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天的变卦着调哇

本来说好出去的,老时间,老地点,老人物。区别于写文章的格式化,映像中的造型艺术。没这么深奥厉害,只是给晕头转向,闷头闷脑的天寻找点开场白,小借口,小乐趣。拐弯抹角卖关子了几分钟,别!太精确,稀少有点累!苏州闲话欢喜用吃力的来啊!来表示一下腔调谈吐文雅糯米团子似的语音表情包,多此一举,啰里啰嗦终不得要领,就像写字用足了劲,写不好看。不要死死的用劲,要抓住要点软硬劲,干脆利落的巧劲。

兜了一个大圈子,中圈子,小圈子,墨守成规的又走回老路,认错的好孩子讨人欢喜。

去麦当劳成了必修课,接连一个星期不止了吧!掰掰节头指陈年老调旧调重弹,问题出在哪里?一看,拖线板上的电源插座上的手机阿充好电了呀?让我看看,咦!我碗碟、筷子、勺子、塑料篮子、面盆都洗干净了!二十分钟左右有了吧!怎么手机的电才显示56,会不会充电器拿错了?不会呀!就是那个白色的快速原配充电器,不会搞错的。心里很确定无误,要么阿会电源开关没按下去,插座短路等于没放上去一样嘛!轮船要开哉!缆绳也没解,上了谱了!噢!原来真的如此,充的晚了!等手机充足了电再说。

独自上楼去,手机插上原装充电器,充电器插上电源插孔,按下拖线板电源独立开关按钮。重新开始,陪着手机充电,趁耐心等待中,翻看林徽因的散文➕小说➕诗歌➕书信 合集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正巧打开页面32页:标题:“究竟怎么一回事”

文章开头是这样的描述:“写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写诗,或可说是要抓紧一种一时闪动的力量,一面跟着潜意识浮沉,摸索自己内心所萦回,所着重的情感——喜悦,哀思,忧怨,恋情,或深,或浅,或缠绵,或热烈,又一方面顺着直觉,认识,辨味,在眼前或记忆里官感所触遇的意象——颜色,形体,声音,动静,或细致,或亲切,或雄伟,或诡异;再一方面又追着理智探讨,剖析,理会这些不同的性质,不同分量,流转不定的情感意象……”

还有好多好多,很深邃迷人的文字,敬佩民国才女的文字和淑女知性魅力。

细嚼慢咽,先到这里吧!就此打住,起身看看手机的电满格了没?哟!巧了!99,够了吧!没有手机像不好过日子一样,看了文又能怎么样呢?笑笑好玩儿!可以填饱肚皮当饭吃哦!

转身一个念头启动,下半天一点廿分,出去也不晚呀!比平时是晚了点,终归有差错有原因,你说是不是?嗯,自说自话而已。

唉!不出去了!画外音是不是?就算是,主意变了呢!老了!也没老的怎么样呀!永远跟不上变的节奏步伐。太阳好的嘞!洗单被吧!早不洗,晚不洗,蛮好要出去走走么!要洗了!不浪费大伏天的能量棒!太阳公公要表扬倷哉!勤劳善良勇敢的品德高尚。倘若是如此,不早说,我也不会在显示48时,虽离满格电相差甚远,也不至于急匆匆,卖力的要命,定要充足了电带手机出门哟!

浪费我的感情啊!哈哈,充足的手机的余额电不得力么!

坏事变好事,好事变坏事,常有的能量转换变动,得失平衡。

雪碧、冰激凌、蛋筒……随便啥个辰光都可以吃,尝过也没多长一块肉,天天吃吃喝喝,躲空调,不知不觉分量加重,立磅秤上称称,勿会吓一跳。

随遇而安,听老天爷的闲话,不会差到哪面去。勿错个呀!哇噻,长篇大论一番,想讲:外婆最欢喜大伏天晒棉花毯,大衣,棉袄……厚的重的过冬末事,樟木箱打开一道晒,藏在箱子衣裳里的香水瓶,开开来鼻头一闻,香气挥发四溢,年数长哉!要干脱哉!只见外婆带笑容的面孔上的汗滴子一粒粒挂下来,我忍不住帮她扇扇子,她倒不觉得辛苦啊!

