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轻舟》连载之八:无言 • 告别

IMG_20170926_111135

                                     第八章:  无言 •  告别

       年轮飞转,一下就飞进了九十年代。

因疾病,江妈妈不幸去世了。她的遗愿要回到故居,和江叔叔葬在一起。

舟青和徐晖,还有徐徐带着江妈妈的骨灰回来了,江妈妈生前的单位为她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会后,我们为她举行了骨灰合葬仪式,让辛苦了一辈子的江叔叔和江妈妈入土为安。

几年不见,徐徐已经是帅小伙了,明亮、清澈,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就是舟青当年的那双眼睛,还是中学生个子就窜得与徐晖一般高了。为了不耽误徐徐的上课,徐晖带着他先回省城,舟青留下来办理有关的后续事宜。

夜晚,我家老公自觉的带着孩子住爷爷奶奶家,把空间留给我和舟青。在这独立的空间里,已为人妻、已为人母的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挤在一张床上,打开绵绵不断的话匣子。

“舟青,你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陪你。”

“明天,我们去趟王叔叔家吧,就是追悼会上致悼词的那个。”

“王局长?”

“嗯。蓓蓓,王局长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被打成右派的王叔叔。”

半年前,妈妈病重住院,我在医院陪护。一天,有人在病房外探进头来,我起身问了一声:“请问你们找谁?”

“你是舟青,江舟青。我是王叔叔,就是和你小时候一起抢球的王叔叔。”

“哦,是王叔叔呀,您好,快请进。”

原来是王叔叔夫妇,他们得知妈妈病重的消息,专程赶来省城看望。

王叔叔握住妈妈的手:“大姐,你好吗?我是小王,我是小王啊。”

“小王,没错,真是你呀,你终于回来了。”妈妈也认出了王叔叔,高兴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女的忙扶着妈妈:“大姐,躺下,你快躺下。”

王叔叔介绍说,这是他的妻子,就是当年爸妈去车站接的那个医学院的大学生。

她说当年爸妈抄了一个王叔叔的地址给她,她回到学校后参加毕业分配时,就申请分配去那个地址附近的农村卫生院,那时候国家正号召青年人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学校批准了她的申请。在那里她找到了王叔叔,后来他们结了婚。

王叔叔还带来一个旧布袋和一件旧雨衣,对妈妈说:“大姐,这些东西我一直保存着。”

妈妈一看,笑了:“这么多年你还留着干嘛,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你们雪里送炭,大姐,情义无价呀。它们是我这一辈子最珍贵的东西,比金银财宝还值得保存。”

“小王,你们受苦了,不容易呀。”

王叔叔说:“落实政策后,我恢复了公职、干籍,回到原单位,后来又提了副局长。她呢,现在是市医院的副院长。”

“那时你刚从学校分配来,好精神的帅小伙,还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舟青她爸特别喜欢你。”

王叔叔爽朗的笑了:“英语我现在还能说,还能用,我们下属企业为了提高职工文化素质,开办了英语补习班,还聘请我当老师呢,这学到肚子里的东西是不会轻易丢掉的。我俩一直叨念着要来看你,跟你说声谢谢,也向你报个平安,再说说心里话。现在形势越来越好了,我们就踏踏实实的干好工作,争取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国家经济建设搞上去了,大家才能安安心心的奔小康。所以,大姐,你一定要好好保重,养好自己的身体。”

王叔叔走后,妈妈一直沉浸在喜悦中:“真没想到,都以为当年那个姑娘不会再来找他了,谁知这么有情有义、不离不弃,两人同甘共苦厮守了一辈子。你看,王叔叔一眼就认出了你,还记住了你的名字,还能记得和你们一起抢篮球的日子,那时你才多大呀,不到五岁,说明他是真的没有忘记我们,他们苦尽甘来,苦尽甘来呀。”

“那些事对王叔叔来说是一种美好,对于美好,人们是选择永不忘记。妈,世上还是好人多,当年你和爸不也是冒着风险帮助王叔叔他们。”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想告诉你一件隐瞞了十几年的事。”

“妈,你还有隐私呀。”

“妈就不能有隐私呀,还不都是为了你。孩子啊,其实当年妈刚听说你和那个叫水墨交往的事时,妈妈哭了,好伤心,又纠结。想问你,知女莫过母,就是打死你也不会说。尽管我相信我的女儿喜欢的人一定不会差,但你是爸妈唯一的孩子,你爸走时把你交给我,你就是妈的命根子。我怎么能放任不管,怎么能让你稀里糊涂走上悬崖峭壁。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会舍得让你伤心难过;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会去伤害我女儿喜欢的那个人;长痛不如短痛,妈妈只能豁出去找水墨。”

“妈?”

