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绝不食言

2022091300552467

浅蓝色的面包车停在金竹湾李家竹园前的桥头,宋晓冬领着吴主任站在木桥上,观赏着金竹湾的景色,宋晓冬说:“金竹湾真是个好地方,古人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里满山遍野都是竹林,太适合古人的生活和居住要求了。”

“金竹湾,名不虚传。你看,这里凡是生长在房屋周围,河岸田边的,都是金竹,这是篾匠师傅破竹成篾,编织竹器产品的主要生产原料,它的纤维柔韧性强,承受力也强;竹簧厚,可以破几层,用来织簸箕或卷垫;竹青部分用途最为广泛,更是编织细活的好材料。山脚下那些竹竿稍细,竹节较长的,是水竹,它的竹管壁质地比金竹薄,它的纤维的韧性和金竹是差不多的,也是编织竹器的好材料。山坡上的那些竹子,叫山竹子,它是破不成篾的,因为它的竹质纤维成扭曲状,但它的竹笋是最嫩的,可以做菜蔬用,是一道美味的菜肴。还有窝竹,它纯粹是风景竹,也破不成篾,好看但不中用。”吴主任对竹子比较在行,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对于竹子的这么些区别,宋晓冬没研究过,反正从远处看,都一个样。

“金竹湾,应该是一个天然的生产竹器产品的基地,因为他有得天独厚的竹业资源,我走过很多地方,有这么大面积的竹园,我见到的少。这里出几个手艺很高的篾匠师傅,是情理中的事情。”吴主任边向前走边说。

“在这金竹湾,就一个李氏家族经营竹器产品,一家人,虽然是各拿各的号,各吹各的调,各自编织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但那水准还都相当地高。不然,我不会把您从几百里路程的市里请来”宋晓冬是根据自己的见识,来介绍李师傅一家的手艺水平。

过了桥,在竹林中绕了几个弯,便到了李茂林的稻场上,一只黑狗先跑出来,“汪汪汪汪”地叫着。接着,是李茂林的堂客出来喝斥她的狗:“黑子﹗回来,别闯祸!”黑狗乖乖地回屋里去了。

“李家大妈,李师傅在家吗?”宋晓冬上前去打招呼。

“宋老师来了!这位又是公社的干部!”李家大妈对公社干部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抵触情绪,又见到一个陌生人,她把小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这位是从市里来的吴经理,听说您家的竹器编得好,特意赶来看货的!李师傅在家吗?”宋晓冬说。

“在家,在后院忙呢,我去喊。”李家大妈进了后院,宋晓冬和吴主任跟了进去。后院是一个大的工场,李师傅正给即将完工的五斗背锁口,安系;李家老爹李启勋正在用手工钻头制作伞的笼头;娟子坐在凳子上,正用圆篾刀圆篾,细篾在她的右手指间变戏法似的越变越长。

“李师傅在忙?”宋晓冬打着招呼说。

“宋老师来啦!这位是……”

“这位是市‘竹编工艺商社’的吴经理,我向他介绍过您家的竹器产品,他是来看货的。”宋晓冬介绍说。

“吴经理您好!这么远来,太辛苦您了。”李家大妈泡好两杯茶端来,递到吴师傅和宋老师手上。李茂林说;“您自己看吧!哪些您看得上眼,您就选。”李茂林把吴经理带到他的成品陈列室里,墙上挂着篩子、簸箕、筲箕、背篓、竹篮,地上堆着箩筐、粪箕和大背篓。

“这些竹器样式都很好看,工艺很不错。我们还看一下其他的竹制产品,再确定采购的类别和数量。”吴经理受宋晓冬之约,私下已经确定了采购目标——娟子的竹编小摆设和李老大爷的油纸伞。当然,篩子簸箕,背篓竹篮也会带几只回去。

李茂林带着吴主任、宋老师,来到隔壁小屋里,这里陈列着娟子的竹编针线鞋簸,小娃娃背的花背娄,插花用的竹编花瓶,竹编插花提篮,还有竹编果盘,竹编枕头,竹编手提箱,还有各种竹编小动物。另一个柜里有各色的油纸伞。吴主任对那些小玩意儿爱不释手,对站在旁边的娟子说:“你这双手太灵巧了,我见过不少竹编工艺大师,你的小手就能胜过他们。你的这些玩意儿我全要了。”