修筑屋里,要干净,真的蛮吃力。我还好啦!闲人说闲话。再会。

mmexport1660398116994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434

(3)
上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5:37

相关推荐

  • 八十年代那场青年画展

        1985年的美术界非常活跃。北京、南京美术院校的一帮小年轻的“无法无天”叛逆行为,搅动了思想界的一池沉闷春水。 他们提出的口号前卫大胆犀利,最触目惊心的举动是否定几十年、几百年的中国绘画历史,什么齐白石、徐悲鸿都不在他们话下,其狂放不羁令人惊讶! 家乡离北京很近,现在广告语称家乡是“离北京最近的草原”,就是形容我们的小县…

    2022年8月18日
    1.8K150
  • 杂志往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在我上小学时,我就非常喜欢吉林省办的几本杂志:《新村》,《青年月刊》,《时代姐妹》,还有一本辽宁团省委办的《辽宁青年》。 由于家境窘迫,我没有钱订杂志。每次都是向同学或朋友去借阅,每次都是爱不释手。《新村》杂志是哪办的想不起来,但内容丰富多彩,既有故事,还有小品文,还有“电影剧本、名著简介、报告文学、谜语”,虽然只是三十二开的…

    2022年6月21日
    3.1K40
  • 新加坡作家尤今:香蕉里的爱与恨

    香蕉里的爱与恨  尤今 著名作家蔡珠儿在散文“香蕉之死”说了一则触动人心的故事。 这个真实的故事,是希腊朋友瓦西勒斯告诉她的。 以前在希腊,香蕉是异国风味的昂贵水果,只有克里特岛产一点,大部分从非洲老远运来,等辗转运抵他所住的小城,蕉皮早已乌黑瘀伤,价格却毫不疲软。有一天他父亲发薪水,买了一串香蕉回来,很快就被分光,最后剩下一条,他和妹妹追着抢,不…

    2022年6月20日
    379140
  • 香港人讲情调:侄儿给我一个惊喜

    – 收到侄儿的微信,想请我和老伴过两天到中环F酒店某茶楼,和他的父母,也就是我弟弟和弟媳一起午餐,侄儿如此有心,我自然非常开心。到时候了,老伴却另有事要办,我只好一个人赴会。 在茶楼里我和弟弟丶弟媳及侄儿共四人坐下。侄兒叫了龙井茶,又點了好多樣點心,最后是炒饭。他叫了两种较特殊的点心,即鲍鱼挞和牛肉挞,也就是把我们常见的蛋挞的蛋馅改成切成小块的鲍…

    2022年7月9日
    574310
  • 快乐的医师节

    今年的医师节比往常内容丰富了许多。 昨天上午八点多,正当我在诊室看病,门口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手捧鲜花——是我们的孙书记!旁边拎着蛋糕盒的是屠院长!随后还有两位副院长,以及院办的同事。孙书记一进来就对我旁边的家长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今天是医师节,我们来慰问老专家。蒋医生是老院长,我的老领导!他把鲜花献给我,亲切地对我说:您辛苦啦!那么大热天还亲自坐诊。屠院长…

    2022年8月19日
    3.0K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8月22日 下午5:16

    现在出门忘记带手机就像丢了魂一样着急的,进商场要扫码,乘公交车也有扫码,有的小区也要扫码才能进去,没有手机,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调皮]

  • 诚厚
    诚厚 2022年8月23日 下午9:19

    日常生活说得蛮好听的。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8月24日 下午3:57

      @诚厚带点苏州口音,难免会有看不懂的存在。老师看得懂个!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