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望海潮

t01ee2ed78466e76358

在一次饭局上,几个出门旅游才回来的朋友讲见闻,不约而同的讲到看海。去三亚的朋友说那天涯海角,巨石耸立,椰叶摇曳,碧波万倾,俨然南天幻境;去蓬莱的朋友说海客瀛洲,烟涛微茫,眼前真景,却如海市蜃楼;去北戴河的朋友直接吟咏曹孟德诗,东临竭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大家谈资丰富,言语之间,尽是诗情。此时,我只能当一个听众,因为我没有他们那种专门旅游的经历,对于看海,我恁地写不出美妙的诗词,甚至觉得连连缀文字都显得特别的艰难。

我在年轻时,本是有过与大海萍水相逢经历的,但是那时,压根儿就不曾有过拿笔将它变成文字的意念,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去旅游也不是为写点什么去准备素材。那是一种专心于随众完成任务的行为。

记得第一次看见海,是坐在木驳船上,屁股下垫着没打开的背包,几个人背靠背,就着微微的月光,于迷迷糊糊之中,看见我们前面的动力拖船在风浪中颠簸,我们乘坐的驳船也随之时而被抛向浪峰,又时而被跌入浪谷。几十个乘船大头兵,在暗黑的船仓里,感受着海的巨大力量,却没有观赏到那海的壮美。除了内心里有些惊怕,再就是月色太暗,什么也看不见。时间怎么是夜里?途经大海的机缘也太过于偶然。

1967年初夏,我们四十二军一二六师卫生科暨师野战医院奉命移防。之前,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得到具体信息说要移防到哪里去,只是有一天,科室领导通知,全体医护人员先把自己的行李打包好,集中放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上班后,所有人员将办公室里的所有用品和仓库里的所有器材都搬上汽车。半天功夫,装车就绪,午饭后,全院的工作人员登车出发了。

汽车驶出黄江公社鸡啼岗师野战医院营地,开到东莞县西侧东江南支流上的一个码头(好像是西塘镇码头),我们跳下车后,先是将医疗器材搬下车,集中运到码头趸船旁停靠的木制驳船上,然后返回到汽车边,背上背包,拿了属于自己的行李,按科室坐在码头的石级上,等待医院所有人到齐后以便上船。下午四点多钟,最后一批运送仓库里器材的车终于到了,大家齐手把最后的一批物质器材搬到驳船上后,才准备起航。

木驳船是两艘,因为医院是整体移防,搬运的东西太多,医院里一百多号人分坐在两艘驳船上,这也是便于各科室人员负责好本科室自己的物质器材。再者,驳船船仓敞着,没顶篷,物质堆放着,只是用纤绳捆绑了,与四周船舷的挂钩绑着,但仍然要有人看护才行。兵们,就是这样被人货混装在木驳船上。

傍晚,前面动力拖船启动了,我们乘坐这没有动力的木驳船被纤绳栓着拖在动力船后,在我们乘坐的驳船的后面,还拖着另一艘木驳船。夜色很暗,驳船在东江支流上慢慢地行驶,在驳船轻轻地摇晃中,搬了大半天辎重物质的兵们,已经疲倦得不知道观赏江岸景色了。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从熟睡中被吵醒,听见有人嚷嚷,说心里不舒服,要呕吐。不少人也感觉眩晕得厉害,驳船颠簸晃动的幅度太大,人,根本无法在船仓中站立。问是怎么回事,有人说,船已经行驶到珠江口与大海的衔接处(后来有人说那里叫零丁洋),因为珠江水流太急,风太大,波浪掀得很高,尽管我们坐的驳船已经足够大了,但在这时,它却只如一片苇叶,在大海上随浪摇晃飘荡,没有经历过这种乘船在海涛上行驶的人,大多会晕船呕吐的。

驳船巅簸一段时间以后,又慢慢恢复到原来平静的状态,我们这些兵们,又不知不觉睡着了。

天亮时,我们醒来,看见船靠在斗门县白蕉码头上,原来拖驳船转了一个大弯,从珠江口入海,又从海上拐进另一条内河,靠在离海不是太远的斗门县右岸。白蕉公社卫生院,就是一二六师野战医院移防的临时设置点。打前站的人员已经在那里给我们搭了临时营房——竹杆加葵叶组成的简易大棚。病房用的是原白蕉卫生院的病房,检验室、透视室、手术室等要求高的房室则借用卫生院原有的房子,其他处置室与办公室则设在军用帐篷里。

下船的这一天是搬器材,“安家落户”;第二天,人们便披上白大褂,各就各位,按部就班的开始工作。白蕉驻军临时医院,算是开始运行了。

第二次看海,是这年的初秋。这一天大家正上着班,科室主任从院部开会回来,一进办公室,就点名几个人,说马上收拾行李,与其他科室的人一起,坐船出海上岛,有任务。

午饭后,我们二十几个小伙,背着背包,提着行李,登上广州方向开来的客轮,约一个小时,到达了我们要去的地方——白荇岛。

从白蕉到白荇,水道其实是在内海上,站在船上远远的可以看见有一条长龙一样的东西,从江岸伸到海的远处,蜿蜒逶迤,连接几个小岛。客船的船舷上有停靠点标识,即客轮到达白荇岛后,下一码头是小林岛,再是乾务。

