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喜讯

8114371_171046492131_2

施家寨山上四处弥漫着黑黑的浓烟,从远处看去,像兵匪路过烧了村寨似的。近看,才知道这里在为春播赶烧火粪。

施庚生往背架上码了六个楂子,用背架绳子把楂子捆紧,他背起来试了一下重量,觉得还轻了一点,解开绳子,往背架上又加了两个楂子,捆好,这才背起来走出亮脚林,往大坡走去。大坡起实不大,只有十几亩的面积,因为是一面寡坡,水土流失得利害,人们把一面坡改成了十几墱梯田,每一墱田远看像一个狗舌条,只能种四行包谷,然而,大坡却是施家寨的当家田,别处都是一些岩砬子田和簸箕大的埫田。施庚生看到在田里拢火粪底沟的都是一些婶娘大妈,略有点力气的男人都背楂子去了,他感到天就像这烧着火粪的天——浓烟一般的灰暗。他出气似的把楂子倒在垄子旁边,也没歇一口气,又进林子去了。施家寨只有八九户人家,独立的一个生产小队,都姓施,全是自家人,施庚生认为为自家人做事,没有必要磨洋工。

楂子背齐了,余下的,是码楂子,上土。在垄子上码楂子,上土都是力气活,施庚生捡起撮箕就端起土来,他端一撮箕土空到楂子上如同扔一顶帽子在被子上一样轻松,这算是他歇息的一种方式了。

午饭,社员们都回家吃。平时,桌上摆的多半是一钵懒豆腐,一碗洋芋片,一碗老南瓜砣子或是酸菜,加一碟豆瓣酱或是豆腐乳。饭碗里也多半是包谷面炒洋芋饭,或者是包谷面焖苕砣子饭。施家寨没有水田,不产水稻,没有米吃。施庚生和父亲母亲、哥哥嫂子在一个桌上吃饭,他不习惯恭恭敬敬坐在桌边吃饭,他喜欢端着碗到大门外蹲着吃,眼睛望着远山,望着天边,一碗饭不知不觉就吃完了,他没有尝出菜或者饭有什么滋味,他只知道吃饭就是为了使人还能活着,还能过日子。

下半天,队长安排男人背牛栏粪,女人整田边。施庚生从牲口屋楼上拿下一个大背篓,到三叔牛栏屋去背粪,经过发酵的牛栏粪有一股特殊的气味,他觉得还蛮好闻的,这和大西北农牧民捡来干牛粪饼,码在住房旁边,备着做生火做饭和烤火的柴差不多,远近的空气中弥散着这种气味,能让人觉出生活的艰辛和苍凉。施庚生背着满满一背篓牛栏粪,要背到屋后的大坡去,差不多半里路,一个来回里把路,半天就这么一次赶一次的背,只到把一户人家储备数月的牛栏粪背完,才歇一会儿。紧接着,又到下一户人家,打开牛栏屋,刨的在往外刨,上的往背篓里上,背的还是继续背。天色暗到麻眼,队长喊一声:“各人收好自己的家伙!收工啦!”于是,社员们一个个拖着疲惫的身躯,踏着夜色,回家了。

施庚生虽然年轻,但几天的楂子牛栏粪,已经让他的肩膀和屁股墩子压出了一道道血痕,一套旧军装也磨出了无数个筛篮眼。只几天,施庚生的脸变黑了,胡子长了,身体瘦了,整个人变了一个样。

晚上,施庚生草草地扒了几口饭,洗了个囫囵澡,上床了。然而,在床上,他总是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大半夜睡不着。有一次,施庚生的妈半夜里听到从堂屋传来长长的叹息声,以为幺儿子病了,起来到施庚生房屋里去看,儿子好好的,只是没有睡着而已。

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大哥大嫂回来了,大哥递给施庚生两张纸,一张是《企业单位职工登记表》,另一张是《国营龙泉水泥厂工人录用通知书》。大哥说:“我看你这一向有点神不守舍,知道你不甘愿在施家寨呆一辈子,我们家里也不成心留你为家里挣工分,我进了一趟县城,找了在县工业局工作的一个同学,通过他,为你争取了一个招工名额,也就是让你进水泥厂当工人。他们把招工指标直接派到我们公社,还注上了我们大队的名字,说是指定要招一个退伍军人进厂的。因为怕有人偷梁换柱,把指标给了别人。还好,指标到了公社,黄部长看见了,就请人把通知带到了大队。你明天就去转户口和粮油手续,后天就去报到,争取早一点上班。哥没多大本事,只能帮这点忙,这也算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以后就全靠你自己的本事,靠你自己努力了。”

“谢谢你了,大哥,你帮的这个忙还不大?再要多大才叫大?”施庚生接过《通知书》和《登记表》,感激得两眼都湿了。

施庚生在大队和公社很顺利地办好了户口和粮油迁移证明。他本想找到黄部长,去道一声谢的,听说黄部长下乡去了,只好回到施家寨,要准备行李,明天就要去国营龙泉水泥厂报到了。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835

(1)
上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上午7:46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上午9:46

相关推荐

  • 梦菊学论语(4)——孔子其人

    – 孔子其人 –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  &  & 孔子的一生挺不容易的,这和他的家世有关。 孔子的出生时,他的父亲近66岁,他的母亲十几岁,《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的父母野…

    2022年8月2日
    600160
  • 采桑子·明月澄净浅夜挂

      采桑子·明月澄净浅夜挂 @炫风之影 明月澄净浅夜挂,清光漫洒。中秋菊香,轮碾无声映桂花。 独酌流年相思话,情意润华。遥望婵娟,四海望乡共天涯。

    2022年9月7日
    372150
  • 黎燕散文:我的乡恋

      我的乡恋 黎燕   一 那年3月15日,我离开上山下乡的集体户,带着行李,乘敞篷汽车,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恰似一张弯弓的弓长岭矿区。 矿区小镇,位于辽阳与本溪交界处,隶属辽阳管辖,被称为“辽阳的地,鞍钢的人”。东西两面连绵粗犷陡峭的山峦,裹着南北狭长的平缓地段。在中间平坦地带生活的人们,视线难免受大山的阻滞。但楼房、暖气、水冲厕所、浴池等…

    2022年7月9日
    543300
  • 思念是你诗中的雨

    原创诗歌

    2022年5月23日
    3.2K90
  • 蛙人日志(小小说)

     小“铁达尼号”的悲剧重演,180多人死亡,120余人仍失踪,各国都派出了搜索志愿队支援,我参加了香港的志愿队,火速地飞到了海域现场。每天,在接待家属、外国使者、采访媒体的岛屿上,都是一片凄惨、忙乱的景象。 印象最深的是第二天的下海搜索。 我下海前,一对夫妻满脸的泪,走到我跟前,看上去五十几岁的先生,抓住我的手:“蛙人先生,帮帮忙吧,为我们找找儿子…

    2022年8月28日
    4954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