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夜行路上

2022082401452454

杨柳坪分上坪和下坪,上坪桃花湾是桃园大队,下坪是杨柳大队,一条弯弯曲曲的杨柳河从十里长坪中间穿过,又流到下游。杨柳河的源头在云雾山,杨柳河上游的施家寨是云雾大队的一个生产队。

从公社通往施家寨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河边小路,原本是马帮行走的道路,当然也是人畜行走的路,这路多年失修,坎坷不平,各种不知名的疯长的草几乎掩盖了路面,草里赶得出蛇来。

石秀菊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匆匆地走着,她连后面的人看都不看一眼,但是她甩不掉后面那个曾经是军人的施庚生。施庚生既不故意赶上去,也不存心落下来,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两人像赌气似的不说一句话,一前一后,相距十来米远。这样走了大约四里多路,天色已经黑定,月亮又还没有上来,人已经是气喘嘘嘘了。石秀菊再也不敢一个人耍单在前面走了,她慢下速度,磨磨蹭蹭地走起了细步子。原来前面是一片杉树林,早先,有人在这林子里劫财劫色,现在,也时常有些野牲口出没于此,什么猪獾子、毛狗子、黄鼠狼子,虽然不吃人,但是在夜间突然从林中窜出来,也能吓死胆小的人。石秀菊虽然是个民兵连长,但她压根儿就没有经受过苦难的磨练,也没有培养出胆量来,走夜路总是有人陪着。她这民兵连长,全是黄部长给她封的个官,当然也有姐姐姐夫的功劳。姐夫赵世发是大队革委会主任,姐姐嫁给姐夫以后,也成了大队的妇女主任,黄部长到大队来检查工作,或是进山打猎,总由姐夫姐姐领到家里来当上宾招待,后来,这黄部长竟然常常不请自来,于是,这家里也就成了黄部长免费的旅社和饭店。有一次在大队的一个会上,黄部长提议让石秀菊当桃园大队的民兵连长,大队的干部们谁也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民兵连长的这一份工作常由姐夫或者姐姐代劳帮忙做着,只是去公社开民兵连长会她们帮不了忙,黄部长叫唤的是她石秀菊。

石秀菊身上一阵一阵的发热,心跳也在加速,不知是酒的后劲来临,还是走路走得过快,或是怕野牲口突然出现,总而言之,她身上热得出了一身汗,要停下来揩一下,两腿也没有劲了,要停下来歇一会儿,让心跳也能缓和一下。

施庚生在石秀菊的后面走着,肚子里的三杯半酒像火焰一样在身体里燃烧着,窜动着。他也知道前面的路况,就是一个大男子汉,黑夜中从这杉树林子中走过,也会眉毛竖起来,也会莫名其妙地出一身冷汗,何况前面走的是一个女孩呢!他看见石秀菊停了脚步,先是拿着手帕在额头上揩汗,接下来慢慢地弯下腰,用双手撑着膝盖并喘着气。他几步上前,站在石秀菊的面前说:“不要怕,有我呢!我扶你走吧!”说着,便伸手去搀扶史秀菊。

当两人的手碰在一起的瞬间,两个人像两块磁铁一样吸在了一起, 施庚生被早先见到的那一泓深潭淹没了,他那燃烧的身体,被那潭深水冷却了,他在水里扑腾着,挣扎着,直到筋疲力尽。他浑身湿漉漉的,不禁打了个寒战。

石秀菊推开施庚生,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嗔怪道:“看你做的‘好事’!你可要负责任,你可要娶我。”

“我家里穷得叮噹响,我连一间像样的房屋都没有,你能跟着我受罪?”施庚生也实话实说。

“你如果不想娶我,我明天就到公社去报案。”

“谁说不娶你?你报什么案?我是说让你住进我施家寨那个穷窝里,怕你受罪!”施庚生连忙解释。

“你可以到我家来住嘛!把我的家当成你的家还不行吗?”石秀菊说。

“那不成了上门女婿了吗?”

“又不要你改名换姓,有了孩子时孩子跟你姓,不行吗?”

“行是行,可我还得和爹妈商量一下,是吧?”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好歹得跟着你过日子。”

“行,行,行,你都舍得放下你的身份跟我过日子,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今天回家就跟父母说,明天我们就去登记,后天我就搬到你家来住,行吧?”

“这还差不多。”刚才差点要哭的石秀菊,转脸就笑了。

走出杉树林,不远就是郭家屋场,施庚生眼见石秀菊进了屋,这才继续往施家寨方向走。他望了一眼天空,一弯新月挂在云边。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四

(图片摘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578

(1)
上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上午9:39
下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上午11:04

相关推荐

  • 新雨堂书事(三〇一)

    七月份应约完成一个月的日记写作,某刊要用。几乎每天晚九点左右,就在手机上写,写得很累。曾经有好些年,一直坚持着记日记,后来这份爱好被搁置了,坚持下来原来亦并非易事,所以偶尔翻看鲁迅、知堂等人日记,心中就难免会生些钦佩的敬意来。不过话说回来,亦只有像他们这样一些名人,日记于社会的意义,恐怕更能重要一些,一般的人家,除非经历重大社会变革,日记的价值就要小得多了。…

    2022年8月8日
    61100
  • 柳梢青.初夏赏梨园(中华新韵)

    柳梢青(中华新韵) .初夏赏梨园 云梦谁裁,新枝唱和,玉蕊初开。点染韶光,斜阳疏影,隐隐青苔。 微风细语倾怀,暗香处、蜂蝶又来。逸逸清姿,锦书欲寄,平仄难排。

    2022年5月24日
    34530
  • 都市的眼睛

     总是在万家灯火时分,拖着几被掏尽智慧之汁的脑壳和榨干水分的躯体回家,回家。直到无数个屋之眸,以一室温暖的灯光拥抱着我,丝丝倦意消遁了,整日在繁华一都流浪的魂,才又找到了她心灵的归宿。  不知何时起迷恋起窗口的。过圣诞节日的心情尽管一年年淡下去,每年平安夜还是要带孩子们到尖东看灯,其实看到是被装饰了的窗口。这儿有最现代化的新颖玻璃大厦,窗…

    2022年8月30日
    5.1K280
  • 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这是谁?       小偷会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大侠偶尔也会悄悄来,悄悄走。       大侠的行事方式常常会出人意料,有时候会大张旗鼓地来,但是悄悄地走。  &nbs…

    2022年8月5日
    523120
  • 黎燕散文:我喜欢独处

      我喜欢独处 黎燕   那年那月,告别了打工生涯,成了名副其实的闲云野鹤。我对成全这样生存状态的前提条件,有说不出的感激。 感谢社保,给了我月月到账的退休金,不用为生计奔波,亦可衣食无忧了; 感谢上苍,给了我较好的体质,让我还有足够的精力看书,写作,耕耘巴掌大的小菜园; 感谢命运,给了我释放自身能量的平台,盛年时全心全意地工作过了,如今…

    2022年9月17日
    3944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