“假如他像个懦夫,矢口否认,妈可能会更伤心。好在他还算勇敢,老老实实承认了,像个有担当的,至少这一点你没看错。但是我也不能因此对他心软,我让他离开你,放你一条生路,并保证以后不再见你,他都答应了,也答应决不让你知道这一切。这么多年从没听你提起过,说明他守信用。我心里明白,他和王叔叔一样不是坏人,但当时的社会就是那样,妈妈怎么舍得让你跟他吃苦。孩子啊,那种苦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没完没了。你看王叔叔他们是吃了二十多年的苦,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多年?为了你,我该狠心时得狠心,该残忍时得残忍,只要你好,妈妈怎么样都值。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愿你像你爸说的那样,江之轻舟,无忧无虑,一帆风顺。舟青,妈妈对不起你,把这件事藏了十几年,今天才有机会跟你敞开说。”

“妈,别说了,你没错,是我不好,都过去了。今天你太累了,快睡吧。”

“好,不说了,都过去了。今天有点兴奋,还真是累了。”

妈妈睡熟了,我走出病房,一个人坐在空空长廊的椅子上,水落石出竟是这样,我感觉窒息。该反思的是我,不是妈妈的错,不是水墨的错,是我的错;错在我的任性,让这么善良的妈妈不得不豁出去,违背自己的本性去伤害别人;错在我的自以为是,以为能给水墨幸福,岂知我才是那个让他遭受更多难堪和挫伤的人。还有一件现在感觉特别难以启齿的事,就是最后遇到水墨的那次,其实不是偶然,而是我故意的,我知道那是他每天必经之地,我才出现在那里。告诉他我要结婚了,故意要刺激他,让他知道没有他,我也能活得好好的。我怎么会这样?他已经是遍体鳞伤了,我还无知的再补一刀。蓓蓓,我是不是特别坏?

“你别这么想,阿姨保护你,那是出于母亲的天性;事实证明水墨是个实诚的人,你没有看错他。你不要自责,一直以来你都做得很好,虽然结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但有缺陷才最真实。至少你让水墨的一生少了一点遗憾,多了一份值得铭心刻骨的记忆。我给你看样东西。”我从抽屉里找出当年的我替她保管的那个日记本,封面上‘水墨丹青’依然如新。

舟青一看:“你一直保存?还保存得这么好。”

“你打开看看。”

舟青打开一看,日记本中有一封信,曾经熟悉的字迹跃入眼帘。

李蓓蓓老师:你好!

小舟说她元旦结婚。她说过上海的衣服很漂亮,这是我托人从上海买来的衣服,请你以你的名义送给她,拜托了。请原谅我冒昧的拜托。谢谢她那么 爱过我。                                        水墨字

舟青的笑容凝固了:“这,就是你以前跟我说的嫁妆?”

我点点头:“这封信是水墨夹在包裹里一起寄来的,我随手夹在了日记本里。”

舟青笑了笑:“是啊,他现在应该和王叔叔一样,过得很好吧。”

“他去世了。”

“什么?”舟青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

“是肖玉秋打电话告诉我的。肖玉秋不是水墨的女 人,他们只是普通同事,当年水墨请她演一场戏就是为了逼走你。她是我学生的家长,前几年我家访时才知道当年的真像。”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肖玉秋的电话:喂,李老师,我们水馆长昨晚去世了。是和同事们一起聚餐时,他喝了不少酒,突然中风,当即就没有生命迹像了。他没有亲眷,也没留下遗嘱遗言,后事现在由单位治丧小组负责料理。我想到你也是熟悉他的人,所以打电话告知一下。

肖玉秋说的水馆长就是水墨,落实政策后不久,他升了副馆长。”

“他以前不喝酒。”舟青说。

“我听你说过,我也是这样问肖玉秋,她说水馆长平时是不喝酒,但那天他想喝,还是高度酒,同事们不好扫他的兴,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刚听到这个噩耗时我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就这样消失了,想到我还曾暗暗诅咒过他,心里特别难受。因为太难受,所以,对不起舟青,我把为你坚守了十几年的秘密泄露给我老公了。我讲了水墨的故事,讲了你们的经历。我老公说: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舟青,这么勇敢,竟有胆量向世俗的束缚和偏见挑战,她差点就完成这幅水墨丹青大作了,一个女孩子在当时得有多大的勇气。最后虽没成功,但骨子里那股古道热肠的豪气当刮目相看。对水墨,我们只能一声长叹,这就是命运。他走得快捷安然,也许,老天爷就是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还他一个人生的公道吧。

“我和老公参加了他的葬礼,我想你会赞同我们送他最后一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年前。”

“两年?你确定?”

