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裳

2022080100534980

《读书》二零零八年第三期上有黄裳先生的文章《忆吴晗》,是《吴晗文集》要出版了,编者约请他写序的,他就写了这篇文章。我前前后后读了好多遍,总觉得心里有好多话要说,却不知从哪里说起。这位八十九岁的老人,仍然笔耕不辍,让我们沐浴着他文字的恩泽,实在是荣幸的事,十余年的读黄往事,历历在目,人间至福,莫过于此了。

一九九六年年初,春节刚过,我在止园饭店参加政协会,有一天傍晚出去闲转,在附近的一家小书店购回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黄裳的《春夜随笔》,成都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的本子,和我在一个房间住宿的同事翻了翻,对我说,你买的书人就看不懂。我心里就有了些许的得意,倒沉下心来认真地读起来了。这是我接触的黄裳的第二本书,第一本是《榆下说书》,《榆下说书》我买得早,因为它名气太大,但我并没有认真地看,《春夜随笔》倒成了我读黄的入门书了。后来买辽宁教育的“书趣文丛”本子,其中就有先生的《音尘集》,还有人民文学版的《过去的足迹》,也都是认真地看了,其实《过去的足迹》是先生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写他和吴晗的交往,文章最初发表的时候,巴金是编者,为了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保护这位敢写的朋友,还删去了一些文字,黄裳后来写了一篇纪念巴金的文字《伤逝》,就提到了这件事。

黄裳晚年的文字,有许多都是在《文汇读书周报》上发表的,我读这种报纸,也是盖有年矣,每每在“书人茶话”栏目看到黄裳的文章,都要剪下来,上午翻了翻剪贴本,数量竟然不少,拟书话系列就有好多篇。这些文章,大致后来都被编进了他新出版的集子,他是文化名人,学问底子厚,文章写得漂亮,集子一直是很叫卖的,尤其是这几年,他的集子的版本,是很多的,他这一辈的文人,有这种现象的,恐怕也没有几个。前些天去书店,又看到他以前的本子,重新编辑出版了,很想全买回来,但总觉得是“重复建设”,还是放下了。重新出版的书籍,每每会给人留下遗憾,集内的文章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有些变化,重复与遗漏,都会给人带来不快,几年前购得一本《惊弦集》,回来还把编目和别的集子细细地对照了一回。黄著集子大致有四五十本,我的手里也不过区区二十余本,象《旧戏新谈》、《翠墨集》等都是以前购置的,《海上乱弹》、《清代版刻一隅》等几个本子则是新近才增添的。

黄裳于版本之学,颇有建树,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有很多的集子出版,象辽宁教育出版社的《来燕榭读书记》、上海古籍本的《来燕榭书跋》,都是很专业的本子,这些专业的书籍,卖点就不比他的散文的集子了,我购买《来燕榭读书记》才花了六折的价钱。

黄裳的文字平实、清简、思想性强,读起来很顺溜,很舒服,看他的文字是一种享受,他现在还在写,二零零五年在给友人的信中说:“不佞今年亦八十五矣。一直不记得自己的年纪,亦未尝以老人自居。近仍不时动笔,说些怪话,以之自娱。婆娑度日,不敢言老,仍不失少年凌厉之气,可以告慰于知人。”先生今年八十九岁了,愿他扛鼎之笔,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福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247

(2)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6:49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58

相关推荐

  • 黎燕散文:我的情之呓语

    我的情之呓语 黎燕 喜欢孙楠的歌《时间的远方》,还喜欢云飞的歌《天边》。 他们的歌声响遏行云,荡气回肠,将歌词与词曲里饱满的真情与爱意,尽致呈现,让我陶醉共鸣,回味无穷。 由此想到,无论是艺术作品,还是现实生活,能够震撼人心,打动人心的,总是来自情感的张力。 一次,我在千山飞龙温泉洗澡,看到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在淋浴头的水流下面,给她年迈的姥姥洗头。打上洗…

    2022年10月15日
    1.2K440
  • 读书:读《白居易诗选》

    我们现在读唐诗,除了李白、杜甫而外,最熟悉的诗人,可能就要算白居易了,尽管唐已至诗歌之巅峰,诗坛亦群星灿烂,但这三位诗人,应该是最为知名的。白居易年少时即有文名,他与顾况之间的故事,妇孺皆知,所谓“离离原上草”、“长安居大不易”,都为一时佳话,甚至还有了传奇色彩。在《旧唐书》的记载中,能看到顾况对他寄予了厚望,“吾谓斯文遂绝,复得吾子矣!”现在看来,顾况的眼…

    2023年8月18日
    1.5K10
  • 西江月 · 迎春

    书法/填词/绿梦儿 – 西江月 · 迎春(新韵) 串串华燈高挂,聲聲鞭炮齐鸣。 龍腾盛世瑞年豐,墨舞新桃欢庆。 紫燕衔春寒尽,祥光照壁长寧。 金樽芳醴九州同,屏里乡音入梦。 –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2024年2月3日
    1.3K240
  •  临江仙 · 又见迎春伊始

     临江仙 · 又见迎春伊始 (新韵)  又见迎春伊始,神州新冠疾风。 人人祈盼世和平。上苍怜悯爱,消灭疫狂行。   民众恙袭心痛,阴霾苦难交争。 兔年遥望碧空虹。平安相聚处,节日古今承。   辞格 徐昌图

    2023年1月10日
    1.3K161
  • 诗歌:写在三八节之后

    – 诗歌:写在三八节之后 – 这首诗应写在三八节之前 但我一脸皺纹  老气横秋 难免会有骚一些丽人们的心绪 我只好静待节后   再把 所准备的花束献出来 – 真的  无论到多么老 我都会爱女人的   以我一颗 纯净的心  深怀敬慕的心  还有自卑的心 女人是水做的   男人是泥做的 无论到什么时候   男人都无女人纯净 &…

    2023年3月9日
    7842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8月1日 上午9:29

    说来惭愧,对黄裳和他的著作我一本也没有拜读过,今天是第一次在贵博里知道了其人其文。再次反照了我的孤陋寡闻。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剩下不多的时间,还可以继续学习。多谢您的推介![花][花][花][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的头像
    黃東濤(東瑞) 2022年8月1日 上午9:44

    钦佩于您的阅读很有品味,老前辈黄裳的书文字确实如您所说平实、清简,姜是老的辣。

  • 柳絮晗烟的头像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1日 下午4:47

    黄裳先生在90高龄时,仍笔耕不缀,令人敬佩。
    有人说:”黄裳已去,黄裳仍在“!可鉴:文章不朽,赞美流芳!
    谢谢您的分享荐读![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