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裳

2022080100534980

《读书》二零零八年第三期上有黄裳先生的文章《忆吴晗》,是《吴晗文集》要出版了,编者约请他写序的,他就写了这篇文章。我前前后后读了好多遍,总觉得心里有好多话要说,却不知从哪里说起。这位八十九岁的老人,仍然笔耕不辍,让我们沐浴着他文字的恩泽,实在是荣幸的事,十余年的读黄往事,历历在目,人间至福,莫过于此了。

一九九六年年初,春节刚过,我在止园饭店参加政协会,有一天傍晚出去闲转,在附近的一家小书店购回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黄裳的《春夜随笔》,成都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的本子,和我在一个房间住宿的同事翻了翻,对我说,你买的书人就看不懂。我心里就有了些许的得意,倒沉下心来认真地读起来了。这是我接触的黄裳的第二本书,第一本是《榆下说书》,《榆下说书》我买得早,因为它名气太大,但我并没有认真地看,《春夜随笔》倒成了我读黄的入门书了。后来买辽宁教育的“书趣文丛”本子,其中就有先生的《音尘集》,还有人民文学版的《过去的足迹》,也都是认真地看了,其实《过去的足迹》是先生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写他和吴晗的交往,文章最初发表的时候,巴金是编者,为了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保护这位敢写的朋友,还删去了一些文字,黄裳后来写了一篇纪念巴金的文字《伤逝》,就提到了这件事。

黄裳晚年的文字,有许多都是在《文汇读书周报》上发表的,我读这种报纸,也是盖有年矣,每每在“书人茶话”栏目看到黄裳的文章,都要剪下来,上午翻了翻剪贴本,数量竟然不少,拟书话系列就有好多篇。这些文章,大致后来都被编进了他新出版的集子,他是文化名人,学问底子厚,文章写得漂亮,集子一直是很叫卖的,尤其是这几年,他的集子的版本,是很多的,他这一辈的文人,有这种现象的,恐怕也没有几个。前些天去书店,又看到他以前的本子,重新编辑出版了,很想全买回来,但总觉得是“重复建设”,还是放下了。重新出版的书籍,每每会给人留下遗憾,集内的文章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有些变化,重复与遗漏,都会给人带来不快,几年前购得一本《惊弦集》,回来还把编目和别的集子细细地对照了一回。黄著集子大致有四五十本,我的手里也不过区区二十余本,象《旧戏新谈》、《翠墨集》等都是以前购置的,《海上乱弹》、《清代版刻一隅》等几个本子则是新近才增添的。

黄裳于版本之学,颇有建树,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有很多的集子出版,象辽宁教育出版社的《来燕榭读书记》、上海古籍本的《来燕榭书跋》,都是很专业的本子,这些专业的书籍,卖点就不比他的散文的集子了,我购买《来燕榭读书记》才花了六折的价钱。

黄裳的文字平实、清简、思想性强,读起来很顺溜,很舒服,看他的文字是一种享受,他现在还在写,二零零五年在给友人的信中说:“不佞今年亦八十五矣。一直不记得自己的年纪,亦未尝以老人自居。近仍不时动笔,说些怪话,以之自娱。婆娑度日,不敢言老,仍不失少年凌厉之气,可以告慰于知人。”先生今年八十九岁了,愿他扛鼎之笔,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福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247

(2)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6:49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58

相关推荐

  • 七绝·酷暑

    七绝·酷暑 (中华通韵) 炎蒸酷暑实难熬,烈日当空似火烧。昨夜京城天降雨,今晨清气送凉霄。 2022·7·27· 图片来自网络  

    2022年7月27日
    337100
  • 欢乐颂

    欢乐颂 2018年9月15日,我到南面去画圈圈。易小琴开车来接我,满脸抑制不住的欢乐颂。哼!一定有得意忘形的事情,就不问你,就不给你得瑟的机会,憋S你!最后易小琴果然忍不住了,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本本,“我也想低调点,可是实力忍不住啊。老娘我退休了”。她到南方去后,把干部身份改成工人身份,50岁就拿到了退休证。 我压抑着嫉妒的心理,翻看她的退休证,说:你处女座…

    2022年7月16日
    3.4K40
  • 怕水冷

    钱谦益和柳如是,一位是名流,一位是名妓,他们二人的结合,在明末清初,是十分引人注目的。有关钱氏投水的事,终究还算是有着滑稽色彩的趣闻。清人江熙《扫轨闲谈》之《蘼芜记闻》云:“乙酉王师东下,南都旋亡。柳如是劝宗伯死,宗伯佯应之。于是载酒尚湖,遍语亲知,谓将效屈子沉渊之高节。及日暮,旁皇凝睇西山风景,探手水中曰,冷极奈何!遂不死。”陈寅恪先生在《柳如是别传》中引…

    2022年7月5日
    3.6K30
  • 黎燕散文:花开正好

      花开正好 黎燕   喜欢植物的我,对养花草,情有独钟。 花草成为我家的一员,是有了自己的住房之后。 那年那月,终于搬进单位分配的福利房。收拾停当了,喜盈盈地买了几盆喜欢的花草到家。养过草竹,君子兰,文竹,小榕树,水仙,韭兰,吊兰,竹子。时间最长的,就是那盆夏威夷椰子,有二十年了。它的长势越来越葱茏,宛若一个经过健身或修持的人,身体壮硕…

    2022年7月16日
    453320
  • 话说爱屁屁

    注明;现在出了很多新名词,我听不懂更理解不了。只能就我的认知聊一聊,希望各位老师给我指点迷境。
    去年我写了一篇;话说鸡屁股。不知道各位老师是否记得。现在聊聊爱屁屁。

    2022年6月5日
    93920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8月1日 上午9:29

    说来惭愧,对黄裳和他的著作我一本也没有拜读过,今天是第一次在贵博里知道了其人其文。再次反照了我的孤陋寡闻。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剩下不多的时间,还可以继续学习。多谢您的推介![花][花][花][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1日 上午9:44

    钦佩于您的阅读很有品味,老前辈黄裳的书文字确实如您所说平实、清简,姜是老的辣。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1日 下午4:47

    黄裳先生在90高龄时,仍笔耕不缀,令人敬佩。
    有人说:”黄裳已去,黄裳仍在“!可鉴:文章不朽,赞美流芳!
    谢谢您的分享荐读![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