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梅花儿开(五)

2022091907002838

五、

黄梅看着这几个字,这是几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问候语,对于别的女人来说,远远见过比这些更肉麻的话,但是她感到是那么的亲切。黄梅不知道老包在北京的那个角落,她在北京没有一个亲人。网络时代,老爸老妈和自己远隔千里,视频或者语音聊天,就像在身边千叮呤万嘱咐;而北京确离黄梅很远很远,远到在北京,没有一个给她道声“晚安”的人。今天老包的这几句话,让黄梅感到北京有人像亲人一样关心自己,北京很近很近,黄梅的心一下子化了。

黄梅在床上拿着手机久久不能入睡。再次想到,老包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不然怎么早不偶遇,晚不偶遇,恰恰在她30岁这年偶遇。北京城几千万人啊,遇见老包的概率是怎样的小?而且是接连两天遇见,而且是拿到老包的电话号码后就再也没有遇见。

“黄钢,钢铁的钢。”黄梅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想把这个名字和老包的图像叠加起来,却怎么也无法在脑海里印出老包的图像。黄梅打开微信,将老妈的微信朋友圈设置里的“不看她的朋友圈”关闭,一下一下往下拉,拉到五月一号,老妈发的她和老包的图片。

第一张图片是黄梅没笑,老包在笑。那是老妈说某某某(黄梅的女同学)嫁了一个富二代,男方将300万彩礼钱,做了一个大大的银行支票牌子,整个黄州城转了一圈。黄梅就说:我们俩没钱,等我们俩结婚,就把我们的文凭,做成大大的牌子架在车上。哦,我的学校名气不大,做老包的吧。300万很多人都见过,北大的毕业证,见过的人不多吧,是300万买不到的。老包听到这话,嘿嘿一笑。听说老包是北大毕业的,老妈就掏出手机,不停地拍坐在她对面的黄梅和老包。老妈再也不鄙视吃饭的地方小,坐的卡座,老包又黑又矮。

第二张照片是黄梅大笑,老包没笑。那是老妈又说某某某(黄梅小时候的邻居)结婚,某书记都参加了。说某某某的公公的办公室,挂着一张和书记握手的照片。黄梅就说,等我们俩结婚啊,就在客厅挂一幅巨幅照片,墙有多大,照片就放多大,是我们总书记和我们老总握手的照片,然后旁边放一张我们老总接见我们优秀员工时,和我握手的照片。那就相当于咱跟总书记握手过的手握过手啊。“老妈啊,你扳着指头算一算,总书记和黄冈的书记隔多少级别。”这时黄梅哈哈大笑,老包没笑。老妈按下了快门,好像黄梅跟总书记的中间,真的只隔一个老总的样子。

第三张,是黄梅望着前方,老包望着黄梅,有点含情脉脉的意思。其实那是老包在用眼睛暗示黄梅看手机,要黄梅用手在包包里按老包的电话,老包借口单位有事,脱身开溜。

第四张,是黄梅和老包都有点惊讶的样子。那是黄梅按下老包电话后,老包搁在餐桌上的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黄梅花儿开”几个字。两人都吓得一个激灵,生怕黄梅老妈发现。哪晓得老妈忙着拍照,没留意。

黄梅看到这四张照片,又看到老妈发的文字。心想,家乡不知道多少人知道了黄梅和老包是未婚夫妻,除了两个当事人自己不知道。看着这几张照片,想着老包嘱咐自己早点睡的话,黄梅决定要让自己爱上老包,并让老包爱上自己。小时候,语文老师教写作文,“要想感动别人先要感动自己。”黄梅想:要想老包爱上自己,必须自己先爱上自己。要精心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452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下午8:57
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上午9:32

相关推荐

  • 台北饭店

            台北饭店是我们家乡大丰的老字号,我曾以“台北饭店”为题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苏州《姑苏晚报》2021年12月1日副刊版。该饭店老板陈启富是我的熟人,文章发表后我通过微信请老家一位亲戚转给他看。       前天在大丰探亲,我去台北饭店吃早餐时正巧遇上也在店里用餐的陈启富。“陈总好!”我呼了他一声,他立即认出我来:“啊,多年不见!”并起身欲作东状…

    2022年8月14日
    1.5K180
  • 不能真傻

            什么事不能做?我觉得不能真傻。         我们可以做各做各样的事情,但是一定不能真傻。        装傻当然是可以的,但是真傻一定不能。事实上,在很多特殊场合,装傻还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这其实是聪明。        什么事情可以做?装傻当然是可以滴。        别人说假话,我们可以假装傻傻地相信,但是当他们要我们交出财产,交出生命…

    2022年7月18日
    1.3K120
  • 进了城的乡下人(上)

    “乡下人”与“城里人”,不仅是生活环境和方式的概念,也是一种文化概念。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乡下人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乡下人”与“城里人”,作为文化概念更加突出。 在苏州读书和工作、生活累计超过30年了,户口也在苏州,说自己是苏州人,似乎没啥不妥,况且老家张家港也属于苏州的。但是,别人询问,我都回答是张家港人,从没敢把自己归于苏州人之列,至多是进了城的…

    2022年6月24日
    599300
  • 林徽因“句句是深情”

    余世存《非常道》体近《世说》。其中一则云,一九五三年北京市开始酝酿拆除牌楼时,副市长吴晗承担解释拆除工作的任务,梁思成与之发生激烈争论,由于吴晗的言论,梁思成被气得当场失声痛哭。不久在郑振铎组织的一次聚餐会上,林徽因亦与吴晗直面争论,陈从周记录当时的场景说,“她指着吴晗的鼻子,大声谴责。虽然那时她肺病已重,喉音失嗓,然而在她的神情与气氛中,真是句句是深情”。…

    2022年6月27日
    53840
  • 缅怀中国地质力学创立者李四光

    李四光(1889年10月26日—1971年4月29日),字仲拱,原名李仲揆,湖北黄冈人,蒙古族,地质学家、教育家、音乐家、社会活动家,中国地质力学的创立者、中国现代地球科学和地质工作的主要领导人和奠基人之一。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杰出的科学家和为新中国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元勋。 黛眉山世界地质公园,坐落在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北部,黄河小浪底水库上游南岸,东望九朝古都…

    2022年8月22日
    487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