终于登上了白荇岛,在这里可以看到外海——海堤外的大海。远处的渔船千帆点点,远处的岛屿,耸峙星罗,再远处,海是蓝莹莹的,天也是蓝莹莹的,辨不出海与天的分界线在哪里。

我们这次上岛,是临时替换原驻岛单位人员,赶季节筑堤填海。原来的那班人员被抽调出去做稻子抢收准备去了。我们卫生科这些人,于是扮上了“精卫”的角色,去继续完成填海的任务。

带队的谢排长我们原先不认识,他是早些时候从别个单位抽调过来打前站的,这里的住宿与生活场所他都给我们安排好了。二十多个兵,住一个简易的葵叶棚里,厨房是石木结构的瓦房。这里四周,都是建筑工地,据说建筑工人修建的正是一二六师新的医院。目前,新医院的房子还只半人多高,石木结构,基本上还没有什么看相。

我们住进简易葵叶棚,吃了晚饭,天将黑定时,竟然听到有军号声自远处传来,谢排长把我们叫到帐篷外,报数点名,说了些岛上的基本情况,提出了日常的注意事项,重点说了我们的任务。排长说话简短明了,当再次听到归寝号时,我们已经洗澡、上床了。

第二天一早,没上早操,吃过早餐,每人扛一把铁锹,整队去了白荇尾那边的海田边上,那里,有望不到边的稻田,除了有高出稻田的树林、简易草棚和小岛,剩余的全是如海涛一般起伏的水稻。走近稻田,看见田与田之间,辟有很多条行船的水渠,水渠大约都有四五米宽,纵横交错,小舢板可以在水渠上自由穿行。谢排长说,这里原来本是浅海,前几年,一二五师的战友们修海堤,运泥沙、填海造田,硬是把汹涌的海改成了阔远的海田了,有几万亩之多。

我们搭乘舢板在水道上划行,看见田埂上满身是汗的战士们,正在用竹跳板搭桥,他们说是为收割水稻作准备的。

我们坐的舢板到了稻田的边缘,这里是分给我们这班小伙儿劳动的地方——海滩。这海滩比稻田低了很多,我们的任务,是在海滩筑堤建田埂,这堤的高度要与原来的水田平齐,为下一轮的造田耕海,排除海滩上的余水。我们从舢板上下来,依照排长的指导,我们用铁锹把海滩上的沙泥一坨坨堆起来,堆成围堰一般的堰堤,紧挨稻田,一路将堤坝堆过去,将看不到边界海滩,能筑堤的地方都要筑成堤,将来,这里都是新的海田了。我们想,仅凭我们这二十多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工。

我们在海滩筑田埂约两个星期,就回白蕉医院了,原来台风要来了,我们的肉身抵抗不了台风与海潮的双重攻击,只能奉命撤兵。

1967年10月,我们师医院人员终于等到了白荇岛新医院的竣工,于是,全院人马又来了一次全员迁徙,搬家到了白荇岛。

新医院的位置,设在白荇岛的正中部,从白荇头到白荇尾,有三四里地。白荇岛像一弯明月,弓弯面朝内海,弓背朝向外海。岛的中部东侧有海跋百米的山脊,在山脊上看海,那是全方位的,既可以看到内海,更能看到无垠的外海。白荇头是码头,处在岛的北边,海堤修到这里加设了好多个水泥柱和水泥平台,从广州起航的客船是可以在这里停一站的。白荇岛的渔民集中居住在岛的北端占岛长的前三分之一地段,木质矮棚,很是破旧。靠南三分之二的地段,是部队后勤机关的营地;白荇尾在岛的南部,师直机关设在这里,这里还建有广场和大礼堂,驻岛军人常在这里集会听报告,看电影和开展文艺演出活动。

白荇岛北面不远处有三板岛、小林岛、大林岛,师里所辖的三个团,就驻扎在这些岛上。师部后面半山上,还建有微型天安门,说是微型,其实也有近四米高,站在白荇尾,看这半山上的微型建筑,有种神圣的感觉。

白荇军垦农场,每年收两季水稻,冬季里拖拉机在海田耕地的场景,就如油画《耕海》(此油画由汤集祥、余国宏创作)那样壮观美丽。

2022090101402884

秧苗成长的季节,万顷海田,绿波荡漾,稻子成熟时,坐在岛的任何地方都能闻到稻谷的清香气味。每每有喜庆的事情,师文工团和万山群岛的守备部队文工团就会在白荇头万人广场搞联欢演出,这时,广场上各个单位的兵们互相拉歌,军歌的声浪响彻海天。

