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娟子的电话

200845132441916
宋晓冬在代课老师的这个位置上,送走了两届初中毕业生,因为升学率高,口碑好,被大队和公社两级政府推荐,上了省里的一所重点大学。毕业之后,去西部的一个边疆省份做支边工作人员待了两年。支边期满,回到市里,分在市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做了一个常下乡的科员。父母老了,想要把儿子留在自己身边工作,于是两位老人上下走动之后,宋晓冬这才回到父母身边,在市外贸局谋了一份工作。
时间一晃,八年过去了。
这一年,在外贸局的年度计划里,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难住了局里的所有职员:一个局领导答应为省商务厅提供一个展位的手工业或者农业的产品做展品,参加广州秋季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在这个市里,承担这样的任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回。宋晓冬听父母亲说过,这个局领导的工作作风,浮夸,好大喜功,不切合实际。但领导发话了,表态了,部下就得按年度计划的指标去完成。
宋晓冬初来乍到,不便多说话,只有和其他职员一样,尽心尽力地做好本职工作。现在,为了完成上级分配的任务,只有到基层去,到乡下去摸一摸情况,去寻找适合参加“广交会”的手工业或者农业的产品。宋晓冬突然想起了娟子,只要娟子还没有放弃竹编工艺品的制作,或许,她是完成这项重要任务的首要人选。宋晓冬去过文德路67号,这里的“竹编工艺商社”已经不复存在,四处打听吴主任的下落,吴主任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消息。宋晓冬知道,娟子在这八年里干着些什么,全由吴主任把控。吴主任在离开金竹湾时,不是说过“以后再联系”的吗?找不到吴主任,只有亲自出马,去一趟金竹湾,会一会李茂林师傅,见一见八年不曾见过面的娟子。
现在的大环境应该是李家父子大显身手的好时候:改革开放,搞活经济,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再也没有人去“割资本主义尾巴”了,金竹湾的小环境,如吴主任所说,是形成竹器产业的得天独厚的地方。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具备,李家父子应该是如鱼得水了。宋晓冬在车上预想着金竹湾不会是八年前的金竹湾。
汽车进了金竹湾,宋晓冬发觉湾里的竹园像是减肥瘦身了的女人,看,还是那样好看,只是没有以前那样丰茂,山坡上的山竹林成了秃顶的癞藜头。汽车驶到李家竹园前的桥头,原来的木桥已经变成了石拱桥,竹园中间被开辟出一条水泥路,一两卡车正停在李茂林家的稻场上。司机在桥头停下车,宋晓冬走过石桥,已经看得见李家的屋场。一幢三层的小洋楼挡住了后面的木屋。宋晓冬走近小洋楼,绕到屋后,旧木屋已经被拆,新砌了几间平房,像是库房。宋晓冬回到稻场上,在小洋楼门口喊道:“李师傅在家吗?”
大门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女人,接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娃也跑了出来,小女娃说:“你找我爸爸吗?他到厂造纸去了。”
“你是李祖明的女儿,我知道,你爷爷他在家吗?”宋晓冬问小姑娘。
“她爷爷不在了,是得肝癌死的。”年轻女人说。
“娟子姑娘在家吗?”宋晓冬又问。
“娟子妹妹到深圳打工去了,去年过年都没有回来。”
“她有那么一手好手艺,怎么不在家用自己的手艺发家致富啊?”
“我爹不让她编那些小把戏,编了没人要,变不出钱来,她一堵气,说你们是要钱的唦,我出去给你们挣钱去。说完,就随着几个青年,去深圳了。”
“你能与她联系吗?我想和她说几句话。”宋晓冬急切地说。
“你怎么认识娟子妹妹的?好像还很熟?”
宋晓冬回答说:“我原来在清水河中学教过书,娟子姑娘编织的一批货,是我联系了买家,帮她卖出去的。”
“哦!你是宋老师,娟子妹妹在家时,提起过你,你离开清水河中学后,怎么不给她写一封信来?她还惦记着你呢!”
“这里面有个误会,你爹当时认为我们那些知识青年,是一些不正经的人,再就是认为知青终归会回城市的,交往过密会怕没有好结果。这都是一种误会。”宋晓冬又说,“你给她拨一个电话,我给她说几句话。”
“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再转告给她。”
“我们需要娟子姑娘编织一批竹编工艺产品,就是她最擅长编织的那一种,称小把戏也好,称小玩意儿也好,就是那一种。我们省里指定我们市交货,今年秋季在广州举办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省里订了一个展位,就是展出这些竹编工艺品的,一旦展出,就会有大客户下大订单收购,保证比在深圳给别人打工挣钱多。”
“好,我去打电话,座机在里边屋里,你来,电话通了,你就跟她说。”
宋晓冬跟在年轻女人的后面,进了堂屋。
年轻女人把电话打到深圳,和娟子通了话,就把宋老师说的事告诉了娟子。娟子在那一头说:“请你告诉宋老师,就说,多谢他的一番好意,但是我不能按他说的去做,我在深圳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我在这里一年的收入,是在家八年的总和,我怎么可能丢掉这边的活,回老家搞编织呢!另外,还请你告诉他,当初,我在金竹湾盼了他六年,他连一封信也没有寄给我,我恨死他了。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叫他另想别的办法吧!”
宋晓冬就站在电话机旁边,娟子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还有什么说的呢。
汽车离开了金竹湾,宋晓冬心里默默地说,娟子姑娘,你说得对,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啊!我们都被别人误解过,现在是该回头过自己的日子的时候了。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十(终)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8048

