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部队拉歌

2022072810111198快到八一了,想起了在部队当学生兵的青春时光。

那是1970年,按中央文件通知精神,需要在毕业前到部队锻炼一年,我们系和政教系的男生,外语系,化学系的女生被安排在天津郊区的部队农场种水稻。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百亩稻田里插秧,拔草(挠秧),施肥,浇水,排水,再加上早点名,晚点评,政治学习,军事科目的训练,每天都是“两眼一挣,忙到熄灯”不得闲,只有每个月到团部看一次电影,是我们学生连的盛大节日。

从我们连到团部驻地要走七八里的乡间小路,可大家对这段距离已经忽略不计,看什么电影也已经不重要,因为那时的几部允许放映的电影,电影屏幕上主人公的对话我们都能流利的背下来,什么《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再就是八个样板戏的电影,这些不足以吸引我们,让我们兴奋起来的原因是在电影放映之前和北京几所院校的学生连的“拉歌”大比拼。当过兵的人,一定对拉歌印象深刻。在部队,不管是在操场,还是在大礼堂,不管是大型集会,还是训练休息,拉歌成了检验各个单位是否团结合作,是否有战斗力的重要标准。准确的说,我们不是在唱歌,我们是用生命在吼歌,我们要压倒对方,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誉!

我们李连长更是个争强好胜的角色,他不愿意在全团官兵集体聚会的“露脸”场合掉链子。为此连长在平常就做足了争第一的“功课”,在早操、晚点名的全连集合时,都要猛练拉歌所用的队列歌曲,我们连的主打歌曲是《说打就打》、《打靶归来》、《大刀向敌人的头上砍去》,音乐专业学过指挥的李焕星同学负责指挥,他一边教歌一边指挥,旋律是没问题了,歌儿也唱整齐了,可队列拉歌的气势总也出不来,就在连长犹豫不决的时候,下面就有几个同学大声喊:“换老潘,换老潘……”老潘的大名叫潘志成,他是我们大学的班长,老潘思维敏捷,睿智幽默,在同学中有亲和力和号召力,虽然不是学音乐的,他却无师自通的有合唱指挥才能。

潘志成同学的瘦弱身体及不修边幅的外貌,连长对启用老潘为拉歌指挥不以为然,可对大家的热情推荐他也想试一试,就把潘同学叫到队伍前面指挥一把。老潘的能力不是白给的,潘志成一出手,就把队伍拉歌的精气神儿调动了起来,几个简单的手势就凝聚起全连100多号战士的战斗力。有大将风度的连长指着潘志成同学说,就是你啦!

我们内蒙古来的学生兵肤色本来就黑,再加上几个月以来每天在稻田风吹日晒,同学们黝黑的皮肤在落日的余晖中闪着亮光,虽然同学们着装不一样,可统一带着黄草帽,每人左胳膊都挎一个小板凳,走着有节奏的军人步伐唱着铿锵有力的进行曲,在天津葛沽稻田绝对是一道别致的风景。

到了团部的放映场上,除野战军的连队外,坐在前面的是几所大学的学生连,我记忆当中有北京二外语学院、北京钢铁学院学生连,北京舞蹈学校的学生连。刚刚坐定指挥“帅位”的潘志成,此时不急不躁的对我们挥挥手,示意大家先养精蓄锐,谦虚地先让北京的几个学生连先唱,北京几个院校的指挥也没把我们队伍前面又黑又瘦的潘指挥放在眼里,唱了一首又一首,就在他们唱歌唱到歌曲的弱拍时,我们连100多名同学的歌声随着潘志成指挥的手势如排山倒海般地响了起来,我们的眼睛都盯着潘同学的手势,歌声越来越铿锵有力,气场越来越强大,此时已经不是唱歌了,歌声都是从丹田之处吼出来的,喊出来的,几首歌儿唱下来其他兄弟学生连基本已经没有了动静,此时潘同学又指挥同学们用有节奏的掌声拉兄弟连唱歌,平常一脸严肃的连长、指导员这时候也手舞足蹈地和我们的青春歌声融合在一起。

多少年过去了,那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里的清香味儿,那整齐划一的部队拉歌掌声,吼声,歌声,那激动人心的青春进行曲我一直不能忘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818

(7)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6:15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8:01

