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新文化报》停刊有感

2784002242

时代淘汰你,不会打招呼

——《新文化报》停刊有感

吉林本地著名的媒体《新文化报》休刊,终止了32年的办报历史。在休刊启示上这样说道:“在新文化报休刊期间,所属新媒体平台即日起暂时停更。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我们见证历史,记录时代,关切民生,叩问真相,传播温暖,坚守希望。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回望走过的路,感恩而自豪。感恩过往,一路有你;祈福未来,心中有光。”

提起我对《新文化报》的了解,那还是在1999年5月,我当时在长春进修,被聘为《城市晚报》体育部的记者。在北约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后,《新文化报》横空出世,抓住这一新闻热点,变版革新,大号黑标题,大号黑体字,连篇累牍宣传报道相关消息,全城免费赠报,鼓动市民的爱国情绪。
当时长春的其他报纸,比如我曾短暂就职的《城市晚报》,还有本地媒体《长春晚报》、《东亚经贸新闻》等市民类报纸,碍于宣传主管部门的审查,没有大量报道,眼睁睁着这重大新闻题材被这张原本属于吉林省文化厅行业政策性的报纸抢了风头。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新文化报》自办发行,以社会新闻为主,敢于亮剑,别的媒体不敢报的,《新文化报》全敢报。大家都通过这张报纸来获得内幕及爆炸性的消息,长春那几年的突发事件、安全事故及重大危机,《新文化报》总是第一时间给出报道,以至于上了省、市宣传主管部门的黑名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文化报》非但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越来越火,成为地标式大报,而且与华商报业传媒成为一体。

20092245461773727056

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与《新文化报》联系很多,现任的总编就是我当年在城晚时的执行总编,社会新闻部主任也是我的小酒友。《新文化报》从2003年开始,在长春本地晚报独领风骚,在房地产开始火爆的2006-2010年,做整版的广告在20万元以上,开创了长春报业的先河。《新文化报》不但在纸媒上发展,而且还开通了24小时服务电话,接听市民一切要求,成为市民与政府、企事业单位沟通和交流的重要纽带。当时《新文化报》的待遇也特别好,很多其他媒体的从业者都以能到《新文化报》工作为荣。

这样的时光应该一直手续到2014年。2014年以后,由于移动互联的普及,微信的全面使用,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变得更加便捷,《新文化报》等纸媒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然而《新文化报》也没有坐以待毙,还是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建立微信公众号,在手机上推送新闻与信息,比如改用电子订阅,比如发送短信手机报。但是虽然做了这么多变革和尝试,但是时代抛弃你,真的连一个招呼也不打,更不会说再见,不到六年的光景,报纸就办不下去了。
《新文化报》是文化市场的产物,应时代而生,最后因市场的变革,应时代而死。总体而言,新文化报生的伟大,曾经给长春市民带来很多有冲击力的新闻和信息,承载了媒体的公信力。它也死的光荣,因为纸媒确实已经被电子媒体淘汰了,被市场突然死亡,也是死得其所。

一家报纸的兴衰,让我们看到了科技的力量,时代的无情,对于在社会中生存和发展的我们,如果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用微信,不会移动支付,不会运用现代化的物联网、大数据、云平台,那我们也早晚会被淘汰出局。
传统行业越来越受到新媒体的冲击,过去我们还写信,家书抵万金。如今已经没有人写信。过去我们都喜欢现金,现在有个手机就可以。时代在变革,智能化过早地普及了,以后开车都不用司机了,自动驾驶汽车不久就会投向市场。

匆匆岁月,来来往往,很多年过去之后,你会发现身边的人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了,我们总是希望可以一直坚守,但是没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时代有它自己的脉搏,历史的车轮永远无法倒退。时代淘汰了很多行业,也新生了很多行业。 我们有幸在盛世生存与发展, 就要紧紧跟住时代的步伐,让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都受盛世带来的便利,去享受时代发展的红利,我们要做的,就是做一个普及的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868

(2)
上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下午1:53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下午2:49

相关推荐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七)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七)   我的长篇小说(选载)发了半年时间发完了,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我和许多博友之间结下了深刻情谊。我离不开博客了!于是我心里忖想,我怎么才能报答大家对我的大力支持呢?我在文学道路上首先是以诗歌起步的,我何不仍然然用诗歌来表达我内心的情愫,为大家唱出一支支赞歌呢?这样想了以后,我开始在博客上写起诗来。 我的第一首…

    2022年8月11日
    601370
  • 《红楼梦》中奇男子

    《红楼梦》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要描述焦点的名著,“金陵十二钗、风月宝鉴” ,曹雪芹对书中的女性从来不吝溢美之词,男性当然就是宝二爷了,但是除了贾宝玉,一位男子不得不提,他就是焦大。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虽然他发明了“扒灰”一词。 焦大是一个贪酒的粗人,更是一个无牵无挂的穷汉子。再往深点说,焦大有恩于贾府,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老祖宗从死人堆里…

    2022年6月26日
    34240
  • 【小说节选】夜行路上

    杨柳坪分上坪和下坪,上坪桃花湾是桃园大队,下坪是杨柳大队,一条弯弯曲曲的杨柳河从十里长坪中间穿过,又流到下游。杨柳河的源头在云雾山,杨柳河上游的施家寨是云雾大队的一个生产队。 从公社通往施家寨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河边小路,原本是马帮行走的道路,当然也是人畜行走的路,这路多年失修,坎坷不平,各种不知名的疯长的草几乎掩盖了路面,草里赶得出蛇来。 石秀菊拿着手电…

    2022年8月24日
    33420
  • 我的《读者》情缘

      路过街角的手推车旧书摊,瞥见一沓《读者》杂志,不禁驻足观看。 随手翻了翻几本杂志封面,眼熟呢,恰巧都是我曾经看过的那几期呀!我感到一阵头晕,愣愣地问:“《读者》是不是很好卖?” 书摊老人摇摇头,摆弄着书摊上那些悬疑的、武打的小说,他说,连这些书都不好卖呢,谁还看《读者》呀,前两年还能卖出一元钱一本,现在连我家小孙女都在网上看电子书了,既然你喜欢,选中哪本…

    2022年6月12日
    3.7K160
  • 小说—-黄梅花儿开(三)

    三、 再次遇到老包是十二年后的北京。春节后,一天早上,黄梅照常六点半就顶着寒风赶公汽,再转地铁,再转公汽上班。在公汽站,看到一男生,穿着褐色又长又厚的羽绒服,带着帽子,脖子上紧紧系着一条大红色围巾,面带微笑,很淡定地站在那里。引起黄梅注意的是那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天黄梅要和成千上万人擦肩而过,人人都挂着一付呆滞的面具,行色匆匆,很少看到过这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

    2022年9月9日
    177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8月26日 下午4:56

    纸质媒体退出历史舞台是大势所趋,但它们所做的贡献将永载史册![赞][赞][赞][花][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8月26日 下午7:19

    现在看报的人少了,过去一个人订阅好几份报纸呢。有手机什么事情都能够办理,老年人必须与时俱进,否则就被时代淘汰了。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26日 下午9:49

    时代的变迁,淘汰了多少事物?

  • 鱼满仓
    鱼满仓 2022年8月28日 下午5:17

    电子读物太方便了。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29日 下午8:11

    分享精彩,严重点赞,适者生存![花][花][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