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叙事:“木耳朵” 罗师傅

2022091305352338

当年,厂里职工食堂有五个厨师,姓罗的有仨。不知他们怎么就聚一起掌勺了,话说这恰恰是一种缘分!

如果早中晚去食堂排队打饭,三位罗大厨称呼起来显见需要区分,个头高点儿的,“大罗”,胖的“胖罗”,再有的一个罗,大伙儿不敢怠慢,当面从来都恭恭敬敬叫“罗师傅”。私底下则图省事顺嘴称“木耳朵”(当地的方言念“没”为“木”)。

问:为什么?别问,看。

“看啥呢?我木耳朵!”罗师傅直瞪瞪的眼神盯着排队打饭的人问:“打什么菜说啊!”似如油锅里滴进水,炸了!

罗师傅这一嗓子,生生把新进厂的这个学徒女娃儿吓哭了。

别以为是罗师傅人不厚道,见女娃儿哭了,他不无幽默,喃喃说:“这么大个话,连人都不会说!”

那以后,他在打饭窗口讲话的音调尽量压低少许,并非他偏生大嗓门儿,只缘耳朵“单声道”,饭堂里又人声嘈杂,这给他,又添一道憋气的事!不过,罗师傅尽管脸那个,在他窗口排队打饭的人却比“大罗”和“胖罗”要多一些,因为他打菜手不抖。

说婴儿出生后“三翻六坐九爬爬”,罗师傅会“三翻”那前儿,从炕上骨碌下来,正好掉在火炉上,家人刚走开,铸铁炉子火正旺,揪心不揪心呐,罗师傅就这样被毁容了!半边耳朵严重烫伤,没了。疤痕恢复不好,扯的左眼和左脸都有些移位,乍一看,面目确实有些那个。唉!从小到大这一路上,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撑过来的!真心不容易。一旦有谁多瞅他一眼,他立马慢悠悠先搭腔说:“看啥呢?我是木耳朵!没见过吧?”这几句话既是他的“盾牌”,又是他的“矛”。就这样,他高中毕业后顶替自己老爹,招工到了这家工厂,一晃经年。

罗师傅除过长相不由他,厨艺却拔梢儿!厂子里谁家有红、白事由待客,多有请他去掌厨的,也有避讳不请他,请那“二罗”的。一千多人的厂子,东方不亮西~方亮,闲不着。反正,面子和里子,本来就不太是一家。顾这头,没那头。

不管“办酒席”主人家熟稔不熟稔,在乎不在乎,凡请罗师傅席间厨后露脸敬酒什么的,他一概客客气气地拒绝,不能为难别人不是!但有一条,主人家请他主厨,备一大茶缸子浓浓的老茯茶,请他滚滚烫烫喝着,再准备几条新毛巾供他在厨间使用,他就特别高兴,也非常在意。于是,那天,满席饭菜的“硬菜”会格外出彩,众口交赞。他认为主人家这是尊敬、看得起他的手艺。别的么,就没多承望。但凡酒席办完,主人家敬酒谢过礼,罗师傅略微喝过头,在回家路上还会唱两嗓子。这两嗓子常常引得路人侧目。至于唱什么,很散板,没人能听懂,但确定是在唱。

厂子里开餐从一日三餐改成一日一餐,去食堂打饭的人也越来越少后。罗师傅办了提前“内退”手续,在外带徒弟“跑单帮”的机会更多了些。再往后,大事、小事,世事已经不兴在家“坐席”,罗师傅用武之地骤然变少,炒勺啊、厨刀啊一应家伙什,统统入库,家里更不用亲自操厨,由着老伴儿一日三餐想吃什么做什么,极其家常随意。

罗师傅老伴儿嫁过人,不生育,乡间俗称“石女”。当年是经由远房亲戚牵线娶进门的,二婚进城,随了罗师傅。住工厂大院几十年,从平房到楼房,罗师傅媳妇人缘可好着呐!罗师傅媳妇最大的好儿是话少,性情温和,还茶饭好、手巧有针线活儿。譬如给左右街坊邻居编织个毛线活儿,绣几双鞋垫,给棉衣棉裤续棉花,帮忙照看别人家小孩子,别人家待客请她做一锅手擀臊子面,搭手帮人家蒸花卷、蒸馒头、烙烧饼什么的,大大小小,应承不断,以至于常常忙不过来。同时,也不缺仨瓜俩枣的人情上门酬谢。算起来也搬过几次家,但不论住哪里,罗家门前都不冷清。

这两口子唯一缺憾是膝下没个一男半女,也是罗师傅当年自己认命,曾对老伴儿说:“咱俩没娃也好!若有娃,就我这张脸,还不把咱娃给吓着了,娃在人前头也抬不起头,哈哈哈也罢!你是我大娃,我是你丑哥!挺好挺好!”老伴儿忙说:“哎呀羞死个人儿啦,猫尿灌得你,千万别讲给别人听啊……”

冬月初五那天,罗师傅晚饭后小酌几杯,微醺中指着窗外问老伴儿说:“今天初几啊,咋月亮都出来啦,可歇着了。”

罗师傅老伴儿见窗外果然一弯新月金黄金黄的,便趴在窗沿儿边张望了一会儿。忽想起自己家乡傍晚山梁子边的月牙儿,那前儿,自己还是个年轻女娃,转眼嫁城里老罗几十年了!这个人面相不周全,为人做事待自己却不薄。好人好姻缘啊!俺一个乡下女人,知足啦!正思前想后呢,可心里咋无端惶惶的!再转身,见罗师傅没声没息睡着了似,毫无征兆,真就歇着了……

