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梅花儿开(六)

2022091907024393

六、

周六约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黄梅六点钟就起来准备,八点钟就出门了。这几天她在网上搜罗了无数攻略,《怎么易容式化妆》、《初学者怎么化裸妆》、《彩妆化妆的正确步骤》……哎!感觉女人化妆,比考个985、211都难。还有,《怎样在最短的时间搞掂一个男人》、《第一次约会注意事项(女方篇)》、《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剩女脱单就这几招》……攻略上的观点,总结起来要在男的面前“作”,装淑女,装可爱,装弱智,要嗲,要吊男人胃口但是要把握好度,“你作的程度要符合你的颜值”。现在的男人都是大熊猫,只吃面前的竹子,远一点的宁愿饿死也不挪窝。

黄梅读这么多年的书,经过无数次魔鬼式的训练得出结论:“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把做不到的题带到考场”。这个观点已经形成了性格溶于到她的骨子里去了。虽然经过了强化训练,提前四十分钟,到了约会地点,黄梅心里还是只打鼓。

黄梅看到老包开车来的,友邦惊诧了一下下。上车后问:“你有车啊?”老包嘴巴朝车窗前租车公司的标识一噜:“租的。”黄梅就叫了起来:“租车多贵啊,坐公交只转一趟车就够了,我搜了,4.8元,还不堵车。”

话一出,黄梅马上收声。心里已经把自己恨恨地扇了几个嘴巴,意识到自己犯了攻略上的几个错误。第一次见面就指责男人,凌驾于男人之上;斤斤计较小家子气,没格局;说话不过脑子,脱口而出……说好的装嗲呢?说好的淑女呢?说好的往死里作呢?而且自己的声音也粗了点,不是在家专门做了声线训练么?

老包呢,看见黄梅就拼命地忍住笑,心里想:这个女人用力过猛啦。个子不高,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像根圆规似的立在那里,重心不稳。幸亏租车了,坐公交,这脚还不得折啊。没带眼镜,脸上抹得石灰墙似的。眼皮上搞了什么东西,像是疤痕一样(其实是双眼皮贴)。还有眼皮上有黑色的睫毛(其实是睫毛膏沾上去的)……老包忍住笑,心想:看我怎么把你的画皮一层层给剥了。嘴巴上确答复黄梅:“开车自由些,方便聊天啊。”

黄梅听到这话,心里柔软了一下。想,是呀,我们不就是为了商量“家里发生的那件事”嘛。

老包突然一个刹车减速,问黄梅:“你过早没有?”黄梅说:“没啊,我从来不吃早饭的。”老包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去过早吧,能吃到最正宗、最地道的武汉热干面。”

于是老包把车子崴到小区超市的后。进超市仓库的走廊处,隔出一间小小的房子,立个纸牌子——武汉热干面。里面有两张条桌,中间一台电脑桌,一个穿着大裤衩,光着上身,手臂上有刺青的中年猥琐,在电脑上玩武汉麻将,红中柰子杠。电脑里不时传来武汉话的配音,“我信了你的邪”,“苍蝇也是肉(lou)”,“男同学(xio)”,“斜货”,“烧(sao)饼”……

老板娘看到他们,满脸微笑,一口汉腔问到:“要么丝?”老包就用武汉话说:“两份热(ne)干面,两份豆皮,两份蛋酒,四个面窝。”黄梅说:“吃不了那么多吧。”老包走过去看中年男打牌,说:“蛮好吃(qi),一样尝(cang)一下(ha)子”。

老包问中年刺青男为什么叫“七条”叫“男同学”?中年男头都不回,说:“下面吊个雀雀撒。”老包突然就明白了“五条”为什么叫“女同学”,脸一热,回到座位。

老板娘端两碗面出来。短短三米的距离,老板娘的面部像川剧里的变脸,首先是满脸媚笑,走到中年男那里,脸马上垮下来了,肥硕的屁股把中年男的腰一顶,几句汉骂就出来了:“个斑马养的,好狗不拦路撒。一天到晚就晓得打牌,打牌,懒得抽筋。来了客,又不晓得帮我招呼哈子,眼睛里冇得事。”走到老包和黄梅面前,又换了一付面孔,说:“要香菜呢,自己加,桌子上有。”热干面端上一看,黑黑的芝麻酱,斩得细细的辣萝卜丁,香气扑鼻的麻油。

