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聂绀弩《清厕与枚子》

2022082205071257

聂绀弩一九五八年七月离开北京,被发配至黑龙江虎林农场劳动,一九六零年冬天突然接到通知,说可以返回北京。算一算,他在这被称之为“北大荒”的地方服役,约是有两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诗人创作旧诗五十余首,编为一集,集名《北荒草》,与后来的《赠答草》、《南山草》合称“三草”,构成了聂绀弩“聂体”诗歌的主要内容。

《北荒草》中诗歌主要以劳动活动为写作题材,如搓草绳、锄草、推磨等,还有一些景物描写诗作,如写麦垛、风车等,更有一些赠答作品亦在其中。这些诗作的风格,初步成就了“聂体”诗歌的特点,“创格”一说亦于此完成了。

《清厕与枚子(二首)》是其中之一,但它很为特别,有人评论说,“将清厕这种劳动入诗,绀弩乃是天下第一人;此可以宣告曰:无事不可入诗。”(毛大风《聂绀弩百岁诞辰纪念集》)按照这种说法,聂绀弩的诗歌创作成就,以此似乎就更是超越前人了。

抄录其诗如下:

其一

君自舀来仆自挑,燕昭台畔雨潇潇。

高低深浅两双手,香臭稀稠一把瓢。

白雪阳春同掩鼻,苍蝇盛夏共弯腰。

澄清天下吾曹事,污秽成坑便肯饶?

其二

何处肥源未共求,风来同冷汗同流。

天涯二老连三月,茅厕千锹遣百愁。

手散黄金成粪土,天将大任予曹刘。

笑他遗臭桓司马,不解红旗是上游。

写清厕,但你似乎读不出厕所的臭味来,意象中就只是两位老者辛苦劳作的身影,摇曳而多姿。而仅仅是写恶劣环境中劳动的辛苦亦就罢了,诗言志,诗人是心里不甘的,但似乎又是诙谐而嘲讽的,抒发着自己的志向。志向又似乎连带着屎尿的臭味,宏大而接着地气,呈现出滑稽而心酸的味道。

万枚子,湖北潜江人,一九五七年曾任国务院参事,出版有小说《时代女儿》等,他与聂绀弩都曾应邀参加开国大典。万枚子在写与他人的信中说,“聂兄约在八、九月由他队转来八五零总场四分场五队,我俩常一块掏粪积肥。”聂绀弩这两首诗,就是书写此时情状的,此诗,诗人一九六一年曾以《戏赠枚子》为题写赠万枚子。聂绀弩很有向他人题赠诗作的嗜好与习惯,很多诗作也因此存留了下来。

党沛家在《读<北荒草>谈绀弩及侯注》中谈及诗本事说,“他(聂绀弩)同万枚子清厕时,担不动那两只大桶,便派我去挑。当粪坑见底时,我说行了,咱们收工吧。可是绀弩不听,说还没有干净,便下到坑底去,活尚未干就发奇想:小党,你知道古时有个黄金台吗?他指着用大元木搭起来的墩台说:那可是专门放上黄金,招聘天下知识分子的。我没好气,便说:我只听说古时有个皇帝,专门挖坑活埋多嘴的读书人,还强迫知识分子去种南瓜!他大为扫兴,便说:你这人可真没有味道。”聂绀弩的任性与负气,亦于此可见一斑,实际上他的一生都是任性与负气的。陈寅恪有诗云,“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读聂绀弩,常常亦能让人想起这句陈诗。

聂诗《清厕与枚子》,可谓是真的化腐朽为神奇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421

(6)
上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上午11:08
下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2:09

相关推荐

  • 从端午到中秋

    从端午到中秋,现代大城市的迎节商品一直不断,款式、品种五花八门,日新月异,而且昂贵得离谱。附近的超市,我看到一只大粽子,售卖一百六十元港币,真够吓人。记得这几年的月饼,也涨到逾一百港元一只。难道粽子、月饼内藏着钻石或黄金?商业社会,应景物品,作为人情,不可或缺;育儿所需,家长舍得;医疗、法律费用,素来高昂,涉及健康、官司和专业,也可以理解。有些贵,令产商胀裂…

    2022年5月30日
    6.7K200
  • 吉林大学

    不来吉大,不知道他有多大;不来吉林,不知道他有多广。此言不假,吉林大学六个校园八个校区,遍布长春,全校学生七万多人,教师两万多人,长春市与吉大能有关系的市民,不下三十多万人。 有幸在吉大毕业,在吉大读研,在吉大度过人生很多美好时光,让我能更加零距离的感受吉大。 吉大首先是校园之大,前卫南区,前卫北区,南湖校区,朝阳校区,新民校区,和平校区,南岭校区,点缀在长…

    2022年6月9日
    5.9K31
  • 小说《轻舟》连载之三:蜗牛•漩涡 2

                             第三章:  蜗牛  •  漩涡(下) 我和水墨是去年暑假认识的。 因为学校准备参加国庆节的汇演,而开学后不久就是国庆,所以我得在假期间作好事前准备。在…

    2022年7月17日
    735280
  •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

    2022年5月25日
    484200
  • 文字同路(诗歌)

    一起走路,不用搀扶, 看看彼此的文字,即获得小小的鼓舞。 文字的魅力竞然如此巨大, 当没有书写她们的空间时却有几分凄苦。 一个大门就要关闭了, 把门人似乎忘记了:是“博客”给他们带去了丰厚的收入。 一扇新的大门已经打开, 文字承载的感情总算又能得以倾诉。 博友们欣喜搬到新的福地, 依然利用文字,继续走大家乐此不疲之路。  

    2022年5月17日
    7.9K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22日 下午1:38

    手散黄金成粪土,天将大任予曹刘。太豪横了![花][花][花]

  • 霁月
    霁月 2022年8月22日 下午2:59

    真的是化腐朽为神奇。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8月22日 下午5:21

    诗人的这种豪爽和乐观,令人敬佩![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11

    在那个错乱的年代,诗人虽然身处逆境,却能够苦中作乐,这般的豪爽与豁达,真是令人起敬![赞][赞][赞]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9月23日 下午9:58

    艰辛的工作中也有洒脱的气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