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梅花儿开(三)

2022090800430193

三、

再次遇到老包是十二年后的北京。春节后,一天早上,黄梅照常六点半就顶着寒风赶公汽,再转地铁,再转公汽上班。在公汽站,看到一男生,穿着褐色又长又厚的羽绒服,带着帽子,脖子上紧紧系着一条大红色围巾,面带微笑,很淡定地站在那里。引起黄梅注意的是那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天黄梅要和成千上万人擦肩而过,人人都挂着一付呆滞的面具,行色匆匆,很少看到过这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黄梅的研究生是在深圳公司总部实习的。如果拿动物来形容深圳人和北京人,黄梅认为,深圳人像正在打盹的老虎或者狮子,看似慵懒,但是,随时会像闪电一般,跳起来干掉对方,使自己变得更强大。而北京人,像一群群戈壁滩上奔跑的羚羊,永远在奔跑,奔跑,奔跑,跑到哪里都没有安全感,都不停息。

“只因在车站多看你一眼,就觉得有点面善。”黄梅从“微笑男生”面前一闪而过,觉得很面熟。这个男生的肤色给了黄梅一个提示,马上想到是老包,这时黄梅已经上车了。

第二天等车的时候,黄梅又看到他,穿着同样的羽绒服,同样的帽子,系着同样的大红围巾。黄梅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犹豫地问:“请问你是老包吗?”老包疑惑地看着黄梅。相貌普通的黄梅经常被人记不起,已练就强大的内心,她从老包的眼里,看到自己十二年青春岁月的流失。

黄梅以为认错人,只好讪讪道:“我是湖北黄冈的,你长得好像我高中的一个同学啊。”微笑男生从帽子里摘下耳机,笑着说:“那大概率的就是我吧。”黄梅继续:“考试时,我们一个考场。”“噢,你就是那个经常问我数学题的。”微笑男生终于记起来了。

黄梅的车来了。上车前,黄梅连忙记下老包的电话,“钢铁是这样炼煤的”就跳出来了,确实像“炼煤的”,黄梅呵呵一笑,就点了加好友。老包马上就通过了。

在车上,黄梅拉着吊环,想:原来真是老包啊,怎么这么巧啊?老包的微笑可能是因为在听歌?网络段子?相声?或者是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想着自己的故事?

蹊跷的是黄梅接连两天遇到老包,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每天黄梅天不亮就赶去上班,晚上八九点才披星戴月地回来,累得像死狗一样,有时候澡都没冲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也没和老包在网上聊过天。直到五一节,老妈突然来北京逼婚,黄梅才想到请老包救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284

(2)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2:55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5:43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一)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一) 可能是我的经历对不少人都有所触动吧,特别是在看了我的上篇博文之后,好几个人直接找上门来问我:“你弟弟妹妹都结婚了,你成家了吗?”不答复很不礼貌,那我就先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我是1967年10月份从部队回来探家时结婚的。一路上,不是很高兴,但却也抱着一些希冀。姑娘和我是头一年探家时经人介绍认识的,好几个姑娘中,数她最漂亮,虽然其学历比…

    2022年7月20日
    623390
  • 我认识的申志远

    认识小申有三十多年了。那时,他经常和我的同事电视家协会秘书长赵光远混在一起(电视剧《暴风骤雨》编剧),我的办公室和赵光远紧挨着,和小申自然也混熟了。网上偶然发现有人将采访他的文章发在博客上,随即给他发了纸条说:“读完专访,感动你对事业的执着,同时,往事也浮现在眼前:你常去赵光远的办公室,也常来我办公室搜寻你所要的东西。当时对你的执着真的很不理解。本篇专访,让…

    2022年6月4日
    2.6K60
  • 小说《轻舟》连载之二:水墨 • 丹青

                                                      &nbsp…

    2022年7月9日
    567280
  • 在窗台

    你那清清秀秀 低眉不语 眼帘微掩 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目不转睛 是否内心有着忧伤 是否有些痛苦深藏 无语,凄美   你的窗口,你的阳台 是否有鸟语花香 是否沐浴着阳光 不要逃避 不要躲藏 那青涩的枝头 随着季节得以释放   那歌唱,那飞翔 一种暖在心坎上 我会轻轻地驻足 在你的窗外 还你一缕清晨朝阳 用一首旋律 为你轻吟浅唱 琴音如字 …

    2022年6月11日
    3.5K130
  • 《一代爱情》

    中篇小说《一代爱情》发表啦

    2022年5月31日
    3.7K1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