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喜讯

8114371_171046492131_2

施家寨山上四处弥漫着黑黑的浓烟,从远处看去,像兵匪路过烧了村寨似的。近看,才知道这里在为春播赶烧火粪。

施庚生往背架上码了六个楂子,用背架绳子把楂子捆紧,他背起来试了一下重量,觉得还轻了一点,解开绳子,往背架上又加了两个楂子,捆好,这才背起来走出亮脚林,往大坡走去。大坡起实不大,只有十几亩的面积,因为是一面寡坡,水土流失得利害,人们把一面坡改成了十几墱梯田,每一墱田远看像一个狗舌条,只能种四行包谷,然而,大坡却是施家寨的当家田,别处都是一些岩砬子田和簸箕大的埫田。施庚生看到在田里拢火粪底沟的都是一些婶娘大妈,略有点力气的男人都背楂子去了,他感到天就像这烧着火粪的天——浓烟一般的灰暗。他出气似的把楂子倒在垄子旁边,也没歇一口气,又进林子去了。施家寨只有八九户人家,独立的一个生产小队,都姓施,全是自家人,施庚生认为为自家人做事,没有必要磨洋工。

楂子背齐了,余下的,是码楂子,上土。在垄子上码楂子,上土都是力气活,施庚生捡起撮箕就端起土来,他端一撮箕土空到楂子上如同扔一顶帽子在被子上一样轻松,这算是他歇息的一种方式了。

午饭,社员们都回家吃。平时,桌上摆的多半是一钵懒豆腐,一碗洋芋片,一碗老南瓜砣子或是酸菜,加一碟豆瓣酱或是豆腐乳。饭碗里也多半是包谷面炒洋芋饭,或者是包谷面焖苕砣子饭。施家寨没有水田,不产水稻,没有米吃。施庚生和父亲母亲、哥哥嫂子在一个桌上吃饭,他不习惯恭恭敬敬坐在桌边吃饭,他喜欢端着碗到大门外蹲着吃,眼睛望着远山,望着天边,一碗饭不知不觉就吃完了,他没有尝出菜或者饭有什么滋味,他只知道吃饭就是为了使人还能活着,还能过日子。

下半天,队长安排男人背牛栏粪,女人整田边。施庚生从牲口屋楼上拿下一个大背篓,到三叔牛栏屋去背粪,经过发酵的牛栏粪有一股特殊的气味,他觉得还蛮好闻的,这和大西北农牧民捡来干牛粪饼,码在住房旁边,备着做生火做饭和烤火的柴差不多,远近的空气中弥散着这种气味,能让人觉出生活的艰辛和苍凉。施庚生背着满满一背篓牛栏粪,要背到屋后的大坡去,差不多半里路,一个来回里把路,半天就这么一次赶一次的背,只到把一户人家储备数月的牛栏粪背完,才歇一会儿。紧接着,又到下一户人家,打开牛栏屋,刨的在往外刨,上的往背篓里上,背的还是继续背。天色暗到麻眼,队长喊一声:“各人收好自己的家伙!收工啦!”于是,社员们一个个拖着疲惫的身躯,踏着夜色,回家了。

施庚生虽然年轻,但几天的楂子牛栏粪,已经让他的肩膀和屁股墩子压出了一道道血痕,一套旧军装也磨出了无数个筛篮眼。只几天,施庚生的脸变黑了,胡子长了,身体瘦了,整个人变了一个样。

晚上,施庚生草草地扒了几口饭,洗了个囫囵澡,上床了。然而,在床上,他总是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大半夜睡不着。有一次,施庚生的妈半夜里听到从堂屋传来长长的叹息声,以为幺儿子病了,起来到施庚生房屋里去看,儿子好好的,只是没有睡着而已。

