啰唆个没完,扰乱我内心的平宁,埋怨她破坏我的创作。如今她不在了,没有人给我刺激,没有人跟我对话,甚么都写不出来了。我才知她在我生命中是这般重要!为甚么她在时不好好珍惜?现在后悔已没有用”,这种写作的方法,別出一格,真是受益匪浅。不知我有否误解。[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1日 下午7:45

      @阿凯谢谢阿凯兄来评,黑体字是人物的内心独白(就是心理活动,没有说出来的话语),有时是男主角,有时是女主角,读者可以根据情节判断,刘以鬯的小说不少用了这种手法。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9月23日 上午8:25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满霜。
    黄老师将失忆人的无助、恐慌描写得细致入微,也把阮先生对失忆人最初时的不适应,甚至难免的无奈写得真实可信。我妈妈当年也患有失忆症,她对我的依赖就是这样,只想我寸步不离开,我也有过阮先生最初的那种不适应和无奈,所以读起来就像是自己的亲身经历。用最平白的文字,表现最细腻的情感。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30日 下午5:22

      @四格格谢谢四格格老师的留言,万分抱歉,今天才发现忘记回覆。“用最平白,表现最细腻的情感”评得很好,这也是香港资深作家(已故)刘以鬯的主张——“用最浅白的文字,表达最深刻的意思。”这样也才能争取读者,显示最高的技巧。本篇也根据真人的故事改编,加以小说化了。

  •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2022年9月23日 下午1:26

    东瑞老师,你把人看哭了……都说,人生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以前觉得人生很长,长得好像不会老;如今觉得,一辈子很短,短的好像发生的犹如只在昨天。人到了一定年纪,生老病死,不再是一件遥远的事,而是需要你拿出全部的勇气来面对的。这样的相濡以沫,这样的哪怕到世界终灭,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的深情,真的感人肺腑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30日 下午5:25

      @似水若烟谢谢若烟老师的留言,今天才发现百密一疏,竟然忘记回覆了。故事老夫妻的原真人版,是二十几年前遇到的,恐怕现在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 诚厚
    诚厚 2022年9月30日 上午10:45

    细腻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写,一对老夫妇的相亲相爱动人心魄。一张小纸片的结尾尤为精彩。赞!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30日 下午5:26

      @诚厚谢谢诚厚老师的追读,非常感动。人物有原型,看来那么久了,一定不在人世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