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一首《我值了》

七律 · 卯酉河博园璀璨
新诗一首
按语:今天清早偶获灵感,把它记了下来。
《我值了》
活得很没意思
自从拥有了她
大家都说
我值了
不是吗
我本是块石头
没有什么灵气
是她  把我点石成金……
谢谢她
    2022、9、2  写于新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6555

(11)
2272 张英辅的头像2272 张英辅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上午8:24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上午9:40

相关推荐

  • 树之缘

    长久以来,我一直依恋着树。 童年折射的影子长得一生都无法走出。那时候我胆小如鼠,总是战战兢兢的,自然与别的孩子玩不到一块去。家里的大人们每天忙于生计,无暇顾及我,我只好到大榆树下消磨时光。 传说,老榆树是千年的古树。村里人敬为神树。矮一点的枝条上系了不少祈福的红布条。高耸在村庄上空的老榆树,弥漫着慑人心魂的神秘感。树干沟壑纵横,沧桑得像老祖母的面孔。它散发着…

    2023年6月17日
    2.9K980
  • 古槐

    这个冬天,她也许就不存在了。 这是一棵古槐,不知有多少年了,有人说是元代的,有人说是明代的,都有可能;没有人说是清代的,因为不可能。她那么大的,清以后的岁月,养不了她那么大。我就奇怪,平日里那么多人喜欢胡说,到她面前就不胡说了。她是神奇极了。 她以前一定是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后来,是岁月让这家院子不存在了,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她以前是属于一个院子的,属于一家…

    2023年11月24日
    1.9K50
  • 苏州的风是什么味道

           陪老伴逛平江路,一块店面玻璃上的字引得我驻足。定睛一看,美术体写着“苏州的风是什么味道,你知道嘛?” 我转头与老伴开玩笑:你知道吗?老伴笑而不答,反问我:你在苏州时间长,你说说看呢。 想想也是,毕竟在苏州学习、工作、生活累计也有30多年了,闻了超过1万天苏州的风,抵不了老苏州,也算不上新苏州,既然有题,也该做做,做得准不准、全不全,则另当别论。…

    2023年3月29日
    2.5K390
  • 【书法】秦隶《享雨斋得名记》

    享雨斋得名记 渔洋水湄,有庠序焉,丙子岁春,邑人募资结庐于此,大庇寒士,余受命徙而居之。 七月流火,室热如炉,余居于此,汩然汗出,遍体淋漓。倏而风雨骤至,溽热一除,爽然若秋也。或闻珠落玉盘之声,觅之,有晶莹物自顶隙沁出,滴于笔洗,叮咚然! 余窃喜,古有“红袖添香”,今有天仙斟水,何其浪漫!何其神异! 余乃欣然秉笔,书“享雨斋”以自娱,嘻!陋室遂有令名矣! 丁…

    2022年9月23日
    1.2K50
  • 东辽河的变迁

    我的家乡是东辽河畔的一个小村,从小长在东辽河边,东辽河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母亲河。 东辽河是辽河东侧一大支流,发源于吉林省东辽县小葱顶子山,流经吉林省辽源市、四平市、梨树、公主岭、双辽等市县,于辽宁省康平县三门郭家与西辽河汇合成为辽河,在盘锦入海。在吉林省境内河段长372公里。 东辽河源头说法有二:一是在辽源市东辽县辽河源镇东南10公里的福安村的“辽河掌”处,出…

    2022年6月23日
    17.9K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9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