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饭店

        台北饭店是我们家乡大丰的老字号,我曾以“台北饭店”为题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苏州《姑苏晚报》2021年12月1日副刊版。该饭店老板陈启富是我的熟人,文章发表后我通过微信请老家一位亲戚转给他看。

      前天在大丰探亲,我去台北饭店吃早餐时正巧遇上也在店里用餐的陈启富。“陈总好!”我呼了他一声,他立即认出我来:“啊,多年不见!”并起身欲作东状,我说我已买过单不必客气。当年二十多岁的启富厨师长现已是七十多岁的大老板了,记忆力却非常好,他向陪他一起吃早饭的两位朋友介绍道:“我和周兄弟二十多岁时就相识了,那时他在大龙乡工作,是我老丈人一个单位的同事,很帅的小伙子啊,现在还风釆依然呢。”呵呵,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被他说得不好意思,只好岔开话题问他可曾看到我写的《台北饭店》,“没有啊”他一脸茫然。我很尴尬,我那亲戚不负责任,根本没有转给陈启富看呢。
      也罢,我今天在博客上发一发,让现在台北饭店上班的芸子(我的姨弟媳妇)转给陈总看,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了。
2022081323480237

台北饭店

       家乡县城大中集,是我年少时向往的地方。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若论我对这座小城最深的印象,当数那里的一家饭店。它的名字有时代变迁的痕迹,曾叫东方红饭店、大众饭店,三十年前又借用1949年之前“台北县”旧称改为台北饭店。

       我从小随母亲在乡村生活,日子过得清苦。等学校放长假,去父亲工作所在地大中集小住几日,便成了我的一大期盼与享受。其实,父亲单位食堂的伙食也只是家常便饭,我感兴趣的是去那家东方红饭店吃面条、肉包。

       那时,父亲是他们公司的采购组长,常年在外地奔波,我去县城大多是一个人住他的宿舍,以此为落脚点,大街小巷到处溜达开眼界。父亲总是把食堂饭菜票放在书桌上,也心照不宣地丟十几枚硬币在旁边。钱有限,我正常在公司食堂吃普通饭菜,隔几天去东方红买肉包解馋,有时晚上逛街或看电影饿了,也会去那里花五分钱吃一碗鱼汤面。

       作为县城最有名气的饭店,当然不止面条包子这类小吃,还有更好的菜肴,可我一个乡下孩子,从不敢问津。高中毕业后,我在县城里有了朋友,但那时人们的工资只够养家糊口,下馆子很奢侈,每次到城里办事去朋友家,他只是拿着搪瓷钵到饭店买一两个炒菜,回家放在饭桌上点缀一下。饭店大厨制作的菜肴,果然不同寻常,味道好极了。

       真正在这家饭店点菜吃饭是1982年。几个同事下班后一起从乡镇骑自行车去县城看电影,大家凑份子到大众饭店潇洒一回。不料,装腔作势坐进雅座椅子还没捂热,来了一位城里老主顾指明要这间雅座宴客,服务员只好把我们这群土气的毛头小伙赶进大厅。我们一肚子憋屈,骂骂咧咧,那顿饭吃的几个菜,根本没品出滋味。

       这家饭店是国营单位,位于市区中心地段,规模庞大,三层楼房围一周构成口字型,东西两侧都是小城里较繁华的大街,领班厨师也是当地顶尖高手,故即便到八十年代中期,这里仍是除政府招待所之外最高档的饭店。它集餐饮与住宿一体,我参加工作后出差进城都住这里,通常住六人间,一个床位1.50元,四人间的贵些,我报销不了。    

       倘若台北饭店有历史记录仪,我年轻的身影断续在这里闪现,定是小馋猫穷小子形象。直到1982年,我才碰巧阔气了一回。那天,我和妻进城办事欲住这里,在登记窗口为住不住3.50元的单间争论不休。登记员“啪”一声扔出一把带铁皮牌的钥匙,说“住吧,不要钱,退房时把钥匙还给我就行”。呵,原来是我的一位中学同学。我说你不是在扬州读书嘛,他说,毕业了,回来分配在饭店干这个,满腹怨气无处发泄呢,今天就利用工作之便为老同学作弊一回吧。

