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姻缘:马来西亚一则不老的传说

01

咖啡姻缘

 尤  今

姻亲在马来西亚风光绮丽的山城怡保经营一家咖啡店。

客似云来,只因为店里的咖啡气韵生动。

泡咖啡的那个人,大家都叫他“宏叔”。高高瘦瘦的身子,套一件圆领短袖的汗衫,配一条款式老旧的黑裤子。汗衫洗得雪白,裤子却如现磨墨汁般黑得发亮。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看似朴实无华,但却不动声色地展现着一丝不苟的讲究;而这,和他一贯做事的方式是一致的。

每天,天泛鱼肚白时,宏叔便到咖啡店来,把水烧开,将所有的杯子一个一个仔细地烫过。

客人陆陆续续地上门后,宏叔便开始一日之生计了。放在密封大桶内的咖啡粉,是他的宝贝,谁也动不得。他小心翼翼地取出当天该用的分量,置入小罐;然后,再酌量地将咖啡粉舀入白色的布袋里,那布袋,形状宛如圣诞老人的长袜子,不过,咖啡渍已将它晕染成了淡淡的褐色。宏叔把布袋放入金色的长嘴铜壶里,再将烟气袅袅而尚未达于沸腾的热水分成好几次慢慢慢慢地注入布袋内。他说,第一次注入水,是让咖啡粉温柔地接受水的问候;倘若一开始便注入太多水,咖啡粉以为洪水来袭,受到惊吓,香气便萎缩了。第二次注入水,是让咖啡从酣眠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精神奕奕地接受水的淋浴。第三次注入水,是让手脚已经伸展开来的咖啡缓缓释放香气。第四次第五次注入水,是让咖啡在茁壮的过程里把圆满的自我呈现出来。嘿嘿嘿,闲时喜欢阅读武侠小说的宏叔,说起话来也是有滋有味的。他还作了一个妙不可言的比喻,他说呀,咖啡粉犹如初生婴孩,柔嫩而又敏感;给咖啡粉注水,就好像给婴儿喂奶,必须鉚足精神,而且,手势一定要温柔。山城水质清冽甘甜,和咖啡粉是天作之合呢!有人问宏叔关于泡咖啡的理想水温、咖啡粉和水的“黄金比例”,宏叔始终守口如瓶。商场如战场嘛,雇主一向待他不薄,忠心耿耿的他当然“感恩图报”啦,谁也休想从他齿缝里撬出一个字。

泡好的咖啡,就稳稳妥妥地盛放在厚厚的小瓷杯里,捧在手上,笃笃实实的,有一种让人很心安的感觉。

宏叔泡的咖啡,个性彰显,在那醇厚的香气里,凹凹凸凸地展现着层次不同的芳馥;当咖啡兴高采烈地流经味蕾时,原本神秘兮兮地锁着的香气,便一点一滴地流淌出来,曼妙无比地在味蕾上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浪花。山城怡保美食遍地,饕餮特多,这些刁嘴刁舌的人在品尝宏叔的咖啡时,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咖啡里跳跃着的生命力,有人甚至还打趣地说,宏叔的咖啡就像是“液状的罂粟”,一喝就上瘾,欲罢不能;再喝呢,魂魄就晃悠悠地被它牵走了,所以,每天到这咖啡店来的人,都是来寻找自己失踪了的魂魄的。

尽管宏叔泡咖啡的手法不俗,然而,我们却也都知道,如果没有优质的咖啡豆,再好的功夫也难以施展出来。

03

宏叔选购咖啡豆,绝不假手于人;而将咖啡豆化为咖啡粉的整个过程对他来说,大大小小的细节都马虎不得。宏叔坚信,咖啡豆在舂成粉后,原本禁锢于咖啡豆里那浓浓的香气有一部分会无可奈何地消散掉,因此,他每次只做足够几天用的分量。

晚上,在阒无一人的厨房里,他心无旁骛地生起炉火,让沉甸甸的平底黑锅舒舒服服地坐在炉子上,再把质地绝佳的咖啡豆倒入锅子内。蓦然投奔自由的咖啡豆,兴奋难抑地在锅里又说又唱,花团锦簇的声音好似长了翅膀一样四处飞动。这时,宏叔瘦削的手臂就好像上了发条般,不绝地在锅里翻炒着,一刻也不松懈。老实说吧,单单站在一旁看,我已经觉得疲累不堪了,更遑论动手去炒!

宏叔的手臂,宛若风车般,非常有规律而又非常有节奏地让咖啡豆在铁锅内快乐地跳舞。咖啡豆的香气在色泽变深时渐次释放,氤氤氲氲地浮在厨房里,像个绮丽的梦。宏叔不敢掉以轻心,双手持续翻转如飞轮。当咖啡豆变成深沉的褐色时,宏叔加入适量的牛油,颗颗浑圆的咖啡豆像上了釉彩,晶晶发亮。这“画龙点睛”的牛油,使咖啡变得香滑顺喉。有人学宏叔,也在焙炒咖啡豆时加入牛油,遗憾的是,泡出来的咖啡上面却嚣张地浮着一层跋扈的油。反观宏叔的咖啡,暗香内蕴,油不外露,喝后回甘绵长,让人不由得不衷心叹服。万物有情,我想,咖啡豆应该是感受到宏叔对它们全心全意的爱,因此,想方设法报答他,含蓄地让牛油的香气钻进它们的灵魂里,泡成的咖啡,当然也就没有腻腻的油光啦!

