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节选】迟到的教官

2022082301261055

 小说连载《军帽的顔色》之二 :           迟到的教官

三月六号这天早晨,施庚生比平时起床更早一些,他披上棉袄,打开大门,朝东方望去,远处天边有一缕曙红的色彩在向上缓缓晕开,那是太阳准备升起,在地平线上蓄势的时候。今天是个晴天,很适合开展民兵训练活动。这黄部长难道能掐会算,懂得天文地理?施庚生弄不懂黄部长。

施庚生自己在锅里热了一碗昨天的剩饭,三下五除二,只几口便把饭掀到肚子里去了,换了一身旧便衣,上了路,他要在八点钟以前赶到公社所在地杨柳坪镇。

公社这个地方施庚生还是比较熟悉的。当年读小学时,这里就是小学所在地。学校布局是个四合院,院中是几垄菜地,院前是操场,老师的寝室也就是他的办公室,十几个老师的住房兼办公室就占了一栋房,其他三栋是教室,学生寝室设在教室的楼上。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共有十二个班,是座完全小学。后来小学搬家到河对岸,老校址成了公社干部的住房和办公室。当年应征入伍,是在这个四合院里开的欢送会。四合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露天小会场,原来老操场上已经修了几栋楼房。欢送会后,五个被批准入伍的小伙,步行大半天,到区公所龙泉河镇上卡车进城,在县城换的军装。

施庚生在公社武装部门前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黄部长开门,正在纳闷,是不是自己把时间记错了?这时,公社通讯员苏明杨走来,一见施庚生,先是一愣,似乎记不起来是谁,权当不认识,过了一会才问:“你是来参加民兵训练的吗?民兵训练在小学那边,黄部长和民兵干部大概已经在那边了吧!”

施庚生觉得有点好笑,一个星期前还到过家里,在一起喝过茶,说过话的人,一个星期后就不认识了,老马还识途,狗还记得七天的路呢!

施庚生望了一眼河的对岸,小学操场上果然有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在说着笑着。原来以为是学生,今天是星期天,学生放了假的,这些人就应该是民兵了。

施庚生来到小学,有一间教室坐了不少人,他在窗外向里张望了一下,看见一个穿铁灰色棉袄的人把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大卸八块,放在第一排的学生课桌上,那人还拿着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什么。等到那人转过身来,施庚生认出来了,是同年入伍的宋永青,他是个高中毕业生,入伍后作特种兵到另一个军区去了,一分手,几年没消息,难道他在服役期满了以后也退伍了?可同时复员回县报到的人里并没有他呀?原还以为他会留在部队,升个一官半职的!没想到这么有知识的人也回来了。施庚生从后门进去,找了一个凳子坐下,他想,黄部长的武装部里还设有人才库,请个教练还设个预备人选,就从上“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分解装卸课来讲,他就有个备用人选,这个人临时缺席,还有那一个,黄部长真是个不简单的人。

宋永青的兵器课讲得很好。从“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长度,重量,装多少子弹,有效射击距离,标尺射击距离,最远射击距离讲起,讲了这种枪在中印边境反击战,珍宝岛自卫战等战斗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接下来,他又从拆下的枪件一件一件的介绍,讲了这些机件的功能作用,然后把拆散的枪件进行组合。他有讲解,有演示,条理非常清楚。施庚生自愧不如,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初中肄业生,有些事明明心中有数,或者说心知肚明,但是就是讲不清楚。在宋永青结束讲解的时候,施庚生第一个用力鼓掌,表示赞赏。

教室里的人都回头向后望,弄得施庚生满脸的不好意思。

“唉呀!真正懂枪械的人坐在后边呢!他是步兵部队的老兵,成天与枪打交道的,我只是机关里的兵油子,一年只打几次靶,平时基本上不摸枪,我对枪械的了解,远不及人家老兄。我这是在鲁班门前卖弄斧头,老兄见笑了,不对之处,请给以纠正。”宋永青在讲台上先是跟施庚生打招呼,向人介绍施庚生的身份,然后双手紧合,放在胸前,表示敬意或是歉意。

“施教官换了一身便衣,我简直没有认出来。”黄部长咧着嘴,朝施庚生点了点头,又接着说,“理论课宋教官已经上了,施教官就指导大家进行实践操作吧!”