       1985年夏天,我调进县城工作,机关宿舍一时安排不了,为我在台北饭店包了个单间过渡半年。公费包房,夹着皮包进出,偶尔在饭店里招待朋友,鸟枪换炮,服务员视我为贵宾了,每天帮我备好茶水打扫房间,直到这时我才人模狗样地在这里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

       后来,随着招商引资力度加大,小城第三产业发展步伐加快,环境优美的高档宾馆陆续出现,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台北饭店在这里已只能算二三流档次的吃住场所了。几年后,企业改制,一位经理买下了饭店,其后它的形象大变。老板把一楼全部分隔成一间间门面房对外招租,锅灶上二楼只保留了传统面点项目,三楼老式旅馆维持原状。

       台北饭店的包子、鱼汤面,是改制下岗又重新聘用的老师傅们做的,传统特色保留了下来,对小城里上了年纪的人具有吸引力,故这里每天上午早点生意依然红火。我也属怀旧之人一族,每次回乡必定去这家饭店用早点,补偿年少时没吃够的肉包和鱼汤面。

       前不久回老家,我吃完早餐信步上三楼参观客房,发现这里竟然没作半点装修,还是三十多年前那副模样。在一圈客房中,也有一两个单间添了新元素,但里面的陈设故如往昔,卫生状况、灯具配置也不讲究,一晚房价80元。

       台北饭店如此陈旧,还停留在三四十年前的档次上,与小城里的新建酒店没法比了。我和家乡朋友聊过这事,他们说改制后的这位老板没有市场眼光,抑或是没有财力装修改造。我却不以为然,倒是隐隐感到他是一种隐忍不发静水深流的谋略。

       大智若愚乃高人。也好,还有台北饭店老招牌挂着,还有传统特色大肉包鱼汤面让老食客们解馋回味,还有三四十年前的原版旅店旧模样让我这类老顾客参观怀旧。呵呵,说不定歪打正着,会成为一种历史标本呢,那原汁原味保留下来的江南古镇,不都成了网红打卡地了嘛,挺好。

                               (姑苏晚报 2021年12月1日 怡园副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4454

(17)
上一篇 2022年8月14日 上午6:20
下一篇 2022年8月14日 上午9:51

相关推荐

  • 世家 · 药方(小小说)

    红色灯笼在夜的微风中摇曳,一列排开。远远就闻到一股草药味飘散在半空中。时分在八九点钟光景,小镇老街的夜色暗暗的。一些小店还开着,有三五老乡坐在小木凳上聊天乘凉。飘散的药味混溶着着明清年代的气息。 我一瘸一瘸地在老伴扶持下,满头大汗地在家乡的这条老街走。那草药味越来越浓了。终于,我们在老街最末尾的「济世堂」门口停住。 两个月前,我膝部骨质增生,痛彻心脾,无法行…

    2022年9月12日
    418300
  • 小国家不小

           贫困孤独的人很容易被人歧视,小国家也很容易被人小看。        有的大国家甚至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些小国家可有可无,留着做什么?不如并入我的版图更好。世界不需要小国家。       世界真的不需要小国家了吗?        我觉得不应该小看小国家,有些硬骨头的小国家真的是不能惹的。       春秋时的吴国曾经是一个小国家,打得当时的霸主…

    2022年7月11日
    1.9K90
  • 选料

    谭延闿是湖南的名人,是民国时的名人,曾作过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是有名的美食家,他家的厨子,是湖南烹饪大师曹荩臣。谭家菜很出名,但也很昂贵,有人问曹:“为何你办的菜,价格比别人贵很多?”曹说:“没有别的,只是选料不同。如别人炒一盘麻辣子鸡只用一只鸡,我炒的要用三四只,只取其胸脯肉;辣椒只取全红的,红中带绿的全不要,均先用猪油炸好,再下锅加盐酱等;出锅时鸡肉与辣椒…

    2022年8月12日
    2.7K30
  • 小说《轻舟》连载之一:轻舟 • 舟青

    –     第一章    轻舟 • 舟青 – 被校长叫进办公室,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校长慢条斯理、习惯性的扶了扶他的宽边眼睛说:“等急了吧,给,看看你的调令。你整理一下,准备打移交吧,接替你这个班的是张老师。”最后还不忘记加上一句:“站好最后一班岗哟。” 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但此刻还是抑制不住雀跃般的喜悦,接过调令的手有点抖…