黄梅小心翼翼地地拌着面,老包看到了,拿过去用筷子直接戳到碗底,将整碗面反过来,覆过去,说:“要让每根面条,都粘上芝麻酱才好吃。”拌好后,把碗推到黄梅面前。

黄梅心疼自己嘴巴上几百元一支的唇彩,看到老包风卷残云般,瞬间盆光钵尽,只好挑起面,小心翼翼地往嘴巴里塞。接着老板娘又相继端来蛋酒、豆皮和面窝,可是黄梅再也吃不进了,老包就说:“蛋酒你喝了吧,我开车,喝不得。豆皮和面窝,我们打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454

(1)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下午8:14
下一篇 2022年9月21日 上午10:00

相关推荐

  • 我为什么要写《瀑布——寄情卯酉河之二》

    我为什么要写《瀑布——寄情卯酉河之二》        这篇博文本不在我写作计划之列,临时起意写下了它。主要是我一位老同学发过来微信说:“读不懂,不知你为什么要写《瀑布——寄情卯酉河之二》。”       我感到问题有些严重,回道:“因为我爱卯酉河,我这次有病其实就是因卯酉河累倒的,年龄不饶人,但我不后悔”。       稍后我又写道:“用生命示爱是壮丽的  …

    2022年9月19日
    271230
  •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东瑞        灯灭了,夜深了,月亮沉落,时间之门被紧锁。四周如黑沉沉的大海,恍惚间我如无法自控似的,灵魂出窍,也不知几时走出窄逼的书房,顷刻间已经坐在一座高山上一块伸出的的探海石上。大地很静,静到仿佛可以听到时间老人脚步走动的声音。 黎明的太阳还未升起,一切都还是黑沉沉、昏昏蒙蒙的,什么也听不见…

    2022年7月24日
    2.7K431
  • 咖啡姻缘:马来西亚一则不老的传说

    咖啡姻缘  尤  今 姻亲在马来西亚风光绮丽的山城怡保经营一家咖啡店。 客似云来,只因为店里的咖啡气韵生动。 泡咖啡的那个人,大家都叫他“宏叔”。高高瘦瘦的身子,套一件圆领短袖的汗衫,配一条款式老旧的黑裤子。汗衫洗得雪白,裤子却如现磨墨汁般黑得发亮。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看似朴实无华,但却不动声色地展现着一丝不苟的讲究;而这,和他一贯做…

    2022年8月27日
    2.7K270
  • 博客伴我陶然行(十四)

    博客伴我陶然行 (十四)相逢是首歌,歌手是你我   上一篇谈到博友相逢的第一种情形:原本旧相识,因博客而相知;今天聊聊后一种:素昧平生,因博客而结缘。 南京屏子,是新世纪以来国内诗坛崛起的一位新秀。她的每一首新诗在博客上挂出,吴哥(全国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吴义荣先生)都要前去仔细品鉴、中肯点评。跟我一样,屏子也把吴哥视作师长、知音。我认识这位青年女诗人…

    2022年8月6日
    1.5K281
  • 【小说节选】上苍的关照

    从向昌伟家里回来,陆云山老师觉得下腹部有些疼,他还以为是中午喝的冷开水有问题,是放的时间过长,有了细菌,喝坏了肚子。不一会儿,他就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了,下腹右侧疼得像刀绞一样。他感觉到这是急性阑尾炎发作,须进医院做手术。他打了电话,叫了一辆电动麻木车,直接地去了医院急诊室,急诊室的医生又亲自陪着他去了住院部外科手术室。 陆云山老师不是第一次住医院。他患肾结石…

    2022年9月25日
    149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