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记忆:两瓶“二锅头”的故事

0J3KeN5GtT

大学毕业二十多年了,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有些往事竟然还是那么清晰,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那是夏日周末的一个晚上,同宿舍的哥几个上完晚自习后,因为一些事情,心情多有不爽,也是闲来没啥事。阿群提议,出去买点酒喝点。大家一拍即合,分头行头。买酒的买酒,弄菜的弄菜。

但当时天色已晚,宿舍大门已经关闭。按照学校当时的宿舍管理规定,在熄灯之后是不允许外出的。但这难不倒我们,我和老何从二楼的缓台打开窗户沿着雨水管下楼,在校门外的小店买了二瓶二锅头,又趁黑沿原路摸回宿舍,这时宿舍的小桌上已经摆上了一盘花生米,这就是我们当时唯一的美味了。

2019122017010651393

白酒就着花生米,虽然简陋,但对于我们来说也不错了。哥几个开始喝酒,各自用自己的杯子,我用了从家中拿来的搪瓷缸,这个缸子特别能装,一满缸足有八两白酒。我们边喝边谈,一开始还能谈谈功课,谈谈系里的事,老师,学生,后来变转化为对社会上我们各种看不惯的行为,嬉笑怒骂,评头品足,滔滔不绝。随着三杯酒下肚,大家也都放开了,也开始谈论谁跟谁处对象,哪个班的女生比较像样,今天谁多看谁了一眼,打哈逗气,气氛十分热烈。

201601031212081150

哪个少男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其实这时我的心情不太好,因为我当时喜欢一个外系的女同学,也是我高中的同学。本来我自我感觉良好,但当我表白时不想遭到了她的拒绝,让我十分郁闷,因此我对他们的谈论并不回应,只是闷头喝酒,不一会一缸便进肚了。阿群当时喜欢班级上的一个女孩子,但因为种种原因不敢敞开心扉,阿峰喜欢班级上另外一个女孩子,也遇到了瓶颈,心情不快。我们三个心照不宣,借酒浇愁,不知不觉中两瓶二锅头见了底。

这时我喝了大约有一斤左右,阿群和阿峰大约半斤。此时我已经不胜酒力,身体不能自控,恍惚间从床头坐到地上,然后栽倒在桌子底下,呼呼大睡,后来被阿群及阿峰等同舍兄弟把我弄到床上了事,当然这是次日大家和我说的,当时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依然还记得那样清晰。每到同学聚会,我们哥几个提及往事,不免开怀大笑,那时的我们真是精力过剩,多愁善感,无所顾忌,青春无敌。当年的故事成为今日喝酒的谈资本与佐料,我们之所以没有忘记是因为我们还有一颗真诚和纯朴的心灵,虽然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我们的真诚和质朴没有丝毫改变。

阿峰在毕业留言中给我写道:对着南楼(女生楼)大喊的日子没忘记,把白酒当凉水的时候真无畏!

当年的懵懂无知,当年的朦胧青涩,当年洒下的一路天真,对于现在洗尽铅华,经历沧桑的我们来说,都是一种难忘的心路历程,都是一颗打磨的岁月珍珠,都值得我们去回味,去珍惜,去总结,从而去重新寻找自己的希望和未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3025

(5)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上午7:25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上午7:48

相关推荐

  • 即事:后勤保障 恰如其分

                                        隔代亲,谁个不最惦记可爱的小孙孙哟。心肝宝贝,                                 掌上明珠,无不抱有殷切期望。不过,就在宝宝成长                                 过程中,不难发现,我们的认知水平,实在有点落伍。        …

    2024年4月8日
    248210
  • 山村堂嫂桃莲的故事

    桃莲是建伟的堂嫂,是我在马石桥最投缘的人。 初见桃莲是我和建伟结婚的时候。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建伟把我带到马石桥去见他那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我们第一天上午出发,坐火车、坐船,在排岭夜宿,第二天又坐船,走十多里山路,进村的时候天色已晚。跨进奶奶家的大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的是黑压压的一堆人,大约有二十多个。 建伟告诉我,这些都是本家的叔伯、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媳妇和…

    2022年9月18日
    6.4K300
  • 面朝大海   继往开来

        面朝无边无际的大海 惊涛骇浪扑面来 多么希望有大海般的宽阔胸怀 包容当今不太和谐的世界 海是倒过来的天 天是倒过来的地 天上人间看世界 地球上的世界多精彩 千万年从原始人走过来 斗天斗地斗人苦战到现代 战争贩子还存在 压迫者剥削者还存在 野蛮的行为还存在 不开化愚昧落后还存在 人类还没有完全脱胎换骨离开动物界 面朝大海  面向未来…

    2023年3月14日
    568180
  • 母与子

    儿子十岁时,父亲生病去世了。那一年,母亲三十五岁,正值一个女人的全盛时代,是单位的一枝花。她的美,是那种只要看上一眼就再也忘不了的美。 然而,母亲所处的年代,正是政zhi运动一个接着一个、人性扭曲的时代。她犯了一个在当时来说很严重的错误——爱上了一个比她小十岁的大男孩,一个军医。相爱中的人无所顾忌,哪里还会在意周围那些毒辣的眼睛。 终于有一天,两个人被工宣队…

    2022年12月15日
    5.8K250
  • 生活不是梦

      我热爱生活 我惧怕梦幻 梦滑稽荒唐 梦杂乱无章 梦使人惊恐万状 梦常让人出一身冷汗 – 梦中我常被人追赶 听见无休止的漫骂 它不让你分辩 它使你无法躲藏 为了寻觅避难的港湾 还是梦醒回到可爱的人间 – 梦中我常被人欺骗 它使尽各种低级伎俩 花言巧语  威胁恐吓 一个劲让人上当 欺诈使我心慌意乱 只有人间我才能识别真假 &…

    2023年3月12日
    1.5K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30日 上午11:14

    我们这一代人在学校时没有喝酒的,无论中学还是大学,都没有。在社会面上,那时喝酒的人也很少。好像是到了70年代,社会面上才兴起酒风,慢慢地经常见到有喝醉的人。我对酒过敏,一生不胜酒力,所以无此福享也。我倒很羡慕会喝酒的人,觉得那样才叫爽。二锅头,青春记忆,很美。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2年7月30日 下午2:32

    校园往事,青春背影,在深情回望之中,灵动呈现,感人至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30日 下午10:19

    一斤二锅头,那真是太能喝了![赞][赞][赞]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3年7月16日 下午9:02

    美好的回忆,难忘的青春年华。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3年7月16日 下午9:03

    一斤二锅头,不吐得稀里哗啦,那是天分优越。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