“当然。”

“太奇怪了,蓓蓓,恰好两年前我做了一个梦,居然梦到了水墨,这么多年过去了,往事早已淡没了,他却突然奇怪的来到了我梦中,就在他那间旧屋子里,他穿一身藏青色的衣服,衣服笔挺,腰板也笔挺的端坐着,脸色还是冷峻,不言不语,不声不响,就那样默默的看着我,好久好久,一动也不动,就连眼都没眨一下,我想要说话时,梦却醒了。那一幅画面至今还清清晰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为什么时间这么吻合,恰好两年,不奇怪吗?”

“虽说无神论,但世上会不会真有灵魂之类的东西,或许水墨是在向你告别。”

“水墨是说过,假如有一天他不在人世了,我是他唯一想要告别的人。莫非他真是让魂魄来兑现他的承诺,无言,告别。”

 

“徐晖你怎么样?徐徐回校了吗?他这是第一次住校,我怕他不习惯,你最好抽点时间去看看。”

“我很好。徐徐长大了,再说他们重点中学,正是我们这次抽查的范围,昨天就是检查他们学校,学生宿舍,学生食堂,科研仪器,体育设施,师资力量,全面达标。我昨天已经看到他了,只是没让他发现,你放心好了。你呢,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我们刚从王叔叔家回来。徐晖,你还记得很久以前我跟你说过有个叫水墨的人吗?还记得两年前我做的那个怪梦吗?”

“啊,怎么了?”

“水墨去世了,就在两年前。那个梦应验了,那是他的告别。蓓蓓和她老公送了他最后一程。明天,我去给他扫墓,蓓蓓和我一起去。”

“要我陪吗?”

“怎么陪?你又不在,蓓蓓老公陪我们去。我就想打电话跟你说说。”

“好,知道了。蓓蓓在吧,我跟她说。”

蓓蓓放下电话:”舟青,你老公要了我家的地址,他今晚到达。”

 

                                                (全文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267

(8)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11:40

相关推荐

  • 祝秉权教授印象:讲台上的魔术师

    祝秉权教授是我的恩师,大一时担任我们的《外国文学》课的教学。 至今记得教授上第一节课的情景—— 踏着悦耳的铃声,中等个子、清癯的教授带一本厚厚的讲义夹走上讲台,我喊“起立!”,大家起立向教授致敬。教授还礼让我们坐下。同学们都坐下了,我却忘了坐下,我被教授那一双眼睛吸引了:那眼睛像鹰,犀利、明亮,射出智慧的光芒。我似乎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就这样呆呆地想着,呆…

    2022年6月26日
    1.7K342
  • 体育情缘

        从小就喜欢运动,初中时打篮球、踢足球,上高中后迷上了篮球,1991年在中国男足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遭遇黑色三分钟时还给当时的主教练徐根宝写过信,虽然这封信没有最后寄出,却代表了一个高中学生的情怀。 在学校练习球技,暑假时回家代表村里与别的村进行比赛,甚至在高考前一个月还在球场上玩到天黑。高一时代表班级参加1500米比赛,虽然排在最后几…

    2022年7月23日
    3.3K8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关于我的家庭,还必须接着聊。        我们家里,本是世代簪纓,世代书香,我的曾祖父虽然命运不济还是个举人,但到了我祖父,却变成了大白丁。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        大白丁是什么呢?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人不大知道了,大白丁是特指没唸过书的人,大字不识一个,睁眼瞎、大文盲。这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的确很罕见。   …

    2022年7月6日
    42932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一)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一) 可能是我的经历对不少人都有所触动吧,特别是在看了我的上篇博文之后,好几个人直接找上门来问我:“你弟弟妹妹都结婚了,你成家了吗?”不答复很不礼貌,那我就先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我是1967年10月份从部队回来探家时结婚的。一路上,不是很高兴,但却也抱着一些希冀。姑娘和我是头一年探家时经人介绍认识的,好几个姑娘中,数她最漂亮,虽然其学历比…

