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被人设计的意外

5907834_121924324125_2

报告团的最后一场活动要在金竹湾落下帷幕。场面和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人们的情绪有些异样,大人的眼睛里似乎带有怀疑的目光,小孩则争着大大的眼睛,望着陌生人。

王书记开始讲话了,场子上像大风吹过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澜,到处是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当第一个演说者把话说完,下来休息,没有一个人愿意给他让坐。

轮到宋晓冬解说图画了,他刚把画挂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上,一下子围上了一群看稀奇的孩子,几个半大小子扯断了绳子,哗啦一下,二十张画掉在地上,被人踩在了脚下。宋晓冬无意再把画捡起来挂好再去解说,他认为这样就很好,自己想设计一个开场失败的局面都设计不出来。不知是谁暗地里给了他一个台阶,让他稀里糊涂地下了台。

从人群里钻出来,宋晓冬首先看到的是李茂林一家人站在场子外边,李茂林和他的堂客阴沉着脸;李祖明情绪极其愤怒,拳头的骨骼被握得咯咯地响,眼里放射出的是仇恨的目光;娟子好像哭过,眼圈红红的,其表情流露出的毫无疑问是怨恨。宋晓冬还看到远处有几个小伙,像他知青点的同学,他这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宋晓冬不知后面的两个人是怎么收场的,他在场外等来报告团的其他三人,问他的画现在怎么样了,最后收场的向从德副书记说:“绳子被人收起来带走了,画被踩得泥巴掀天,完全没有用了。”

宋晓冬惋惜地说:“都怪我没有看管好这些画,这是黄秘书的文字材料,还有我的心血,全废了。还影响了你们的报告。”

向副书记说:“这不能怪你,小娃子们搞的名堂,不好上纲上线,也不能叫民兵抓小娃子吧,他们有什么行为能力啊!何况我们是各说各的那一部分话,谈不上谁影响了谁,不必自责。”

“你们能这样看待这个情况,我也就好向黄秘书交待了。”

报告团一行四人回到公社,青树大队的王副书记和绿水大队的向副书记代表报告团向公社党委作汇报去了,宋晓冬和那个五保户老头给黄秘书打了招呼,各自准备回家。

公社办公室外,响起了一阵自行车铃声,宋晓冬走出黄秘书办公室,见是知青点的同学,拿起行李,爬上车就随同学到知青点去了。

知青点设在绿水大队二小队,离金竹湾不到两里地,房子是生产队的旧保管室,地面隔了潮,用石灰浆刷了墙,当初,生产队给知青凑齐了锅、盆、碗、桌、椅、凳、床等全套家什,五个小青年挤住在一起,算是一家人了。只是离家远了,原先依赖大人惯了,现在要独立生活,做饭洗衣全靠自己了。后来,知青们渐渐地习惯了这种生活,为了解善伙食,还学会了喂猪,办小菜园子,几年下来,知青们也算是熬过来了,灶头挂有腊肉,缸里有余粮,菜园子里有白菜、南瓜、豆角、葱蒜,好心的邻居,有时也送点豆腐,辣椒酱,生活总算过得去。

宋晓冬平时不空手回来,要回来,不是割斤把鲜猪肉,,就是称点白面粉,有时还通过走关系买点菜籽油或者是芝麻油,总之,他的手头活泛一些,毕竟每月还可以领到一点代课费。宋晓冬回来一次,同学们就解善一次伙食,打一次牙祭。今天宋晓冬是被接回来的,他原本想,把公社黄秘书交的事办完了,能愉快地回知青点,再回市区家里。没想到,从画连环画到下乡当解说员,心里就很矛盾,敷衍了,公社不满意,太投入情绪,他做不出来,心里一直觉得很纠结。最后一场报告,他狼狈收场,在场外,又见着那一双双仇视的目光,他自我觉得像一个败北的战士。同学来接他,还准备一桌酒菜来款待他,给了他很大的安抚。

“我们听说李祖明要找你问偷竹子的事,你如果说出是真,他就要你当场拿出证据来,你如果说出是假的,是现编的,他就要当着众人的面,揍你这个败坏他名誉,尽胡说八道的人,我们一听,就吓坏了,大家认为,只有让你无法去解说,或许可以避免冲突,因此,我们让队里的几个半大小子,去扯断绳子,救你出场。如果真的在会场打起来,你先糟殃,他接着糟殃,你想,你糟殃,不划算,是替黄秘书顶灾,他糟殃,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肯定要坐牢。我们救了你还救了别人,一举两得,值得庆贺。”外号叫“黑杆子”的杨毅说。

“真的有点悬,那李祖明五大三粗,高你一个头,动起手来,你准吃亏。”平头肖筱说

“我敬各位同学一席酒,表达对各位的谢意!我先干为敬!”宋晓冬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

         小说连载《金竹湾逸事》之五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522

(2)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7:39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7: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0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