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弱弱的松明之光

2022081113140158

小区停电了,是主干线变压器出了故障,这个夜晚算是要摸黑了。

平时,少了个心眼,没有准备手电筒和充电台灯,连蜡烛都没备着,因为这有水电之乡令名的小镇,就从来不缺照明用电,谁还会去准备那放着不能当饭吃的蜡烛和干电池灯呢!

可惜,一旦小区停电,四处一片黢黑,仅有几家可能存有蜡烛窗口隐约忽闪着弱弱的光。

在黑暗的小屋里,静坐在沙发上,手机显示wlan不可用,电量仅剩百分之四十,于是,干脆关了手机,闭上眼睛作什么都不想之状。可是,这明明是自欺欺人,脑子里旧事翻涌,眼帘前像放电影一样,一片段一片段尽是小时候搬弄的那些可以使之发出弱弱微光的东西。

最先唤醒记忆的是松明子,那是既好把玩又可照明的东西。松明子,我们本地人称它为松亮子。松明子,我估计它是油灯之前,最久远,最原始的照明用品,因为那材料,是取之于自然物,没有多少科技含量。

我的印象中松明子应是有三个级别的。

最初级的,是对普通松树干柴选择性使用,除去作建筑材料和家具材料用的部分,余下的是作柴火用的部分。这部分松树余料用斧头劈成柴,放在火塘或灶堂燃烧,它的火光比其它木柴燃烧时发出的火光更亮,更炫目。因此,松柴在被劈之时,往往劈成小块,平时烤火和烧水炖食物一般用杂柴,不管树种也不分枝叶木块,夜晚烤火取暖烧松柴,便于取光,农村有句俗语:“除了郎舅无好亲,除了栗木无好柴。”若主要偏于烤火则用栗木柴,若偏重于照明则用松木柴。栗木柴的火力强劲且火炭持久耐燃,松木柴火光亮堂但燃烧时间短。

松明子的正版,是主人在砍伐松木时,会有心寻找松树的疤节,或寻找松树受外力伤害的部分,这里往往淤积了很多树脂。这些松树疤节和淤积松脂多的地方,正是松明的原材料主要部分。把松树疤节(或淤积松脂多的部分)的锯下来,劈成纤细的小条,放在专门的地方保存起来,暗夜,须要照明的时候,就把这劈成的含有松脂的小松木条拿来,放在专门的陶盘上点燃,于是,屋里倏然亮堂起来,这时,女人可以在这火光下做饭或者做针线活,学生也可以就着火光看书做作业。

松明的升级版,是用松脂做成香烛一样的东西——松香。此松香不是彼松香,彼松香是二胡演奏家在二胡弦和弓的马尾上涂抹的松香,它是由松脂提炼精制而成,它是能使二胡的弦与弓增加摩擦力,使二胡发音更清脆悦耳的特殊材料。

而此松香,是制作人经过有准备、细加工而作成的照明产品。它的制作由三步完成。

第一步,砍柴人或制作人从松树林里的松树兜处捡来块状松脂,这松脂成白色凝结体,没有固定的形状,小的如白糖颗粒,大的有半个拳头大小,远远地就能闻出它松树特有的香气。把松脂采集起来,装进布袋里,回家后把它放在铁锅里备用。

第二步,把竹杆锯成约一市尺的长度,再劈成细签,然后在细竹签上缠上细布条或者麻线,每一根竹签都缠了布条或麻线后,放着备用。

第三步,是将原先备好的松脂,放铁锅里文火慢熬,等松脂熔化以后,再将缠有布或麻线的竹签放松脂锅里沾上松脂,马上拿出,放旁边架上冷却,等全部竹签都被松脂浸染冷却后,这个作松香的过程就告一段落了。制作松香的过程,多半是半大小孩的游戏过程,有趣好玩,却也实用。在那个山乡里,依山而生的山民,为了不被黑暗所困,小孩子也是能为大人分担家务的。

制作好的松明,可以插在装有土灰的器皿里,待到晚上用火柴点燃,于是屋子里有了一柱松香,一盏明灯,一袭香气,这是松明的最高层级。

当然,能让黑夜中放出弱弱微光的,还有很多小物种,小制作,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松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4285