    2022年7月20日
    428390
  • 给我一天,还你一千年【原创】

    给我一天,还你一千年【原创】 ———致失落的古城(观动态的清明上河图有感) 文/会飞的鱼儿 你身处何方岁月的尘烟虽掩埋了你的身躯可抹不去你存在的痕迹 你昔日的风采依旧闪耀在时空的记忆里你辉煌的过去仍在大地的心间流淌 是否你也触犯了天条和白娘子一道被压在雷峰塔深不可测的地底 是否你找到了更好的迁徙地再也不愿受到世人的惊扰随情深意重的梁祝翩跹成蝶 何处才能找到你…

    2022年5月29日
    2966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3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8月1日 上午11:28

    看完有点心疼,水墨太惨了,一个有才又善良的人,没有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了那么多磨难。好了,天堂没有痛苦,祝福水墨在天堂安好!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1日 上午11:43

    为王叔叔、水墨他们终於获得新生高兴。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8月1日 下午1:32

    全文结束了,悲剧!结尾很感人!希望读到你的新作。我的中篇小说还有两节就也结束了。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1日 下午3:47

      @2272 张英辅这样的悲剧,对于作者我本人也是感觉很痛苦的,但原型的一生就是样,包括他的死,我想尊重事实,就是对原型最好的致敬。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8月1日 下午1:40

    水墨以这样的方式和舟青作了告白,留给我无限的伤感。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1日 下午3:49

      @难诉相思其实作为作者我也很想他有个很好的结果,但我更想尊重人物原型,这是对逝者的尊重。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8月1日 下午8:15

    构思幽雅、文笔流畅、人性的体现。祝福你完成了一部小说的精彩写作。[赞][赞][喝彩][喝彩][花][花][花]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8月1日 下午10:41

    令人伤感。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8月2日 上午10:40

    水墨,是个悲剧人物。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日 下午4:59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人物的命运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 梦菊
    梦菊 2022年8月2日 下午7:38

    在大自然中,人是渺小的。世事无常,人生就这样。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2日 下午8:24

      @梦菊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所以我们珍惜每一个欢乐的时刻。谢谢阅读,晚上好。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8月2日 下午9:40

    晚上好。

  • 诚厚
    诚厚 2022年8月2日 下午10:19

    对水墨这个人物来说,这一生是个悲剧,没有得到真正的认可。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3日 上午7:18

      @诚厚当时有许多这种遭遇的人,是时代的悲剧。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8月2日 下午11:03

    非常感人故事,估计是笔者亲身经历。祝好了朋友。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3日 上午7:19

      @杨自记我只是叙述了别人的经历,当然有些人物是虚构的。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8月3日 下午1:20

      @四格格那也了不起,主要是娓娓道来,像在眼前发生的事情。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3日 下午2:09

      @杨自记你说得对,写作时得把自己完全融入角色里。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8月4日 上午3:47

      @四格格写小说也是人生体验,可惜我没写过,有机会也体验一下。祝好了。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8月3日 上午5:44

    读到水墨去世那一段,泪水止不住顺眼角往下流,竟然流到耳朵处,为这个悲剧人物伤感,让我不由然想到自己的父亲。他也曾被打成右派,一生饱受苦难,和母亲分开后一直孤独到老。虽然小说是虚构,但有真实素材和生活原型,不知格格是蓓蓓还是舟青。吸引人的故事情节,人物的生动刻划,细节的描写,这一切元素都具备的小说会拥有更多的读者,也能感动读者,格格做到了,祝贺小说完成,了却心愿!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3日 上午7:22

      @豫莲芳草蓓蓓是虚构的,舟青是有原型的,是我听说的,也与舟青本人对过话,向她了解了一些情节。。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8月6日 上午8:56

    好精彩的对话,我感觉这样的对话,抒写是有难度的。格格如此驾轻就熟,信手拈来,好才情,好文笔。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8月6日 下午2:11

      @锦瑟黎燕终于写完了,看评论中有人看后伤感,有人看后落泪,我在感激他们的同时,也深感不安,给大家带了困扰,在此谢谢大家了。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6日 下午9:12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精彩![花][花][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