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娟子的电话

200845132441916
宋晓冬在代课老师的这个位置上,送走了两届初中毕业生,因为升学率高,口碑好,被大队和公社两级政府推荐,上了省里的一所重点大学。毕业之后,去西部的一个边疆省份做支边工作人员待了两年。支边期满,回到市里,分在市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做了一个常下乡的科员。父母老了,想要把儿子留在自己身边工作,于是两位老人上下走动之后,宋晓冬这才回到父母身边,在市外贸局谋了一份工作。
时间一晃,八年过去了。
这一年,在外贸局的年度计划里,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难住了局里的所有职员:一个局领导答应为省商务厅提供一个展位的手工业或者农业的产品做展品,参加广州秋季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在这个市里,承担这样的任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回。宋晓冬听父母亲说过,这个局领导的工作作风,浮夸,好大喜功,不切合实际。但领导发话了,表态了,部下就得按年度计划的指标去完成。
宋晓冬初来乍到,不便多说话,只有和其他职员一样,尽心尽力地做好本职工作。现在,为了完成上级分配的任务,只有到基层去,到乡下去摸一摸情况,去寻找适合参加“广交会”的手工业或者农业的产品。宋晓冬突然想起了娟子,只要娟子还没有放弃竹编工艺品的制作,或许,她是完成这项重要任务的首要人选。宋晓冬去过文德路67号,这里的“竹编工艺商社”已经不复存在,四处打听吴主任的下落,吴主任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消息。宋晓冬知道,娟子在这八年里干着些什么,全由吴主任把控。吴主任在离开金竹湾时,不是说过“以后再联系”的吗?找不到吴主任,只有亲自出马,去一趟金竹湾,会一会李茂林师傅,见一见八年不曾见过面的娟子。
现在的大环境应该是李家父子大显身手的好时候:改革开放,搞活经济,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再也没有人去“割资本主义尾巴”了,金竹湾的小环境,如吴主任所说,是形成竹器产业的得天独厚的地方。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具备,李家父子应该是如鱼得水了。宋晓冬在车上预想着金竹湾不会是八年前的金竹湾。
汽车进了金竹湾,宋晓冬发觉湾里的竹园像是减肥瘦身了的女人,看,还是那样好看,只是没有以前那样丰茂,山坡上的山竹林成了秃顶的癞藜头。汽车驶到李家竹园前的桥头,原来的木桥已经变成了石拱桥,竹园中间被开辟出一条水泥路,一两卡车正停在李茂林家的稻场上。司机在桥头停下车,宋晓冬走过石桥,已经看得见李家的屋场。一幢三层的小洋楼挡住了后面的木屋。宋晓冬走近小洋楼,绕到屋后,旧木屋已经被拆,新砌了几间平房,像是库房。宋晓冬回到稻场上,在小洋楼门口喊道:“李师傅在家吗?”
大门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女人,接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娃也跑了出来,小女娃说:“你找我爸爸吗?他到厂造纸去了。”
“你是李祖明的女儿,我知道,你爷爷他在家吗?”宋晓冬问小姑娘。
“她爷爷不在了,是得肝癌死的。”年轻女人说。
“娟子姑娘在家吗?”宋晓冬又问。
“娟子妹妹到深圳打工去了,去年过年都没有回来。”
“她有那么一手好手艺,怎么不在家用自己的手艺发家致富啊?”
“我爹不让她编那些小把戏,编了没人要,变不出钱来,她一堵气,说你们是要钱的唦,我出去给你们挣钱去。说完,就随着几个青年,去深圳了。”
“你能与她联系吗?我想和她说几句话。”宋晓冬急切地说。
“你怎么认识娟子妹妹的?好像还很熟?”
宋晓冬回答说:“我原来在清水河中学教过书,娟子姑娘编织的一批货,是我联系了买家,帮她卖出去的。”
“哦!你是宋老师,娟子妹妹在家时,提起过你,你离开清水河中学后,怎么不给她写一封信来?她还惦记着你呢!”
“这里面有个误会,你爹当时认为我们那些知识青年,是一些不正经的人,再就是认为知青终归会回城市的,交往过密会怕没有好结果。这都是一种误会。”宋晓冬又说,“你给她拨一个电话,我给她说几句话。”
“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再转告给她。”
“我们需要娟子姑娘编织一批竹编工艺产品,就是她最擅长编织的那一种,称小把戏也好,称小玩意儿也好,就是那一种。我们省里指定我们市交货,今年秋季在广州举办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省里订了一个展位,就是展出这些竹编工艺品的,一旦展出,就会有大客户下大订单收购,保证比在深圳给别人打工挣钱多。”
“好,我去打电话,座机在里边屋里,你来,电话通了,你就跟她说。”
宋晓冬跟在年轻女人的后面,进了堂屋。
年轻女人把电话打到深圳,和娟子通了话,就把宋老师说的事告诉了娟子。娟子在那一头说:“请你告诉宋老师,就说,多谢他的一番好意,但是我不能按他说的去做,我在深圳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我在这里一年的收入,是在家八年的总和,我怎么可能丢掉这边的活,回老家搞编织呢!另外,还请你告诉他,当初,我在金竹湾盼了他六年,他连一封信也没有寄给我,我恨死他了。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叫他另想别的办法吧!”
宋晓冬就站在电话机旁边,娟子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还有什么说的呢。
汽车离开了金竹湾,宋晓冬心里默默地说,娟子姑娘,你说得对,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啊!我们都被别人误解过,现在是该回头过自己的日子的时候了。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十(终)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048