(1)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9月15日 上午9: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5日 下午1:00

相关推荐

  • 非洲奶奶

    非洲奶奶 尤 今 负笈英国的女儿,课余之暇,到伦敦医院当义工,给缠绵病榻的病人打气、陪孤独无依的老人聊天、替不谙英语的华籍病患当翻译、为身染痼疾的儿童讲故事…… 就在这个愁云满布的地方,女儿邂逅了她的“非洲奶奶”。 非洲奶奶年逾古稀,从非洲的坦桑尼亚千里迢远至伦敦打工,告老而不还乡,扎根于伦敦。 在女儿的信里,这名长着大脚板、顶着大肚…

    2022年10月21日
    3.9K120
  • 弦外之音

    说上世纪三十年代有位琴人名管平湖,也是个蝈蝈大玩家。其时,管先生鬻画为生,生活十分拮据。某日路过福隆寺,见有人出示一只“西山大山青”,原是京都附近产的山蝈蝈。管先生闻其声雄厚松圆,甚喜之。可惜那大山青已然苍老之相,腹有伤斑,足亦残缺。明知这蝈蝈活不过几日,管先生犹欣然花不菲的银子淘换为己有,且笑对左右围观看客说“哪怕它活五、六天,也值!”。按照当时价码,管先…

    2022年8月3日
    5.1K370
  • 乡间的鬼

    乡间的鬼 鬼是人类的文创产品,似乎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有,比如西方三大教中的各色魔鬼。叫法各不相同,有很多如撒旦、罗刹、幽灵等复杂称呼。日本还有“百鬼夜行”图,各种鬼都有。我也看到过非洲报纸报道有人大白天活见鬼的新闻。 日子过长了,我才感觉到,越是经济文化落后的地方,出生的鬼越多。 我们家乡地处偏远,人口密集,那时是农村劳动力每天两毛五产值时期,就产生积攒了…

    2023年8月19日
    1.4K180
  • 鹊桥仙 轻舟行

    沙汀野鹤

    文化 2022年5月17日
    7.5K20
  • 【随笔】乡村书话

    【随笔】乡村书话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乡下中学教学。 这个乡下,你用“穷乡僻壤”来形容一点也没错,你说它是“塞上江南”,也比较贴切,总之是属于有些古老,也有些缺少现代气息的那种状况。 这里,一条清水河,潺潺地流,流到南河,流到松滋,原来它是洈水的源头;这里四面是山,靠南的那面山叫南岭,站在南岭的山顶,可以看到壶瓶山的“九姊妹尖”。靠北的山,…

    2022年6月12日
    4.8K1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13

    八年无音讯,宋老师有责任——不够意思。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45

    娟子有情,晓冬没这意思却没把事情说开。误会总是给人留下遗憾。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2年9月15日 下午5:17

      @难诉相思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便是悲剧。知青时代,世俗便是悲剧的温床。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5日 下午9:40

    等了六年,也够长情的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