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轻舟》连载之七:水落 · 石出

IMG_20170926_111135

                                          第七章    水落  •  石出

      悠然间,三年过去了,时历已是一九七九年。

社会氛围越来越宽松,人们曾经固化了的思维模式也在不断的被修正。而我们普通老百姓仍过着自己油盐柴米酱醋茶的小日子。只是人们的服饰从统一的蓝、灰、黑中逐渐解放出来了,满街飘动的色彩让天空也绚丽起来,路上偶尔还响起了高跟鞋。我们老师们也纷纷换上了裙装,按部就班,三点一线;三尺讲台,一支粉笔继续着教学生涯。当然,变化还是有的,比如:我没有辜负舟青的美好期望,找了一个非常非常爱我的人,光荣的结发为夫妻;比如:徐晖和舟青来参加我的婚礼时,手中抱了小徐徐,他们光荣的升为了父母级;再比如:江妈妈终于和舟青一家团聚了,她光荣的加入了退休行列。

       送走一届毕业生,又迎来一届新生。

        今天是我家访的日子。家访的学生叫石小勇,按花名册上登记的住址找到他家住的那栋楼时,我足足愣了十秒钟。怎么这么凑巧,这栋楼不就是当年曾让舟青魂縈梦系的那栋新建楼,更凑巧的事还在后头。

       我敲了敲门,门开了,我作自我介绍:“我是石小勇同学的班主任,我姓李,叫李蓓蓓。”

       “是李老师呀,欢迎,欢迎。我是石小勇的爸爸。”他把我迎进客厅。
石小勇的妈妈也闻声从里屋出来:“李老师,我是石小勇的妈妈。”

        怎么是她?那个俏丽的女人,椭圆脸,嘴边跳动的痣,它已深深的锲刻在我脑海里,此刻她却以另一种身份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她就是当年石墨那个叫肖玉秋的女人,怎么成了石小勇的妈妈?我努力拉回自己的思绪,平静自己的情绪,与他们进行了学生、家长和老师之间的有效交流,告辞出来时,我对石小勇的妈妈说:“小勇妈妈,我想和你单独聊聊,可以吗?”

        “好,好。”她倒是挺爽快的。

         我们在附近一家凉茶店要了凉茶,我说:“我们以前见过,你记得吗?”

         肖玉秋有点茫然:“我好像没印象。”

        于是我提醒她,几年前,在那个老门庭的旧楼前,空地上你和水墨一起做煤球,天很热,大汗淋淋。

        她想起来了,“哦,那天来的就是你们呀。嗨,说起来话长了。”

        我和水墨是同事,当时他请我帮个忙,说有个女孩要来找他,他不想让她再来,但女孩太坚决了,所以他想让我和他一起演场戏,让那女孩死心。老水这人吧,平时挺好,也热心,就是很不幸,我虽然搞政工,但对他还是很同情的。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别的忙我可以帮,这个忙我不帮,也不能帮。他和我老公一直相处得不错,我老公就给我分析,按道理说像水墨这种境况,能有一个女孩死心踏地的喜欢他,多庆幸,老水应该加倍珍惜才是,现在这么决断,肯定是真的有他不想让人知道的原因。平时水墨也不轻易求人,作为同事,能帮就帮一把。这样我才同意和他一起演这场戏。但我看到小江后,心里真替老水惋惜,小江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亭亭玉立,这么好的女孩,换做别人烧高香都求不来,他反倒使着劲往外推。看到小江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我实在是演不下去了,借口去买菜赶紧溜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老公在做煤球,老水过来帮忙。你们来时,恰好我老公进去洗手吃饭了,你和小江转背跑后,我对老水说你快去追,他说不用了,这样正好。老水呀,年轻时不知怎么就把自己撞在了枪口上,憋屈二十多年,所以他有些想法做法,我们可能是无法理解。

现在好了,老水没事了。今年春上,他原来江城的那个大学给他平反了,撤销了对他处理的错误决定。当时学校来了两个政工人员,是馆长和我们政工部门一起接待的。他们讲述了碾转多地多时寻找水墨的经过,听起来还是蛮心酸的。水墨没有参加毕业分配,更何况过去二十多年了,学校方面没人知道水墨的下落,只得到他原来的居委会去查寻。居委会也换了好几届,好不容易打听到他有个远房亲戚,但老太太一听他们是找水墨的,立即警觉起来:“他又犯事了?”