罗师傅享年69岁,“后事”办得很风光,就在工厂家属大院楼下搭得帐篷摆了席。上门来祭奠的人很多,采购操厨跑堂的多是罗师傅带出的徒弟们,洗洗涮涮有楼前楼后的七姑八姨们张罗,主厨的则是“大罗”和“胖罗”。

往后余生,空荡荡的屋里,只留下被罗师傅视若“大娃”的女人独自过活儿了,翻过年,她就65岁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853

(6)
柳絮晗烟的头像柳絮晗烟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23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4:54

相关推荐

  • 【芒种】送花神,青梅好煮酒

    –        芒种,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9个节气。夏天第三个节气。芒种“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 “芒种”二字谐音是“忙种”。 预示着农民开始了忙碌的田间生活。《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        芒种三候:         一候螳螂生:芒种时节,阴气开始出现,在这一节气中,螳螂在上一年深秋产的卵…

    2023年6月6日
    1.3K40
  • 清淡点

    走一步 是一步 消极颓废而懒散 树枝上没有鸟儿 哪来的尾巴 冷漠不存在 别多心 别多疑 叶片茂密不成林 独树儿铤而走险 乐山伴乐水 燕子飞来了 依旧是 三勺子 新西兰山羊奶粉 加水调配成早餐 夹心饼干片 吃不厌喜子

    2022年6月22日
    3.1K220
  • 随笔:第一次打吊针

           不久前,我突然懒懒的,连着好几天,浑身酸痛,有沟回的脑袋,好似瓶子里摇动的水,不断在颅壁上撞击、晃荡……        年初,我还曾这样地得意过:“长这么大了,我还没有生过住院的病!”“过头饭吃得,过头话说不得!说鬼,鬼来了吧?!”妻子边抱怨边硬拖我到单位医务室,医生询问、察看……一番后,从我掖窝…

    2023年2月17日
    1.0K250
  • 炎炎夏日话翠衣

    西瓜皮,绝大部分都被人当垃圾处理,其实它是一味非常好的中药。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学名;翠衣。味甘性凉,无毒,入脾,胃二经。清热解暑,止渴利尿,咽干烦咳,口舌生疮,降压消肿。        说西瓜皮,我就想起起小时候我在新疆的那段生活。那时候当地人都延续一个习惯,在路上吃了西瓜,西瓜皮倒扣着放在路边。因为那时候新疆人烟稀少,茫茫的戈壁滩,只见泛着白色的盐碱,裂着大…

    2023年7月13日
    3.1K480
  • 带你看看东北人的餐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饮食习惯,从而形成不同的饮食文化。东北人的饮食文化在神州大地独树一帜,在网上被热炒,同时也被诟病。 我国幅员辽阔,从南到北纬度跨度很大,温差也大。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季,漠河的最低温度达到零下53摄氏度,而长江流域夏季最高气温达40摄氏度以上。由于气候、土壤、水质等自然条件相去甚远,不同的自然条件孕育了不同的农作物,供人类…

    2023年4月11日
    1.6K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7条)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3日 下午2:04

    看您的文如听很好听的故事,一口气看完。多谢您的分享!罗师傅夫妇好人缘!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3日 下午3:16

    这篇文章好歹看过瘾了!“木耳朵”罗师傅虽自幼破相,这辈子还算活得顺顺当当,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平常人的故事,在晗烟的妙笔之下变得如此生动。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17

      @难诉相思谢谢您的赏读。你身边的故事更多,每一篇都有看点!钦敬您的勤奋和有见识。[花][花][花]加油!向你学习!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11

    虽然幼年破相,但是人品好,虽然没有孩子,老两口过得恩爱有加,也是幸福感满满的。[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19

      @蓓蕾含香生活中多有这样人。卑微地、暖暖地活着。谢谢您赏读![花][花][花]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15

    不幸的罗师傅,淳朴的“木耳朵”。一对苦命人,相濡以沫过日子,虽然残缺,但是他们赢得同事邻居的尊重,和大家和睦相处。这是残缺中的圆满。他们人格的光辉足以弥补身体的残缺,作为一对好人完人被人们铭记。[赞][赞][赞][花][花][花]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3

      @情满乌江杨老师归纳得好,这对薄命人为很多人感叹。好就是了(liao)。迟走的一个,不知悲喜。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34

    这个‘罗’字特有市场,你这有三罗,巴西足球名将也有三罗,大罗,小罗加中罗,后来大罗变了胖罗;再后来葡萄牙足球有C罗,塞尔维亚足球有J罗,C罗的儿子也爱足球,人称小小迷你罗。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0:28

    楼上好友的评论,把我乐得前仰后合,直接挂钩,厉害![花][花][花][花][花]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9

      @风雨哈哈哈,让你乐乐,比我自己乐还开心!谢谢你!格格是个有趣的人!

  • 黃東濤(東瑞)的头像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14日 下午12:29

    晗烟老师的人物素描手法、文字都是上等的,令人艳羡。所有的焦点都在刻绘他,将一个人物从平面的文字上活了出来,给了生命,您需要多少积累的功夫和高明的手法,写起长篇已经可见游刃有余,不在话下了。太赞了。
    你们那里称呼木耳朵,我们闽南语叫“臭耳人”,也够生动。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8

      @黃東濤(東瑞)东瑞老师的鼓励给予我很大动力。您的作品,堪称拜读。您说”不写最累“,可见胸有千千。[花][花][花]
      您真得是”卯酉河“博客里一道风景线。[花][花][花]

  • 邯郸常跃进的头像
    邯郸常跃进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19

    写得很棒,刻画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罗师傅,为老师点赞!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10:41

    罗师傅走的平静,没有痛苦,也是修来的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