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一封书信

2022082902103387

水泥厂前的龙泉河涨了好几次水。冬春两季残留在田边路角的枯枝败叶,被几场大雨刷到了大沟小渠里,又被几次大水冲到了河里,冲到了远方。 连续晴了两天,龙泉河的水这个时候干干净净、清清亮亮,流速也平平缓缓,无波无澜,是厂里下班工人洗澡洗衣服的好场所。

施庚生在施家寨的时候,只见过有几眼山泉从岩缝里悄悄地淌出来,从杉木简沟里流到山民家的水缸里。施庚生在读书的时候,不知从杨柳河边走过多少次,那时他胆小得没有下过一次河,有胆大的同学下过河,平时,杨柳河上游的水浅得只淹脚背,下游的水潭才能淹死人。当兵的时候在大西北,满眼是荒凉的高原和望不到边的戈壁,做梦也梦不到有一河清水能洗一洗浑身的臭汗和黄沙。

夏天的气候本来就潮湿炎热,加上施庚生是从高山上下来的,特别怕热,汗特别多,衣服成天湿漉漉的,洗衣服比别人要勤便得多。

这天,施庚生下班后,拿了换洗的衣服,要到厂前的河里去洗澡,洗衣服。

“施庚生!你有一封信,广西来的。”门卫喊道。

施庚生接过信封,一看,知道是宋永青写的。他回到住处,拆开信封,打开信纸,上面写道:

庚生战友:

你好!给你回信,算是迟了。因为我们部队到“友谊关”那边执行任务去了。什么任务,你是知道的,军事秘密,不能透露。回来才看到你的来信,又过了半个多月,这才给你回信,望能见谅。

不错,上次回家是专门回来相亲的,对象就是刘芳,向黄部长推荐我上训练课,是刘芳的主意,她说,挑明身份,可以增加她的安全感。那天晚上回家,这恐怕是黄部长的有意安排,对你是个考验,对我也是个考验,不知你经受住考验没有。走到半路上,刘芳把我抱住了,我是冲动了几秒钟,但我明白,我不能那样做,首长找我谈过话,还要留我多干几年,可能要提干,我不能只有这么点觉悟。要知道,一冲动,把人家给搞了,种下个什么,怎么好收拾?

你在信中提到过青山大队那个民办老师给人家当“搪火皮”的事,现在我回想起来,我那时做得太明智了。回部队才个把月,家里来信说,刘芳悄悄地到医院刮了胎,还问是不是我做的“好事”。你在信中一提醒,我就明白,这是谁做的“好事”。我已经给县武装部和公安局写了信,要他们把那个经常到处做“好事”的黄锦斋管教一下,免得当兵的在外面还担心家里的那个对象,误了守边防的大事。

你在信中还提到女知青遭到黄锦斋“潜规则”的事,我也顺便在给武装部和公安局的信中提及过,假如经过查证核实,证据确凿,那么,黄锦斋破坏军婚,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的两项罪名,就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还提及黄锦斋在乡下巧取豪夺,横行霸道的事,我想,只要上面两项政府方面帮忙办了,余下的都会迎刃而解。

至于婚姻问题,我还不着急,刘芳那里,我还是觉得不忙脱离关系好一些,这有利于武装部和公安局查案子。

写得不少了,想就此打住。

另外,请留心杨柳坪的动向,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来信。顺便,你的旧军装,可以寄给我,我想法给你换几件大半新的寄回来。

以后多联系!

此致

军礼

宋永青于广西

1971.8.10

施庚生读完宋永青的信,觉得天空比往常更加空旷、更加晴朗。宋永青是现役军人,说话的份量就是重一些,办事就是得力一些。像知识青年汪丰,就算有满肚子的义愤,到头来,还是只能用酒话来发泄一通而已。

施庚生的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愧疚之情的,毕竟,他没有经受住考验,在那个早春的夜晚,他冲动得无法自拔。可怜的石秀菊为什么不反抗?这恐怕就是黄部长和石秀菊合作设计的套套。老实人往往被人算计了,自己还不知道。好在又出来一个老书记的幺儿子,一个上门当女婿的货,他是看中了人?还是看中了桃花湾这个地方?或者是看中了郭家屋场?一切不得而知。

施庚生拿着换洗的衣服,来到河岸,河里满是洗澡的人,有大人,有小孩,有男人,也有女人。施庚生先把要洗的衣服洗了,然后才下河用狗爬式游起泳来。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九

(图片摘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6188

(2)
上一篇 2022年8月29日 上午9:53
下一篇 2022年8月29日 上午11:35

相关推荐

  • 香港文化是一盘香喷喷的炒杂烩

    东瑞       在香港居住快半世纪,如果以一句话比喻香港,我会说,香港是一盘炒杂烩,热辣辣的色香味俱全;当然,形容香港是杯鸡尾酒,诗意盎然,也美;炒杂烩比较中式,有点普罗大众的市井味。 香港以前被误读没有文化,只被认知是购物天堂;八十年代,有一大作家路经香港,只是走马看花,就大放厥词,断言香港没有文化。读了…

    2022年6月30日
    427320
  • 野草

    野草 . 一 野草,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词。 鲁迅先生就曾经把他的散文诗集命名为《野草》,其中《秋夜》《我的失恋》《希望》《雪》风筝》《过客》《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都是我喜欢的文章。 野草成为书名,是鲁迅喜欢这些卑微的草,他在这本书的题辞里写道: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

    文化 2022年5月20日
    5.8K20
  • 河光山色

    2022年高考的第一天 衷心祝福莘莘学子们首考成功

    2022年6月8日
    2.8K20
  • 读吴小如

    吴小如的书我喜欢看,最早买过他的一本《书廊信步》,是辽宁教育出版社“书趣文丛”中的本子,觉得言之有物,很实在,后来进书店每看到他的书,就买回来了,相继购回的集子有:《古典诗词札丛》、《读书拊掌录》、《绮霞随笔》等。但也有例外,有一回看到他的一本厚厚的谈戏曲的书,没有买,因为我对戏曲总是找不到感觉,虽然以前也曾从剧本和唱腔方面尝试过,许是天分所限,不尽人意,就…

    2022年9月5日
    2.6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1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