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弟弟——一个高加林式的人物

2022073106184865

 

奶妈的孩子当中,小时候跟我玩得最多的是德文弟弟。他比我小三岁。记忆当中,每当放暑假我会在奶妈家住上一阵子。时常在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德文弟弟就把我叫起来,带着我去田间地头捉青蛙。傍晚,我们会一起去水渠玩水。那些记忆是我灰色的童年中少有的一抹亮色。

后来我们都渐渐长大了。我考上了大学,德文弟弟上了高中。他是他们家唯一上过高中的,他也长得最像奶爸,脸部轮廓分明,个子高大结实。

德文弟弟有点早恋,我大学毕业刚刚和建伟谈恋爱没多久,他就带着女朋友珍珍来医院看我。那时候他应该还不到20岁吧。珍珍爸爸是一家小厂的小老板,德文弟弟在那里打工认识的珍珍。他干的是翻砂,这是个既辛苦又危险的活。一次我在门诊上班,珍珍神色慌张地找到我,说德文干活不小心出事了。我随她跑下楼去,看到一帮农民工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根本辨不出那是德文。我当下就嚎啕大哭起来。德文虽然痛苦万分,却安慰我说:姐你不要哭,我没事的。那时毕竟年轻,生命力顽强,经过一段时间的救治,德文的伤势渐渐好转,不仅命保住了,眼睛也没瞎,只是视力受了一些影响,这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这以后过了一年,德文和珍珍就结婚了。订婚那天德文骑着自行车来医院接我,我坐在后座上,德文载着我往乡下的家骑去。骑到乡间小路的时候,天色晚了,看不清路,我们下来推着车子走路,一路走一路聊。德文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对未来十分迷惘。

我总是会把德文弟弟和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联系在一起。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读过书,心气高,想改变命运,却由于成长的背景,贫穷的现状,无力挣脱命运的束缚。

后来,德文和珍珍有了儿子晓杰。我每次见到晓杰总会一本正经教育他,因此晓杰从小很怕我,不料长大了却是极孝敬我的,说他有今天的成就得益于我早年对他的教诲。

几十年里,德文两口子经历的风风雨雨我看在眼里,却帮得有限。起初,他俩摆摊卖大饼油条,却挣不了钱,反倒赔本。为了养家糊口,德文曾经背井离乡,跟着施工队去筑路修桥,风餐露宿的吃尽了苦。91年~92年,我在省儿保进修期间,德文在宁波的一个桥梁工程打工,他时常在结束一天的辛劳后,在别的工友打扑克喝酒划拳解闷时,却躲在工棚挑灯给我写信,诉说命运的不公、生活的艰辛,以及对家乡和亲人的牵挂。

奶爸走得早,患食道癌,发现已是晚期,拖了一年后走了,那是1994年的春节(当年他才56岁)。奶爸的病是为了帮德文弟弟盖房子累的。房子盖好没多久,就倒下了。他先找到我,我陪去他做了钡餐检查明确了诊断,但已经失去了治疗的机会。德文的岳父和奶爸是差不多时候走的,患的是糖尿病,最后几年都在花钱治病,厂子倒闭了,欠了一屁股债。那段时间是德文夫妇的至暗时光。

奶爸走后,为了照顾奶妈,德文不再四处漂泊,留在家乡找活谋生。他在城里帮人运货、搬家、拆空调、安装移门,什么苦活累活都干。我有时候走在街上,会邂逅他,总是骑着带有拖斗的电瓶车,载着满满的货,行色匆匆。两口子还种了西瓜,夏天时常推着一车西瓜在街上叫卖。

十年前,我搬到现在的家,安装移门时,上门来干活的居然是德文弟弟。当我打开门见到他时,彼此都楞了一下。他说是店老板派他过来的。于是,德文成了几个姐妹弟弟中最早来我新家的人。

我一直以为,农村妇女大多有个通病——婆婆视儿媳为眼中钉。珍珍和奶妈的关系一直处不好,奶妈总说珍珍的坏话。毋庸置疑,奶妈是个伟大的母亲,她对我的好真是没得说,但我不觉得她在对待儿媳这方面做得好。珍珍是个贤妻良母,德文常年在外奔波,家里的大部分活都是珍珍在打理,甚至还跟男人一样下地干活。她比我小两岁,看上去却比我老多了。前些年还因为妇科病在医院做了手术。德文在母亲和妻子中间很辛苦地做着和稀泥的工作。他爱母亲,也爱妻子,所以活得很累。

前些年对德文来说是多事之秋,一次骑电瓶车被人家小车给撞了,小腿骨骨折,动了手术。好了才两年,一次帮人拆空调不小心从梯子上掉下来,同一条腿又摔成骨折。他挣的那点钱都用来看病了。