(1)
上一篇 2022年9月15日 上午9: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5日 下午1:00

相关推荐

  • 梦菊学论语(3)——吾日三省

    (3)吾日三省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说:“我经常反省自己:为人谋事尽心了没有?和朋友交往讲信用了没有?老师教我的本领实践了没有?”   &  &  &   在儒家学子中,曾子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有子的“忠孝”理论奠定了儒学成为几千年封建社会…

    2022年7月28日
    318130
  • 七律·秋水谣

    七律·秋水瑶 太阳光彩云藏匿,吹拂清风到水乡。 深探游鱼秋乐趣,浅尝岸畔藕荷香。 青山隐隐飞鸿过,江面茫茫帆影张。 大地轻轻描素雅,一场秋雨一场凉。

    2022年9月24日
    885100
  • 高中毕业三十年

    1992年到2022年,30年悠悠岁月,在无声无息中悄悄过去了。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曾经在30年前,在一个偏僻的小镇的最高学府,一起度过了最纯洁、最浪漫、最天真无邪的3年美好时光。 操场上、教室里,嬉戏逗乐的欢笑声犹响在耳;校园南面的小树林,同学们看书学习、娱乐休闲的身影还历历在目。将30年的一幕幕再次回放,有多少难忘的情景还栩栩如生:有同学们孜孜不…

    2022年6月8日
    2.5K50
  • 待莲开

    十余年前街头流行过一回钱锺书热,钱氏还为他的著作权打过一回官司,就在这当儿我看到了施蜇存先生的一篇文章《钱锺书打官司》,精短,很逻辑,很智慧,很扎实,行文风格让人喜欢,于是就找寻他的集子,其实他是五四时期走出来的老人手,鲁迅先生也曾骂过他“洋场恶少”的,只是自己没有关注他罢了。 先是买回一本浙江文艺的《施蜇存散文》,后来就还有辽宁教育“书趣文丛”中的《沙上的…

    2022年7月25日
    86980
  • 融入

            面对陌生的环境,我们该怎么办?是努力适应?还是下决心改变它?        通常来说,适应一个新的环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改变新环境就更不容易了,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发生很多困难的事情。        我的一个姓蔡的老前辈很让我佩服,无论公司把他派往哪里,甚至是派往国外,他面对任何新环境都没有困难,很快就融入新的人群、新的圈子里了,别人都把他当…

    2022年7月19日
    1.7K1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13

    八年无音讯,宋老师有责任——不够意思。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45

    娟子有情,晓冬没这意思却没把事情说开。误会总是给人留下遗憾。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15日 下午5:17

      @难诉相思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便是悲剧。知青时代,世俗便是悲剧的温床。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5日 下午9:40

    等了六年,也够长情的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