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门当户对

t01b31f8144285bf526

五月一日,厂里放“劳动节”假一天,施庚生把轮休假凑一起,要回施家寨一趟,去看看父母。他头一天就把假请好了,第二天早饭后,上街给父母哥嫂侄女各买了一点小礼物, 动身回家了。没有公路,要步行四十多里的山路,这对施庚生来说小事一桩。他一路的急行军步伐,中午饭的时候,他就到家了。农村的中午饭当然不是正午十二点,而是下午一到两点之间,是个看太阳而估计的时辰。他好久没有吃洋芋饭了,一连添了两次饭,新鲜的懒豆腐喝了两碗。放了碗的父母二哥二嫂都看着他那个吃饭的样子,以为他在水泥厂连饭都没吃饱,一个个摇头叹息。

“庚生,要不,你还是回来吧,家里虽然穷,但还是能把肚子填饱的,工厂虽然好,但它不产粮食,填不饱肚子,是枉然呐!”母亲心疼地说。

“是啊!老话说,挣钱不挣钱,挣个肚儿圆,你肚子都装不饱,还有什么干头?”父亲也这么说。

“是什么情况啊?厂里还不如家里?”二哥问。

施庚生笑了起来,放下碗,抹了一下嘴,说:“您们误会啦!我是觉得洋芋饭特别好吃,多吃了一碗,不是我在水泥厂吃不饱。水泥厂的生活还蛮好的,早晨有包子馒头稀饭,中午晚上荤菜素菜都有,半夜还有热饭吃,很好!只是我刚工作,工资不高,不敢吃好的,但没有饿过肚子。”

“我看你像饿牢里放出来的,还以为你在那里吃不饱呢!”母亲笑着说。

父亲听了儿子的话,说:“你说得对,应该这么想,工资不高,是要节省点用,还要攒点钱,将来成家要用不少钱呢!”

“桃园大队的赵主任曾经来找过你,我说你到很远的地方搞‘三线建设’,修铁路去了。他见不到你,黑着脸,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二哥又问,“他来找你干什么?”

“谁知道他来干什么!”施庚生说。施庚生听说赵世发来找过他,其实他心里知道是什么事的,只是没必要说出来。他认为,就是石秀菊的老妈亲自来向他道歉,他也不会去做石家的女婿。即使石秀菊肚子里有了什么“动静”,恐怕她自己也说不出这“动静”是谁闹出来的。既然她的妈当初不讲情面地当面回绝了他,现在想来,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如果当初石秀菊的老妈随了女儿的意,他施庚生就把“绿帽子”戴实在了。施庚生想起先前没有人向他讲过黄部长在杨柳坪这一方的所作所为,便向二哥打听:“二哥,我在水泥厂听同事说,黄部长的德行不太好,你知道的黄部长到底是个什么人?”

“这要看从哪一方面说的,如果从管人管事这一方面讲,人们私下叫他‘黄保长’,是说像国民党时期的保长;如果从生活作风这一方面讲,那是地地道道的流氓;如果从工作方法来讲,是不折不扣的恶霸;如果还要给他一个像样的比喻,那就是土匪。以前,我们不想跟你讲黄部长的臭德行,是看你刚从部队回来,还有那么点正气,加上你为人太直,性情有些急燥,又容不得作恶的人,怕你与他打交道时,针尖对麦芒,惹出事来,如果把他惹烦了,他会把你往死里整的,这又何必呢!”二哥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又说,“好在那天你把一身的衣帽皮鞋送给了他,不然,你休想拿到去水泥厂当工人的那个指标。他偷梁换柱,拿招工指标送人情的事多了,去年,我们公社青山大队有一个复员军人,因为替人打抱不平,与黄部长吵了一架,黄部长把上面分来的招工指标都给了别人,就是不给他。这个复员军人最后只有到江汉平原的江陵县当了上门女婿。今年,他回来把全家人都接到那个地方住去了, 他怕黄部长整他的家人。”

“听说黄部长玩过的女人不在少数?”施庚生一笑,随便问了一句。

二哥说:“下乡到杨柳坪公社的知识青年中,有人给黄部长归纳的有五个字‘有三宫六院’,我也不懂‘三宫六院’具体指什么,听人们说,全公社每一个大队都有他睡过的女人,有的还是长期‘裹起’的。”

施庚生没有再问什么。他到后廊子里把床上堆放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把夏天要穿的单衣服叠好,放在包里,把冬衣叠了收到衣箱里,那顶绿色的军帽,他怎么看都不顺眼,当初黄部长说“你这顶帽子为什么这么绿”时,这黄部长就动了心思,起了意念的。施庚生把军帽放到了箱子里。

快到吃夜饭的时候,大哥大嫂侄女都回来了。大哥说:“我们大队老书记的幺儿子要出嫁,我们去吃了酒,随了礼,所以才回来。”

“‘儿子出嫁’怎么讲?”施庚生问。

“就是让儿子出去上门当女婿。”

“嫁到哪里去了?”