值得欣慰的是他们的儿子晓杰很争气,他考上大学后,这个家终于有了一线转机。晓杰很顾家,也很现实,为了节省生活成本,十年前大学毕业时离开省城,带着女朋友回到家乡,在银行谋职。没几年,第三代出世了。不久前,晓杰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了领导层。珍珍一直忙着带孙子,而德文伤好了以后依旧在忙着接活。他们夫妇俩没有社保,德文得趁着还有一点力气,多攒点养老钱,尽管晓杰一再说不要这么辛苦。

德文弟弟是他们几个当中最让我心疼的。希望他早日卸下生活的重担,好好为自己活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192

(6)
上一篇 2022年7月31日 下午12:28
下一篇 2022年7月31日 下午4:08

相关推荐

  • 符号逻辑

    沉默! 落魄中的它, 静静地看着: 那红尘中人儿, 怎样待它。 欣赏! 有些人鄙夷的眼神: 它虽若无其事, 却默默记下。 珍惜! 有的人尊重的表情: 它虽无以感谢, 却心中有数。 珍重! 有的人痛惜的神情: 它虽难以回报, 却永记心中。 这是它沉默的缘由, 也是它进取的理由。

    2022年7月2日
    6.6K60
  • 为跃进伉俪题照

      为跃进伉俪题照 腹有诗书气自壮,白衫黑裤官模样。 纤裙玉臂显风韵,秀外慧中娘娘相。  

    2022年5月20日
    5.8K141
  • 景山公园郁金香

                             七律·郁金香 (中华通韵) 景山公园郁金香,引来游客觅群芳。 橙黄红紫花千朵,窈窕仙姿俨浅妆。 雍容华贵情似水,温文尔雅韵悠长。 可餐秀色如春卷,醉倒骚人笔底狂。 2022·4·19· 谢谢欣赏!颂祺!

    2022年5月25日
    6.3K60
  • 青玉案 · 赏荷

      青玉案 · 赏荷  (新韵) 娉婷翠伞清荷浦,柳林绿、平妆素。 锦瑟幽歌香蕊吐。 月明风速,宛如仙女,如燕频频舞。   碧波潋滟相知诉,妩媚殷红俏姿注。 试问尘间谁眷去。 霞晚光灿,蜜蜂飞处,摇曳深情顾。

    18小时前
    48760
  • 父亲

    父亲节已过去了数日,可博客里歌颂、赞美,怀念父亲的诗歌与散文依然层出迭见,每每咀嚼品味,总让人激动不已,感慨万千。节前老朽虽说写过一首“感恩父亲”的小诗,借以抒发情怀和对父母的感激与热爱,可总觉的意犹未尽。于是有感而发又信手涂鸦了这阕续篇。

    2022年6月25日
    15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7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31日 下午3:08

    喜欢你的文章总帶着浓浓的烟火气息,在人间。[花][花][花][花][花][花]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7月31日 下午5:00

    真实的生活,我们都在努力的活着,德文兄弟有你这个一个姐姐,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且行且珍惜!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31日 下午6:47

    谋生不容易,有人说只要肯干就能成功,其实并不一定,有多少人辛苦了一辈子,仍在谋生。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31日 下午6:59

      @四格格成功谈何容易啊,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普通人能够过上小康生活已是万幸。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7月31日 下午7:34

    手足情深,虽无血缘关系,却胜似亲姐弟。愿德文弟弟苦尽甘来,日子越过越好。[花][花][花][花][花][花]

  • 风雨
    风雨 2022年7月31日 下午8:04

    欣赏佳作,欣赏美图,仙境,云雾缭绕,群山呼应![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31日 下午8:23

    老师挥笔意境幽雅、亲情浓厚。人的一生逆境、顺境并行啊!老师虽是奶妈家长大,然对弟弟妹妹亲如一家人,在弟妹家庭有难、困境时,总能见到大姐姐付出的全部爱啊![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31日 下午9:25

    虽然不是亲姐弟,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浓浓的亲情,德文有您这样一个姐姐也是幸运,哪怕是关键时候帮助出个主意,也是一种信赖,一种依靠,有的亲姐弟也不见得有您们这么好。特别是他们家的婆媳关系,您敢说公道话,我很佩服您,我看德文媳妇真是不错的。我想困难应该都过去了,祝福德文一家过得越来越好。[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8月1日 下午7:57

    德文弟弟真是命运多灾多难。
    我不禁想起海港里的一段唱词;这新社会,咱们码头工生老病死有依靠,共产党毛主席恩比天高。
    但愿有一天咱们老百姓能回到;生老病死有依靠的日子。不会因为有病一家人陷入贫困,不会工伤被赶出去没人管。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8月12日 下午3:22

    有孝顺的晓杰,他们也有依靠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