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您弄错了!”

2022091301200742

晚饭后,清水河上渐渐热闹起来,尽管时间已是初秋,但暑气仍旧不见减弱,大人和孩子就着清凉的河水,尽兴地戏水,尽情地逗乐。

宋晓冬一个人正坐在岸边的一棵槐树下,一边看着孩子们的狗爬式,一边享受着河风的清凉。

“宋老师不下河游泳?”是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宋晓冬回过头看,原来是篾匠师傅李茂林。便应答道:“哦!是李师傅来啦!您看,河水里尽是人,水才齐腰深,叫人怎么游啊!”

“那是啊!”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宋晓冬感觉到李师傅像有话要说。

“开学的那个星期六,你去找过我家的娟子?”

“是啊!我从市里给她带来几本画报,那上面有几幅竹制工艺品的图片,我想娟子会喜欢,就送给她了。怎么啦?”

“也没什么,我是想跟你说一下,以后不要和我家娟子私下交往,好吗?”李茂林认真地说。

宋晓冬被“私下”两个字刺了一下,脸上有一种虱子爬动的感觉,便说:“因为我要护送几个放学回家的学生回去,一是没有时间去您家拜访,二是身边有学生在场,也不是单独见面,算不上私下交往啊!”

“不管怎么说,没有经过大人同意的交往,就是私下交往。”

“我只是给她送了几本画报,也没做什么不对的事啊!”
“宋老师,你是知书达理的人,你应该知道,我们一家都是靠手艺吃饭的,我们做的活,就是制作篾织的商品,这个篾织品只有实用,才能卖得出去,才能变出钱来,再怎么漂亮,再怎么好玩,不实用,就是一堆废品。娟子已经着迷编织那些没用的玩意儿,这真是费工又费料,她做的东西,虽然好玩,但不实用,没人买,一个多月来制了一堆废品。你说,这是有益于她还是有害于她?”

“李师傅,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娟子不是因为我给她送了画报,她才迷上编织那些玩意儿的,我还没下乡当知青,我还没当代课老师,她就已经在编那些玩意儿了,您说是不是?更何况那些玩意儿能在画报上登载,就说明那些玩意儿应该是有用的东西。娟子编的玩意儿,只是没有走出山门,如果拿到山外去,就会是蛮多人喜欢的东西。我不是首先让她编那玩意儿的人,我只是发觉她在这方面是个人才,只想支持她一下而已。”

“你能帮忙把她织的那些东西运到外面销售,你不会,你是老师,不是经销商。还有,我的女儿渐渐地就要成大人了,用不了多久,就要成家,我不想让她跟你们知青交朋友。你知道,三河大队的一个知青叫汪什么浩,和一个队长的女儿好起来了,还好得不得了,好到把人家姑娘的肚子‘好’大了,最后,那个知青一拍屁股走人了,害得人家姑娘哭天喊地,最后只有到医院刮了。你们知青,终究是会回城的,回城了的知青有谁会吃回头草?又到农村找那农民的女孩子结婚?因此,我请求你别再私下去找我家的娟子。”

“李师傅,您又弄错了,我给娟子送画报,只是想帮她提高篾器制作工艺,没有别的意思,不是看上你家娟子了,要和她私下里好。至于您家的娟子看上谁,今后和谁结婚生子,这完全是您家娟子自己的事。”宋晓冬知道李师傅对知青的印象不好,加上知青中确实有这样一些人,在农村胡作非为,对人家姑娘下狠手,事后又不负责任,败坏了整个知青的名誉,让社会上的不少人,认为下乡知识青年都是些不正经的人。

“宋老师,我们农村人,心眼少,老实巴交,一根直肠子通到屁眼,说话不会转弯抹角,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原谅。”

“李师傅,我可能还要到您家去,我做的事,我负责,您家娟子编的那一堆玩意儿,我会找人照价收购,让它变成钱,至于娟子以后要编些什么,那是您的事了。近期,我会联系人来收购,绝不会让娟子白费那番功夫,请您到时候给个方便。”宋晓冬说话的神情特别严肃认真。

