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卖白兰花老婆婆周边的人情味

ggghhh

儿子和女儿请我们吃晚餐。我和老伴来得早,在地铁出口的行人道旁边等儿子儿媳到来。

在地铁出口旁边的大厦门口地上,坐着一个老婆婆,也许是佝偻的原因吧,她低着的头和身体成九十度,感觉她就是一团身体堆在地上那样,她布满皱纹的脸,还有银白色且稀疏的乱发,以及她缓慢而颤巍巍的动作,使我觉得她非常老了。她前面摆着一个小纸箱,箱面上有一些透明小塑料袋,里面都装有四支白兰花。她则不停地用颤抖的手把散放着的花朵,塞进一个个的小袋内 ,她是在卖这香味浓郁的白兰花的!

我心里同情她这麽老了还要在路边卖花,想等会离开前,向她买几包花送给老伴丶儿媳和女儿。

这时来了一个年约三十岁的女人,俯下身来问那老婆婆:

“阿婆,多少钱一包?”

“……”我见她的嘴在动,但听不到她的声音。

“我听不到,阿婆,对不起,多少钱一包?”那女人重问。只见她伸出五个手指,那女人就说:“五块钱是吗?”她点点头。那女人捡起五包花,拿出三十元放在纸箱上,说:“阿婆,这里是三十元,我要五包,不必找钱了,谢谢阿婆。”说完就走了。

不久後,一个路过的男士,四十多岁模样,看见这老婆婆,就站住了,他掏出钱包,取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俯下身子,把钱放在老婆婆的纸箱上,取了两包花,听见他说:多谢阿婆。就走了。

这时我的儿子儿媳到了,告诉我们,我女儿一家人已经在餐馆等我们了。我取出一张五十元钞票放在老婆婆的箱面上,拿了三包花,对她说:“我要三包花,不用找钱了。”

一个很年青的少女,本来已走过去了,又折回来,俯下身体拿了一包花,放下二十元的钞票,老婆婆拿起几包花塞给她,她说:“不用了,我要一包够了,不必找钱,阿婆再见。”说完也走了。

老婆婆卖的白兰花香气扑鼻,有心人还在继续出现,有同情心的人还真不少,哦,这就是香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824

(13)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7:32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8:18

相关推荐

  • 黎燕散文:井底之蛙的一孔之见

                 井底之蛙的一孔之见 黎燕   如今,活动半径越来越小,我,真地成了古代寓言里的井底之蛙了。 一开始,还不适应。 时间会淡化不爽的,逐渐地,我接受这个归宿了。宅家,索性对着窗外的一小块天,发呆了。日久难免生情,还真地生出点意思了呢。尽管依然遥远,神秘莫测,…

    2022年10月1日
    1.2K400
  • 踏雪寻梅

    河南中原的气候还是四季分明的,一般每年冬天都会下两三场雪,记得有一年冬天没有下一场雪,农民只好抗旱浇麦。而今冬的雪特别丰盈,竟然下了五场雪,最后两场特别大。春天雨水节气都过了,昨天又天降大雪,先是雪粒后是雪花,温度骤降,雨水前一天,温度竟然上升到10—19度,有人都脱掉了羽绒服,今天最高温度零下3度,最低零下6度,降了20度左右,窗户由于上冻都打不开。从昨天…

    2024年2月21日
    402251
  • 难忘的兰州小吃

    小时候,老家的街头巷尾经常见到挑着担子、推着小车的回族小货郎,他们衣着整洁,待人彬彬有礼,问起他们的老家,他们都自称是“西域回回”。他们经营小饭馆,思维也很独到,门面不大可物美价廉,在家乡父老心目中很有口碑:不管是那新鲜可口的羊肉包子还是香味飘满堂街的羊杂汤、荞面碗坨,还是那吃一次想一年的“老回回”节日大菜“九大碗”,还是那满嘴流油、外焦里嫩的“烧麦”,还有…

    2023年9月22日
    1.4K240
  • 尤今生活随笔:猴患

    猴  患 尤今 起初,很喜欢;渐渐地,烦腻、厌恶;现在呢,直想除之而后快。 我指的是猴子。 住宅后面,是蓊蓊郁郁的丛林。那一片深深浅浅的绿,带着一股肆意妄为的任性,由屋子的这一端,一直纵横到云深不知处。 丛林,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喧闹的,是不断曳着残声过别枝的蝉,一声一声,高高低低、疏疏密密,宛如美丽的抛物线。猴子呢,在树与树之间、叶与叶之间,上上…

    2022年6月22日
    3.9K180
  • 南蛮子学包饺子

    – 小时候在南方生活,我们只吃馄饨不吃饺子,所以我从小就跟外婆学会了包馄饨。十六岁来到山西了,当地人过年过节吃饺子,而父母工厂里一帮去办厂的南方人还是吃馄饨。于是,爱吃混饨还是吃饺子,一看就知道谁是“南蛮子”谁是“北侉子”。 一次,妹妹提议说:“姐姐我们也学山西人包饺子吃吧”。为了满足妹妹的要求,我开始琢磨怎么包,仅仅知道饺子皮是圆的,但是没有见…

    2022年10月18日
    5.4K9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8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