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弱弱的松明之光

2022081113140158

小区停电了,是主干线变压器出了故障,这个夜晚算是要摸黑了。

平时,少了个心眼,没有准备手电筒和充电台灯,连蜡烛都没备着,因为这有水电之乡令名的小镇,就从来不缺照明用电,谁还会去准备那放着不能当饭吃的蜡烛和干电池灯呢!

可惜,一旦小区停电,四处一片黢黑,仅有几家可能存有蜡烛窗口隐约忽闪着弱弱的光。

在黑暗的小屋里,静坐在沙发上,手机显示wlan不可用,电量仅剩百分之四十,于是,干脆关了手机,闭上眼睛作什么都不想之状。可是,这明明是自欺欺人,脑子里旧事翻涌,眼帘前像放电影一样,一片段一片段尽是小时候搬弄的那些可以使之发出弱弱微光的东西。

最先唤醒记忆的是松明子,那是既好把玩又可照明的东西。松明子,我们本地人称它为松亮子。松明子,我估计它是油灯之前,最久远,最原始的照明用品,因为那材料,是取之于自然物,没有多少科技含量。

我的印象中松明子应是有三个级别的。

最初级的,是对普通松树干柴选择性使用,除去作建筑材料和家具材料用的部分,余下的是作柴火用的部分。这部分松树余料用斧头劈成柴,放在火塘或灶堂燃烧,它的火光比其它木柴燃烧时发出的火光更亮,更炫目。因此,松柴在被劈之时,往往劈成小块,平时烤火和烧水炖食物一般用杂柴,不管树种也不分枝叶木块,夜晚烤火取暖烧松柴,便于取光,农村有句俗语:“除了郎舅无好亲,除了栗木无好柴。”若主要偏于烤火则用栗木柴,若偏重于照明则用松木柴。栗木柴的火力强劲且火炭持久耐燃,松木柴火光亮堂但燃烧时间短。

松明子的正版,是主人在砍伐松木时,会有心寻找松树的疤节,或寻找松树受外力伤害的部分,这里往往淤积了很多树脂。这些松树疤节和淤积松脂多的地方,正是松明的原材料主要部分。把松树疤节(或淤积松脂多的部分)的锯下来,劈成纤细的小条,放在专门的地方保存起来,暗夜,须要照明的时候,就把这劈成的含有松脂的小松木条拿来,放在专门的陶盘上点燃,于是,屋里倏然亮堂起来,这时,女人可以在这火光下做饭或者做针线活,学生也可以就着火光看书做作业。

松明的升级版,是用松脂做成香烛一样的东西——松香。此松香不是彼松香,彼松香是二胡演奏家在二胡弦和弓的马尾上涂抹的松香,它是由松脂提炼精制而成,它是能使二胡的弦与弓增加摩擦力,使二胡发音更清脆悦耳的特殊材料。

而此松香,是制作人经过有准备、细加工而作成的照明产品。它的制作由三步完成。

第一步,砍柴人或制作人从松树林里的松树兜处捡来块状松脂,这松脂成白色凝结体,没有固定的形状,小的如白糖颗粒,大的有半个拳头大小,远远地就能闻出它松树特有的香气。把松脂采集起来,装进布袋里,回家后把它放在铁锅里备用。

第二步,把竹杆锯成约一市尺的长度,再劈成细签,然后在细竹签上缠上细布条或者麻线,每一根竹签都缠了布条或麻线后,放着备用。

第三步,是将原先备好的松脂,放铁锅里文火慢熬,等松脂熔化以后,再将缠有布或麻线的竹签放松脂锅里沾上松脂,马上拿出,放旁边架上冷却,等全部竹签都被松脂浸染冷却后,这个作松香的过程就告一段落了。制作松香的过程,多半是半大小孩的游戏过程,有趣好玩,却也实用。在那个山乡里,依山而生的山民,为了不被黑暗所困,小孩子也是能为大人分担家务的。

制作好的松明,可以插在装有土灰的器皿里,待到晚上用火柴点燃,于是屋子里有了一柱松香,一盏明灯,一袭香气,这是松明的最高层级。

当然,能让黑夜中放出弱弱微光的,还有很多小物种,小制作,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松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4285

(11)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8:46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42

相关推荐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二)

    二、 五年,三霸熬了五年,灰暗的小学阶段终于结束了。暑假7月25日那天,三霸约隔壁的周扒皮去龙王山游泳池游泳。 周扒皮,本名周卫东,和三霸是同一年级隔壁班的同学。他们两家都住在地委院内,三霸的爸爸是组织部副部长,周卫东的爸爸是宣传部的副部长。那时候,姓周的男生,几乎都逃脱不了“周扒皮”这个外号的命运。各个年级,各个班级,都有一个“周扒皮”。女生跳橡皮筋时,一…

    2022年6月7日
    1.8K10
  • 《译注》出版前言

                           《<清水湾记略>译注》出版前言 《清水湾记略》是一本新近发现的古典书籍。2021年8月,清水湾村唐黄坪九十三岁的张曙光老先生去世,他的后人在清理老先生遗物时,发现了这本品相已经很旧,…

    2022年8月17日
    1.5K40
  • 答青年教师问

    语文教学 互联网 刷新课堂

    文化 2022年5月20日
    4.5K31
  • 凑巧的事

    凑巧的事                在博客上找当过兵的朋友的怀旧文章读,看到“红芭蕾情结”这个博主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曾服役于部队的一二六医院。“凑巧”,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是在广州军区第四十二军一二六师的医院服役。都是医院,都是一二六,没有比这更“凑巧”的了,因此我把她当成了在同一个医院里工作的战友。一九六八年,当时我们医院招了大量的女兵,来接替我…

    2022年5月28日
    2.8K70
  • 七律·醉金秋(外一首)

    七律·醉金秋 时到金秋禾黍香,仓廪满泛琼瑶光。 枫红弥漫千山树,稻浪翻腾万顷黄。 短笛悠悠鸣牧曲,丹青款款染和祥。 风调雨顺年景好,断续蛙声唱小康。 七绝·读东瑞《人面桃花》新编 故事新编扇底风,分明艳遇蟠桃精。 谁说草木无灵性,一样仙姿百媚生。  

    2022年9月18日
    1991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12日 上午5:36

    我们小时候也玩过松香,周老师的美文勾起我久远的童年记忆。[花][花][花]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00

      @难诉相思谢谢老师访读留评,过去连煤油都点不起的山里乡民,能用松明作照明物,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12日 上午7:21

    欣赏学习老师的新作!不愧是资深的可敬的老师在回忆那弱弱的松明之光,松明的由来、制作、使用等详实叙述开来,把读者的思绪带到了那个也曾使用过松明的年代!感受到时代在进步,生活条件在改善,一切都越来越好![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08

      @碧宇流云谢谢碧宇流云老师的雅评,时代进步了,物质条件自然是改善了,山乡如今也大变了,要么变得像城市,要么变得连老人都不见了,那种充满烟火气的乡村,有时只有从回忆中才能找到一星半点。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12日 上午9:18

    短暂的黑夜,点燃了岁月的记忆![赞]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10

      @柳絮晗烟谢谢柳絮含烟老师的留评,黑夜中的那点微光,便是对旧时的那点记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