炒好的咖啡豆在摊凉之后,宏叔不肯以便利快捷的机器研磨成粉,他逆道而行,选择用木臼和木杵去舂。宏叔认为,每颗咖啡豆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如果一视同仁地用机器去碾,碾出来的香气,是呆板的、死气沉沉的。如果用杵去舂呢,一颗颗咖啡豆独特的香气会活泼地飞窜出来,互相撞击,形成百溪归海的斑斓面貌。

宏叔舂咖啡豆,神情虔诚得像在进行某种仪式。他坐在一张矮凳上,腰身扳得直直的,臂力强劲的手,一上一下地舂着、舂着。墙壁上那清晰的影子,丝毫不敢怠慢,也一上一下地舂着、舂着……舂出了一种缠绵缱绻的香气、也舂出了一种敬业乐业的古老情操……

宏叔一直保持独身,然而,有人却明确地指出,他已娶妻多年,他爱妻的名字就是“咖啡”。

这话,可一点儿也没夸张。

02

宏叔和咖啡,姻缘天定,厮守终生。

七十三岁那年,宏叔心脏病爆发,猝然而逝。

他去世后,姻亲雇用了另一个泡咖啡的人吴伯,虽然他在这一行也干了许多年,可是,无论如何也泡不出宏叔的那种味道。大家都说,宏叔走了,咖啡的灵魂也随他飘逝了。

更奇的是,次年,姻亲接到了政府的一纸公文,传达拆迁的通知,因为那个地段要充作城市发展。

宏叔死了,咖啡的香味也死了,现在,就连咖啡店也死了。

从此,宏叔和他的咖啡姻缘,遂成了山城一则不老的美丽传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6001

(7)
上一篇 2022年8月27日 下午9:25
下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上午5:30

相关推荐

  • 小说—-黄梅花儿开(一)

    一、 微信,让人无处躲藏。朋友圈可以屏蔽亲人,微信不能把亲人拉黑。身处帝都的黄梅接到来自老家黄州老妈的微信:“赶紧跟黄刚把结婚证给领了。”黄梅脑袋“轰”的一声,“谁是黄刚?”连忙搜罗三类人,一是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相亲对象,二是同学、同事、业务往来的对象,三是交友网站配对的,暧昧过或者暧昧未遂的网聊对象。完全没有“黄刚”这个名字的印象,也完全没有可以立刻领证的…

    2022年9月8日
    23650
  • 起名

    我的一位年长的同事给我说他女儿的名字是从《诗经》上取的,我也觉得很有诗意,正合了女子的心性。我听好多人对我说,给男娃取名,翻《庄子》,给女娃取名,读《诗经》,我认为很有道理,中国终究是中国,一些看起来是不起眼的事,轻轻翻动,都成文化。青女士常对我说,“楚图南”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我也找不出它的不好。不过中国有十三亿人,要取一个独特的名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4天前
    1.3K80
  • 流云临摹山水画自题

    古风.峻峭山崖飞瀑   峻峭山崖高千丈,白龙飞出翠万回。   流石顺势直冲落,似浪漩涛听响雷。   晨霞绚美晴空缀,暮日雾绕竖笛吹。   小桥流水人观景,胜似天堂仙境陪。                                                                       秋风清.天恩无墨丹青美 (新韵) 斜阳明。跌宕呈…

    2022年6月16日
    70024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关于我的家庭,还必须接着聊。        我们家里,本是世代簪纓,世代书香,我的曾祖父虽然命运不济还是个举人,但到了我祖父,却变成了大白丁。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        大白丁是什么呢?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人不大知道了,大白丁是特指没唸过书的人,大字不识一个,睁眼瞎、大文盲。这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的确很罕见。   …

    2022年7月6日
    580320
  •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32)

    《花径与旷野》诗歌选载(32)   32    读《孤独没有回音》   不要抱怨 孤独不会没有回音 把孤独当作一种美好吧   正像一张素笺 在书写完毕之后 才能显示出性格上的特质   但孤独不能和泪水一起 只宜和骄傲与自信一起 然后孤独的花朵就开放了   附:李老师简评《读〈孤独没有回音〉》     孤独感人人都会有的,与生俱来。但内容与角度会有所不同。这首…

    2022年8月31日
    307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7条)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28日 上午7:20