“没有,您别误会,我们只是和他说点事。”

“他一个坏人,有什么好说的。”

两人赶忙解释:“他不是坏人了,以前弄错现在改正了。”

老太太:“是弄错了?我说我们家那么聪明的孩子,怎么会是坏人呢。好吧,你们去前面那栋老干楼找丁老革命,他知道。”

丁老革命已去世多年了,幸好他儿子是水墨大学校友,这样才有了水墨的准确消息。

这两位代表学校看望了水墨,在全馆员工会上宣读了学校撤销对水墨处理的决定。

我点点头:“这太好了,水墨总算等到了这一天。他也住这栋楼?”

肖玉秋说:“给他分了这新房,但他不愿来,说一个人习惯住老地方了。”

还是这条老巷子,还是这原木楼梯,就连路灯也还是暗暗的,我敲了敲门。

水墨看到我,这回倒是露出了意外。

“水老师, 我刚从你们那栋新楼出来,肖玉秋你应该很熟悉吧,她是我学生的家长。我不想拐弯抹角,就直接问你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舟青特别好欺骗?你是不是觉得让一个那么单纯开朗的人充满挫败感而特别得意?”

水墨低着头,不吭声。

“你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做?说不出来了吧。”

我提高的音量,总算逼着水墨开了口,“小舟那么善良,冰清玉洁,我怎么会欺骗她,我怎么会舍得让她委屈伤心。她妈妈说我连自己都保障不了,有什么能力保障小舟的幸福。”

“撒谎,阿姨根本不知道。”

水墨苦笑:“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她妈妈的话让我好羞愧,甚至觉得自己好卑鄙,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就算了,我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把小舟的生活也弄得一团糟。她妈妈说的没错,我爱她,就放她一条生路,这也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砺炼成了铁石心肠,但听到小舟说元旦结婚时,我才知道我的心也会痛,我的心也会滴血。小舟等我的那个晚上,我知道她在等我,我知道她在担心我,但我不能见她,只能躲着她。我一个人在江边坐了大半夜,真想扎进江里再也不起来,一了百了。但我想到了小舟,我不能这样对她,不能没和她告别就不声不响凭空消失,好歹我得给她个交待,好歹我得有个理由,我才去请肖玉秋帮忙。”

水落石出,我和舟青苦苦追寻的真像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问他:“你不愿去新楼,一直住这?”

水墨环视了自己这间简朴的旧屋子,却露出了笑容:“这里,小舟她来过。”他说这话时,仿佛一道柔和的光照了进来,他脸上竟有了罕见的生动。

我感觉鼻子发酸,赶紧告辞离开。

走时,水墨叮嘱说:“我答应过她妈妈,决不让小舟知道这些。”

“明白了,我不会告诉舟青的。”

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小河湾。天色暗下来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在微微吹。

流水、礁石、岸柳、星光,一切依旧,而我今天却泪在涌。一个在这里为她的初恋举行葬礼,一个在那里在为他的初恋执意守候;我,泪为谁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917

(9)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10:16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10:58

相关推荐

  • 博客伴我陶然行(八)

    博客伴我陶然行 (八)赋彩课堂——为《春天的故事》的作者讲“春天的故事”——我教《散步》  (续)   昨天的铺垫足矣,直接挂出课堂实录吧。括号里为说明文字。 时间:2006年12月13日上午第三节     地点:初一(7)班 [听说著名词作家蒋开儒先生要到咱们班听课、指导教学,同学们兴奋不已,教室后面,也坐满了来听课的老师:语文、英语、历史、科学…

