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梅花儿开(七)

2022091907045298

七、

再次上路,老包告诉黄梅,他是怎么发现这家小店的?他说有一次,在这家超市买东西,像韩剧里的剧情一样,他和货架对面一个人,同时将手伸最后一包大汉口热干面。发现后,都放下手后。看到对方放下手后,两人又同时去拿。老包一笑,说:“可惜,对方是个男的。”最后老包对那个男的说:“您请。”那男的也不客气地拿了那包面,问老包:“湖北人?”老包说:“是呀。”那人就说:“这家超市后面,有家武汉人开的热干面馆,非常地道。”结账的时候,这个男的居然在收银处等着老包,说:“我带你去吧,那个地方外头没得牌子,不好找。”于是就带老包到这家店。老包说,几乎每个周末,只要是不出差,不加班,他都要去这家店过早。热干面碱面芯子,吃了塞胃,早饭中饭一并解决了。

黄梅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心里想的不是这家热干面店,也不是地道湖北风味的热干面而是……她对老包说:“你住这个小区?”老包说:“是呀。我在这里住三、四年了。”黄梅说:“我在这个小区住了五年,每周最少两三次来这家超市购物,怎么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老包说:“是呀。五一你告诉我,吃饭的那家小饭店,我也经常去。我还以为你是最近才搬到这个区域里来的呢。”

一盘算,除了超市、饭店、理发店,加上每天早上在同一站点等车,两人这几年最少有上千次偶遇的机会,只是在今年年初才偶遇。车里两人再次冷场。黄梅更加坚信,老包是上帝在她三十岁来临前,给她安排的男人。老包则心想,我发过誓,30岁后遇到的第一个女人,就是我的老婆。7月份刚过生日,这个该不是上帝安排给我的老婆吧。

黄梅换话题,说:“你记得不记得,我们那届高考,数学有道选择题蛮难的啊。花了我十几分钟运算。”老包微微一笑道:“笨。”听到老包说的这话,黄梅心里又是一软,一个“笨”字带着爱怜的责备,好像在说自家人的口气。老包的微笑让黄梅感觉温暖,帅气,好像影星黄晓明。黄梅摇摇头,把黄晓明从脑子里甩出去。想:这就是长时间没有接触男人的原因,乌鸦也看成了凤凰。黄梅啊黄梅,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影响了你的客观。

黄梅问:“你也记得那道题?说实话,结束时我飞快地参考了一下你的试卷,才吃了定心丸。说起来,那道题也许改变了我的人生呢,我当年高考时,压校线进的湖科大。”老包还是微笑着说:“你能想到要运算很不错了,一般同学都没有想到。但是你不用运算啊,我记得几个选择中,只有一个要运算的。”然后老包微微侧了下头说:“你还真的运算了?那道题真正运算出结果,时间肯定不够的。”黄梅说:“所以那道题我留着最后做,没算出来,最后决定填要运算的。”

“那道题改变的岂止是你的人生,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老包满脸写着“居然不识哥,哥是个传说”,他接着说:“你难道真的对我一点不了解?我是我们那届湖北省的数学高考状元。《楚天都市报》、《黄冈日报》、《鄂东晚报》当时都登了消息的。”

“哦——哦——!”黄梅想起来了,当时这件事可轰动啦,但是报纸上只有文理科状元的照片,单科状元没有照片。她可是做梦也不会把老包和高考状元联系起来啊,而且,她潜意识老包姓“包”。

“那一年高考数学试题很简单,但是只我一个人满分,全省有20多个人得145分,估计都是那道填空给害的。呵呵,所以我说你能够选择对,就很不错啦。”老包接着说:“北大理学院数学专业的吴导,是我们黄冈中学毕业的。他是我们黄冈中学末代理科状元,从他以后,黄冈中学再也没有得过全国、全省状元。”老包说:“呵呵,你懂滴,我当了数学省状元后,吴导破例把我录到北大理学院数学专业,本硕连读。”

