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围魏救赵”的法子

IMG_20200517_163712

宋晓冬在知青点逗留了一天,住了两夜,该回家看看了。早饭后,收拾完行李,准备去搭中午的那趟进城的班车。

同学肖筱从公社供销社回来,急吼吼地向大家报告了一个消息:“公社武装部的胡部长集合一个排的民兵要去李茂林家砍他自留竹园的竹子,正准备出发。我们得想法子阻止他们,否则,要出人命。”

“得通知李茂林,让他有个应对的准备。”年龄最小的知青吴楚着急地说。

“我们要去帮帮李家,民兵拿我们知青没办法,我们是受毛主席保护的人,看他们怎么办!”知青中的老大哥陈实说。

“我有一个办法,不妨去试试。”宋晓冬说,“我们五个人,骑车去公社,快!”

宋晓冬五人骑着自行车,飞一般驶向公社,这时民兵队伍已接近金竹大队地界。宋晓冬五人下车后,跑到公社食堂的菜园子里,挥动镰刀,把菜地里的菜毁得稀巴烂,炊事员出来阻拦,宋晓冬说:“你去叫你们的领导出来说话,你拦不住我们。”

公社高自远书记出来喊道:“你们几个知青是不是疯了,跑到公社胡来?”

“我们怎么是胡来,我们是在帮你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知青陈实说。

“我们公社的菜园子,是从生产队划过来的地,有证明的,怎么是资本主义的尾巴?”高书记恼羞成怒。

“你们公社干部的自留园子不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农民的自留地就是资本主义尾巴。这不是很荒唐吗!你们的菜园子不能毁,农民的菜园子就可以毁,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知青“黑杆子”说。

“谁去毁农民的菜园子啦?你们有什么依据?”高书记说。

“胡部长带着民兵去砍李茂林自留地的竹子,难道你不知道?”知青吴楚说。

“这有所不同!”高书记说。

“你不是说公社的菜园子有生产队的证明,是合法的。我见过,李茂林的自留竹园,也有政府盖了公章的土地证,那也是合法的,他当篾匠,他也有工商所发的营业执照,他也不是非法经营。什么有所不同?你不马上阻止民兵砍人家的竹子的行为,会出人命。后果严重了,怕你负不起这个责任。”宋晓冬有理有据,说话理直气壮。

高书记喊来通迅员,叫他骑车去金竹湾,说是暂时停止这次的行动。

知青们坐在菜园子外边的石头上,也不走,就等胡部长带着民兵回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公路那头走来一群人,走在前边的人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人。走近了,才看清是李茂林和他的儿子李祖明抬着七十多岁的老爹到公社来了。李茂林把担架抬到高书记的办公室,搁在办公桌上,用手指着高书记说:“你不是高自远吗?你不是这里的父母官吗?你的人对我的老爹动手了,我的老爹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负起责来!”

“怎么回事?”高书记问胡部长。

“我们遵照你的吩咐去砍李茂林竹园的竹子,这老头耍赖,站在路中间发狠地说:‘你们想要砍我自留地上的竹子,除非让我断了最后一口气。’有个民兵没理他,把他往旁边扒了一下,老头就倒了。”

“竹子也砍了?”

“没有,老头倒在地上了,你派的送信的人也到了,还没来得及砍呢!”

“快去找车,把老人送到县医院去,人命关天,别的以后再说。”高书记亲自抬起担架,借了供销社的小卡车,和李茂林父子,往县城医院去了。

宋晓冬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策略,将了公社高书记一军,阻止了公社“割资本主义尾巴”行动队的行动,也可以说是用了“围魏救赵”计谋,保住了李家自留地里的竹园。也保住了全公社所有社员家的自留地。五个人对自己的贸然行动虽然都感到有些后怕,但对这个结果,他们都非常满意。他们骑上自行车,吹着口哨,离开了公社,快活地向知青点驶去。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591

(2)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上午9:25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下午3: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