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菊学论语(4)——孔子其人

梦菊学论语(4)——孔子其人

孔子其人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  &  &

孔子的一生挺不容易的,这和他的家世有关。

孔子的出生时,他的父亲近66岁,他的母亲十几岁,《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的父母野合生了孔子。

孔子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生活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孔子一直不知道自己父亲的情况。直到17岁他的母亲死了,帮他料理丧事的人才告诉孔子,他的父亲是个武士。

那时候,平民到贵族家做事的被称作士,算是贵族阶层的最末一个等级。

士不是爵位,是个职称。

按照周礼,爵位分公、侯、伯、子、男,子嗣有继承权。职称有卿、大夫、士等,聘了才有职称,且没有继承权。

但孔子不知道这个。

说来也巧。孔子的母亲还没下葬呢,大贵族季平子家宴请天下士。孔子以为父亲是士,自己自然也是士,披麻戴孝的就跑到季平子家赴宴去了。守门的阳货把他挡住了“没听说邀请你呀?”

&  &  &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件事对孔子的打击很大。也许就是受这件事的刺激,孔子就下了决心,第一他要学习周礼,第二他要出仕。可能他就想有一天他官做大了,要和阳货比比谁厉害。

但是,在孔子那个时代,他的两个愿望都很难实现。

先说学习周礼。从周公姬旦制礼到孔子那时,已经过去了500多年,用当时的话说已是“礼崩乐坏”。 礼崩溃了,就是人们不按周礼做事了,孔子在现实生活中寻不到踪迹;即使资料任存在,那也是有史官管理。

据说道家的祖师老子就是管史书的官,孔子也曾找过他,也没见到《周礼》那本书。

当然,也不是说周礼就毁灭的干干净净了。在一些婚丧嫁娶和祭祀活动的仪式上还是有留存的。

孔子也是个有决心的人,他就跟着办丧事的人学习。一方面那也是个饭碗,另一方面,丧葬的礼节也属于周礼。孔子最初的工作就是出丧的司仪,也叫儒家。儒——人们所需要的人。

凭着自己的勤奋好学,三年之后,孔子已是小有名气。经人介绍,孔子到季平子家做事,圆了他要做士的梦。但也只做了两年就离开了。按理孔子是个敬业的人,他自己也说,让他管理牛羊,他就把牛羊养得膘肥体壮;让他管仓库,他就把账目做的清清楚楚。

&  &  &

为什么离开呢?多半还是那个阳货挤兑他。

孔子从小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家庭背景,曾经因去季平子家赴宴而与阳货产生的冲突,都会成为先在季平子家做事的阳货团伙排挤他的理由。再,阳货在季平子家时间更长,更懂得贵族家的规矩礼法。孔子到季平子家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被阳货们作弄、耍笑是在所难免的。

&  &  &

孔子在季平子家混不下去,就又拾起他帮人办理丧事的老行当。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就有人让孩子跟着孔子学习丧葬的礼仪。学习的人多了,孔子索性改行办起了私学,丧礼也成为他课程的主要内容之一。要做官的梦,孔子可是一天也没有放弃。在此期间,孔子也曾多次求官而终未成功。

&  &  &

到了51岁,孔子的官运突然就通了。

那时候,鲁国真正的当家人季平子死了,季桓子即了位,此时的阳货已经是季氏家的大管家。阳货野心膨胀,想借此机会夺权,成为鲁国实质上的第一把手。

这时候,阳货认为孔子能帮他的忙,他想让孔子用“三年之丧”的周礼来压季桓子。

所谓“三年之丧”,就是父亲死了,儿子要守丧三年,期间的事务由管家代管。如果能这样,阳货就名正言顺地成为鲁国真正拿事的人了。

阳货请孔子出山。孔子虽觉得委屈,而且也背离他的初衷,但阳货是很聪明的,他对孔子说,你本来想做官,却累累错失机会,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不干就没机会了。

孔子感叹,人的命天注定,有些事不是靠人力就能做到的。五十岁了才知道这个理。

&  &  &

多少年了,做官的道道,已孔子咀嚼了无数遍。首先是忠于主家,其次是少说话多干活,做好本质工作。

果然,孔子一出仕,就得到主家的赏识,第二年就被提升为国家建设局副局长,负责国家的工程建设。不久又被提升为司法部部长,代理总理之职。

孔子知道,保住官位的第一秘籍是得到主子的信任。孔子在这上面没少花功夫。

孔子入朝时,弓着身,就象门楣太低,站直了会碰了头似的。进入朝堂,他提起衣服下摆,恭敬谨慎地向堂上走去,那样子就像憋住气不呼吸一样。经过君王的坐位时,他神情庄重,脚步加快,说话好像中气不足,又似迟钝,木讷的样子。退出来走下台阶,他脸色便舒展开来,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走完台阶,他快步向前,就像鸟儿在展翅飞翔。回到堂下自己的位置,他又表现得恭敬而不安。