相关推荐

  • 关于高仓健

    高仓健是令中国人难忘的日本影星,他扮演的银幕硬汉形象,引起了中国几代人的回忆,不仅是电影,还有那个时代的生活。 《追捕》是改革开放后引入中国的第一部海外电影。但对于生在农村,并为七零后的我来说,第一时间无缘以观。看到《追捕》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的事,起初是听到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电影录音剪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有两个我最为喜爱的节目,一个是上…

    2022年6月27日
    3.5K100
  • 连词

    只有早起的人 才会遇上 同样早起的人 只有前行的人 才能等到或赶上 也在前行的人 只有善良豁达的人 才能遇见 淡泊快乐的人 时间 偷走了初衷 往往就只留下了 苦衷 在眼下的光阴里 去怀念另一段时光 就叫怀旧  

    2天前
    660100
  • 听收音机的日子

    小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报刊杂志,与外界沟通与交流的唯一窗口就是收音机。家里最早的收音机是父亲从长春买回的半导体,体型比较大,只能收到中波,放在我家外屋和里屋间墙的中间洞口上,我和弟弟有时把收音机拿开,来回钻这个洞。 我最早的文艺细胞是从收音机上学到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电台经常播放评书,尤其以刘兰芳播讲的《岳飞传》最为著名。每当中午播评书时,大家都要…

    2022年6月15日
    2.1K60
  • 进进出出

    一个走了 一个又来了 梦也如此 荒唐无瓜葛 水管小裂 水漫金山后缀 吃喝拉撒 后头两字重音 避而不谈 梦的造化之门 一正一反 玄之又玄 省省铜钿银子 丁零当啷 过了    

    2022年7月26日
    3.4K120
  • 尘世中没有什么我想占有

    看淡一切,或是最好的选择!

    2022年5月27日
    209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29日 上午7:00

    写出了部队拉歌的的当年热闹和豪气,一股燃烧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回忆之门打开后,七十年代的气氛弥漫字里行间,谢谢李老师。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7月29日 下午4:06

      @黃東濤(東瑞)谢谢黄老师的温暖评论,回忆自己的学生时代生活,总是充满激情,有黄老师的鞭策指导,更是信心满满!问候黄老师夏安!!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7月29日 上午9:12

    1234567,我们等得很着急!当年学生娃时也“拉过歌“,但军人的:气势冲天![赞][赞][赞]
    光辉岁月![花][花][花]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7月29日 下午4:07

      @柳絮晗烟12345,我们等得很辛苦!!哈哈,拉歌就是拼的斗志,技巧,心态!!问候老师夏安!!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50

    情趣盎然!读完此文,联想起我们读中学时也经常拉歌,领头拉歌谁都不愿意,班上一个患精神病休学一年的张同学,平时不吭不哈,某晚上在操场看演出前,各班级之间互相拉歌,几个不怀好意的同学就怂恿患精神病尚未痊愈的张同学起来拉歌。张同学得到大家一致捧场的承诺后,果然站起身来拉歌:张:一二!众:加油!一二!加油!……那一次拉歌拉得很成功。所以也还记得。[大笑][大笑][大笑][赞][赞][赞]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7月29日 下午4:18

      @情满乌江哈哈,我们班长也是乙肝患者啊,你们中学那个患病同学不简单啊,估计他指挥拉歌时,状态还是正常滴!历史上大画家徐青藤和梵高,都是此病患者,可智商都不低啊,作品成为不朽传世之作啊!回忆自己学生时代的部队生活,总是充满激情,那是个特殊时期,值得回忆的不多,但拉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问候杨老师夏安!!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7月29日 下午4:51

    谢谢博客编辑老师,为我的文章改了标题,原来的标题是《部队拉歌》,编辑老师加上“遥想当年”几个字,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让我受益匪浅,再次感谢编辑老师,你们辛苦了!!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29日 下午6:19

    激动人心的情怀。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30日 上午10:11

    部队的壮观、情感的豪迈、军魂的永恒无不在老师笔下生辉![赞][赞][喝彩][喝彩][花][花]

  • 风雨
    风雨 2022年8月6日 下午6:58

    看上去,很振奋,激情,鼓掌!
    军人一生无悔[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8月7日 上午2:00

    过去,上世纪七十年代唱歌是很重要事项。你们经历了。祝好。

关注微信