黄梅心想:唉,高考一道题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黄梅对老包说:“我一直最怕数学,高中时,是因为考试和你坐在一起,增强了点信心。本科时我高数都挂科过,考研时,我全部精力都放在数学上,专业课和英语几近裸考。真心佩服你把数学当专业。”

“是呀,学数学的好苦。很多人都不愿意学数学,我们那一届数学专业只招13个人,刚够开课人数要求。第二年,就有8个同学转专业,接着两个同学读得头脑发生问题,休学了。剩下的三个学生被要求转到财经学院会计专业学精算师。”老包严肃起来:“我一个人坚持不换专业,后来在吴导的鼎力帮助下,跳级到上一届数学专业的本硕连读班。所以我只用5年时间拿到了北大数学硕士学位,比人家少两年时间。”

黄梅崇拜地瞪大眼睛,说:“苦吧?”老包笑着道:“在外人看来很苦啊,我寒暑假都没有回家,在学校上课。但是我喜欢数学,学数学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快乐。”老包接着讲了一个笑话:“我爸妈的同事们看到我上了北大,都羡慕得不得了。一听说是学数学的,说,学数学的,上北大干嘛?出来也就是当个数学老师。”黄梅说:“我上大学读的专业是计算机,我妈的同事说,计算机专业好,可以帮我们修电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456

(1)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

  • 黎燕散文:我的乡恋

      我的乡恋 黎燕   一 那年3月15日,我离开上山下乡的集体户,带着行李,乘敞篷汽车,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恰似一张弯弓的弓长岭矿区。 矿区小镇,位于辽阳与本溪交界处,隶属辽阳管辖,被称为“辽阳的地,鞍钢的人”。东西两面连绵粗犷陡峭的山峦,裹着南北狭长的平缓地段。在中间平坦地带生活的人们,视线难免受大山的阻滞。但楼房、暖气、水冲厕所、浴池等…

    2022年7月9日
    528300
  • 辽河系列组诗:东辽河大堤

      东辽河大堤 蜿蜒曲折几百里 似长城,似泰山,从辽源的二龙湖延伸至梨树县的刘家馆子 星移斗转,人世沧桑 东辽河大堤一直在保佑着辽河两岸人民的平安 1956年,1986年,30年间的两次洪水,曾让大堤的刘家馆段两次决口 梨树县党委和政府发动全县之力,重修大堤 每每到秋天,农闲时节,大车小车,各地的人流,齐聚大堤周边的小村,加固和抬高大堤,确保一方平…

    2022年7月12日
    26520
  • 老父亲的故事之六——读书

    战争这个怪物,从人类有了阶级,就有了它。这是我父亲记忆最深刻的几句话。也是我父亲看到的当年油印的《论持久战》一开头的几句话。不知道是后来修改了,还是当年油印时临时加上去的。        1938年正是抗日最艰难的时候,延安电波传来《论持久战》。烟台新华社用电台分成三次,才接受全《论持久战》。那时候鬼子天天在寻找新华社,为了掩护新华社的电台能接受完整,又分别…

    2022年7月21日
    410220
  • 父亲的故事之一:智夺金沙

    注明; 这个标题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有人说是;偷金沙。我认为不恰当,本来是咱们的金矿,开采的金沙就是咱们的。但是被日本侵略者霸占,疯狂开采,运回他们国家。咱们只是想办法夺回一点。不知道这个标题是否恰当,我觉得应该就是智夺。

    文化 2022年5月24日
    35940
  • 漫谈: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六)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六)        写过之五之后,突然想写写孝道。        在我们中国,孝道历史悠久,长盛不衰。可是也有人说,今不如昔了,古人己去,后人末来,还像过去一样尽孝道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我不谈别人,只谈谈我自己。        通过我前边五篇文章,大家不难看出,我们家族是一个有文化底蕴有传统的大家族。在孝道方面,一代…

    2022年7月10日
    5233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