送走了李师傅,宋晓冬心情很复杂,原本一片好心,只希望娟子在她爱好的那分事上做得开心,把竹编工艺水平提高一点,品种多一点,到时候,给她作个宣传,希望她能走好后面的生存之路。没想到,李师傅压根儿就没把知青当正经人看待,虽然当时没向娟子承诺什么,但让她费了心血的那一堆“玩意儿”,必须给它找个销路才对。当初曾经拿走娟子的几个小摆设,到文德路“竹编工艺商社”给吴主任看过,吴主任就给了蛮高的评价,说是再提高一下,形成批量,就可以订货,现在是时候了。

宋晓冬来到公社邮电局,他给在外贸局供职的爸爸拨了一个电话:“爸爸,我要麻烦您一下,去给文德路67号‘竹编工艺商社’的吴主任捎个信,说w县清水河公社金竹湾有一批竹编工艺品,叫他来看货。就说这批工艺品比上次他看到的样品质量更高,保证好卖。带个小面包车来,是小批量。我在学校等他。”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八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807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上午8:27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上午9:24

相关推荐

  •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中篇小说《师傅和我及其它》在《人民文学》副刊上发表之后,在我的同学圈里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响。特别是我的初恋,一次次写信要求和我见面,我就答应了。 十六年没有见面,这次见面自然是异常罕见的。无论是她,无论是我,都是在爱的炼狱里经过烈火般煎熬才能获得新生的。这里就不赘述了。 见面之后,我们各自谈了对文学的不同见解,自然也叙了别情。她鼓励…

    2022年8月7日
    1.3K360
  • 五律 ·丁香美

    五律 ·丁香美 (新韵) 簇簇丁香美,珍珍赏袅娜。 清白晨玉露,姹紫暮甜歌。 雅韵频频照,含情婉婉和。 游人迎此季,尽赏百花多。 –

    2022年11月6日
    1.9K170
  • 凤池吟 · 早春

    凤池吟 • 早春 一夜东风,雪霜融冶,始觉野水新生。 看烟轻日煦,江皋涣泮,十里澌冰。 细水潺潺,淙琤漱玉响泠泠。 云峰叠叠,千岩残雪,万点晶莹。 – 春山黛色犹浅,见小梅未放,瘦影斜横。 草木嫌春早,欲迎还拒,倦眼忪惺。 有酒无花,醒来无趣对空瓶。 黄昏后,且凭阑、等待莺声。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1天前
    1.1K110
  • 苦命的良表哥

           一晃,良表哥去世快十五年了。        记得接到良表哥去世的消息时,是个初冬的午后。震惊之余,我迅速约上同在县城的表叔、表弟赶往乡下良表哥家。在良表哥建好仅两年的新屋里,停放着刚满54岁、正值英年的良表哥的灵床。灵床旁,跪着身穿孝衣的良表哥的一双儿女和其他子侄。当时,阴沉的天空中正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行过鞠躬礼后,良表哥的大哥,即我的大表哥…

    2023年10月16日
    1.6K260
  • 诗歌:往事

    诗歌:往事 1 有人把它叫相思 有人把它叫暗恋 还有人把它叫作相见恨晚 – 我把它叫作一棵树 还把它当作我的化身 而且从春天开始   我就拼命地长叶子   长枝条 – 直到有一天 我的枝条长到了她家院里, 她可以对我哭   对我笑   对我讲心思   也不再去爱别人 – 而到了夏天的时候 我的凉荫蓬蓬勃起   布满了她家庭…

    2023年3月24日
    2.2K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3日 下午2:38

    李茂林的担忧不无道理,那时候“村里小芳”的悲剧太多了。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13日 下午3:53

    我们那里的知青,娶当地农民的没听说过,嫁给当地农村小伙子的倒有听说。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