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玉玲珑(节选)

2022062309023289

进程府庄园往内,车道宛转,绿树临风,景色有序铺设,开满紫荆花的半山坡下,竟有一条河道从庄园内自然穿过。

——这不期然,让章珉犹自暗叹:与程哲相遇、相知到相爱,眼下这情景,并未被当作得天独厚之条件,相反,一直被程哲隐瞒得结结实实,并无半点透露。直到向章珉求婚之前,程哲方才讲了家世的渊源,也如实地告诉章珉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其实很低微。至于更详细的情况,显然没有兜底儿说透,那是因为程哲从小到大自己也百思不解。

得知程哲的身世背景后,章珉犹疑许久。章珉有过失败的婚姻,一系草绳,十年惧怕……

一个人能把本尊身世掩饰到外人一点儿都看不出,那这个人不是太可爱,就是太可怕。但退一步看,章珉又不能否认,如果程哲是蓄意行骗,能骗取自己什么呢?章珉有短暂婚史,还有个将近五岁的儿子小布。论财富,章珉除过一套110多平的单位福利分房能栖身之外,再无什么多余的;但论人品、论学历和职场所获取,章珉自认不该太菲薄自己,因为所有的幸运源于自己的努力。

最终,章珉还是折服于程哲的执着追求。与程哲相识伊始,章珉就被他浑身焕发出的朝气,与生俱来的孩子般的纯真,以及他在国内商场上独自打拼,选项投资、拓展、洽谈所展现出的天赋和人格魅力深深吸引和打动。

这期间,程哲则经历了源于章珉和程氏家族两方面的煎熬,顶着压力,曲曲折折,不改初衷,终于称心如愿。

去往星岛之前,程哲对章珉详细讲述家中礼仪,并再三解释,这些看来多余的繁文缛节,在程家却被视作“王道”,是他们所谓家族文化的一部分。言语中,含着歉意,倒有些事理颠倒了的样子。 回到家中之后,程哲眼见家人对章珉似乎礼敬有加,看不出任何的生分和挑剔。尤其是三嫂鲁姬,自一见面就表示出和章珉格外地亲热,让程哲紧张的神经松弛了许多。借助酒劲儿,程哲一改往日在家人面前的拘谨,尤其是对自己父亲的敬畏之态,不再紧绷绷地,展现出本性的一面,既有温度又有弹性。

男人有家室,能独立,大丈夫气概自然而生。

当时,程哲对自己,满满的自信。

宴席间,章珉目光所及,既不是太拘谨,也不做细打量。大大方方,该行的礼节都跟随程哲逐一到位;坦坦然然,有礼让谦送过来,便举止有度地逢迎而去。饮食之外,更多时候,保持着娴静的聆听态。别人不曾知晓,章珉媒体出身,职业习惯骨子里带着,性格又是能动能静,眼到心到,怎么会闲得下来。 章珉深知,豪门家宴、新进门儿媳第一次亮相这件事,人家纵使内里有一百个不自在,颜面上却没带出些许。章珉是个有经见的,职场上进进出出,酒宴、会议,媒体上镜头乃常事。与程家其他儿媳不同,她没有显赫的家世,却附和那句古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是读书改变了她的命运、她的情路、她的婚姻,她的“格”……

宴席上,水晶杯里的一湾湾红葡萄酒,十分耀眼又应景。 程哲和章珉的席位安排在程氏夫人右首一边。偶尔,她会夹一块菜蔬给程哲,也示意程哲布菜给章珉吃。

程夫人面相恬静若莲却自带三分威容,浓密的头发纹丝不乱束在脑后。白皙的手腕上戴一枚圆润的玉镯,那玉镯乍看近似湖蓝,一错眼又似翠绿,煞是夺目。章珉手指间、手腕上向来不愿承受些微的负重,戒指、手镯、手表、项链什么的,偶尔根据场合需要戴戴罢了,自认这方面自己缺失女人味儿,也没什么常识,因为这个,没少被朋友们调笑过。但程夫人这枚玉镯,让人感受到玉、首饰和人的融和,不由心生爱怜,由物及人起来。程夫人名字听起来也很有亲和力:邬宛如。这个姓氏,章珉所认识的人里,第一次遇到。

程夫人深谙与晚辈们保持距离的机窍,宴席之上,话语极少。程哲告诉过章珉,母亲当年曾在电台作过播音员,一口国语字正腔圆。章珉听此说今日又见斯人情形,心下直叹可惜了儿的!至于可惜了什么呢?竟想不出附着的理由,不过是自己私下里一个闪念。

那一家之主程日华程老先生,容光焕发,精神矍铄。穿戴衣着似是没有刻意的讲究,但给人的感觉却非常儒雅有品位,还是个不太能看得出年龄的男人,但和程夫人极其般配之余,又似乎有点儿说不出的什么!