(11)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8:46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42

相关推荐

  • 熟读唐诗有益处

    中国是诗的国度,而唐朝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一部中国文学史几乎就是一部灿烂诗史。唐诗以丰富的题材,高雅的格调,精美的文字,优美的韻律,成为了中华文明中-道亮丽的风景线。 唐诗乃中国文学之瑰宝。唐代文化,主要精髄为唐诗,是我国古代文化中最光辉的顶峰,曾对日本,朝鲜,韩国,东南亚各国及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无论是文明古国还是区区小国,都发生过难以估量的影响。无怪乎…

    2022年12月23日
    7.7K60
  • 刘塝看山:霁月文章再现 “ 学习强国 ” 平台

    编者按:此文载《学习强国》平台2023年8月21日,系“我眼中的最美乡村”征文,外挂题为卯酉河博客编辑所加 刘塝看山 ◆ 我眼中的最美乡村 周小芳 山河皆壮美。名山具气概,大山显丰仪,就算不出名的小山小岭,亦有与人相亲相融的温暖故事和绵柔情怀。 刘塝,是蕲春县城漕河镇的一个村,它位于县城东北隅,我好几次去另一个村的一片桑园采桑葚,从刘槐线疾驰而去,刘塝村的指…

    2023年8月28日
    1.4K240
  • 世家 · 药方(小小说)

    红色灯笼在夜的微风中摇曳,一列排开。远远就闻到一股草药味飘散在半空中。时分在八九点钟光景,小镇老街的夜色暗暗的。一些小店还开着,有三五老乡坐在小木凳上聊天乘凉。飘散的药味混溶着着明清年代的气息。 我一瘸一瘸地在老伴扶持下,满头大汗地在家乡的这条老街走。那草药味越来越浓了。终于,我们在老街最末尾的「济世堂」门口停住。 两个月前,我膝部骨质增生,痛彻心脾,无法行…

    2022年9月12日
    1.5K300
  • “小窗情趣”寄素怀

    高山寄性,流水怡情,迎合总由天,处世为人心不愧; 家道良规,先人懿德,传留全在我,废餐忘寝老痴情。 这副自适联,是一位现年85岁的农村老人,在他于2021年出版、个人的第二本诗文集《小窗情趣》里的结束语。 这位老人,居住在湖北省蕲春县刘河镇杨林冲养老院——颐养家园,83岁的时候做过白内障手术,手术后视力大好,在福利院衣食无忧无杂事的氛围里,学会了用电脑打字、…

    2022年9月26日
    964280
  • 九月,愿所有的付出都有收获

    图文 似水若烟 长夏逝去,浅秋悄来 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 随着夏天渐行渐远而成为过去 九月的南方,依然逼热 只能遥望不久的前来,会有凉风来袭 想象那 清溪流过碧山头 空水澄鲜一色秋 跫音未响,秋蝉疏引, 季节的轻舟摇曳 在满天星河的清溪 于滟滟秋光中静静停泊。 秋的序章曲远而益清,   九月,清秋 荷渐枯,露似珍珠 叶渐黄,北风乍起 天湛蓝,云卷云舒…

    2022年8月29日
    1.3K2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12日 上午5:36

    我们小时候也玩过松香,周老师的美文勾起我久远的童年记忆。[花][花][花]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00

      @难诉相思谢谢老师访读留评,过去连煤油都点不起的山里乡民,能用松明作照明物,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12日 上午7:21

    欣赏学习老师的新作!不愧是资深的可敬的老师在回忆那弱弱的松明之光,松明的由来、制作、使用等详实叙述开来,把读者的思绪带到了那个也曾使用过松明的年代!感受到时代在进步,生活条件在改善,一切都越来越好![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08

      @碧宇流云谢谢碧宇流云老师的雅评,时代进步了,物质条件自然是改善了,山乡如今也大变了,要么变得像城市,要么变得连老人都不见了,那种充满烟火气的乡村,有时只有从回忆中才能找到一星半点。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12日 上午9:18

    短暂的黑夜,点燃了岁月的记忆![赞]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2年8月12日 下午4:10

      @柳絮晗烟谢谢柳絮含烟老师的留评,黑夜中的那点微光,便是对旧时的那点记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