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叙事:“木耳朵” 罗师傅

2022091305352338

当年,厂里职工食堂有五个厨师,姓罗的有仨。不知他们怎么就聚一起掌勺了,话说这恰恰是一种缘分!

如果早中晚去食堂排队打饭,三位罗大厨称呼起来显见需要区分,个头高点儿的,“大罗”,胖的“胖罗”,再有的一个罗,大伙儿不敢怠慢,当面从来都恭恭敬敬叫“罗师傅”。私底下则图省事顺嘴称“木耳朵”(当地的方言念“没”为“木”)。

问:为什么?别问,看。

“看啥呢?我木耳朵!”罗师傅直瞪瞪的眼神盯着排队打饭的人问:“打什么菜说啊!”似如油锅里滴进水,炸了!

罗师傅这一嗓子,生生把新进厂的这个学徒女娃儿吓哭了。

别以为是罗师傅人不厚道,见女娃儿哭了,他不无幽默,喃喃说:“这么大个话,连人都不会说!”

那以后,他在打饭窗口讲话的音调尽量压低少许,并非他偏生大嗓门儿,只缘耳朵“单声道”,饭堂里又人声嘈杂,这给他,又添一道憋气的事!不过,罗师傅尽管脸那个,在他窗口排队打饭的人却比“大罗”和“胖罗”要多一些,因为他打菜手不抖。

说婴儿出生后“三翻六坐九爬爬”,罗师傅会“三翻”那前儿,从炕上骨碌下来,正好掉在火炉上,家人刚走开,铸铁炉子火正旺,揪心不揪心呐,罗师傅就这样被毁容了!半边耳朵严重烫伤,没了。疤痕恢复不好,扯的左眼和左脸都有些移位,乍一看,面目确实有些那个。唉!从小到大这一路上,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撑过来的!真心不容易。一旦有谁多瞅他一眼,他立马慢悠悠先搭腔说:“看啥呢?我是木耳朵!没见过吧?”这几句话既是他的“盾牌”,又是他的“矛”。就这样,他高中毕业后顶替自己老爹,招工到了这家工厂,一晃经年。

罗师傅除过长相不由他,厨艺却拔梢儿!厂子里谁家有红、白事由待客,多有请他去掌厨的,也有避讳不请他,请那“二罗”的。一千多人的厂子,东方不亮西~方亮,闲不着。反正,面子和里子,本来就不太是一家。顾这头,没那头。

不管“办酒席”主人家熟稔不熟稔,在乎不在乎,凡请罗师傅席间厨后露脸敬酒什么的,他一概客客气气地拒绝,不能为难别人不是!但有一条,主人家请他主厨,备一大茶缸子浓浓的老茯茶,请他滚滚烫烫喝着,再准备几条新毛巾供他在厨间使用,他就特别高兴,也非常在意。于是,那天,满席饭菜的“硬菜”会格外出彩,众口交赞。他认为主人家这是尊敬、看得起他的手艺。别的么,就没多承望。但凡酒席办完,主人家敬酒谢过礼,罗师傅略微喝过头,在回家路上还会唱两嗓子。这两嗓子常常引得路人侧目。至于唱什么,很散板,没人能听懂,但确定是在唱。

厂子里开餐从一日三餐改成一日一餐,去食堂打饭的人也越来越少后。罗师傅办了提前“内退”手续,在外带徒弟“跑单帮”的机会更多了些。再往后,大事、小事,世事已经不兴在家“坐席”,罗师傅用武之地骤然变少,炒勺啊、厨刀啊一应家伙什,统统入库,家里更不用亲自操厨,由着老伴儿一日三餐想吃什么做什么,极其家常随意。

罗师傅老伴儿嫁过人,不生育,乡间俗称“石女”。当年是经由远房亲戚牵线娶进门的,二婚进城,随了罗师傅。住工厂大院几十年,从平房到楼房,罗师傅媳妇人缘可好着呐!罗师傅媳妇最大的好儿是话少,性情温和,还茶饭好、手巧有针线活儿。譬如给左右街坊邻居编织个毛线活儿,绣几双鞋垫,给棉衣棉裤续棉花,帮忙照看别人家小孩子,别人家待客请她做一锅手擀臊子面,搭手帮人家蒸花卷、蒸馒头、烙烧饼什么的,大大小小,应承不断,以至于常常忙不过来。同时,也不缺仨瓜俩枣的人情上门酬谢。算起来也搬过几次家,但不论住哪里,罗家门前都不冷清。

这两口子唯一缺憾是膝下没个一男半女,也是罗师傅当年自己认命,曾对老伴儿说:“咱俩没娃也好!若有娃,就我这张脸,还不把咱娃给吓着了,娃在人前头也抬不起头,哈哈哈也罢!你是我大娃,我是你丑哥!挺好挺好!”老伴儿忙说:“哎呀羞死个人儿啦,猫尿灌得你,千万别讲给别人听啊……”

冬月初五那天,罗师傅晚饭后小酌几杯,微醺中指着窗外问老伴儿说:“今天初几啊,咋月亮都出来啦,可歇着了。”

罗师傅老伴儿见窗外果然一弯新月金黄金黄的,便趴在窗沿儿边张望了一会儿。忽想起自己家乡傍晚山梁子边的月牙儿,那前儿,自己还是个年轻女娃,转眼嫁城里老罗几十年了!这个人面相不周全,为人做事待自己却不薄。好人好姻缘啊!俺一个乡下女人,知足啦!正思前想后呢,可心里咋无端惶惶的!再转身,见罗师傅没声没息睡着了似,毫无征兆,真就歇着了……