程老先生已是“奔七”的年龄,不像,真不像!他比夫人邬宛如大着八、九岁呢。

章珉和程哲却是个“姐弟恋”!这么想着,章珉不由用余光扫一眼程哲,若他老了,也这般模样不成?那自己呢?也束发、也矜持,也一大家子的铺排成今天这阵仗!看程哲在自己母亲面前温温热热做儿子的样儿,章珉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从神情看,程哲长相与他母亲更像。 程哲与父亲却是一派疏离的感觉,是了、是了!找到了!程哲父母极其般配之余的那点儿说不出,就是这俩字:疏离?自己儿子小布和程哲至今还不能完全融和,这状态,不也是疏离吗?而且为了程哲少一点压力,他们来星岛之前将小布托付给程哲的好友林先生那里……

小布离开妈妈住在别人家里,还不定怎么不适应呢!

疏离是什么?就是隔着心呀!章珉的心霎时间有点儿乱,额头渗出些许汗珠来。

恰好又有新菜点上桌,好一阵子杯盏碗碟的挪移。

程府这餐接风家宴,耗时两小时之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425

(5)
柳絮晗烟的头像柳絮晗烟
上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1:07
下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4:10

相关推荐

  • 白音查干(1)

      白音查干(1) 内蒙古大草原有好多浩特嘎查(自然村)的名字叫白音查干,汉语翻译过来好像是富饶的草原的意思。 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克什克腾草原就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十个白音查干,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白音查干是在内蒙古和辽宁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嘎查,我们去的时候还叫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 那是1982年,为了参加全国画展并取得好成绩,盟文化局专门从…

    2022年5月31日
    4.8K20
  • 人生最美是小满

    今年的桐花我还没有去看,便已经落尽了,就连梓树也都花开了。各种草药生于田陌之间,无花也叹有花,无闲也念有闲。江南地区以前有“小满动三车,忙得不知他”的传统习俗。三车指的是丝车、油车、水车。水车于小满时启动。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意思是说到了农历四月的这个时候,北方地区麦类等夏熟作物籽粒已开始饱满,但还没有成熟,所以…

    2023年5月20日
    2.0K70
  • 新博有感

    分别又联手,来到新舫舟, 姑苏大哥挑重任,朋友情深开新路。 高兴热泪悄悄流,感谢话儿难出口, 相聚的文友,让我们携手再前进, 有爱的老师,为大家竖起新的风帆, 爱文字的朋友,能描画的文友 乘风破浪再出港口,载歌载舞启航新征程。 沐浴霞光中,心内波浪涌, 十年情谊在延续,篇篇新作似锦绣, 字里行间透真情,心中文思笔下留, 南江的香茶,融入天地多少精华, 北疆的…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3.1K21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五)

    五、 李剃头以前可是个红人。他家祖传几代剃头的,在原魏街有间临街铺面,狭窄的过道后面,就是他家住处。魏街是古城黄州手艺人住的街区,篾匠、铁匠、裁缝、收粪水的、浆洗衣物的。。。都在这个社区。理发店国营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剃头家没有国营进去。后来机会来了,李剃头会唱湖北大鼓,站在地委门口,唱了三天三夜,唱他爷和他奶当年,怎么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把肠子挑出来,惨死…

    2022年6月19日
    1.1K10
  • 诗歌:由端午节想到的

    – 诗歌:由端午节想到的 – 从一个绿荫走向一个绿荫   不断地走 这是生命中最为极致的年代 – 可以忘记岁月   忘记花开 忘记荷尔蒙   忘记青梅竹马  忘记恋爱 – 但是忘记不了绿   忘记不了上进 忘记不了冲锋   忘记不了澎湃 – 这样的生活   现在看来太荒谬了 可是对于这些   很多人…

    2023年6月26日
    616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22日 下午2:57

    一则豪门故事,颇有看头,期待继续!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19

      @难诉相思为参加文友“故事接龙”而作,很长,节选一、二,用以助兴!谢谢蒋院长赏读和鼓励!顺祝秋安![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22日 下午3:06

    疏离难释 天下谁人知。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8月22日 下午8:51

    分享精彩,欣赏好故事,问候,新周愉快![花][花][花][花][花]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22

      @风雨谢谢您的和风细雨并一如既往地支持!顺祝秋安![花][花][花]

  • 飞花如雪的头像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34

    人物内心刻画极其细腻真实[赞][赞][赞]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2年8月23日 下午5:00

    写得好细腻,人物情态,家族风情,娓娓道来,品读。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23日 下午5:18

      @四格格为参加文友“故事接龙”而作,打磨不够,谢谢格格老师过誉!顺祝秋安文祺![花][花][花][花]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8月23日 下午7:41

    拜读,分享。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24日 下午1:17

    感觉在看一部大小说,精彩,等待续篇。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