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商代都城与商代遗存——青铜文明

2022082500220523

公元前十六世纪,商汤起兵灭夏,建立商朝。从商汤立国至纣王灭国,共历十七代,三十一王。商朝存在的500多年间,曾多次在河南境内多地建都,目前在郑州发现具有王都规模的遗址和大量商代文化遗存。商人敬神崇鬼,开始使用成体系的文字,铸造大量的青铜器,制造原始的瓷器,将中国的青铜文明推向了高峰。

2022082500385058

郑州商城遗址是商代前期的都城遗址,总面积约25平方公里。城址平面近似长方形,布局由内至外分为宫城、内城和外城,是典型的三重城垣结构。其中宫城面积约40万平方米,发现有宫城墙、密集的大型夯土台基、输水管道和祭祀遗址。内城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四周筑长达7千米的夯土城垣高大雄伟,内有多座大型宫殿遗址,是商王室和贵族的生活居住区。文化层堆积深厚,各类生活遗迹十分丰富。内城保留在地面以上的地段还有近3千米,展示出商代城市的宏伟气势。外城是中小贵族和平民居住及墓葬区,也分布有铸铜、制陶、制骨等作坊遗址。外城主要是冶钢、制骨和制陶等各类手工业作坊。同样筑有宽大城垣,但已仅剩地下部分。郑州商代遗址的三重城池和宫殿区的整体形制奠定了中国城市发展的基础。在宫殿区遗址中发现的供水系统严密科学,首开城市供水系统的先河。

2022082500424565

郑州商代遗址的三座窖藏坑内发现了大批王室青铜礼器,这些青铜器,体形硕大、铸工精良、纹饰华美、气势沉雄,集中代表了早商青铜文明的发展水平。郑州商代遗址的发现为灿烂的晚商文明找到了直接源头,为探索夏文化提供了坚实的基点,对认识商代前期历史、对商文化研究、中国早期青铜文明研究以及中国古化城市的形成发展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青铜器始于夏,而鼎盛于商,其品类繁多,用途广泛。商代青铜器的用途大致分为社交活动和日常生活两方面。

2022082500435330

一、青铜器用于礼仪、生产及征战等社交活动的有:
1、乐器(编铙náo),商代军队盛行的乐器。呈圆片形,正中有孔,每副两片。常和钹配合演奏,形制与钹基本相同。
2、兵器(钺yuè),像板斧,比斧大,圆刃可砍劈。亦用作生产工具,也是象征权力的刑器和礼器。
3、礼器,是奴隶主贵族用于祭祀、宴飨、朝聘、征伐及丧葬等礼仪活动的用器,是使用者身份等级和权力的象征,是立国传家的宝器。青铜礼器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工艺精美,其存在是中国古代青铜器的显著特点。

2022082500441868

二、青铜器用于日常生活的有:
1、饪食器(如鼎),相当于如今的锅,烹煮或盛放鱼肉用。大多为圆腹、双耳、三足,也有四足的方鼎。
2、盛酒器(如斝jiǎ、卣yǒu、爵),饮酒的器皿,即今之酒杯、酒壶等。圆腹前有倾酒用的流,后有尾,旁有鋬(把手),口有两柱,下有三个尖高足。
3、水器(如罍léi)盛酒或盛水的器皿。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方形罍宽肩、双耳,有盖;圆形罍大腹、圈足、双耳。两种形状的罍一般在一侧的下部都有一个穿系用的鼻。

2022082500443959

卣为古代盛酒器,其被人吟咏,最早见于《诗经·大雅》,诗云“鳌尔圭瓒,秬鬯一卣”。此卣体态修长,做工精美。通身饰华美富丽的纹饰,是商代前期青铜器装饰艺术上的一个重大突破,为商代晚期繁缛的铜器纹饰开创了先河(见上图)。

