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叫卖声:油炸丸子,热乎的!

dav

高三那年的冬天,我每天到教室上早自习时,都会听到从外面传来、非常有穿透力的叫卖声:“油炸丸子,热乎的”。这个声音陪伴了我的整个高三时代。

一大清早,“油炸丸子,热乎的”声音孤零零地传来,略有嘶哑,低低沉沉,不紧不慢,拉开腔后,悠然飘上去,再及时用丹田共鸣。行腔有板有眼,节奏遒劲有力。落调沉缓悠长,余音韵味绵远。

再细听,那声音像是在偌大舞台上清唱或独白,有辽阔的抒情空间,调子也把握着轻重缓急,使各段位抑扬有度。

有时我放下书,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从窗户往外去听,去看。从西边酒精厂的路上,慢慢过来一位推三轮车的老人。老人身材不高,穿着大棉袄,戴着老式毡帽,肩上搭条毛巾,在冬天的严寒里,蹬几下车,擦一把汗,然后不紧不慢地拉开了长腔:油炸丸子,热乎的!

老人的三轮车停在了学校的门口。伴随着老人的叫卖声,小城也苏醒了。街道上的人和车多了起来,车辆的嘀嘀声,听不清的吵闹声,有诨说俏笑,也有吵架的声音。但老人的叫卖声却是一个大变奏,在众多的声音中独树一帜,仍然能得见。他好像不只是为了卖丸子而叫喊,像是在呼唤什么,或是在抒发一段情感,倾诉一层心事。

他的叫卖声被我不断联想,不断发酵,从音乐的角度升起来,又落到烟火日子里。老人是不是有辛酸的故事,会不会有家口的拖累,是不是有孩子交不起学费,有亲人卧床不起。他担负着无法承担的重任,只有借卖丸子的事由,释放无法诉说的愁苦。

“油炸丸子,热乎的!”叫喊再次响起,我所有的联想都落了地,在真切而实在的感动里,我明白了老人简单的表达,省略掉了多少生平杂感,多少的不容易,一声叫卖,温暖小城。

伴随着老人的叫卖声,我从小城考入了大学。而“油炸丸子,热乎的”声音深深地留在我对小城的记忆和回味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967

(3)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11:57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3:00

相关推荐

  • 犹记当年大学开学季

    毕业前在学校白桦林拍摄的这张照片是同学今天帮我翻出来的 这双年轻时的目光虽然定格,岁月却是已经走过37年 周围家有大学新生的工友们陆续在送孩子去上学了。人生需要仪式感,我觉得家长还是抽时间送送去上大学的孩子为好,因为孩子上大学以后,真正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如未迈向大学前那么长久了。 我一辈子都记得我大哥当初送我到郑州上大学的情景。我坐大哥的货车到达昆明,…

    2022年8月25日
    1.4K40
  • 日“博”西山时,倍思报刊情

    –        十多年前被浪博吸引,我就未再给报刊写稿投稿了,如今“日博西山”时,不知咋的,我突然想起当年与报刊编辑之情——          照实说,就像现今影视明星,人们曾经知晓很多的作家,却说不出几个为作者作嫁衣的报刊编辑(大概,当年贺岁片电影《编辑…

    2022年9月4日
    1.2K130
  • 孙辈问候最欣慰

    老妈有两个外孙:川川和寒寒。川川是姐姐的儿子,寒寒是我的儿子。由于两个外孙从小在本地生活,工作后也都在省内,所以平日里跟外婆接触比较多,而孙子悦悦由于远在北京,加上从小不在一起生活,和奶奶就疏远些。 那么多年,凡是老妈的生日,寒寒总是不会忘记给外婆打电话问候,去年生日还专程从省城赶回来参加全家团聚。川川离得近,更是有求必应。所以,老妈偶尔会发出“孙子不如外孙…

