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梅花儿开(三)

2022090800430193

三、

再次遇到老包是十二年后的北京。春节后,一天早上,黄梅照常六点半就顶着寒风赶公汽,再转地铁,再转公汽上班。在公汽站,看到一男生,穿着褐色又长又厚的羽绒服,带着帽子,脖子上紧紧系着一条大红色围巾,面带微笑,很淡定地站在那里。引起黄梅注意的是那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天黄梅要和成千上万人擦肩而过,人人都挂着一付呆滞的面具,行色匆匆,很少看到过这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黄梅的研究生是在深圳公司总部实习的。如果拿动物来形容深圳人和北京人,黄梅认为,深圳人像正在打盹的老虎或者狮子,看似慵懒,但是,随时会像闪电一般,跳起来干掉对方,使自己变得更强大。而北京人,像一群群戈壁滩上奔跑的羚羊,永远在奔跑,奔跑,奔跑,跑到哪里都没有安全感,都不停息。

“只因在车站多看你一眼,就觉得有点面善。”黄梅从“微笑男生”面前一闪而过,觉得很面熟。这个男生的肤色给了黄梅一个提示,马上想到是老包,这时黄梅已经上车了。

第二天等车的时候,黄梅又看到他,穿着同样的羽绒服,同样的帽子,系着同样的大红围巾。黄梅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犹豫地问:“请问你是老包吗?”老包疑惑地看着黄梅。相貌普通的黄梅经常被人记不起,已练就强大的内心,她从老包的眼里,看到自己十二年青春岁月的流失。

黄梅以为认错人,只好讪讪道:“我是湖北黄冈的,你长得好像我高中的一个同学啊。”微笑男生从帽子里摘下耳机,笑着说:“那大概率的就是我吧。”黄梅继续:“考试时,我们一个考场。”“噢,你就是那个经常问我数学题的。”微笑男生终于记起来了。

黄梅的车来了。上车前,黄梅连忙记下老包的电话,“钢铁是这样炼煤的”就跳出来了,确实像“炼煤的”,黄梅呵呵一笑,就点了加好友。老包马上就通过了。

在车上,黄梅拉着吊环,想:原来真是老包啊,怎么这么巧啊?老包的微笑可能是因为在听歌?网络段子?相声?或者是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想着自己的故事?

蹊跷的是黄梅接连两天遇到老包,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每天黄梅天不亮就赶去上班,晚上八九点才披星戴月地回来,累得像死狗一样,有时候澡都没冲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也没和老包在网上聊过天。直到五一节,老妈突然来北京逼婚,黄梅才想到请老包救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7284

(2)
老流的头像老流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2:55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5:43

相关推荐

  • 忠厚传家:古典民居建筑的人文精神

    刘河镇,位于荥阳市西南部,距离郑州市35公里,地处伏牛山系嵩山余脉向东过渡地带山区边缘。境内分布着五云山、三山等山脉和王河水库等水系,依山傍水,风景秀美,山地、丘陵、梯田、湖泊错落有致,植被茂密,自然生态保存完好。数年前的一个春意盎然的三月天,荥阳市刘河镇党委政府与河南古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在镇政府大院举办“中原乡村旅游发展培训班”,我与中原古村落古民居保…

    2023年1月31日
    2.2K60
  • 山药甜,甜山药

    进入腊月间,父母就开始念叨要吃老家的山药了。 鄂东南地区的山药,不是超市里卖的那种长条状的棍形山药,它的外形与人的手掌很像,一个巴掌分开长出很多枝节,每节鼓鼓囊囊的,外表长有很多短粗的根须,刮皮清洗处理时很是麻烦。但是它多汁,肉色白皙,口感鲜嫩,滑甜,煨汤、清炒、火锅都是绝佳的温补食材。 山药好吃,据说不同的乡村土壤种植出来的山药口感不一样。原先经常打交道的…

    2023年1月4日
    3.6K250
  • 黑炭儿伯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原作者。图片与文字内容无关。)              故事大概发生在1975年吧,那时农业学大寨正搞得如火如荼。        那一年刚刚入秋,县里就召开了农业学大寨工作会议,要求全县来年小麦产量必须上纲要。紧接着,公社又召开了由各村支部书记参加的“落实全县学大寨精神暨‘三秋’工作会议”,提出了“早播种、扩面积、抓密植,确保小麦产量跨…

    2023年8月11日
    2.6K360
  • 活动揭晓:行家评析 “ 呆泡 ” 应征联

    导读:10月25日,湖南博友四格格发表《呆泡闪亮:湘西凤凰苗寨的一道风景》一文,四川博友沉默者留评:呆泡一点都不呆。晓舟倡导博友们以“呆泡一点都不呆”为出句,进行“对对子”竞赛活动。三天过去了,编辑部特邀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湖北女子楹联》副主编周小芳(霁月)进行评比,她发表了很好的评析意见,请大家欣赏。

    2022年10月28日
    1.1K210
  • 苦命的良表哥

           一晃,良表哥去世快十五年了。        记得接到良表哥去世的消息时,是个初冬的午后。震惊之余,我迅速约上同在县城的表叔、表弟赶往乡下良表哥家。在良表哥建好仅两年的新屋里,停放着刚满54岁、正值英年的良表哥的灵床。灵床旁,跪着身穿孝衣的良表哥的一双儿女和其他子侄。当时,阴沉的天空中正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行过鞠躬礼后,良表哥的大哥,即我的大表哥…

    2023年10月16日
    1.7K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