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大哥大嫂回来了,大哥递给施庚生两张纸,一张是《企业单位职工登记表》,另一张是《国营龙泉水泥厂工人录用通知书》。大哥说:“我看你这一向有点神不守舍,知道你不甘愿在施家寨呆一辈子,我们家里也不成心留你为家里挣工分,我进了一趟县城,找了在县工业局工作的一个同学,通过他,为你争取了一个招工名额,也就是让你进水泥厂当工人。他们把招工指标直接派到我们公社,还注上了我们大队的名字,说是指定要招一个退伍军人进厂的。因为怕有人偷梁换柱,把指标给了别人。还好,指标到了公社,黄部长看见了,就请人把通知带到了大队。你明天就去转户口和粮油手续,后天就去报到,争取早一点上班。哥没多大本事,只能帮这点忙,这也算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以后就全靠你自己的本事,靠你自己努力了。”

“谢谢你了,大哥,你帮的这个忙还不大?再要多大才叫大?”施庚生接过《通知书》和《登记表》,感激得两眼都湿了。

施庚生在大队和公社很顺利地办好了户口和粮油迁移证明。他本想找到黄部长,去道一声谢的,听说黄部长下乡去了,只好回到施家寨,要准备行李,明天就要去国营龙泉水泥厂报到了。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835

(1)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上午7:46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上午9:46

相关推荐

  •  触景生情话土布

    –                                                                    今非昔比话土布 华章秋韵 2023年夏日的一天,我与同事美眉一起去濮院古镇游玩,至今念念不忘的是景区商业街拐角处的一家布店。这是一家专门卖纯手工土布的店。店里有如以前布店橱柜里那样竖着摆放着的一匹匹土布。这些土…

    2024年1月10日
    2.5K190
  • 东辽河的变迁

    我的家乡是东辽河畔的一个小村,从小长在东辽河边,东辽河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母亲河。 东辽河是辽河东侧一大支流,发源于吉林省东辽县小葱顶子山,流经吉林省辽源市、四平市、梨树、公主岭、双辽等市县,于辽宁省康平县三门郭家与西辽河汇合成为辽河,在盘锦入海。在吉林省境内河段长372公里。 东辽河源头说法有二:一是在辽源市东辽县辽河源镇东南10公里的福安村的“辽河掌”处,出…

    2022年6月23日
    18.0K40
  • 阿Q新传(小小说)

    他姓钱,可他混得不好,吃低保,光棍汉,没钱。谁称他老钱、钱爷,他就跟谁生气,认为人家嘲笑他。总得有个称呼吧,有人想到钱字的拼音最前面那个是Q,半真半假试着称他老Q、阿Q,他不知究里,觉得这个洋名挺好,倒是答应得快快的。因为他只念过几年小学,压根儿不知鲁迅是谁,当然就不知阿Q的含义。 阿Q做了一个梦,和祥林嫂在梦中相见,灰黑色的梦。梦是混乱的,他们似乎在一起游…

    2022年11月8日
    3.5K320
  • 【小说节选】”发财“后的筵宴

    散会以后,送走三年级毕业生的这些老师,得到通知,说是可以到财务室去领中考奖。说是中考奖,不如说是出勤奖,因为除了柳依依老师一人没得到这个奖,其他老师还像幼儿园的小孩一样,是“排排坐,吃果果”,人人领到了三百元。 陆云山老师摇着头,非常无奈地走到油印室旁边的储藏室,这里堆放着陆云山老师三年来从学生那里回收来的废资料。这些废资料多半是他亲自编写出的《自学提纲》《…

    2022年9月28日
    86250
  • 谈写作:说明事物,抓住特征(丁)

    赏戏听歌学作文(十五) 说明事物,抓住特征(丁) ——以京歌《咏京胡》为例 一根柱子两匹椽,两根缆子紧紧栓。 锯子拿来当中解,磉磴拿来横起安。 这是我的家乡乌江岸边淇滩古镇一带耳口相传的一道谜语,打一物,谜底是二胡。一根柱子是琴杆,两匹椽是两根琴轴,两根缆子是二胡的两根弦:内弦和外弦。锯子是琴弓,第三句中的“解”在当地方言中念gai,与“改”同音,就是锯的意…

    2022年12月6日
    2.3K25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