“桃花湾郭家屋场,新娘子是石主席的二姑娘石秀菊。你给民兵干部上训练课,你应该认识的。”

“哦!我认识,书记的儿子和主席的姑娘结婚,真是门当户对呀!”

“那是啊!石家老妈把的关,当然要门当户对呀!婚姻不单是男女的结合,也是政治、经济、权利的结合嘛!”大哥说。

大哥到底是老师,说的话有点深奥,婚姻竟然和政治、经济、权利有联系,施庚生有点不太明白。但是,施庚生清楚,石秀菊为什么急着要结婚。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6051

(8)
上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上午8:53
下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上午10:21

相关推荐

  • 新博有感

    分别又联手,来到新舫舟, 姑苏大哥挑重任,朋友情深开新路。 高兴热泪悄悄流,感谢话儿难出口, 相聚的文友,让我们携手再前进, 有爱的老师,为大家竖起新的风帆, 爱文字的朋友,能描画的文友 乘风破浪再出港口,载歌载舞启航新征程。 沐浴霞光中,心内波浪涌, 十年情谊在延续,篇篇新作似锦绣, 字里行间透真情,心中文思笔下留, 南江的香茶,融入天地多少精华, 北疆的…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1.3K210
  • 柳梢青.初夏赏梨园(中华新韵)

    柳梢青(中华新韵) .初夏赏梨园 云梦谁裁,新枝唱和,玉蕊初开。点染韶光,斜阳疏影,隐隐青苔。 微风细语倾怀,暗香处、蜂蝶又来。逸逸清姿,锦书欲寄,平仄难排。

    2022年5月24日
    34030
  • 读黄裳

    《读书》二零零八年第三期上有黄裳先生的文章《忆吴晗》,是《吴晗文集》要出版了,编者约请他写序的,他就写了这篇文章。我前前后后读了好多遍,总觉得心里有好多话要说,却不知从哪里说起。这位八十九岁的老人,仍然笔耕不辍,让我们沐浴着他文字的恩泽,实在是荣幸的事,十余年的读黄往事,历历在目,人间至福,莫过于此了。 一九九六年年初,春节刚过,我在止园饭店参加政协会,有一…

    2022年8月1日
    2.7K30
  • 新雨堂书事(三〇〇)

    在古旧书店溜达,天很热,满身的汗,店内还是很凉快的。疫情时期,读者很少,店员的数量要多于顾客的。有一位老店员在抄写时政理论,间或亦能选出一两个问题大声提问其他员工,有容易回答的,亦有较难回答的,总之都可以赢得一阵笑声来。店内气氛因此就显得很为宽松。 转了几排书架,并没有选中什么书,这时有一位个头不高的店员拿着本书过来,向我推荐,看书名,是王世贞编撰《列仙全传…

    2022年7月13日
    48850
  • 铁门缝里看孙子(小小说)

    为了爱的缘故,八十岁的爷爷已经足足一个星期没来看一周岁的小孙子了。 为了爱的缘故,爷爷忍着牵挂,浑身不习惯,好像若有所失。他的心情压抑,平时写点日记,小文章消闲娱己,现在,思维的管也如被什么堵塞,无法畅顺起来,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 过去几乎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他风雨无阻地跟在老伴、孙子的阿嫲的屁股后面,抓着一把拐杖,将拐杖一点一点触及水泥路面上慢慢前行。拐杖…

    2022年8月24日
    548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8月28日 上午10:08

    首席欣赏。每节都有故事,可读性超好。[赞]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2:02

      @晓舟同志故事是小说的重要要素之一,人物与背景离不开故事的展示与演绎。谢谢本家的雅评。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28日 下午2:18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8日 下午3:29

    原来那黄部长是这么个人品啊!情节够曲折[赞][赞][赞]

  • 鱼满仓
    鱼满仓 2022年8月28日 下午5:10

    😔,之所以这种土匪能够欺负人,还是人们不懂法呢!好小说 喜欢。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28日 下午5:25

    很精彩的故事!喜歡!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8月28日 下午8:54

    婚姻不单是男女的结合,也是政治、经济、权利的结合嘛!
    这话说的有道理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1:25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可读性好,跌宕起伏![赞][赞][喝彩][喝彩][花][花][花]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1:26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可读性好,跌宕起伏!晚安![赞][赞][喝彩][喝彩][花][花][花]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8月29日 上午9:43

    拜读,好文笔。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31日 上午10:30

    幸好,那个势利眼的女人没看上施庚生,否则,这顶绿帽子可就戴定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