    2022年7月20日
    1.4K181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八、  守节 春天的夜晚,风吹着,有几分凉意。 王锁走在路上,却觉得爽快而惬意。喜悦涨满他的心房,身子轻飘飘的,抬脚迈腿分外高远。 “哈,我就要娶她了。”王锁想着,笑意慢慢地在脸上蔓延。 “她会不同意吗?不会。不会的!她拒绝我?有什么理由?哈哈,不会的。不会的。这事,十拿十稳。” “好,冷糕热媒。我这就去找个人……” 王锁边走边想。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顺路就向…

    2022年6月24日
    284150
  • 在平遥遇见法国摄影大师马克 · 吕布

    马克•吕布先生热爱中国文化  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2016年8月30日,著名的法国纪实摄影大师马克•吕布先生,因病与世长辞,享年93岁。1923年出生于法国里昂(Lyon),从14岁就开始接触摄影,用父亲的柯达Vest Pocket像机拍摄了他的第一组照片。1951年,他放弃了工程师的职业,开始专注于摄影创作,后加入并负责玛格南(Magnum)…

    2022年7月29日
    497220
  • 融入

            面对陌生的环境,我们该怎么办?是努力适应?还是下决心改变它?        通常来说,适应一个新的环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改变新环境就更不容易了,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发生很多困难的事情。        我的一个姓蔡的老前辈很让我佩服,无论公司把他派往哪里,甚至是派往国外,他面对任何新环境都没有困难,很快就融入新的人群、新的圈子里了,别人都把他当…

    2022年7月19日
    1.3K100
  • 小说《轻舟》连载之三:蜗牛•漩涡 2

                             第三章:  蜗牛  •  漩涡(下) 我和水墨是去年暑假认识的。 因为学校准备参加国庆节的汇演,而开学后不久就是国庆,所以我得在假期间作好事前准备。在…

    2022年7月17日
    594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3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29日 上午11:40

    格格,你的小说让我感动了,谢谢你。[喝彩][喝彩][喝彩]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26

    原以为水墨是个渣男,却原来有他的苦衷。正应了那首歌名: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42

    这个故事好凄美!特殊年代的不圆满!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7月29日 下午2:10

    看得心里酸酸的,很难过,很惋惜,是舟青妈妈的反对才让水墨忍痛割爱,演出那场戏,唉,一声叹息。这是结尾吗?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29日 下午7:10

    原来如此,两个人都是好人,可惜没能走到一起。祝福他们今后都能够生活得很好。[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9日 下午7:46

    我猜想是这样的。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7月29日 下午9:40

    太过于善良,辜负了一段美好的感情。

  • 风雨
    风雨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0:52

    严重欣赏
    详细阅读
    好小说,好故事
    精彩,周五愉快,问候![花][花][花][花][花]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7月30日 上午10:09

    精美小说,灵动抒写,声情并茂,对话精彩,好有意境。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30日 上午10:25

    格格文笔了得!!!透视奇特、情节细腻、文笔流畅、感人精彩![赞][赞][赞][喝彩][喝彩][花][花]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30日 下午2:19

    原来水墨有难言之隐,造成失去原本的幸福。[喝彩][喝彩][喝彩]

  • 诚厚
    诚厚 2022年7月30日 下午4:27

    真情感人。一段曾经拥有过的真情,分手也是真爱。欣赏!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30日 下午6:36

      @诚厚谢谢我的阅读的评论,世人一生皆为情。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7月30日 下午8:18

    水墨,真男子汉大丈夫。有担当。好感人的故事章节。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7月31日 上午10:17

    精彩的小说,点赞,问好!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7月31日 下午1:25

    小说就是历史穿越和完整记忆。感谢你讲了好故事。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31日 下午3:14

      @杨自记应该我感谢你,你能来阅读,就是最好的奖赏。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7月31日 下午10:38

      @四格格你的作品一下感动我们,没有精力和好文笔,写不出来啊。祝好大姐。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7月31日 下午10:00

    格格的文章很令人感动,令人泪下!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