    2023年1月27日
    4.9K290
  • 夏之语·01惊愕

    图文/韦步峰 照片编号:IMG_20200417_100638 请原谅,我 只能用春的光彩和颜色 来把你的容貌描画 因为,在你 真正来临时 我竟然满心都是惊愕 没有风,我 揣摩你来时 是否有风相送 煦暖的阳光正在头顶 无法评判 是厚重还是轻薄 无论如何,你 果真还是来了 没有任何征兆,也 不带来一丝的声响 只这么一瞬间 时光已在跳跃 我应该,还 沉浸在那个凶…

    2022年6月9日
    6.0K10
  • 岁月遗珠:抄歌本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听歌、唱歌是主要的娱乐方式之一。抄歌本也应运而生,我喜欢唱歌也是从抄歌本开始的。 我上小学时,大姐在读初中。她有一个精美的抄歌本,封面是一个影星的形象,里面工工整整的抄写了很多流行歌曲。每天放学回来,我都要向她要这个歌本。然后看歌本上的歌,慢慢学唱歌,有时唱错了,大姐还给我纠正。 小学时的音乐课,老师还教一些简单的乐谱,我多少也懂了些,所以…

    2022年12月4日
    2.6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8日 下午6:19

    欣赏老师新作! 伴随着老人的叫卖声,我从小城考入了大学。而“油炸丸子,热乎的”声音深深地留在我对小城的记忆和回味里。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9日 下午5:19

    这叫卖声,也温暖了你的记忆,你的字,善意满满,共情长存……赞[花][花][花]

    • 沧海一粟的头像
      沧海一粟 2022年8月9日 下午6:15

      @柳絮晗烟人生中不经意的一个瞬间,都会让我们留下深刻的回忆,三十年前老人的叫卖声,一直还飘荡在我的耳边,或许老人已经不再人世,但是那种温暖和感怀依然还是那样清晰。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2年8月13日 上午11:11

    如果高考作文是这样的题目,一定会得高分。这个声音,留在一辈子的记忆中!

    • 沧海一粟的头像
      沧海一粟 2022年8月19日 下午8:48

      @诚厚一声叫卖,一种人生,我想这位老人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但是他的声音却留存在我的记忆里,这也是我对高三时代的一个经典的回忆。

  • 东北老太太的头像
    漫言华语 2022年8月19日 上午11:07

    在寒冷的北方,“热乎的!”是关键。

  • 飞花如雪的头像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22

    一大清早,“油炸丸子,热乎的”声音孤零零地传来,略有嘶哑,低低沉沉,不紧不慢,拉开腔后,悠然飘上去,再及时用丹田共鸣。行腔有板有眼,节奏遒劲有力。落调沉缓悠长,余音韵味绵远。
    一句叫卖的声音,被描写得如此细腻生动,笔下如此功力,俺服了[赞][赞][赞]

  • 飞花如雪的头像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0:24

    他的叫卖声被我不断联想,不断发酵,从音乐的角度升起来,又落到烟火日子里。老人是不是有辛酸的故事,会不会有家口的拖累,是不是有孩子交不起学费,有亲人卧床不起。他担负着无法承担的重任,只有借卖丸子的事由,释放无法诉说的愁苦。
    一声叫卖,能听出生活的种种艰辛不易,作者的内心又是多么细致而柔软的啊!常常觉得,内心丰富而柔软的人,最适合当作家[调皮][赞][赞][赞]

    • 沧海一粟的头像
      沧海一粟 2022年11月18日 下午6:39

      @飞花如雪谢谢您的赞美,这些年作家没当上,就是在企业中沉浮。内心确实丰富些,写点文章是业余爱好。

  • 李和平的头像
    李和平 2023年2月20日 下午6:45

    油炸丸子,热乎的!一听这标题,忍不住想看,生动的语言,地域的特点,把人代入那个曾经的年代。一声叫卖,如此细腻生动,引发这么多人点赞,传神之笔![赞][赞][赞]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8月7日 下午5:49

    现在想起以前的吆喝声,那真是一种艺术,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的吆喝,抑扬顿挫,让人回味,难以忘记。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