“我爹还说我编的这些玩意儿不起作用,尽是废物呢!”娟子白了她的爹一眼,说。

“你爹说的也不全错,在乡下,是没人玩这些玩意儿,也就卖不出钱来;但在城里,还是有蛮多人玩这些玩意儿的。”宋晓冬说。

“我以后还编吗?”娟子问宋晓冬。

“你不必听我的,但你一定要听你爹的,以后怎么安排,由你爹说了算。”宋晓冬原本不想说这些话的,但李师傅在河岸边说的话,还如重锤敲打了响鼓,耳朵里还在嗡嗡地响。当着李家父女的面,把话说明白,自己也就利索地抽身了。

“我以后还编这些玩意儿,吴主任您还来收购吗?”娟子很认真地问吴主任。

“这次我是受宋老师之邀,专门来看货进货的,如果我还继续当主任,宋老师又还在清水河中学,我可能还来,如果我们两方人事都变动了,以后的话很难说。”吴主任说。

“宋老师怎么会离开中学呢?”娟子好奇地问。

“知青最终都是要回城的,宋老师不会在农村中学当一辈子的代课老师。你真是个傻丫头!”李茂林老着脸,面对着娟子,语调很生硬地说。

吴主任还从柜里选了几把油纸伞,也挑选了几只篩子簸箕箩筐,带着娟子的全部竹器产品,结了账,装到面包车里,说了一声:“以后还联系!”车就开走了。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九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913

(4)
上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上午9:42
下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上午11:36

相关推荐

  • 非人磨墨墨磨人

    陈从周《梓室余墨·卷五》有篇《磨墨须亲为》的短文,全文说,“作书绘画,磨墨不可假手他人,此为运腕练功重要训练也。余每于磨墨时验该时之腕力强弱。精力充沛,墨厚度匀而浓,挥毫自如,必有佳构。如久磨而墨不发,则枯且停笔,勉强为之,定难遂愿,屡试不爽也。” 古文人作书绘画,大多磨墨,且一般都是亲历亲为的,但我们看影视文学作品,条件优越一点的人家,总是会有童子在一旁伺…

    2022年8月29日
    2.4K70
  • 新雨堂书事(三〇三)

    何事慌张?中秋期间跑了一个长途,核酸查验时间为二十四小时,来去都是掐着指头计算时间的。高速路上车辆倒不是太多,只是在出口时因为核检会有很长的车辆拥堵在收费站前后,须耽误太长的时间。假期最后一天还须上半天班,要赶时间,改材料,联系些虚头巴脑的事情,心情总不好,脸色亦难看,搞得周围的人亦觉得气氛不好。要说年龄大了,应是有些修养的,但哪里顾及得上? 节前收到在孔网…

    2022年9月15日
    37620
  • 夏日物语

    没有丢失什么,也没有拥有什么

    2022年6月1日
    2.0K60
  • 淘书:孙犁的《书衣文录》

    孙犁《书衣文录》文字整理最早见于《天津师院学报》一九七九年第一期,前有作者序言,后分期刊载。我最初接触则是缘于作者的一本书《书林秋草》,书的开篇文字即为书衣文录,当然是选录的。《书林秋草》为吴泰昌与董秀玉共同编选,时孙犁老矣,已无精力编选这么一本书。此书一九八三年由北京三联出版,与此同列印行的还有郑振铎《西谛书话》、唐弢《晦庵书话》、陈原《书林漫步》、黄裳《…

    2022年8月17日
    62840
  •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东瑞        灯灭了,夜深了,月亮沉落,时间之门被紧锁。四周如黑沉沉的大海,恍惚间我如无法自控似的,灵魂出窍,也不知几时走出窄逼的书房,顷刻间已经坐在一座高山上一块伸出的的探海石上。大地很静,静到仿佛可以听到时间老人脚步走动的声音。 黎明的太阳还未升起,一切都还是黑沉沉、昏昏蒙蒙的,什么也听不见…

    2022年7月24日
    2.7K43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2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4日 上午10:36

    总算为李家办了件好事,也可减少内心的愧疚。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01

      @难诉相思谢谢老师的关注与雅评,知青中有相当多的人是有担当的。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9月14日 下午12:12

    好故事!精彩的场面看了,想看前面和后面的情节。[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14日 下午4:39

    这些人手艺人非常巧,竹编是一项很精美的艺术品,曾经在四川参观过竹编展,巧夺天工的竹编令人惊叹![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4日 下午10:41

    宋老师还真请来吴经理,算帮了李家的忙。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14日 下午11:20

    欣赏好小说,好故事,精彩![花][花][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54

    修高老师大作连连,拜读![花][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