    2022年7月5日
    542250
  • 闲话诸葛亮

    女儿看了《三国演义》,就和我谈起了三国。 女:诸葛亮真可怜。他为什么要保那个阿斗! 母:因为阿斗是刘备的儿子。就如两家相好,一家的大人不在了,另一家就会去关照他家的孩子。 女:可他不仅是刘备的儿子,还是蜀国的皇帝。诸葛亮明知道阿斗不是当皇帝的料,就该自己来当。那不是对蜀国更有利吗? 母:那时的封建礼教讲“忠、孝、节、义”, “忠”是排在第一位的。在人们的潜意…

    文化 2022年6月4日
    9.1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14日 上午8:39

    看来几时去大丰,台北饭店会成为我的打卡地。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14日 上午9:51

    初看标题以为是写台弯那个台北,读进去大相径庭,尤其到静水流深时,此文还真有些静水流深的感觉。[花][花][花]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8月14日 上午9:59

    拜读,好文笔,分享哈。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8月14日 上午10:47

    台北饭店作为一个老字号,经营这么多年,有这样的口碑,源自于乡亲不舍的味道,源自于作者难忘的乡情。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14日 上午10:56

    浓墨洒台北饭店,少年记忆不凡连。
    流年往事一幕幕,怀旧荡气回肠间。
    —流云赏读老师美文拙笔

    祝福老师周末快乐![赞][赞][赞]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8月14日 上午10:59

    原汁原味,怀旧蛮灵。静水流深,贴切符合。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14日 下午12:57

    此老板定是善解人意,知道有许多怀旧的人是专门要找这种保持原汁原味的古朴之处,以解思乡之愁,以解怀旧之忧。

  • 霁月
    霁月 2022年8月14日 下午2:22

    以为是彼台北,原来是此台北。挖掘家乡文化,传承家乡历史,正是兄长这支大笔杆所要做的。期待更多的类似的美文。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8月14日 下午6:46

    我以为是您去台北了呢,原来家乡也有一个台北饭店啊!儿时对吃的记忆是非常深刻的,那鱼汤面和肉包子永远吃不够,家乡的味道永远忘不了。为老师的佳作点赞![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8月14日 下午9:05

    六七十年代别说乡下孩子,就是我爷爷这种高干家庭也不敢去饭店潇洒。家里来了客人,也就是去饭店买几斤草包(那可是济南的名吃,有点类似于天津的狗不理)在买个烧鸡,猪蹄,猪头肉等。那时候哪一家不是一大群孩子,有的还要赡养老人。现在年轻人两口子一个孩子,还有老人支持,当然去饭店也就很自然了。咱们赶上只有一个孩,赡养的老人也都完成使命。咱们也能经常去饭店潇洒潇洒。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15日 上午7:32

    文笔风趣老辣,姜确实老的辣,没有多少字的篇幅,就把老字号饭店的变迁史,从个人有关的视角纵深呈现,怀旧的味道像鲳鱼被原汁原味蒸出味道,与老字号的旧气息相得益彰。难得是您还与老字号有那么亲密的缘分。最末说得好,不是不改装不进步,旧文化该保留的就保留,那是对文化遗产的保育大工程啊,等着联合国通过“非遗”项目。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15日 下午2:31

    为饭店传了名,为自己叙了旧,为报纸开了窗,好事一桩![赞][赞][赞]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15日 下午11:25

    “陈总好!”我呼了他一声,他立即认出我来:“啊,多年不见![庆祝][庆祝][庆祝][庆祝][庆祝]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8月18日 下午12:42

    嗯,此台北非彼台北。

  • 诚厚
    诚厚 2022年8月18日 下午7:36

    看到标题那么熟,再读得仔细些,如有机会到大丰,可以去混个饭吃。哈哈。

  • 会飞的鱼儿
    会飞的鱼儿 2022年8月19日 下午3:54

    乍一看题目,还真以为晓舟老师去台北了。看了文章才知道原来是晓舟老师家乡的一个老字号饭店,实际上不改变或许是一种文化的保护,很多年之后就成为历史上的地标了。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0日 下午9:41

    希望这样充满年代感的老店能够一直开下去,让那些喜欢怀旧和心怀好奇去寻旧的人都能得以慰藉!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