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的丽君姐

2022073013574489

 

奶妈这辈子生了6个孩子,养大了4个。大女儿丽君姐长我三岁,其他三个子女德文弟弟、丽萍妹妹和德平弟弟分别小我三岁、六岁和八岁。正因为中间有孩子夭折,我才有幸成为奶妈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是她的乳汁哺育我长大。

丽君姐是家中的老大,在我印象当中,她从小就帮着家里干活,没上过几年学。她相貌平常,个子矮小,少言寡语,看上去憨憨的。我去奶妈家的时候几乎很少和丽君姐玩,因为她很少有空闲的时候。一天晚上我睡着了听到外屋突然传来尖厉的哭声,我睡眼惺忪走出来,看到丽君姐手上血肉模糊,奶妈说是刨萝卜丝时不小心把手指给刨去了一块皮。十指连心,可想而知有多疼。每年这个时候他们要把好多好多的萝卜刨成丝,晒干,作为一年到头的下饭菜。直到现在,丽君姐的手指上还留着一块疤。

我上大学那会儿,丽君姐早早地嫁人了,嫁给了老实巴交的树忠。当年树忠的家境穷,只有两间破屋。奶爸奶妈相中他有文化,是个高中生,年纪比丽君大了六岁,会疼人。不过我第一次见到树忠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他看上去实在是太老了,又丑。

有一年放寒假回来,快过年了,奶爸奶妈提着一只鸡来给我爸妈拜早年。奶妈告诉我,丽君姐的头胎没保住,都快到生的时候了,就死在肚子里,还是个大胖小子呢。我问为啥会这样?奶妈说她那是做得太苦了,挺着大肚子还要去地里干活,连胎心没了自己都不知道。真的是太不幸了!

好在接下来丽君姐生了两个儿子都还顺利,大的叫晓丹,小的叫晓霆。晓丹比较皮实,从小没病没灾的;晓霆小时候却住院好几次,记忆深刻的两次,一次是高热抽筋,另一次是高烧持续好多天退不下,真不让人省心。所幸上小学以后就不再生病了。两个儿子的相貌取了父母的优点,却完全没有遗传父母的缺点,长大后都成了大帅哥。尤其是晓霆,1米78的个子,高高的鼻梁,像个外国人。

丽君姐和树忠苦巴巴地过了好多年。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春天,好像是1987年春,我和同事燕燕一起去横山顶的工人休养院疗养一星期。丽君姐家就在横山脚下的殿下应村。一天傍晚我把燕燕叫上一起去丽君姐家玩。走进破败的小屋,看到家徒四壁黑咕隆咚的厅堂,燕燕悄悄跟我说,你姐家那么穷啊!也难怪,燕燕可是魔都来的,哪里见到过如此贫寒的村舍。丽君姐实在拿不出啥招待我们,煮了四个鸡蛋一定让我们吃下。

世纪之交丽君姐家有了一些转机。建伟跟人合伙创办饲料加工厂,把丽君两口子招去干活,每个月有三千多块工钱。那三年他们干得很欢,也盖起了新房子。可惜好景不长。建伟出事以后,他们的活路没了,只好另谋出路。树忠时常感叹地说,要是建伟还在的话,他们的日子要比现在好得多。

不过现在总体来说丽君姐家条件已经大为改善。他们那个依山傍水的村子依靠旅游业、依靠附近的民办中学,脱贫致富了,每年到了年底还有分红。有一年村里不管男女老少每人发了一万元。他家户口上六口人——丽君两口子、晓丹夫妇和一双子女,就得了六万,着实发了一笔小财。晓霆大学毕业去了萧山,在那里成了家(是个上门女婿),也有了两个孩子。

丽君姐这十多年都在家帮晓丹夫妇带孩子,带了大的带小的。如今孙子源源读初中,孙女小九(生下来足有九斤)才三四岁。树忠年近古稀,却不像年轻时那么显老,而且比以前耐看了。他还在某小区干着保安的活,干一天(24小时)歇一天,每个月拿1800元。他说趁着还干得动就尽量多挣点,也可以减轻孩子们的负担。将来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去。

每个正月我都应邀参加丽君姐家的团聚,今年也不例外。她家比奶妈家近,打车几分钟就到了。多数时候是晓丹或者晓霆开着车过来接我。他俩如今都是小老板了。我时常对丽君姐说:你瞧你这一大家子,看着就让人羡慕!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丽君姐听了,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122

(4)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下午9:29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下午10:27

相关推荐

  • 世界上真的只有你

      自从知道了你我才知道了世界才知道了什么是爱恋才知道了什么是痴迷有了那份眷恋才有那份感动 =我不想最后得到你就是只想看看你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望着你留下的淡淡足迹多想化为一缕轻风一生一世跟随你 – 世界上真爱只有是爱情因为有了那个爱情才有短暂的别离才有无穷思念的痛苦爱是世界的心相思就是爱得最甜蜜 – 我想变成一只玉蝴蝶盘旋在你…

    2023年3月6日
    787120
  • 盛夏情缘

    季节律动,一年四季,我都喜欢。而我,更喜欢夏天,尤其是入伏后的盛夏。这时的我,呼吸畅快,通体舒泰。哪怕是中午,走在大太阳底下,不打伞,戴着夏凉帽,身着休闲短装,脚穿运动鞋,像只小鹿,风一样走来走去,有鱼在水中的欣欣然。 悠游于酷热,与自己偏瘦有关。还有,我的生命密码与盛夏有缘。 那一年,夏天的傍晚,老家吉林海龙镇大榆树村,毗邻长白山的黑土地上,一个女婴顺顺当…

    2023年7月1日
    5.2K1040
  • 怀念遥远的印度尼西亚乡邻

    在享受退休悠闲的时候,偶而回忆起年轻时的一些经历,会觉得那时是相当辛苦的,然而当时却往往并不觉得苦。回想七十年代中,我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东南郊区居住的那一年多的情况,便是这样。那时我还未有正式工作,为了舒缓经济的压力,暂时在屋子旁的车房,和妻子开了个小店,卖日常生活所需的杂用品。 有个顾客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名叫巴尔佐,大家叫他伯巴尔佐,伯是当地对男人的尊…

    2022年8月27日
    1.8K350
  • 红妆

    这些天总唤身边一起工作的女孩儿丫蛋、丫蛋儿的,就想起二十年前一个人的一件事来,那是乳名叫“丫蛋”的丫蛋儿。到底是鸭蛋还是丫蛋儿?实在也是没整明白过。我想还是叫丫蛋儿确切。那么就丫蛋儿吧。 丫蛋儿结婚是我给化得新娘妆,因为那时候还没专业化新娘妆的地方。也是赶巧,丫蛋儿结婚前一天,我正好借休假去探望婆婆。小姑将丫蛋儿带家来,说是丫蛋儿明儿大婚,姐呀你给化妆吧,今…

    2022年6月22日
    7.3K220
  •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

    昨天在卯酉河博客注册了账号,还是延用菩提树这个名字。菩提树从QQ空间,到网易博客,到新浪博客,一直到现在,陪伴了我二十多年。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因为热爱,所有的无常都会变得美好和丰盈。为了文字,为了热爱,也为了给心灵找一个栖息地,二十年的时间,我的精神家园搬了四次家。这让我突然想到一个词:颠沛流离,也想到多年前一首流行歌曲:《我想有…

    2022年5月24日
    1.1K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