在朝堂上,孔子和同等职位的人交谈,一副理直气壮、从容不迫的样子;和比他职位高的人交谈,则显得说话和悦、正直、而又能明辩是非;如果君主在场,则表现的恭敬而局促不安。

&  &  &

尽管如此,孔子的官也没能做长。原因是他做错了一件事。

那时候,鲁定公虽然是国君,但实际掌权的是季桓子,孔子做了季桓子的助手,但他觉得如果他能帮助鲁定公夺回政权,也不枉他做官一场。

恰好季桓子封地的家奴造反,季桓子向孔子讨主意,孔子提议拆了封地的围墙给那些人点颜色看看。其实是要削弱季桓子的势力。一共要拆三家的围墙,两家的拆掉了,第三家拆不下去,孔子的计划半途而废,季桓子也回过味来,知道上了孔子的当,就不用孔子了。

&  &  &

孔子虽然失望,但并不灰心。他当官太顺,有点膨胀。他说:“从家到院,谁能不走门呢?难道不用我的治国之道能治理好一个国家吗?”

他信心满满,带着他的弟子组成的团队出了国,开启了他周游列国的旅程。那年孔子54岁,在那个年代算是大岁数的人了。

其实,孔子本不想周游列国,他只是想找个干的。他认为自己那个恢复周礼的主张是最好的治国之道,他的弟子们也很有几个能干的。怎会英雄无用武之地呢!

真是应了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孔子带着弟子们走了一个国又一个国,就算人家对他们很客气,也不想用他们做事,更不想用孔子的办法治国。他只好带着他的团队一个国接着一个国地去碰运气。

孔子每到一个国家,就“愿闻其政”,就是借机宣传他的治国理念。对孔子的做法,子禽不能理解,就问子贡:“老师每到一个国家,必然要听听人家的政事。是他要求听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

子贡很敬重自己的老师,他要自觉地维护老师的尊严。自己求和别人主动告诉还是有差别的,这能说明孔子在人家心目中的地位。子贡不正面回答,他说:“咱们的老师温和、善良、恭敬、俭朴、谦让。就算是他自己求的,也和别人求的方法不一样吧?”

&  &  &

子贡是个聪明人,但孔子长年累月给他们灌输一种观念:老祖宗的做法是最好的,圣人的话是不能怀疑的。

在子贡心里,孔子就是圣人,他只会听老师的话,照老师的教导做。大政方针是老师的事,他这个做学生的是用不着考虑的。

其实,孔子周游列国14年是很艰难的,并不仅仅是找不到工作。

在卫国,孔子曾被人监视。在陈、蔡交界处,孔子和他的团队被围困七天,所带粮食吃完,弟子们一个个饿得爬不起来。到了宋国又遭人驱逐,甚至有人要砍倒大树把他砸死。

孔子异地求职的失败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其一,他那个“克己复礼”的主张不符合当时的时代潮流。经过500多年,周王朝已经走向没落。朝廷腐败,执政者无能。诸侯比天子有本事,家臣比诸侯卿大夫有能力,谁还甘心情愿遵守“君君臣臣”的周礼呢?再说,从周公制礼起,已过去500年,再好的政策能适用500年吗?

其二、孔子带了一个团队过去,用了他们,本国的官员必然要下岗,他们能愿意吗?再说,把一个境外集团放在他们的政府部门,国家的安全也是个问题。

可惜,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始终不明白这个道理。14年的光阴就那么白白浪费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417

(7)
梦菊的头像梦菊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下午6:2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下午9:16

相关推荐

  • 在这里,遇见梅园胜景

    前几天写的小文《说说我的“花事”儿》, 说到赏梅、画梅、诵梅、写梅的一些俗事。说那些都是附庸风雅, 一点儿都不是自谦。 植物的品行品性是人赋予的, 但这赋予基于植物自身的秉性。梅花的暗香, 来自苦寒; 荷花的洁净, 出于淤泥。这一秉性, 值得人好好学习。人学了, 如果学得还不错, 就会竭力颂扬, 甚至把自然秉性拔高和放大为至高人品。这是宇宙自然安排的能量守恒…