因为是民兵干部培训,一个大队只来了一个连长三个排长,全公社六个大队,二十四个人,四个人一组,一组一支枪,连长自然是组长。黄部长把枪发给各大队的民兵连长,各组自行安排训练。其实,宋永青已经把拆枪的方法和步骤写在黑板上了,也演示了一遍,民兵干部们实践起来已经知道怎么做了。施庚生在各小组间转来转去,也没说个什么,见这些民兵干们把枪拿在手里如同拿一件劳动工具灵活自如,也能拆能装,也就无所谓指导了。其实,各大队的民兵连都配置了步枪,民兵们还有在省与省县与县这些交界的地方站岗放哨的任务;民兵干部还有组织群众在山上找山洞作防空洞的任务;民兵们还有看管“四类分子”,监视“牛鬼蛇神”的任务。只是这几年施庚生不在家,不知道而已。

下午的卧姿瞄准训练直接改为实弹射击训练了。黄部长把人招集齐了,训了话,带上靶子、枪支、子弹,队伍就开到了一处河滩。河滩一面靠山,是天然的靶位,靶位对面,上百米的平滩无遮无拦,符合百米射程的要求,对岸是河堤,堤上是闲置的农田,卧姿和跪姿两种射击姿势,都可以找到适合的位置。

施庚生把队伍集合在枯草遍地的田里,讲了持枪的姿势,出枪的要领,讲了验枪的目的,装弹的方法,讲了瞄准时标尺缺口、准心、靶子三点成一线的要点,抠动板机时要屏住呼吸的关键作用。然后选了卧姿和跪姿这两种射击姿势,分别作了实弹射击现场示范表演。验靶结果出来了,十发子弹中了九十四环,等于六个九环,四个十环。宋永青带头鼓掌,并且称赞道:“作为部队的普通战士,十发子弹射中九十四环,这是非常好的成绩。即使是神枪手,不用狙击步枪,而是用‘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也不可能每一发子弹都打十环。”

接下来,三个靶子,三支步枪,每人五发子弹,自选射击姿势。实弹射击的打靶体验开始了。

“砰!砰!砰!砰!……”

河湾传出一阵阵枪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5415

(1)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上午10:04
下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1:07

相关推荐

  • 虚无的侠客梦

    最近看张恨水一组关于《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倒亦有闹中取静之味。这些文章大多是他解放前期发表于报刊上的短章杂碎,组合在一起,虽然时间跨度要大一些,但并不觉得零散,相反却像是集中着写出来的。数十篇文章,仍然读着有味,于是前几年有人把它编辑起来做了本书,称《水浒小札》,很有价值。 书中文字,除了《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外,另一辑则是张恨水关于小说艺术的文字,亦有数…

    2022年12月24日
    4.0K40
  • 落叶随想

    – 初冬的傍晚,沿着院墙外的马路走着,地面上满是落叶。 最初看到的是一片片细长的黄叶,它们有的浅黄色,有的金黄色,还有的浅棕色;有的面朝上色泽明亮,有的背面朝天颜色暗淡;有的平躺着,有的卷曲着,还有的斜靠在同伴身上……于是,这些形状相似的落叶就在青灰色的路面上点缀出不规则的图案。 当我的黑色长靴踏进这落叶中,竟为落叶平添了几分动感,构成了一幅别致…

    2022年11月20日
    5.3K70
  • 生日感怀

    生日感怀今天是农历壬寅年六月十五,是我的77周岁生日。赋诗一首云:七七生日蛋糕圆,喜气洋洋胜过年。白驹过隙童趣远,夕阳斜辉鬓霜寒。一生碌碌风尘满,半世茫茫日月艰。唱晚渔舟帆影动,一蓑烟雨任歌弦。

    2022年7月13日
    2.9K270
  • 两餸姻缘等四首

    两餸姻缘等四首 七律·两餸姻缘——读东瑞小小说《两餸饭》小岛风云处处荆,新冠肆虐人有情。经营困顿天含泪,积善支撑地悯泓。寡女两餸风水起,孤男一店艺橱精。同舟共济开新宇,窗纸一捅潮有声。 七律·梦回故园——题陈琳油画《屋檐下的温柔》 茅檐滴水醉婆娑,老屋温柔意若何。 秋雨丝丝慈母泪,春风漾漾小儿歌。 山泉清澈留云影,期盼缥缈伫野坡。 点点丹青浑似梦,故园记忆逐…

    2022年6月10日
    4.5K40
  • 东坡的黄州

    最早,东坡是黄州的东坡。 黄州是汉口长江下游约六十里地的一个小镇,镇东有一处废弃的驻军营地,坐落在山坡上,当地人称之为东坡。宋元丰三年,公元一零八零年,有位叫苏轼的人因“乌台诗案”文字狱被贬谪来到黄州,任团练副使,是一个闲官,还受着监视。第二年,他看好了这片荒地,筑屋雪堂,种起地来,自称东坡居士。这个名字,在历史的长河中越来越光彩照人,创造了一个历史的奇迹。…

    2024年3月20日
    2.0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