    实在写得太棒了。昨夜睡前选读,一下就吸引,瞌睡虫都全都逃遁窗外。一个叫宏叔的怡保咖啡老人从马来西亚向我走来,表演他五度向咖啡壶的咖啡注水的绝技。在马来西亚吉隆波,欣赏过印度人拉茶的表演,宏叔的冲制咖啡表演首次让您细细道来,犹如现场观摩。实在过瘾!可见您的经典描述可一不可再,独领咖啡文字的风骚!当然,边读,一个叫尤今的作家也笑吟吟地站在面前,妳在卯酉河的文章我几乎都没错过,篇篇俱佳,然这篇多有创意,尤其在布局与文字上,下过不少苦心。糅合了小说、散文、特写、甚至报告文学等几种文体优势的《咖啡姻缘》,您仅仅从咖啡的复杂繁琐的加工程序截取了被焙炒、选择、冲制几个阶段,加于精雕细刻,在修辞法方面大胆创新运用,令人叹为观止!也为你的家乡怡保骄傲,香港的超市、药房,几乎都被怡保出产的白咖啡占据市场,虽然一定不如宏叔的咖啡原汁原味,但比起欧美那些虚有其表的渗和物太多的,显然高出很多!向兢兢业业一生、为大众服务终身的宏叔致敬!也无法不点赞将人物写活的尤今。谢谢好文章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1日 下午11:48

      @黃東濤(東瑞)衷心感谢您以如此优美的文字,写了如许详尽的评论,这篇评论的本身,就是一则令人拍案叫绝微型散文。谢谢您的鼓励,谢谢谢谢!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28日 上午8:00

    我宛如倾听着一支仙乐,它缓缓地身姿袅袅地从天外飘来,又缓缓地身姿袅袅地向天外飘去,太美了,太让人醉了……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28日 上午9:25

    这么用心对待咖啡,从头到尾,一丝不苟,才能泡出令人醉的香咖啡。我想写文章的道理也相同吧!向他们致敬!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28日 上午10:14

    是的,不变红心说得很对。这位咖啡前辈将制作咖啡当一项民间艺术来坚持和打造,希望有其后人或友人来继承和传扬,尤今的文章也是一门艺术,香味四溢,是纸质上的咖啡。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1日 下午11:50

      @黃東濤(東瑞)非常感谢东瑞不落窠臼的评语,生平第一遭,有人把拙作称为“香味四溢,是纸质上的咖啡”,回味再三,铭感于心。

  • 霁月
    霁月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2:15

    真不愧是大作家的文章,读来如饮美酒,回味无穷。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28日 下午2:12

    我也喜欢喝咖啡,每天上午![花][花][花][花][花]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8日 下午2:59

    宏叔,爱咖啡懂咖啡如同爱一个人,他的灵魂也与咖啡的灵魂结合在一起了。文章娓娓道来,令人沉醉,又令人惋惜。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28日 下午7:34

    老师姻亲店里的宏叔,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做出上好的咖啡。他是一个值得敬重的真正的匠人。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8月28日 下午7:39

    读着你的文章,我感到一股浓香的咖啡飘然而至。醉了。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1:28

    老师灵动文笔‘小说可读性强!很棒![赞][赞][喝彩][喝彩][花][花]’

  • 周旭才
    周旭才 2022年8月28日 下午11:50

    仔细读完本篇,被尤今的用心感动了,只有对煮咖啡的宏叔特别了解且特别有感情,才能懂咖啡,也能像宏叔爱咖啡一样,把咖啡当作一个个应该尊重的有灵性的生命去看待。佛家讲万物有情,咖啡自不例外,当我们倾注感情到任何食物上,食物都会给我们最好的回报,尤今的文章,对这个观点做了最好的诠释。

    另外,作家写宏叔翻炒咖啡豆的那一段尤其生动,颇有中国中央电视台“舌尖上的中国”解说词的风格,充满灵气,现场感特强。

    最后讲一点启发。古人讲“游于艺”,这是对手艺人最恰当的好评,宏叔泡咖啡、炒咖啡豆、磨粉操作时,敬业、专注、虔诚、共情、感恩以及对分寸的捏拿,已经在生动地向我们展示什么叫游于艺。游,像鱼儿在水里游,于我们观众、顾客、读者而言,是羡慕无比的技能,但于宏叔而言,不过是本色出镜而已,他在享受这个过程,享受这份技艺,宏叔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

    • 尤今
      尤今 2022年9月1日 下午11:56

      @周旭才非常感谢你详尽的评论,你说:“当我们倾注感情到任何食物上,食物都会给我们最好的回报”,我对这话,深有体会。你的评论,也给他人带来许多启示。谢谢啊!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8月29日 上午9:45

    咖啡美丽的传说。

  • 阿凯
    阿凯 2022年8月29日 下午1:49

    尤今老师的这篇小说,通过宏叔人物的塑造,把咖啡复杂的加工过程,一絲不苟地献上读者的眼前,让我如同尝到一杯迷人香咖啡;通过严蜜和细腻的写作技巧,把制作咖啡的艺术,用几种文体表现的淋漓尽至。值得刚学写作的我认真学习。[赞][赞][赞][赞][赞][赞][花][花][花][花][花][花]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9月5日 上午10:44

    泡咖啡真的蛮考究,一道道程序如清词丽句,慢词慢品,咖啡的魂,伴随宏叔的一世研磨追寻。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9月8日 下午7:08

    一篇有声有色、有情有义的咖啡艺术文化,有声有色是你的文字,有情有义是宏叔咖啡缘。

  • 一品红
    一品红 2022年9月12日 下午3:57

    沉醉在浓浓的咖啡香里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