    2024年3月7日
    2.7K280
  • 七绝 · 题邹城友人梨花照(外一首)

    – 七绝 · 题邹城友人梨花照  春园美照唱啼莺,一树梨花一段情。 邹鲁友人如相问,冰心依旧共花明。 – 七绝 · 和《景阳冈诗苑》雷广庭诗友《谷山霜枫》 霜打枫红红满天,云蒸霞蔚景阳山。 秋风落叶萧萧下,雁阵行行过岭南。

    2022年11月1日
    89360
  • 随笔:与时俱进与翻“老皇历”

    随笔:   与时俱进与翻“老皇历” 儿时,常听大人们用翻“老皇历”批评不合时宜的想法。老一辈农民没有多少文化,说明“老皇历”作为贬义词的喻意,是多么深入人心。 与时俱进,大概可以视作“老皇历”的反义词。活到老,学到老,如今已不只是一种提倡,而成为生活的需要。大妹夫不会用智能手机,很想去不远的上海看看儿孙,老年手机不能扫码,上不了车,过不了…

    2022年9月3日
    1.1K240
  • 夫妻对白,天涯独语

      妻:往后我要少说话。话说多了伤神、伤气,那天去岠(jǔ)嵎 (yǔ)山(岠嵎山,乳山境内名山),路上给你演马三立,说伤了,吃藿香正气两天还没好。 夫:多说两句吧!不和我说和谁说啊?我可以上班对着学生说,大说特说。你又不回娘家,又跟妹妹打架,不跟我说跟谁说? 妻:真妄人也!我有自言自语的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也不一定是毛病——你一上班走了,我就自…

    2023年9月19日
    49890
  • 莲叶随笔:朴素的日子

    包了满满一屉饺子,白胖胖的

    文化 2022年6月2日
    954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2日 下午9:39

    这类文章不好写,想吸引读者也很难,但您写得不错。[花][花][花]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8月3日 上午7:47

      @2272 张英辅谢谢大哥的 肯定!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8月3日 上午7:53

      @2272 张英辅其实,我写文章就是为了消磨时光,没有太多的想法。学习《论语》,看过后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像我们这个年纪,不知道老哥是不是个例外,反正我就是过目就忘。为了留下点痕迹,就在学习过程中写写。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3日 上午8:11

      @梦菊精神可佳、可佩,向你学习。[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3日 上午7:12

    欣赏学习老师的新作!大主题、大手笔!谢谢分享![赞][赞][喝彩][喝彩][花][花】

  • 黃東濤(東瑞)的头像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3日 下午8:58

    虽然根据资料现译和新编,也得耗费精力和时间,让我们了解大圣人的出身和部分学说,与人为善啊。感动。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8月3日 下午10:43

      @黃東濤(東瑞)退休了,大把时间没处用,写点文字,时间和精力就是用来“浪费”的。如果有不嫌我啰嗦,内心就很感激了。

  • 邯郸常跃进的头像
    邯郸常跃进 2022年8月3日 下午9:46

    学习论语,谢谢老师的分享!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8月4日 上午9:55

    拜读,学习了。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8月4日 下午4:04

    孔子带了一个团队过去,用了他们,本国的官员必然要下岗,他们能愿意吗?再说,把一个境外集团放在他们的政府部门,国家的安全也是个问题。——这个观点很新。[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赞][赞][赞] 研究孔子,费力不讨好。能够在前人走过的99步基础上,走出自己的一步,就非常了不起。您无疑是做到了。[赞][赞][赞][花][花][花]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8月5日 上午7:04

      @情满乌江对于孔子,评价分为两级。挺的就拼命夸,塌台的就拼命骂。孔子也成了橡皮泥了,任人团,任人捏。我来凑个热闹,不属于他们任一派。好在我的文章看得人不多,即使有谬误,影响也不大。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8月6日 下午6:25

    灵魂的工程师,向您致敬[花][花][花][花][花]

  • 玉梅的头像
    玉梅 2022年11月20日 下午8:59

    孔子周游列国14年,也没有浪费功夫,毕竟,他和他的学生增加了阅历。留给后人的,是借鉴,是历史财富呢。讲给学生听,要有辩证精神。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11月22日 上午8:30

      @玉梅谢谢你的美评。我不是语文老师,要给学生讲课,自然要考虑教学效果,还得符合大纲的要求。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2年11月28日 下午1:51

    文脉丰厚,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对孔子如此解读与诠释,好有格局与文采。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