罗师傅享年69岁,“后事”办得很风光,就在工厂家属大院楼下搭得帐篷摆了席。上门来祭奠的人很多,采购操厨跑堂的多是罗师傅带出的徒弟们,洗洗涮涮有楼前楼后的七姑八姨们张罗,主厨的则是“大罗”和“胖罗”。

往后余生,空荡荡的屋里,只留下被罗师傅视若“大娃”的女人独自过活儿了,翻过年,她就65岁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853

(6)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23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4:54

相关推荐

  • 值得警醒:独住老人得留一手

    昨天晚上七点,我家帅哥吃饱喝足,心满意足回自己的房间去看电视。我煮好自己喝的黑米稀饭,盛出来还没有喝,就听到我家帅哥与一个女的在走廊里吵吵。我赶紧出来看发生了什么情况。一看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带着一位十来岁的女孩子与一位七八岁的男孩子,在与我家帅哥说着什么。我赶紧问;怎么了。       这位女人说;我今天给我妈打电话,怎么打也不接,我赶紧过来看看我妈。怎…

    2022年8月21日
    450350
  •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是忍不住要得罪

      昨儿中午,是让我特别生气的一个中午。好久都没有动那么大肝火了,昨儿居然让我忍不住爆发了。 有个女同学,大概是搞保险了,中午给我发信息,要我加一个免费的保险项目。我回复她,我不感兴趣。 女同学继续说,“你怎么误会了,我是好心的,一分钱保费不收,只是说在以前的保险基础上加上。”又说,“我不会给你做保单的。”接着还说,“这个是120万一针的卡体疗法,120万可…

    2022年6月13日
    379150
  •    豪气无畏女精英

                                                               豪气无畏女精英                                                       —-向航天总设计师黄伟芬致敬 (古风)  航天伟业立奇功,载人飞船遨苍穹! 舍己胆魄惊世界,豪气无畏女精英…

    2022年7月15日
    1.9K180
  • 罗布麻花

        还是端午节那天,回金塔娘家去吃饭,路过天罗城路口附近时,发现路边几丛盛开的罗布麻花。那天正好没带相机,就用手机拍几张。但手机拍出的效果,咋么看也不满意,便在心里许下哪天必须拿相机去拍一下。 于是,今儿午睡起来,就拎上相机,开车去拍那几丛罗布麻花。   第一次知道罗布麻花,还是2016年七月份,我们几家好友相约到额济纳旗老牧场去游玩…

    2022年6月7日
    4.9K110
  • 种龙眼树小记

    我喜欢种果树。不仅因为可得到收获欣喜与甜蜜,还能获得直接和间接的知识经验。

    2022年9月17日
    657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6条)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3日 下午2:04

    看您的文如听很好听的故事,一口气看完。多谢您的分享!罗师傅夫妇好人缘!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3日 下午3:16

    这篇文章好歹看过瘾了!“木耳朵”罗师傅虽自幼破相,这辈子还算活得顺顺当当,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平常人的故事,在晗烟的妙笔之下变得如此生动。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17

      @难诉相思谢谢您的赏读。你身边的故事更多,每一篇都有看点!钦敬您的勤奋和有见识。[花][花][花]加油!向你学习!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11

    虽然幼年破相,但是人品好,虽然没有孩子,老两口过得恩爱有加,也是幸福感满满的。[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19

      @蓓蕾含香生活中多有这样人。卑微地、暖暖地活着。谢谢您赏读![花][花][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15

    不幸的罗师傅,淳朴的“木耳朵”。一对苦命人,相濡以沫过日子,虽然残缺,但是他们赢得同事邻居的尊重,和大家和睦相处。这是残缺中的圆满。他们人格的光辉足以弥补身体的残缺,作为一对好人完人被人们铭记。[赞][赞][赞][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3

      @情满乌江杨老师归纳得好,这对薄命人为很多人感叹。好就是了(liao)。迟走的一个,不知悲喜。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9月13日 下午6:34

    这个‘罗’字特有市场,你这有三罗,巴西足球名将也有三罗,大罗,小罗加中罗,后来大罗变了胖罗;再后来葡萄牙足球有C罗,塞尔维亚足球有J罗,C罗的儿子也爱足球,人称小小迷你罗。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0:28

    楼上好友的评论,把我乐得前仰后合,直接挂钩,厉害![花][花][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9

      @风雨哈哈哈,让你乐乐,比我自己乐还开心!谢谢你!格格是个有趣的人!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14日 下午12:29

    晗烟老师的人物素描手法、文字都是上等的,令人艳羡。所有的焦点都在刻绘他,将一个人物从平面的文字上活了出来,给了生命,您需要多少积累的功夫和高明的手法,写起长篇已经可见游刃有余,不在话下了。太赞了。
    你们那里称呼木耳朵,我们闽南语叫“臭耳人”,也够生动。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0:28

      @黃東濤(東瑞)东瑞老师的鼓励给予我很大动力。您的作品,堪称拜读。您说”不写最累“,可见胸有千千。[花][花][花]
      您真得是”卯酉河“博客里一道风景线。[花][花][花]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9月15日 上午11:19

    写得很棒,刻画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罗师傅,为老师点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