2022082500445643

据《辞海》中记载:饕餮是“传说中的贪食的恶兽。古代钟鼎彝器上多刻其头部形状作为装饰。”在解释“饕”字时说:饕即“贪,《汉书·礼乐志》:‘贪饕险’颜师古注:‘贪甚曰饕。’特指贪食。”根据我国古代神话志怪小说集《神异经·西南荒经》的记载,饕餮是异变的人类,“身多毛,头上戴豕。贪如狠恶,积财而不用,善夺人谷物,强者夺老弱者,畏强而击单,名曰饕餮”。

根据《吕氏春秋·先识览》的记载,饕餮被人们刻在鼎上,用来警示人们不要暴饮暴食,要节制饮食。“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其实,周朝不是最早将饕餮刻在鼎上的王朝,比之更早的商代在铸鼎时已经有了将饕餮刻在鼎上的先例。

2022082503002616

从商代始,青铜器逐渐由礼仪性向实用性发展,外形和纹样由方形基调变为圆形基调,变得较为轻灵和世俗化,装饰纹样主要以饕餮(兽面纹)为代表。人们已经将饕餮作为一种必要的装饰纹样,时时刻刻提醒人们饮食要有节制,不要成为“饕餮”。人们将饕餮刻在鼎上,不仅仅是单纯地为饮食者个人的身体健康考虑,而是有着它更加深层次的作用,它时时刻刻在警醒统治者:饮食过度、饮食奢侈,是会亡国的!夏商就是被吃垮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729

(15)
金方艺术摄影的头像金方艺术摄影
上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上午10:05
下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上午10:37

相关推荐

  •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

    2022年5月25日
    1.1K220
  • 浅析梁章钜挽家乡先贤陈銮联

    《清十大名家对联集·梁章钜联集》(2004年12月岳麓书社出版,主编余德泉,以下简称《联集》)里,有一副梁章钜挽家乡先贤陈銮联: 仪表称科名,帝许云程难限量; 文章兼政事,我惭风义托渊源。 《联集》里的注释是,此联载《楹联丛话》卷十“挽词”。 《联集》里鲜有与家乡有关联的楹联,而此联是名家挽家乡先贤,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试就此联作浅显的赏析。 陈銮(1786…

    2022年6月4日
    1.2K10
  • 是无知还是篡改

    有部电视剧,里面有一句台词:现在已经不是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了。我父亲气愤的说,这是那个歪曲历史的编造出来误导年青人。我在小学的课本里就学到,火烧圆明园的是英法联军,不是八国联军。差了几十年的历史事情,怎么能混淆。 九十年前民国小学课本有一课,我父亲至今记忆犹新。也许这就是人老了,小时候的事情比当前发生的事情更难忘记。 英法联军真凶残,开着军舰贩鸦片,害…

    2023年9月4日
    2.3K270
  • 九月,愿所有的付出都有收获

    图文 似水若烟 长夏逝去,浅秋悄来 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 随着夏天渐行渐远而成为过去 九月的南方,依然逼热 只能遥望不久的前来,会有凉风来袭 想象那 清溪流过碧山头 空水澄鲜一色秋 跫音未响,秋蝉疏引, 季节的轻舟摇曳 在满天星河的清溪 于滟滟秋光中静静停泊。 秋的序章曲远而益清,   九月,清秋 荷渐枯,露似珍珠 叶渐黄,北风乍起 天湛蓝,云卷云舒…

    2022年8月29日
    1.4K230
  • 柿子与陶器

    柿子与陶器 尤今 – 冬天的风,凄冷阴寒,铅灰色的天幕,仿佛冻僵了,看起来硬邦邦的,没了平日的妩媚。彳亍于日本奈良僻静的小巷内,一片艳光猛地撞进眸子里。 我驻足而观,双目立马变得斑斑斓斓的。 种在庭院里的那棵树,不很高,瘦而直,空秃秃的枝桠上,沉甸甸地挂满了大熟的柿子,那种熠熠发亮的橘黄色,狂放而又浪漫。啊,这是那树倾尽全力酝酿出来的艳色,也许,…

    2022年7月24日
    6.1K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