我们野战医院里的人,常常沿着海堤去三板岛送医疗物品,也常常乘船抄近道到下面连队去看老乡或是去接送病人,眼之所及全是大海。

其实,海,对我们这些驻岛大头兵来说,已经不是什么观赏的景致了,海,它只是一个背景,它的前面,是兵们生活的舞台,不管是筑堤造田,耕海耘地,插秧割稻,还是什么练兵比武,治病救人,或者是上台演戏,海,就是一个无比阔远的生活场地。在这里,战士,则是改造大自然,使沧海变桑田的主人。

我不是一个虔诚的观海者,恁地没有专程去什么地方专注地看过海。那时,作为一个整天忙于事务的卫生科士兵,是没有闲情逸志去观海的,尽管驻海岛数年。

现在回想起来,大海,那只是我人生的偶尔邂逅。五十多年过去,记起曾经经历的大海,我并没有感到遗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6489

(12)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上午7:03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上午9:59

相关推荐

  • 少陵家国情怀重 第一快诗古今传

                                  自幼喜欢唐诗宋词,那是受老父亲的影响。      父亲家贫,七八岁丧失父母,被伯伯送到一家画匠铺学徒,然而,因祸得福,画…

    2022年6月4日
    45880
  • 山峦叠岭翠(外一首)

      七律. 山峦叠岭翠 —流云临摹山水画自题诗词(新韵) 飘渺山峦叠岭翠,薄纱缭绕旭光中。千姿阔树千姿秀,百态葱灵百态清。壮丽山河皆主赐,祥和景致尽天成。云蒸霞蔚奇观醉,揽胜丹青入画浓。     踏歌行.逸韵古诗成(新韵) 碧水青山远,浑然一体成。晴空云万里,绿柳草儿葱。唯旖旎风情。逸韵古诗成。

    2022年5月25日
    1.8K40
  •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6——12)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6——12) 按语:这一期将发布7首诗,有些长。主要是李老师把它们放到一起评了,不宜再攺动,望大家理解。   6  窗前   老了  天冷出不去门 只能站在窗旁朝窗外望 想问梅花什么时候开 然而又想起年轻时候的事   那位爱穿红雪靴的姑娘 如今还总爱站在雪地里看梅花吗? 红梅依旧在开  这人 为什么就老了…

    2022年8月23日
    427240
  • 不是所有的演员都登场了

        不是所有的演员都登台了,不是所有的人都出手了,还有的人隐藏在暗处等待机会。     先出手的并不一定是高手,高手往往隐藏在暗处。     潜伏着的那个人才是最厉害的人,他如果出手,必定是一击致命。     但是,潜伏的高手到底是谁?他到底潜伏在哪里?     真正的高手肯定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高手还在静静地潜伏。 作者:沉默者FAN 链接:h…

    2022年8月14日
    609110
  • 野草

    野草 . 一 野草,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词。 鲁迅先生就曾经把他的散文诗集命名为《野草》,其中《秋夜》《我的失恋》《希望》《雪》风筝》《过客》《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都是我喜欢的文章。 野草成为书名,是鲁迅喜欢这些卑微的草,他在这本书的题辞里写道: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

    文化 2022年5月20日
    5.8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9月1日 上午10:09

    非常珍贵的经历,切身细腻的体会,饱含深情的文字,铸就了这篇文质兼美的好文。[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1日 上午10:14

      @情满乌江谢谢情满乌江老师的赏读与雅赞,往事已过五十多年,就如昨日的经历,难以忘记。谢谢了!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9月1日 上午10:47

    谁是最可爱的人,解放军,为了人民的安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筑起了伟大的长城!向人民的子弟兵致敬![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9月1日 上午10:57

    原来是实实在在的望海潮,我还以为是词牌【望海潮】呢。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1日 上午11:46

      @四格格谢谢老师的关注与留评,借了个词牌名为题,见笑了。[咧嘴笑]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9月1日 下午12:34

    驻岛数年,致敬啊!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9月1日 下午3:29

    一段不寻常的海岛军营生活,与海的接触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风花雪月,只有赤诚守护,您是了不起的军人。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1日 下午6:53

      @难诉相思那时年轻,精力都在卫生科里的本职工作上,哪里需要那里去,没想到观景这码事,有印象的就记得,有的连印象都没有。
      谢谢老师的雅赞。

  • 风雨
    风雨 2022年9月1日 下午9:17

    军旅生涯,军旅情怀,军人一生无悔![赞][赞][赞][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9月2日 上午6:41

    记叙了一位军人的对祖国的奉献,记录与海潮的缘分,着墨不多,但没有遗憾,毕竟,都与军人建设国家、海岛有关,成为一生无法忘记的深刻记忆,文字扎实有力,乃军人务实本色。很赞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9月2日 上午9:15

      @黃東濤(東瑞)谢谢东涛老师的访读与雅赞,白荇岛,后改名白藤岛,我师野战医院驻地,那里现在隶属珠海市金湾区,周围的海全成了陆地,还保留白藤头,白藤尾称呼,红旗镇的红旗医院就设在我们野战医院旧址。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9月2日 下午1:12

    以海为伴,艰苦奋斗,为国为民,向您致敬!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